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二十章 宙斯的决定
    ————

    宙斯(Zeus)心里不踏实,用手拨开云雾,看向希腊营地的阿喀琉斯,但是却看见了让自己愤怒的一幕。

    只见阿喀琉斯套上战马,用皮带穿透赫克托耳尸体脚踵和脚踝的孔洞,将赫克托耳的尸体绑在了战车上。

    “啪。”

    一道马鞭炸响,战马拉着战车围着帕特洛克罗斯坟墓奔了起来,而赫克托耳的尸体就被这样的拖在战车后面,奔跑了三圈。

    赫克托耳的尸体被拖出一道道豁口和痕迹,这是典型虐尸了。

    奥林匹斯圣山上的诸神看到这个情景都很悲愤,觉得阿喀琉斯的举动实在是太过分了,不应该被原谅。

    就连一直支持希腊人的赫拉(Hera)也紧紧闭上了嘴。

    诸神对虐对尸体这行为一直都非常忌讳,阿喀琉斯无疑是犯了众怒。

    宙斯沉着脸,一语不发看着云雾中阿喀琉斯,心中已经怒火中烧。

    “伊丽丝(Iris),你去告诉忒提丝,叫她告诉阿喀琉斯,诸神,包括我在内,对于他肆意凌辱赫克托耳的尸体,并且把尸体扣留在船上不让赎回的行为感到愤怒。”宙斯吩咐着彩虹女神伊丽丝。

    “好的,尊贵的宙斯。”伊丽丝说完,化一道彩虹消失在奥林匹斯山上。

    这次吹响号角召集诸神集合,主要还是告诉它们命运三女神发布神谕,凡人中将会有人成新神。

    这是一个重大事情,而宙斯对于凡人成神最大怀疑就是阿喀琉斯。

    不仅仅是阿喀琉斯的实力在凡人中最强大,也最接近神灵,更关键的是,阿喀琉斯是预言中对宙斯产生威胁的命运之子。

    面对这种威胁,又出现了种种意外,宙斯已经有了决定,对着赫尔墨斯(Hermes)说着:“门农还没有抵达?你为他的行程送一场风,使他尽快抵达特洛伊战场上去。”

    “我明白,可畏的父亲。”赫尔墨斯回答,心中一叹,阿喀琉斯就算有着命运的余辉,但杀掉黎明女神的儿子门农,就肯定消耗完了。

    宙斯是下了决心,要迅速处死阿喀琉斯了。

    等着聚会结束,众神散去,赫拉喊住了刚走到大厅门口将要离开的阿波罗。

    “你可畏的父亲,宙斯找你,跟我来吧。”赫拉说着。

    阿波罗跟随着赫拉重新回到大厅内,回去时看见了坐在象牙和黄金宝座上,脸色铁青的宙斯。

    宙斯已经下定了决心,沉着脸说:“阿波罗,我允许你立刻借凡人的手杀掉阿喀琉斯,如果不能,你就亲手杀掉他。”

    “是。”阿波罗答应了。

    有了宙斯这个准许,阿波罗不需要束手束脚了。

    他早就对阿喀琉斯动了杀心,只是一直以来不便动手,即使阿喀琉斯侮辱赫克托耳的尸体,阿波罗都一直忍耐,没有对阿喀琉斯出手,现在得到了宙斯准许,他就不用被动了。

    深海·忒提丝(Thetis)宫殿。

    伊丽丝奉着宙斯的命令,很快赶到了忒提丝的宫殿。

    “亲爱的伊丽丝,什么风把你给吹到我这里来了。”忒提丝亲切的说着。

    “忒提丝,是宙斯让我来。”伊丽丝淡淡说着。

    海洋女神听着是宙斯让伊丽丝来找自己,神情不由变的凝重。

    “宙斯命令我来找你,叫你去找你的儿子阿喀琉斯,告诉他,诸神,包括宙斯在内,都对他肆意凌辱赫克托耳的尸体,并把尸体扣留在船上不让赎回去赶到愤怒。”彩虹女神伊丽丝说着。

    忒提丝脸色一变,没想到阿喀琉斯犯下这个错误,更让她恐惧的是,宙斯的这种口气。

    她刚想说些什么,彩虹女神伊丽丝颁布完宙斯的命令,身影一闪,就消失在了深海的忒提丝宫殿。

    忒提丝呆了片刻,不敢耽搁,立刻离开了宫殿,不到一会就赶到了阿喀琉斯的营房内。

    因她是隐身前来,营房外面士兵并不能发现她的身影。

    阿喀琉斯此刻正坐在营房里发呆,就连忒提丝进来了,都没有察觉。

    忒提丝缓缓走近了坐下,温和的说:“亲爱的儿子,你忧愁叹息,不进饮食,这样的折磨自己还要多久呢?”

    对于阿喀琉斯遭遇,忒提丝心中同情,但也无可奈何。

    阿喀琉斯看着母亲前来,说着:“母亲,我虽杀死了赫克托耳,为我的好朋友帕特洛克罗斯报了仇,可是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你是多想念你的好朋友帕特洛克罗斯啊,万幸是你没有被仇恨遮蔽双眼。”忒提丝脸色一正,说:“我的儿子,听着宙斯要我对你说的话——它和诸神都很愤怒,因你虐待赫克托耳的尸体,并且始终把他的尸体扣在船上。”

    “我的儿子,还是索取一笔丰厚的赎金,把尸体交出去吧。”

    忒提丝可是知道,若阿喀琉斯此刻还要违背诸神旨意,那迎接他的将是诸神的无尽怒火,到时就是死后,都别想有安宁。

    阿喀琉斯抬起头,注视着母亲:“母亲,那就这样,我尊重宙斯和诸神的意见!谁给我赎金,谁就可以把尸体领回去。”

    阿喀琉斯经过白天诸神庇护赫克托耳尸体表现,以及现在母亲的话,他想通了,若他还扣着赫克托耳的尸体不放,诸神一定不会允许,索性就大方一些,将赫克托耳尸体交出去,这样免得继续得罪诸神。

    “我的儿子,你会为你今天的决定而高兴,诸神会原谅你的一时冒失。”忒提丝高兴的说着。

    就在这时,一个传令兵进来传话:“尊敬的阿喀琉斯王子,外面有一人自称是特洛伊国王普里阿摩斯,他只带着一位老人前来。”

    “哦?他竟敢只带一个老人就来营地,你请他进来。”阿喀琉斯说着。

    “是的。”传令兵缓缓告退。

    没有多久,国王普里阿摩斯在引导下,走进阿喀琉斯的营房。

    阿喀琉斯坐在羊毛垫上看着走进来的普里阿摩斯,见是一位白发苍苍,脸上有不少的皱纹的老者。

    普里阿摩斯走入营房,一眼就看见坐在羊毛垫上的阿喀琉斯,而阿喀琉斯也正盯着他打量。

    他急速的迈着细碎的步子,走到阿喀琉斯的面前,抱住他的双膝,亲吻着杀死自己许多儿子的双手,注视着阿喀琉斯的脸。

    阿喀琉斯和朋友们惊奇的望着老人,不明白他为何做出这样卑微动作。

    要知道普里阿摩斯可是特洛伊的国王,即使在交战的希腊营地也会受到尊敬。

    老人开口哀求:“神圣的阿喀琉斯呀,想想你的父亲吧,他跟我一样年迈,也许他也受着邻国的仇视和威胁,像我一样孤立无援而又提心吊胆,可是他还时时刻刻盼望着重新见到自己的儿子,希望儿子能够从特洛伊凯旋而归。”

    “你说的不错,我的父亲珀琉斯已派了几波信使,希望我凯旋而归,他对我是很思念。”阿喀琉斯说着。

    普里阿摩斯听着阿喀琉斯的话,继续说:“是啊,你的父亲珀琉斯对你的想念,至少还可以派出信使与你沟通,而我呢?当希腊人来到特洛伊城下时,我还有十个儿子,后来都相继阵亡了。”

    “我是这场战争中损失最为惨重的人。现在你又夺走了那个唯一能保护我们、保护城池和人民的儿子。”

    “我的这些儿子,他们再也不可能回来,我想念他们时,除去他们坟前哭诉,还能做什么呢?”

    “神圣的阿喀琉斯啊,希望你可怜可怜我吧,我已经失去了十个儿子,就连唯一能保护我们的儿子尸体,我都不能将他安葬,我是多么的伤心而绝望啊。”

    “因此,我来到你的战船,希望能够赎回我的儿子赫克托耳,我给你带来了一大笔的赎金。”

    “珀琉斯的儿子,请听从神的劝告,想想你的父亲,可怜可怜我吧!”

    普里阿摩斯这次来到阿喀琉斯的战船,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说出了他的心声。

    普里阿摩斯的话效果非常明显,它激起了阿喀琉斯对于年迈的老父亲珀琉斯的怀恋之情。

    阿喀琉斯温和的松开了老人的手,把老人扶了起来,同情说:“可怜呐,你遭受了这样多的苦难,你显示了多么大的胆量,竟敢独自一人来到我的战船,会见一个杀了你儿子的人。”

    “好吧,我愿意把赫克托耳的尸体还给你,因我的母亲已经将宙斯的命令告诉了我。”

    “而且,我也明白,是神帮助了你,把你带上了我的战船,否则,一个凡人无论有多大的胆量,也无法来到这里。”

    其实这才是阿喀琉斯答应的主要原因,希腊营地何等森严,而这个老者一路而入,没有惊动任何人,这肯定是神的直接帮助——现在,神的态度,已经非常明显了。

    阿喀琉斯再自信,也不敢对抗神的集体意志。

    普里阿摩斯听到阿喀琉斯答应将赫克托耳的尸体还给自己,心里大喜,他来这里找阿喀琉斯赎回赫克托耳尸体,没有想过阿喀琉斯会轻易答应自己请求。

    “尊贵的阿喀琉斯啊,非常感谢你聆听我的祈求,答应我将赫克托耳的尸体给赎回去。”

    “我带来的赎金将全部交给你,以感谢你此刻的仁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