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二十一章 薪火计划
    阿喀琉斯听了,也不推辞,命令士兵在国王普里阿摩斯车上搬下一件件当成赎金的礼品。

    礼品里大多数是黄金和青铜,还有少部香料和奇珍异宝。

    所有的礼品全被搬下来放在阿喀琉斯战船上,只留下一件披风和一件紧身衣,这两件东西用来遮盖赫克托耳的尸体。

    普里阿摩斯才得以看见儿子,赫克托耳身上一条条拖痕,轻轻抚摸着伤口,普里阿摩斯能想象赫克托耳死后尸体是受到了怎样的虐待,一时间老泪纵横。

    阿喀琉斯呼唤着朋友的名字:“帕特洛克罗斯呀,如果你在阴间地府听说我把赫克托耳的尸体还给了他的父亲,请别生我的气!他带来赎金很丰厚,这也有你的一份。”

    “而且宙斯(Zeus)也给我下了命令,叫我不要虐待赫克托耳的尸体,并且不许一直扣留着他的尸体,我现在遵循诸神的意志,将他的尸体还给了他的父亲。”

    阿喀琉斯呼唤着帕特洛克罗斯,希望自己将赫克托耳的尸体还给普里阿摩斯的举动可以得到他的理解。

    赫尔墨斯(Hermes)隐身站在普里阿摩斯的身侧,看着他垂泪,暗暗说着:“年迈的国王,你用重金赎回了儿子。可当阿伽门农和别的希腊王子和英雄知道这件事,就会扣留你,并向你在家的儿子索取三倍的赎金!”

    普里阿摩斯听了心中一惊,急忙唤了随从,一起给赫克托耳穿上紧身衣,罩上披风,带着尸体悄悄在希腊人营地中驶了出去。

    而赫尔墨斯和来时一样,下降了迷雾,使希腊人看不见,不久,就远离了希腊人的营地。

    普里阿摩斯和随从驾驶战车朝特洛伊城驶去,一路上紧赶慢赶,在天拂晓时,赶到了特洛伊城外。

    黎明时,一切都在沉睡,只有普里阿摩斯的女儿卡珊德拉在城楼上眺望着。

    当她远远看见坐在战车上的父亲,看到放在战车上的赫克托耳的尸体,她不禁放声痛哭。

    赫克托耳是她的长兄,对这些弟弟妹妹都格外照顾,现在看到他躺在战车上仿佛睡着一样的尸体,卡珊德拉心如刀绞。

    裴子云很早就等在城墙上,当见车子回来,吩咐士兵打开城门。

    战车慢悠悠在城门驶了进来,裴子云一挥手,有士兵将战车保护,同时驾驶战车,引导普里阿摩斯乘坐着的战车驶向王宫。

    队伍刚赶到王宫门口,等候多时的安德洛玛刻迎接上来,当她看见躺在战车上的丈夫的尸体,就扶着赫克托耳的头,哭得死去活来。

    众人听到安德洛玛刻撕心裂肺哭声,都不禁流下了眼泪,国王普里阿摩斯也为之垂泪。

    裴子云默然,他虽不至于哭泣,此刻受到气氛的感染,心中也产生了一丝悲凉。

    “亲爱的丈夫啊,你让我成了可怜的寡妇,留下我孤身一人,带着可怜的孩子。”

    “唉,你的儿子恐怕不能抚育成人了,因特洛伊很快就要毁灭了,你再也无法保护城池和全城的男女老幼了。”

    “不久,我们将被俘虏,并押上希腊人的战船,我也不会幸免。”

    安德洛玛刻哭着对着自己儿子阿斯提阿那克斯,说着:“而你,我可怜的儿子阿斯提阿那克斯,也将为一个残酷主人服苦役,分担你母亲的耻辱。”

    “或者你会被一个希腊人从城楼上推下去摔死,因你的父亲杀死过他的兄弟,或者他的父亲,或者他的儿子!”

    裴子云听着安德玛洛克的话,知道她说的就是命运,当下叹了一声:“安德洛玛刻,你放心,我会保护你和你的儿子。”

    “我的丈夫,赫克托耳,你看,最终是我一直都有敌意的帕里斯保护我和你的儿子,但特洛伊即将毁灭,帕里斯也无力保护我们。”

    “因你自己的命运就不受控制,又如何保护我们?”安德洛玛刻说着,痛哭不止,似乎失去了一切希望。

    裴子云微微摇了摇头,知道自己无论怎么说,安德洛玛刻都不会相信自己可以保护他们,而要保护特洛伊免于毁灭,她就更不会相信了。

    裴子云也不打算说服,一切都以事实说话,转身对着满脸疲倦,白发苍苍的普里阿摩斯说着:“父亲啊,你一夜没有睡了,回去休息吧,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说着,裴子云叫来一个传令官:“你去命人准备柴禾,找工匠打造木床,以最快的速度在王宫庭园开阔处建立一个火化台。”

    “好的,帕里斯王子。”传令官立刻受命,躬身告退。

    裴子云命人将赫克托耳尸体搬入一个房间,亲自擦拭身体,身上拖出的伤痕、豁口,也用针线缝合。

    清洗处理干净,裴子云仔细在身体上涂抹着香膏,并且给穿上了奢侈的服饰,一切打理妥当,赫克托耳尸体焕然一新,不复狼狈,此时似乎是睡着了一样躺在了床上。

    “帕里斯王子,火化台已搭建完成。”有传令官进来禀告着。

    “嗯,你去找几个人把赫克托耳王子的身体搬到火化台的木床上。”裴子云命令的说着。

    所有人都凛然听命,大权不知不觉,就转移到了帕里斯手中。

    历史上帕里斯名声不好,所以哪怕赫克托耳死了,也没有轮到他,但是现在,帕里斯善于智谋,战功赫赫,赫克托耳一死,可所谓众望所归。

    王宫庭园·空地

    一座高两米的火化台矗立,王宫工匠用木材打造这个火化台最顶上是一张精美的木床,火化台周围堆着许多易燃的柴禾。

    火化台的旁有一个临时祭坛,祭坛的中间祭台也同样是两米高,上放宙斯和阿波罗的雕像。

    赫克托耳的尸体运送了过来,通过梯子,将其放在高高的木床上。

    祭坛前,担任祭司的公主卡珊德拉正静静站着,仆人们端着黄金,牵着公牛上来了。

    卡珊德拉接过托盘,将黄金放入到祭坛中,并且宰杀公牛献祭。

    “可畏的天神宙斯,远射之神阿波罗(Apollo)啊,你们是那样高贵,希望你们能给予恩典,让赫克托耳的灵魂在地府得到安息。”

    祭祀完成,众人围绕火化台站成一圈,缓缓移动,注视木床上安静的躺着的赫克托耳,进行深切的缅怀。

    “我亲爱的儿子,赫克托耳啊,你是多么残忍,这么早就离我们而去,特洛伊城的安全,特洛伊民众的安全都还肩负在你的身上,你走了,特洛伊怎么办啊,你怎么忍心看着特洛伊毁灭在暴徒手中啊?”

    普里阿摩斯说着说着,不禁潸然泪下,周围听着长老都用手擦着眼角的泪水。

    赫克托耳的母亲赫卡柏更是哭的撕心裂肺,到现在都还不能接受赫克托耳离去的现实。

    裴子云手拿着火把,轻轻点燃了柴堆,大火冲天而起,熊熊燃烧的火焰将周围映衬的一片通红。

    “赫克托耳,我的儿啊,我的儿啊!”赫卡柏惨呼着,突昏厥了过去。

    “王后,王后。”有女仆飞快接住了身体。

    “你们带王后去休息。”裴子云命令着,大火焚烧了很长一段时间,众人静静缅怀追忆着赫克托耳生前一切。

    渐渐的火焰越来越小,高高火化台只剩下了一堆灰烬,众人用香甜的美酒浇熄了剩下的余烬。

    灰烬中拾起一些还没有烧尽白骨,用紫色布料包了起来装进一只小金盒,派人送去埋葬。

    裴子云接着,却转身向着普里阿摩斯:“父亲啊,我想和你谈谈。”

    普里阿摩斯一惊,随着帕里斯穿过一带花廊,就听着儿子问着:“父亲,当年特洛伊被那个人摧毁,您给予重建,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被帕里斯突然之间问这个,普里阿摩斯心中震惊,万万没想到帕里斯会问这个,想着却若有所悟,说着:“建立一个城邦不容易,人才,物资,权威,力量,都不可缺少。”

    “但是帕里斯,我们是神的子孙,武力和权威本身就有,并不缺少。”

    裴子云重重点首,他本身是政治大家,兵法大家,当然明白一切政权的根基就是武力,而这个世界的王子,可不是大徐世界,没了人就变成鸡鸭的凡人——王子流着神的血脉,镇压凡人毫不困难。

    “有了武力,钱财也不是很困难,只有工匠、医师、预言家、学者相对困难,有着他们,王子就算失去了城邦,再建一个也不难。”

    说到这里,普里阿摩斯已明悟,用着伤感而柔情的目光看着儿子:“帕里斯,这些我会给你准备,你带着俄诺涅走吧。”

    “噗”裴子云听了笑了,普里阿摩斯的确算上是好父亲了,他以为赫克托耳死了,帕里斯就想逃,还是给予方便。

    这时却说着:“父亲,你想差了,我是要准备这些,但是这是有备无患,别等着万一有变来不及。”

    “我自己岂能离开,要走,也得杀了阿喀琉斯再走。”

    普里阿摩斯听了,心里一震,还想说话,就见着帕里斯转身,一字一板说,“再说,我能走得了?”

    听了这话,普里阿摩斯默默无语,发出了一声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