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二十三章 门农的到来
    就在这时,王宫的人过来禀告,欢喜的说着:“帕里斯王子,埃塞俄比亚国王门农来了。”

    “哦,门农来了吗?”裴子云惊讶说着。

    门农都来了,意味着这场战争快接近尾声了。

    “你回去禀告,就说我马上赶来。”

    仆人躬身告退,回王宫复命去了。

    众人看着裴子云,等待着裴子云下决心,有人问:“帕里斯王子,是不是还要继续执行命令?”

    裴子云不想因门农的到来而打断自己的计划,而且门农的到来,也丝毫不能改变特洛伊的命运,他坚决的说着:“立刻执行计划。”

    既裴子云已下了决心,那就只有坚决执行了。

    裴子云带着众人出了府邸,外面已有许多战车整装待发,俄诺涅和海伦上了战车,需要准备的东西也基本上都装在了战车上了。

    “亲爱的,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俄诺涅对裴子云说着。

    “帕里斯,保重。”海伦对裴子云依依惜别。

    裴子云点点头,目送着战车缓缓驶离,众人趁着夜色紧急撤出城去了,她们一走,看着所有人消失在夜色中,裴子云登上了战车,喃喃:“现在,我在特洛伊城将再无后顾之忧,可以放手一搏了。”

    说着,就命令:“去王宫。”

    到达王宫门前,国王普里阿摩斯早就等候在此。

    众多的特洛伊士兵侍立在一旁,一辆金黄色战车正停靠在旁。

    “帕里斯,我们一起去迎接我们尊敬的盟友——埃塞俄比亚国王门农。”

    裴子云点了点首,说着:“是的,父亲。”

    队伍缓缓出发,前往特洛伊秘密码头。

    埃塞俄比亚国王门农,是黎明女神厄俄斯和特洛伊王子提诺托斯之子,他很早就出发前往特洛伊,只是埃塞俄比亚离得比较远,到现在才赶到。

    众人赶到了秘密码头,裴子云看见了一只舰队正缓缓驶来。

    特洛伊战士分两列站好,中间铺上红色地毯,迎接着远方到来的盟友,过了一会,船只靠岸,门农和他的士兵们走下了战船。

    “亲爱的埃塞俄比亚国王门农,欢迎你的远道而来。”普里阿摩斯说着。

    门农是一个魁梧的大汉,他也看到了迎接他的普里阿摩斯,微笑说:“特洛伊的国王普里阿摩斯,也非常感谢你的热情的迎接。”

    说完,两人互相给了一个热情的拥抱。

    “尊敬的门农国王,我是特洛伊王子帕里斯,非常欢迎您的到来。”裴子云上前说着,现在这情况,能支援特洛伊的,都是铁杆盟友,为特洛伊流干了最后一滴鲜血。

    “哦,帕里斯,我很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是你把斯巴达国王的王后给拐跑了吧。”说完,门农哈哈大笑,裴子云也不尴尬,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大家说到这个事情时,都能泰然处之了。

    “门农国王,我们在王宫为您准备了丰盛的晚宴,请尊贵的客人跟随我一起去吧。”普里阿摩斯将门农引上了那四匹骏马拉着的金黄色战车。

    等国王都坐好,车夫一甩马缰,战车缓缓启动,朝着王宫而去。

    战车在王宫门口停下,气势恢宏的特洛伊宫殿让门农说着:“你们特洛伊的宫殿,的确比我们的宏伟。”

    国王普里阿摩斯一笑没有多说,挽着门农的手一同往王宫宴会大厅而去。

    宴会大厅,桌上堆满了各种美食,水果用托盘摆放的整整齐齐,香甜的美酒用青铜酒壶盛的满满。

    有游吟诗人在吟唱着美妙诗歌,一群舞姬正在大厅中央翩翩起舞。

    仆人们鱼贯而入,手上捧着一个个托盘,都用白色绸布遮住,看不清托盘上具体的东西。

    “门农国王,这些珍贵的礼品,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希望你能够收下它。”普里阿摩斯说着。

    “普里阿摩斯国王,非常感谢您的热情款待,也同样感谢您的慷慨的礼物。”门农说着。

    “相对于这些礼物,门农国王,我们的友谊才最珍贵。”

    “哈哈,门农国王,来,为了我们的友谊,干了这杯。”普里阿摩斯端起手中盛满酒的金杯,一饮而尽。

    而门农同样将手中的美酒全部喝光,喝完还不忘把杯子倾倒了一下,以示自己是全部喝完了。

    “门农国王,你这一路跋山涉水,实在是辛苦了。”普里阿摩斯说着。

    “普里阿摩斯国王,辛苦倒也谈不上,但是这一路却是让我们见闻广博了许多,从我们埃塞俄比亚出发,我这一路……”

    门农向大家讲述了他从海岸经过了重重的阻隔,到伊达山,直到特洛伊城所经历的遥远的路程,讲述了他在路上的冒险故事,其中有几次门农遇到的危险,让周围的人都听的惊心动魄。

    普里阿摩斯听得津津有味,不时的开怀大笑,周围人也听得心驰神往,似乎自己就是下一个门农。

    他热情而友好的握着门农的手,说着:“门农,我多么感谢神使我荣耀在宫殿里为你接风!你超过一切凡人,更像神。”

    “因此,我确信你一定会和我们一起消灭我们的敌人!”说着,普里阿摩斯国王再次举杯,为这位新来的同盟军干杯

    门农很赞赏手上这只珍贵的酒杯,这是赫淮斯托斯的杰作,成为了特洛伊王室传家宝,现在就是赠送的礼物之一。

    门农看了一阵,收回了目光,回答:“我不想在宴会上说大话,做许诺,一个男子汉只有在战场上才能显示真正的英雄本色。”

    “说的好,门农国王,在战场上表现英勇才是真正的男子汉,私下里说再多都不能证明这个。”普里阿摩斯大声说着。

    “不错,尊敬的特洛伊国王,现在,让我们去就寝休息吧,因明天还有一场激战在等待着我们,我们必须养好充足的精神,为明天的大战做准备。”说着,稳重的门农站起身来,就要告辞离开。

    普里阿摩斯没想到门农说走就走,也不强留,毕竟明天确实有场大战,说着:“门农国王,那你跟着我的仆人去王宫的客房吧,这些珍贵的礼品也会一起给你送过去。”

    门农点了点头,在王宫仆人的引导下,离开了,而其他的客人也跟着门农一起退席。

    普里阿摩斯看着门农渐去渐远的身影,再扫了一眼大厅,客人全部走光了,眼下只剩下自己和裴子云,当下阴沉着脸,朝裴子云问着:“帕里斯,这个强大的英雄能拯救我们吗?”

    尽管很想门农就是那个拯救特洛伊的人,但他不是,没有人能拯救特洛伊。

    裴子云摇了摇头,语气坚决的说:“不能。”

    “是吗?”普里阿摩斯国王也不失望,似乎早就预料到这种结果,沉默了良久,说着:“赫克托耳很小时,就受到了阿波罗(Apollo)的宠爱,在战场上也多次庇护其胜利,正因为这样,所以赫克托耳死了,我就明白了特洛伊的命运。”

    “以前虽有所猜测,但是我自己并不能接受这个现实,现在却是连保护特洛伊城的人都离我而去,还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呢?”

    “帕里斯,特洛伊的一切就交给你了。”

    裴子云心里暗叹,知道普里阿摩斯在赫克托耳死掉后,已失去了昔日的雄心壮志,现在就像一只掉了牙的老虎,雄风已经不再。

    普里阿摩斯曾经在废墟里重建特洛伊,现在看见特洛伊又即将毁灭,不想他的一生的心血付之东流,希望帕里斯能承担这个责任,以后在合适的机会里,重建特洛伊。

    裴子云没有做出承诺,说着:“父亲,我希望你写个命令,让安德洛玛刻带上她的儿子跟我一起去,她对我有点成见。”

    普里阿摩斯听了,突泪水飞溅而出,大声喊:“赫克托耳,你听见了吗,你倾尽所有保护的弟弟,也在保护你的儿子。”

    “你安心的离开吧,路上不要有牵挂,帕里斯会保护好她们,他也会继续守护着特洛伊。”

    普里阿摩斯的声音说道后面渐渐有些沙哑,直到再也发不出声音,但眼泪却一直哗哗的流个不停,显是想到了赫克托耳,也在为特洛伊的未来而难过。

    “父亲,我只要还在特洛伊一天,就会好好守护着它,不会让敌人轻易的践踏,其实我更希望你和母亲一起撤退,这里有我就行了。”

    普里阿摩斯摇了摇头,说着:“帕里斯,特洛伊是我从一片废墟中建立起来,它就像你们一样,都是我的孩子,我不会放弃自己的孩子。”

    “哪怕最后拯救不了它,我也要誓死守护着它,你的母亲也是这个想法。”

    “我们都老了,可以留下来,你们不一样,未来是属于你们年轻人,你们还要肩负起重建特洛伊的责任,所以你们能早点走,就尽量早点走吧。”说完,普里阿摩斯轻轻叹了口气,不在说话。

    他仰望着星空,怔怔的出神,似乎那里有要寻找的答案。

    裴子云微微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王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