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十七章 道君陨落
    陡间,海面上风平浪静,偶尔有几块舢板漂在海面上,告知世人,这里曾有海船遭受了罹难。

    裴子云感觉复杂,这种携天地之威,瞬息间灭杀敌人感觉实在太好了,不由的暗暗感叹。

    “这才是神灵之威啊!”

    “看这样子,希腊世界神力,有一部分传递过来。”

    “可惜,无法持久,我感觉到拉扯的力量越来越大了。”

    裴子云以前刚离开大徐世界时,虽已天下无敌,但那时使出来都还是人力,现在举手投足间,都撬动天地之威。

    希腊世界有些神灵都未必能做到这种程度。

    大徐对自己来说,已再无秘密可言。

    这种程度,再强的政治军事制度战略战术,都不堪一击,难怪奥林匹斯山不少神灵持着藐视的态度。

    才想着,裴子云突感到了一阵虚弱,知道自己时间不多,身形连闪,就已经抵达了棱堡上。

    “我儿(夫君)!”

    “爸爸(师傅)!”

    棱堡里裴母裴钱氏、叶苏儿、小郡主、廖青叶及儿女看到瞬间出现裴子云,全都喊出了声。

    在没有裴子云的这段时间里,实在担心极了,特别最近这段时间,裴子云陷入沉眠消息不知怎么泄露出去。

    不断有人对博罗岛挑衅,目的就是引出裴子云,最后确定裴子云不在情况下,更是七个门派同时杀上了博罗岛。

    幸裴子云回来及时,不然这些亲人很难幸免于难。

    “这段时间,你们受苦了。”裴子云对众人微微点头说着。

    “夫君,我们苦点不算什么,只要你没有事就好。”大家对裴子云说话,似乎要将长时间的思念,一股脑倾倒诉。

    但裴子云没有很多时间跟所有人分说,现在是争分夺秒。

    “我留在这里的时间不多,现在的我还没有蜕化完成,有什么事,等留着我蜕化完成了再说。”裴子云语气匆匆。

    “这次事是以前道君惹的祸,我现在立刻杀了他,以绝后患。”

    说着,手一张,天地灵气涌来,瞬息间就在手上凝聚出一个半透明,且闪着夺目光芒的光矛。

    光矛出现的一瞬间,周围空气都隐隐发出震动。

    裴子云的眼神瞬间穿透重重空间阻隔,跨越万水千山,一眼就看见了被镇压在地下的前任道君元神。

    当下裴子云手中的光矛对着虚空掷了出去,光矛迅速的划破了虚空,穿透空间,瞬间重重击了下去。

    龙气福田·最深处。

    一片微光屏障,里面一个残破宫殿,宫殿上凝结寒霜和冰雪,到处是残破神像、破碎刀剑,铠甲,法器,在园林,虽还是废墟,但枯死的茶树发出了新芽,干涸的一个池塘也多出了点水,岁月亭修缮了下。

    道君看着一笑:“果是此一时,彼一时,裴子云你肉身成道,镇压天下,逼得朝廷改换新君,启泰帝身死。”

    “但明里不敢反对,暗里却敞开了些罗网,使得道门的地上香火气数能涌入归我,增益我的力量。”

    “你再过些时日不蜕化,只怕朝廷的动作更大。”

    “嘿,可我不死,道君位格始终有一部分在我手中,看你如何蜕化?”

    说着,道君不由大笑:“我毕竟已经成就,只差力量补充,而你,却还没有完全成道。”

    “上盘你胜了,这一盘,我们继续下,现在七派联合,先灭了你地上根基。”

    道君眸子清冷说着,才说着,神色一变,突心中发寒,看向天空,一瞬间,一个光点落下,重重打在了封印处。

    “轰”坚固的龙气屏障,洞穿了一孔,道君先是大喜:“难道是有人打开了封印了?”

    “不,不对。”接着,光点化成了长矛,毫不迟疑对着落下。

    “是裴子云攻击。”道君瞥见,立生惊觉,手一伸,手指上发出光华,只听一片铿锵之声,化成了丈许大一只手,抓向长矛。

    但长矛落下,只听“轰”一声霹雳,手心炸开,顿时满是霞光电闪,火雨纷飞,震得空间摇晃,似要崩塌。

    “一元之始都抵抗不住?”道君大惊,虽封印处出现了一个洞口,可光矛威胁更大,立刻又一扬:“万道归流。”

    只听着轰一声,数种道气凝聚,化成了一个幢盖,这是地上诸派的气数所显,立刻将整个人护住,谅想着光矛再强,连破龙气封印,一元之始,现在也可抵抗的住。

    “哼,打破了封印,就可以脱出去了。”道君接着,就想趁机朝上冲逃,脱出龙气封印。

    不料长矛落下,还没有靠近,幢盖立被震散,道君元神感受到威胁,脸色大变,大声呐喊:“不!”

    但光矛没有给半分时间,瞬间打破了幢盖,其实矛尖也有损失,大蓬星光炸开,夹着万点寒星,可核心一缩,化成一根更小却更恐怖的短矛,直直刺去。

    道君发出了一声绝望呐喊,朝速度奇快的短矛一抵,一蓬雷光射出。

    “砰。”

    光矛瞬间穿透雷光,射入了道君元神之身,顿时元神所化身体一颤,“轰”的一声炸开。

    道君元神一变,露出痛苦之色,胸膛出现个空洞。

    “啊!”咆哮声中,道君碎成数块散开,变成几个一模一样的小人想要逃出,这是分股化形了。

    而短矛却不分散,对着一个一刺,顿时小人一声惨叫,道气四散,却再也凝聚不成形,显是这块神魂俱灭。

    “可恶!不!”余下几个小人都是变色,这元神已灭,剩余就算有力量,又有何用?

    “裴子云,我于此方天地成道,你弑杀我,就获罪于天。”道君呐喊着,但短矛毫不迟疑,在小人绝望目光中,刺了下去,顿时轰的一声,又一个小人炸开,化成了余气。

    “不想我纵横一世,今日毙命于此!”连杀数个,最后道君小人喝着,但话还没有落,短矛穿过。

    道君的最后小人,似悲似喜,又似不敢相信,手伸到一半,却突然落下。

    “轰”道气散开,浓稠的道气不断四散,所到之处,枯死的园林迅速恢复了繁茂,池塘充满了水,而宫殿也迅速化成宏伟壮丽。

    但道君死了。

    “好了,前任道君已被我击杀,你们不用担心了。”

    “我很快会苏醒,醒来时,必蜕化成真仙。”裴子云握着两个妻子的手说着,又向母亲行礼,刚说完,身体就渐渐在空中变淡,直至消失。

    而空间内,裴子云在大徐身体突出现在此,陷入沉眠。

    博罗岛

    众人面面相觑,刚才场景使许多人都反应不过来,裴子云突然出现,还没有说上几句话,就用惊天动地的神通,将上万人一举杀死,接着又说把前任道君杀死,然后又突然消失了。

    “娘,爸爸是成仙了吗?”男孩摇着小郡主的手问着。

    “是,你爸爸成仙了,只要没有死就好。”小郡主和叶苏儿含着泪花,对夫君能平安的归来,心中终于一安。

    五年前,夫君失踪,虽早就跟她们说过,但失踪五年都不见露面,她们都没有安心。

    现在好了,一切安心了,她们看着天空,喃喃:“能回来就好。”

    任炜看着这一切,心就落下了,说着:“老夫人,夫人,真君出现,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可派舰队回流金岛,我预料的不错的话,朝廷会派兵相助,不但可收复流金岛,还会惩治乱民,甚至杀几个官陪罪。”任炜一躬身说着。

    “朝廷怎么会这样,它知道夫君出现的消息?”叶苏儿诧异的问着。

    “这次虽是道门试探,但是谁给了上百条船,这些名义上是水手,实际一看就知道是士兵的人是谁?”

    “肯定是朝廷的人,或者至少是朝廷某一方面的人。”

    “我们迁移流民到博罗岛,数年有数万,里面有多少奸细?”

    “今日之役,无需我们通报,朝廷必会知晓。”

    “可一可二不可三,朝廷已有二次,谅也不敢有第三次了。”任炜感慨的说着,这次杀了道君,要是再有第三次,以他对裴子云的理解,哪怕大徐朝承担亿万百姓之和平,也必灭了。

    小郡主的身份有些尴尬,只是拉着男孩的手不放,就听着叶苏儿点首:“既是这样,那海上还有些人,就派人救上来吧,怎么样处理,就拜托先生了。”

    任炜躬身:“是!”

    而在这时,就是几句话的时间,“轰”的一声,裴子云的灵魂又似乎化成了光,化成了箭,沿着一条路径返回而去。

    “轰。”裴子云进入一个熟悉的空间,下一瞬间,又出现在就在阿瑞斯的坟墓中,才一出现,不计其数的怪物和诸神都目光扫过来。

    “宙斯、哈迪斯、波塞东、盖亚、雅典娜——可惜都是假。”裴子云摇首看去,只见整个世界已经崩塌了大半,只有奥林匹斯山和这块坟墓还保存着。

    “外来神,交出奎托斯。”

    “交出奎托斯。”怪物和众神一起呐喊,直直扑了过来。

    “再见。”裴子云见着这些,只是身影一闪,就消失在此方世界,随着消失,最后一块也崩塌,化成无数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