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二十六章 直面
    “看啊,门农,那是大埃阿斯,希腊联军中非常强大的英雄,他正在大肆屠杀着我们的战士,我们冲上去,杀死他。”

    “只要杀死他,希腊人将会失去一个强大助力。”

    裴子云的话隐隐带着一丝兴奋,因大小埃阿斯以及狄俄墨得斯,是与赫克托耳相当的英雄,只要杀掉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就算没有安提罗科斯,到达英雄血脉第十层也完全足了。

    而且雅典娜对大埃阿斯的眷顾并没有奥德修斯那样大,历史上大埃阿斯和奥德修斯争夺阿喀琉斯死亡后的遗产,结果就想把希腊人全部砍杀,但被雅典娜迷了心窍,作出了砍杀羊群的丑事,不得不自杀。

    裴子云杀死大埃阿斯相对容易一些,也不容易引起神灵反感。

    “好,我们一起将他杀死。”门农高兴的说着。

    他不管哪些英雄厉害不厉害,只要可以与他们战斗,门农的热血就会沸腾,心里腾起一股战意。

    顿时,门农提着长矛朝着远处奋力厮杀的大埃阿斯冲了上去,还没有靠近大埃阿斯,长矛已狠狠的投掷了出去。

    “咻。”长矛化一道青色闪电,带起一丝音啸,划破长空,顷刻间就抵达了大埃阿斯的身前。

    “砰。”大埃阿斯将手中盾牌放在胸前,抵挡急速投掷而来长矛,长矛穿透了盾牌层层防御,矛尖继续朝着大埃阿斯身体刺去。

    大埃阿斯身经百战,心中闪过一丝讶然,但并未慌乱,急速一闪,很敏捷躲过了长矛的矛尖刺击。

    他往远处一望,看见了埃塞俄比亚国王门农,虽大埃阿斯并没有见过门农,但从刚刚长矛撞击的力道来看,他知道这个人一定是一位难缠对手。

    “可恶,赫克托耳死了,又来了一位更可怕的英雄,特洛伊的盟友,难道死不光吗?”

    而在这时,门农再次从地上拾起一根长矛朝大埃阿斯冲了过去,大埃阿斯将盾牌上的长矛拔出,大吼了一声,也朝着门农冲了过去。

    两人的距离很快拉近,门农冲杀到离大埃阿斯还有两米左右距离时,手中的长矛已直直的朝着大埃阿斯胸口急速刺了过去。

    “当。”

    大埃阿斯手中的长矛轻轻一格,将门农刺来长矛一下打偏了,而大埃阿斯手中的长矛则顺着刺了过去。

    “砰。”

    门农举起手中的盾牌格挡住大埃阿斯这角度刁钻的长矛刺击,矛尖刚穿透了盾牌就力道耗尽,不能继续前进。

    门农没有放过机会,将刺偏了长矛急速收了回来,再次朝着大埃阿斯刺去。

    “砰。”

    大埃阿斯也同样用手中盾牌挡住门农刺来的长矛,但盾牌上有一个窟窿,长矛在撞击到盾牌上,顺着盾牌滑动,从窟窿里刺向了大埃阿斯。

    大埃阿斯赶紧将身体朝侧边躲开,躲过了这出其不意刺过来的矛尖,他冷哼了一声,将盾牌一个旋转,带动长矛旋转,使得门农的长矛从手上脱离。

    而大埃阿斯手上的长矛也被门农以同样方法弄的脱手而出,两人手上长矛和盾牌同时丢弃。

    “铿。”

    二人几乎同时从腰间拔出了长剑,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看见了对方眼中浓浓的战意。

    “杀。”

    “杀。”

    两人再次大喝一声,长剑朝对方杀了过去。

    大埃阿斯首先将手中长剑对着门农狠狠刺了出去,门农毫不示弱,手中长剑一挑,将大埃阿斯志在必得一剑挑偏,再也不能产生一丝威胁,而自己手中的长剑则寒光一闪,朝着大埃阿斯横斩。

    “当。”

    大埃阿斯长剑收回,堪堪举在胸前,挡住了门农横斩而来的长剑。

    门农脚步一挪,长剑顺势转了一个弧度,劈向了大埃阿斯的肩部。

    大埃阿斯不敢小觑这急速劈来的一剑,身子用力往右一闪,对着门农的面门就是一刺,门农长剑已刺出,来不及回防,身子右侧一闪,堪堪躲过了长剑。

    而大埃阿斯的脚步往前一步,长剑对门农的脖颈切去。

    “当。”

    又是一声清脆碰撞声传来,战斗越打越激烈,其中凶险只有战斗中两人才一清二楚,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对方斩于剑下,但是能感觉到,门农渐渐占了上风。

    “打到现在,我已经很清楚了。”

    “阿喀琉斯是可以说是英雄中第一,就算是赫拉克勒斯也只能略占些上风。”

    “大小埃阿斯以及狄俄墨得斯,其实是第二梯度,真实力量还在赫克托耳之上,如果一对一战斗,彼此没有神灵帮助,赫克托耳会死的可能性更大。”

    “所以如果没有剧本,其实就算是阿喀琉斯不来,大小埃阿斯以及狄俄墨得斯联手都有希望攻破特洛伊。”

    “不过正因为有剧本,在命运和神灵的驱使下,许多特洛伊的盟友一个个捐躯战场上。”

    裴子云一直静静看着两人的厮杀,门农沉稳,但是性格刚毅,本来不想插手战斗,但这时,远处的阿喀琉斯已经吆喝着神马赶了过来,知道不能再耽搁时间,否则阿喀琉斯赶过来,自己将没有任何机会杀死大埃阿斯。

    裴子云飞速的拿出了弓,从箭袋中取出箭矢,将箭矢搭在弓弦上,趁着大埃阿斯与门农战斗,节节失败,露出破绽时,“咻咻咻”的连射了三支连珠箭。

    连珠箭速度奇快,几乎不分先后以奔雷之势射向激斗中的大埃阿斯。

    “当。”

    大埃阿斯感受到了威胁,用长剑格飞了一支羽箭,但接下来的两只羽箭,却无力抵挡。

    “噗、噗”

    两只羽箭不分先后射在了大埃阿斯的肩部和右腿上,大埃阿斯惨呼一声,跌倒了下来。

    “卑鄙的帕里斯。”大埃阿斯大声疾呼着。

    门农看着大埃阿斯被裴子云的冷箭射伤,眉皱了一下又松开,他没有在上前去击杀大埃阿斯,心中却对着帕里斯有了些看法。

    “帕里斯看起来很爽郎,但是关键时还是脱离不了阴谋诡计。”

    门农不屑于杀死此刻大埃阿斯,但裴子云升级需要力量,岂能错过好机会,也不在意门农的想法,只见他立即提着长矛,以极快的速度扑向了躺在地上的大埃阿斯,手中的长矛化着一道闪电飞速的刺向了大埃阿斯的胸口,大埃阿斯提起最后一点力气,用手中的长剑格挡了刺来的长矛。

    “哼。”

    裴子云冷哼一声,手中长矛一抖,将格挡住自己长矛的长剑撞飞,再次用力朝着大埃阿斯胸口一刺。

    “噗。”

    长矛的矛尖深深的扎入了大埃阿斯的心脏,裴子云没有耽搁分毫,一拔长矛,鲜血宛是一道喷泉,从伤口处喷涌而出。

    大埃阿斯身子抖了抖,立刻死去。

    “帕里斯,你敢?”阿喀琉斯大喝,知道大埃阿斯有性命之忧,手中的长矛投掷而出,长矛划破了长空,袭向裴子云。

    但裴子云轻轻一闪,躲过了势大力猛的长矛。

    他现在亟需要升级的力量,别说大埃阿斯,如果时机合适的话,小埃阿斯的力量他都不想放过。

    “我赌对了,现在特洛伊之战接近尾声,不但是我,就连希腊阵营的不少英雄,其实都失去了价值。”

    “有些受到诸神浓郁眷顾的人,还会受到支援。”

    “但是一些眷顾不深,可死可不死的人,就各凭命运安排了。”

    “我要是早一点,哪怕用这种手段,想杀死大埃阿斯都会受到干预,但是现在,就任凭我得手了。”

    “啊,无论是希腊人,还是特洛伊人,都要谢幕了。”

    裴子云看着飞速朝着自己扑来的阿喀琉斯,心中冷笑一声,却不多说,只是静静的站立,好似根本不怕阿喀琉斯的逼近。

    阿喀琉斯看见尸体,立刻怒不可遏,他匆忙的赶了过来,看着裴子云最终不顾自己的警告,还是将大埃阿斯给杀死了,他眼中充满了悔恨。

    “帕里斯啊,我后悔当初把你放过了,你放着冷箭,多次杀死了希腊人中正直勇敢的英雄。”

    “现在,你更杀死了大埃阿斯,你必须死。”

    “不过看在了你把帕特洛克罗斯尸体送回来的份上,我的许诺还在,你死了,我会厚葬你。”

    “阿喀琉斯,那我就多谢你的好意,但你现在的对手不是我。”说着,裴子云后退一步。

    “说的没有错。”不远处的门农在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朝着阿喀琉斯投掷了过去。

    “砰。”

    石头撞在了阿喀琉斯的铠甲上被弹落了下来,阿喀琉斯转头看着门农,心中的怒火更喷薄而出。

    自杀了赫克托耳,阿喀琉斯在希腊人中威望如日中天,就连统帅都不得不避让,现在有人敢用石头扔他,这对他就是一种侮辱。

    “你,很好,我会让你明白挑衅我的下场。”阿喀琉斯用手指着门农愤怒的说着,胸口不停的起伏,显被门农彻底激怒了。

    “帕里斯,我先饶过你,等下我再来找你算账。”阿喀琉斯说着,在他的眼中,帕里斯不过是一个放冷箭的家伙,随时可以收拾,而英雄的感觉,使他立刻感觉到了门农的可怕。

    “赫克托耳死了,特洛伊又来了新的强大英雄?”

    “可惜,你们都得死!”阿喀琉斯喊着,充满着必胜的信心,说完跳下了战车,在地上捡起一支长矛,朝门农掷出。

    裴子云摇头笑了笑,他一点也不把阿喀琉斯的威胁放在心上,等一下,到底谁杀死谁,还有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