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十九章 阿喀琉斯的折辱
    希腊营地

    话说阿喀琉斯用战车拖着赫克托耳尸体一路回到战船,尸体在拖行过程中,自是被石块泥土所污染,一道血痕鲜明。

    阿喀琉斯将赫克托耳尸体从战车上解了下来,且将尸体拖到战船,而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正安静躺在木板上。

    “嘭。”赫克托耳尸体被阿喀琉斯重重的一扔,尸体砸在地面,脸朝下匍匐在帕特洛克罗斯尸体前,脸上和身上满是血污,似乎是向帕特洛克罗斯请罪。

    阿喀琉斯胜利归来消息立刻传遍整个希腊营地。

    “阿伽门农统帅,阿喀琉斯带回了赫克托耳的尸体,看样子打算将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火化安葬。”传令官堤皮奥斯立刻赶回来禀告。

    “嗯,命令我们的战士去伐木,且堆砌木柴堆,搭建火化台,这些很快就会用到。”阿伽门农说着。

    “是的,统帅。”传令官堤皮奥斯回答着,立刻出去传达命令。

    阿喀琉斯将赫克托耳的尸体扔下,就听见了消息:“阿喀琉斯,阿伽门农命令战士们牵着牲口去伐木,要把伊达山上最高大树木砍下来。”

    “阿伽门农这样识趣。”说实际,杀掉了赫克托耳,又有着吉兆,阿喀琉斯突感觉到无所畏惧,只笑了一声,就召集了战士,命令:“你们都穿上铠甲,所有战车都套上马匹,我们要给帕特洛克罗斯举行葬礼。”

    阿喀琉斯所属的希腊战士列队整齐,战车排成一排排,不仅仅这样,余下的英雄和王子都穿着铠甲加入,队伍浩大了起来。

    阿喀琉斯将帕特洛克罗斯尸体装进灵柩里,赫克托耳尸体还是用皮带穿过脚踝和脚踵之间的刺穿的孔洞,绑在了战车上。

    不久,送葬的队伍前进了:王子、战士和御者在前面,后面是几千穿着铠甲的步行士兵。

    这些士兵迈整齐的步伐,一步步跟着战车前进。

    阿喀琉斯亲自和几个人抬着装着帕特洛克罗斯遗体灵柩,而赫克托耳的遗体被用战车拖在了身后。

    这种行为人人侧目:“阿喀琉斯这样侮辱英雄的尸体,不怕神降罪?”

    “嘘,神有没有降罪不知道,但让阿喀琉斯听见了,就要发怒了。”

    众人步行了一段路程,来到营地一个开阔地带,那里已经用木材搭建好了一个火化台。

    阿喀琉斯将灵柩放在大量木材垒成木堆火化台上,退后一步,用刀割下自己一绺褐色的头发,注视着茫茫的大海。

    “啊,斯佩尔锡俄斯河神啊,我父亲曾经发愿,等我凯旋时要我剪下头发祭奠,并在你的圣林和祭坛献祭五十头羊,可惜他的愿望落空了!”

    “河神啊,你没有接受祈求,不让我重归祖国。现在,请你别见怪,我只得把头发献给帕特洛克罗斯,让他带着去见哈迪斯(Hades)!”

    说着,阿喀琉斯把一绺头发放在他的朋友的手里,然后用手上举着的火把点燃了木柴堆。

    大火熊熊燃烧,淹没帕特洛克罗斯尸体,火焰冲天而起。

    希腊人将整个燃烧着火化台围成了一圈,此时所有的希腊人都深切的缅怀帕特洛克罗斯,他曾经也是活跃在战场上的强大的英雄。

    当时他力挽狂澜,拯救了几乎要陷入绝境的希腊人,但很不幸,被赫克托耳杀死了。

    阿喀琉斯对着燃烧着的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说:“我的朋友,帕特洛克罗斯,愿你幸福地进入冥府吧!我向你立下的誓愿全部实现了。”

    “只有赫克托耳的尸体没有烧,他的尸体将被用来喂狗。”阿喀琉斯凶狠的说着,手一挥,一群饿狗正气势汹汹朝着赫克托耳的尸体狂吠,士兵手上缰绳只要一松开,这些饿狗就会扑出去,啃食赫克托耳的尸体。

    周围的英雄和王子眼神复杂看着这一幕场景,有些人觉得阿喀琉斯太过分了,双方交战,虽打的势如水火,但一般情况下,都不会侮辱尸体。

    而且上次帕里斯尊重希腊死去英雄的尸体,将他们尸身全部清洗干净,涂上香膏,更将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给送了回来。

    现在阿喀琉斯的做法与帕里斯的做法完全大相径庭,不知道帕里斯如果明白了阿喀琉斯如此对待赫克托耳的尸体时,还会不会尊重希腊英雄的尸体,还会不会将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给送回来,众人心中想着。

    但阿喀琉斯现在态度坚决,而且他刚刚胜利凯旋,又有上一次事例在先,没有人敢触他的霉头,众人选择沉默。

    “汪汪汪。”

    士兵们手上的缰绳放开了,这些饿狗已饿了几天,而赫克托耳的尸体上涂上了狗喜欢吃的东西的味道,全部朝着赫克托耳的尸体飞扑而去,看着情景是要将他的尸体给啃食干净。

    但神看见了这个场景很是愤怒,阿芙罗狄忒(Aphrodite)突然出现在赫克托耳尸体旁,守护着赫克托耳的尸体,不让一群饿狗靠近。

    饿狗感受到了神灵散发出来的气息,全都吓得呜咽的狼狈逃走了。

    阿芙罗狄忒又用玫瑰香油和长生膏涂抹在赫克托耳的尸体上,使赫克托耳身上被拖出来的伤痕和芜秽全都消失了。

    阿波罗(Apollo)也降下一片浓雾,遮住了赫克托耳的尸体,免得太阳把尸体晒干。

    希腊的英雄和士兵看见了饿狗不敢靠近赫克托耳的尸体,并且有浓雾降下遮住了赫克托耳的尸体,大家全都神情凝重。

    这明显是神灵出手庇护了赫克托耳的尸体免遭磨难,在这样虐待尸体,怕是会迎来神灵的怒火吧?

    阿喀琉斯同样表情凝重,知道神灵出手保全了赫克托耳的尸体,自己将赫克托耳的尸体喂狗的想法可能实施不了。

    “阿喀琉斯必须死。”阿波罗悲痛的说着。

    赫克托耳一直都是阿波罗庇护的英雄,看到他的尸体被阿喀琉斯这样折辱,阿波罗的怒火已蓬勃而出。

    “尊贵的阿波罗,也许阿喀琉斯就是明白了这点,才没有忌讳。”阿芙罗狄忒说着。

    “是吗?但诸神的惩罚,可不止在生前。”阿波罗沉声说着。

    阿波罗的话很直白,神灵惩罚一个人可不单单在他生前,死后,灵魂也同样可以受到惩罚。

    “那是哈迪斯(Hades)的领域,再说,我们也不能为了赫克托耳而过分折辱阿喀琉斯。”

    阿波罗才想说些话,突耳朵一动,听见了号角声,这号角声,凡人听不见,但是对诸神来说,似乎可以无视空间的阻隔,再远都可以清晰听到,从而召集诸神迅速赶回奥林匹斯山。

    阿波罗心里一惊,这号角可是好久没有听到了,说着:“怎么回事,上次听见这声音,还是盖亚的巨人攻打奥林匹斯山时,这次发生了什么?”

    “我们赶回去就清楚了。”阿芙罗狄忒说着。

    说完,二神腾空而起,穿过重重空间阻隔,很快就赶回了奥林匹斯圣山。

    回到了圣山山顶上,步入了中央宫殿的大厅内,阿波罗感觉到了不一样气氛,更是看见了众神严肃的表情。

    看来这次发生的事情还不小,阿波罗才想发问,阿尔忒弥斯(Artemis)将阿波罗拉到一侧,低声说着:“我亲爱的弟弟,命运三女神接到了命运反馈,同时自己也受到了反噬,她们发布了新的神谕——人类中将有新神诞生。”

    阿波罗非常的震惊,这个消息实在太意外了,一点征兆都没有。

    “人类中诞生新神?”阿波罗觉得不可思议。

    自上次赫拉克勒斯成神以来,宙斯(Zeus)就已严密的关注凡人中的英雄,防止再次有人能登临神位。

    这次特洛伊之战的爆发,也是宙斯要剪除凡人中可能会产生威胁英雄,以杜绝成神的可能。

    但现在的情况似乎远远超出了预料,阿波罗陷入了沉思。

    宙斯端坐在黄金和象牙打造宝座上,神情也很严肃,再也没有往日轻松愉快一切都在掌握的表情,他也感觉到情况出乎自己掌控,沉着脸,没有说话。

    凡人中有新神诞生,特洛伊之战就太令神意外了。

    周围的众神神情凝重,对这个消息也震惊到了,而且还是命运三女神正式发布的神谕。

    众神互相议论,讨论这次是谁有成神可能,赫拉就低声对着几位主神说着:“这新神是谁?”

    “我感觉,不是希腊人。”波塞冬皱着眉,这是很不妙的消息,凡人能登神,就动摇了神的根基,而且还是这种不可掌控的登神。

    “大家还记得阿喀琉斯的吉兆吗?”阿波罗眉一皱,就说着。

    虽大家都知道阿波罗有让阿喀琉斯死的意思,但都认可阿波罗的话。

    上次阿喀琉斯杀死赫克托耳的彩虹冠冕场景给众神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这次凡人中成神的那个人未必不是他。

    几个神相互看了一眼,都看见了彼此眼中的杀机。

    “阿喀琉斯必须死!”

    “可是阿喀琉斯还有些命运的余晖。”必须死取得了共识,有神皱眉说着,有着命运的余晖,杀掉他就有点阻力。

    “这一点命运的余晖并不足以庇护他,而且我相信我们的父亲,会为我们而迅速剪除阿喀琉斯。”

    诸神敬畏命运,但并非恐惧,这一点余辉,并不足庇护阿喀琉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