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十六章 短暂的回归
    就在这时,只听“轰”一声,正在进攻着奥林匹斯山的泰坦,突然停止进攻,接着,诸神都也停了战斗。

    宙斯发出了嘶喊:“奎托斯。”

    就连阿瑞斯的坟墓深处,也突然之间出现一股强大的力量,一个人影显出,正是阿瑞斯,他死而复活,口中也喊着:“奎托斯。”

    “奎托斯。”周围的怪物更不要说,不论是哪方面,在一瞬间,抛弃了敌对,搜索过来,高喊着。

    “奎托斯不能死!”雅典娜已移动到了坟墓。

    看着这一切,躲在空间中的裴子云不由抹了抹汗:“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这种毫无逻辑的世界,其实一切都是依靠奎托斯而存在。”

    “杀掉奎托斯看似有惊无险,实是我未雨绸缪,第一条就是不能和奎托斯在原界战斗,那样的话,整个世界都会支援他。”

    “连被奎托斯杀死的阿瑞斯也会保护奎托斯。”

    这时,奎托斯已吐出了最后一口气,死亡一瞬间,身体就化成一片红光,投射到了希腊神殿的上方。

    “轰”原本没有盖神殿,迅速盖上了顶,整个神殿完整起来。

    盖上顶一瞬间,希腊神殿放出夺目光芒,照亮了整个空间,而大徐神殿与刚刚建立完成希腊神殿相互辉映,两个神殿力量纠缠着,化成一个龙卷,向裴子云一裹,就冲入了一个通道。

    最后一眼中,裴子云看见原界,整个世界在崩塌,接着,自己灵魂似乎化成了光,化成了箭,沿着一条路径,抵达一个熟悉而陌生的世界。

    “轰。”裴子云瞬间进入一个熟悉而陌生身体,这身体已很久不曾经历,让他产生了一丝陌生。

    但是很快,就适应了这个身体,这本来就是他的身体。

    “嗡。”

    裴子云猛睁开了眼睛,两道精光从双眼中射了出来,将大殿的琉璃瓦都洞穿了一个窟窿。

    这个空间同样立在虚空,但面积比希腊世界大许多,力量在自己睁开眼时,就回归到身体。

    裴子云感受到前所未有强大,比在这里离开时更强大。

    “这是大徐?”裴子云暗想着,接着许多信息涌入了心神,渡过了刚刚回归的不适,转眼对这个世界的脉络有了清晰了解。

    下个瞬间,裴子云脸色阴沉了下来,整个人站立而起,衣袖一挥,虚空阵阵涟漪,身体瞬间进去。

    下一个瞬间,出现在百丈高空,脚踏虚空,看着下面的一切。

    这里是博罗岛,整个岛屿植物繁茂,郁郁葱葱,岛上已建立了许多住宅,开辟出了农田。

    一眼看去,就知道有数万百姓,有大徐流民,也有着土著同化,一副欣欣向荣的样子。

    这并不奇怪,当年裴子云停留三年,就制定了完整的战略。

    以流金岛为桥板,向大陆吸取流民和物资,并且在博罗岛开垦,在他离开时,人口就有二万。

    现在更兴旺些不足为奇。

    只是岛屿周围,有许多舰船围着,粗略看去,有上百艘舰船。

    舰船上源源不断士兵手持兵器下来,领头是一些道人,他们持着法器对岛上抵抗的军队进行着屠杀。

    岛上的军队数量稀少,且没有厉害的人坐镇,面对道人和士兵围攻,已经是节节败退。

    “杀,杀上去。”道人率领大量士兵朝岛屿中央合围。

    岛屿中央棱堡不算很大,但由传统的一个凸多边形变成一个凹多边形,这样改进,使无论进攻棱堡任何一点,都会使攻击方暴露给超过一个的棱堡面(通常是2-3个)交叉火力下,历史上曾经有一百人抵抗几千人的成绩。

    这是裴子云修建,可以说,除非内部攻破,单这个棱堡,就能镇压博罗岛的气数,就算是几千海盗或土著围攻,也可安然无恙。

    但是面对道人,就未必保险了。

    “时间不多了。”裴子云才站定,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收缩,宛是橡皮筋拉开后缩小,欲把自己灵魂拉回去,但就算这样,还是没有立刻动手,隐身站在棱堡上空。

    他看到家人暂时安全,不急于救援,想看看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又是什么目的。

    当整个棱堡被道人率领着大军围拢时,有人站出来,对着棱堡里面高喊:“你们投降吧,我们奉道君的命令,七派联合,岂是你们能够抵抗。”

    他们的话传进了棱堡内,顿时引起了一阵的骚动。

    裴子云的母亲裴钱氏,叶苏儿,廖青叶都在,而此刻满脸的忧愁,对这些人的围攻无所适从。

    叶苏儿还牵着个小女孩,而小郡主拉着个男孩,看上去都是六七岁,正是裴子云的儿女。

    他们此刻盯着大人们满脸忧愁的神情,不敢出声。

    而廖青叶也已经长大了,她对着外面大喊:“你们怎么敢如此,如果我师傅苏醒了,必会给予你们报复。”

    “哼。你们师傅早已陷入了长眠,或索性死了,要不我们当初夺下流金岛,他醒着的话,早就出来了。”

    一个道人站出来说着,他们敢有恃无恐的围攻博罗岛,就是因确认了裴子云已经陷入了长眠。

    “你们胆子很大,谁说我不在?”裴子云的话语仿佛滚滚雷霆,由远及近的传入了这些道人的耳中,在耳中炸响,而身影则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棱堡前。

    “是新道君。”所有人看着前方出现的裴子云,脸色大变,全都惶恐不安,甚至有人因害怕,手上的兵器都直接掉在了地上。

    有道人颤颤巍巍的站了出来,声音颤抖说着:“道…君,这…是误…会。”

    “误会?”裴子云轻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哎,看来我还是太心慈手软了。”

    “大家不用怕,我们这么多人,只要逃回去,道君会我们做主,我不信,他还真能杀光我们所有人。”混在人群中的一位道人大声说着。

    “哦?还真有不怕死?”

    裴子云右手一伸,一根长枪瞬间脱手而出,飞到手中,只一掷,长枪化成一道雷霆,向着道人袭杀而去。

    道人匆忙念咒,飞出一个盾牌法宝,挡在身体前面,但这毫无作用,只见闪电一闪,噗的一声,就洞穿了法宝,瞬息钉在道人的眉心上。

    “嘭。”道人的尸体飞出去十米,砸翻几个士兵,才跌落地面。

    周围一片静悄悄,看见新任道君举手投足间杀死一个道派掌门,大喊了一声:“跑。”

    几个道人的身影化作一阵风,向海船扑了过去,见几个道人跑了,周围士兵鸟兽散,朝岛外的海船跑去。

    裴子云摇了摇头,对这些负隅顽抗的人,觉得可笑,不再多说,身形一闪,就到了一个道人身侧,一指点出,那道人来不及反应,就被裴子云点在眉心。

    道人身体微微一颤,迅速跌落下,已毫无声息。

    周围有武器朝着裴子云打来,但裴子云熟视无睹,一挥衣袖,这些武器全都跌了下去。

    身影再次消失不见,下一刻出现在了又一个道人身侧。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是幽水派掌门,我幽水派也杀妖有功,饶了我,我再也不敢了。”这道人见着裴子云连连点杀者,尽是一派掌门,都是地仙,却毫无抵抗之力,不由大惊。

    “我时间不多了。”裴子云摇头,一指点上,这幽水派掌门见着没有活路,怒吼一声,风雷而起。

    但一指点上,所有抵抗就和纸一样崩塌,接着幽水派掌门闷哼一声,立刻毙命。

    “可惜,陆地上的掌门只有三个。”裴子云看着道人和士兵纷纷逃上船,也不追赶,待得了它们离海,眼神才一凝,喝着:“风来!”

    虚空方圆数里内突然一暗,天空一片黑暗,预示风暴来临了,风驱赶着疾驰的黑云,而更可怕的是,一片海啸一样的海浪。

    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看着,只见这一片浊浪汹涌,滚滚而来,阴沉可怕的海浪面前,上百艘船就小舟一样无力。

    “不!”所有人都在哭喊着,呐喊着,只见这浪重重击下,就看见船只,瞬间冲上了浪峰,接着跌入浪谷,沉入了海水中。

    “轰”一分钟以后,海面露出了折断的桅杆和帆索,不少人抓着它,见此,裴子云迈步踏上了水面,这看似缓慢脚步,几步踏出,就穿越几百米。

    “道君,饶了我,我再也不敢……”一个道人说着,但话没有说完,剑光一闪,只听着“噗”一声,头颅冲天而起,半米高血柱喷出,道人无头尸体落入了海水中。

    裴子云刚杀一个道人,身形又一闪,出现在一个道人身后。

    这道人吓的面无人色,赶紧跪在地上求饶:“道君,这一切都是误会,是前任道君要我们这样干。”

    “我知道他的秘密,饶我一命,我会立刻向你坦白。”

    裴子云轻轻摇头,说:“我给过你们机会,现在我又岂会在心慈手软?”

    说完,剑光一闪,道人应声而倒。

    杀完这几个人,裴子云不再出手,余下的众人才暗松口气,一人突喊着:“不,道君,你不能这样,你一口气杀我万人,必得反噬……”

    话还没有落,只见下一波海啸,已经扑至,突然间,叫喊消失了,海浪扑了下去,重重打落。

    所有浮出的帆都一下子消失,浪中,还能看见神色绝望的人和伸向天空手臂,接着一切被海啸吞没。

    这次后,没有人在挣扎呼叫,只有风还在肆虐,又过了一会,风渐渐平息,大片云层卷去,天空显露了出来,一切恢复了平静。

    “提丰的力量,自然灾难的力量。”裴子云还是踏在了水面上,丝丝反噬在靠近,但到了身侧,立刻燃烧起来。

    裴子云摇了摇首,现在,他才领会到神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