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二十七章 门农之死
    阿喀琉斯掷出长矛犹一道雷霆闪电,倏忽间就到了门农跟前,门农来不及反应,只得举盾,长矛“噗”的一声刺穿了盾牌,又刺伤了门农的肩部。

    门农闷哼一声,不顾肩部伤势,提起手中长矛,长矛带起一丝啸声,急速刺向了阿喀琉斯。

    阿喀琉斯面对这急速刺来的长矛,不敢托大,身形一闪,但躲避不及,被长矛刺中了他的手臂。

    鲜血顿时从手臂上流淌了出来,慢慢滴落在地上。

    门农看见阿喀琉斯被他的长矛刺伤了,兴奋大叫:“可怜的家伙,虽然你有点战绩,可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位神的儿子,你不是他的对手。”

    “因我的母亲厄俄斯,是奥林匹斯圣山上的女神,她比你的母亲忒提丝(Thetis)要高明十倍。”

    阿喀琉斯根本不管手臂上伤口,任由它流淌,但不到一会,伤口就不再流血,在手臂上结起一层血疤,他对着门农回答:“陌生人,虽你也很强大,但最后的结局会告诉你,我们之间谁的出身更高贵。”

    说着,阿喀琉斯双手紧握着长矛,门农也同样握着长矛,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面对面的冲了过去,相互厮杀了起来。

    门农的长矛对着阿喀琉斯急速的刺了过去,这次阿喀琉斯有所防备,盾牌早早就挡住了身前。

    “当。”

    长矛穿透了阿喀琉斯手上盾牌的五层防御,直接穿透整个盾牌,并且继续向前刺去,刺在铠甲上,发出“当”一声脆响。

    阿喀琉斯看见自己铠甲挡住了门农的长矛继续深入,而门农长矛刚好被自己的盾牌卡住,自不会放弃机会,手中的长矛宛一道闪电,迅疾刺向了门农胸口,门农手中的盾牌一挡,整个一闪,躲过了穿透盾牌而来的矛尖刺击。

    此时的门农手中的长矛已拔了出来,再次以迅猛的威势朝着阿喀琉斯的面门刺击而去。

    阿喀琉斯盾牌往上一提,格挡一下长矛。

    两人你来我往,手中盾牌已千仓百孔,都纷纷扔下盾牌,继续攻击对方,没有盾牌的保护,两人的对战更凶险,稍有差池,就可能被对方的长矛刺穿。

    “刀枪不入之躯,终是有极限,面对神的武器,都会受伤,不过神的武器之所以是神的武器,就有着神奇之处。”裴子云看着丢下的盾牌,只见它虽不能完全防御同样是神的武器的工具,但在蠕动着,慢慢恢复。

    “有点像是圣斗士的武器和盔甲。”

    奥林匹斯山

    宙斯(Zeus)坐在宝座上,看着红雾中阿喀琉斯和门农交战的画面,看着阿喀琉斯和门农虽厮杀很激烈,却迟迟不能分出胜负,站起来,取出黄金天平,放进生死砝码,一个是阿喀琉斯,一个是门农,开始称量。

    两个筹码相持不下,过了会,门农的朝哈迪斯(Hades)倾斜,宙斯满意的点首,转首对着赫尔墨斯(Hermes)说着:“你去将命运女神请来。”

    赫尔墨斯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不到一会,赫尔墨斯领着命运三女神前来大厅,命运三女神对着宙斯说着:“伟大的宙斯,不知您叫我们前来,有什么吩咐?”

    宙斯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指着红雾:“你看,阿喀琉斯和门农的交战一直相持不下,你们让命运助阿喀琉斯一臂之力,杀掉门农吧,这样也可以熄灭阿喀琉斯的命运余辉。

    “可以,在命运的帮助下,阿喀琉斯将杀死门农。”命运女神看了一眼天平,就宣布了命运的结果。

    “轰”随着这话,死亡降临于门农,光辉降临于阿喀琉斯,诸神见到了这个大声叫喊,有的是欢喜的呼叫,有的是悲哀的吼叫。

    但是不管怎么叫喊,都改变不了宙斯此刻想法。

    地上的阿喀琉斯和门农此刻还在恶战,也没有感觉到命运女神已走近。

    就在这时,战斗中门农突然之间,感觉到心脏一麻痹,整个身体一僵,阿喀琉斯岂能放过机会,手中的长矛一刺,很轻易就贯穿了门农的胸口,矛尖从身体的背后透了出来。

    “噗。”阿喀琉斯将长矛一拔,鲜血喷泉一样从门农的胸口喷涌出来,门农僵立了片刻,手往身前举了举,似乎想抓住什么,但却什么也抓不到。

    “嘭。”门农的身体重重倒下,砸在地面上,溅起了一片尘土,一位伟大的英雄,埃塞俄比亚国王门农,就这样战死在特洛伊的战场。

    周围的希腊人看见与阿喀琉斯大战的门农被阿喀琉斯的长矛杀死,发出了一阵巨大的欢呼声。

    “神一样的阿喀琉斯,战无不胜。”

    这对希腊人来说,是一个很大士气激励,这个很厉害特洛伊人被阿喀琉斯杀死,特洛伊将无人是阿喀琉斯的对手。

    而特洛伊人则相反,看着门农能和在战场上战无不胜阿喀琉斯厮杀这么久,而且实力和阿喀琉斯还旗鼓相当,这让本来动摇的特洛伊人,心中再次出现了一丝希望。

    现在与阿喀琉斯战斗了这么久的门农却突然间被阿喀琉斯所杀,这让很多的特洛伊人心中恐惧。

    “撤,撤,快逃,我们回到特洛伊城去,那里有着神的力量保护,希腊人攻不进来。”许多特洛伊人见势不好,都转身往特洛伊城逃去,原来势均力敌双方,在门农被杀死后,特洛伊出现全面崩溃。

    “杀,把特洛伊人一个不留的全部杀光。”希腊人兴奋追杀着逃着的特洛伊人,这让有些希腊人不由想到了特洛伊人追杀自己的场景。

    当初阿喀琉斯未参战,导致几乎被逼入绝境,现在正好相反。

    而杀死了门农的阿喀琉斯也觉得很是疲惫,喘息了下,向刚刚裴子云站立的地点看去,却没有看见人影,知道他又逃了。

    “帕里斯,你别想逃,今天一定让你毙命在我的矛下。”阿喀琉斯心中大怒,在周围寻找了一圈,终于在去往特洛伊城路上看见了帕里斯的身影,就直接命令着:“奥托墨冬,追上去,杀掉帕里斯。”

    这时,神马珊托斯和巴利俄斯已经感觉到了不幸,流下眼泪,而奥托墨冬也心有所感,说着:“神一样的阿喀琉斯,你终还是凡人,杀掉了门农,你已经非常疲惫,还受了伤,还是今天休息下,以后再战吧!”

    阿喀琉斯却回答的说着:“我心中有着怒火,分外使我憎恨着那个卑鄙的帕里斯,我今天一定要把他杀死。”

    说着,命令奥托墨冬直直追了过去。

    裴子云是见势不妙,赶紧逃回特洛伊城,他并没有力量救下门农,因门农的死是诸神决定,特别是当命运女神靠近,他就知道门农必死无疑。

    既神灵已经干预,他也就不在继续留在那里,而是缓缓后撤,不在关注他们之间的战斗。

    果不到一会儿,阿喀琉斯就在命运相助下,轻而易举杀死了门农。

    而就在这时,黎明女神厄俄斯满脸泪水赶到了战场上,她看见儿子门农尸体正静静的躺着,心中万分悲痛。

    “风神,你去把我的孩子门农的尸体带回家乡吧。”黎明女神厄俄斯命令着风神卷向大地,带走门农的尸体。

    风神点了点头,扑了下去,化成一股狂风瞬间夺去了躺在地上门农的尸体,并且卷着飞向了天空,朝着门农家乡飞去,而门农的尸体的鲜血滴落在了地面。

    迅速朝着裴子云追击的阿喀琉斯,并没有注意到一阵风将门农尸体卷走,他此刻眼里只有裴子云的身影。

    自裴子云用冷箭杀死了不少希腊英雄,并且当他的面将大埃阿斯杀死,他就将裴子云列为了必杀的目标。

    此刻追着裴子云而去,在阿喀琉斯看来,帕里斯在自己的长矛之下,已经是必死无疑。

    而就在这时,阿波罗(Apollo)已经下降到了特洛伊城的城墙上,它的身体隐藏,凡人看不见,冷冷的目光看着扑过来的阿喀琉斯。

    “杀死了门农,阿喀琉斯的命运余辉,已经和烧尽的木炭一样,看似明亮,实际上已转眼就要熄灭。”

    “我是亲自杀死它,还是借着帕里斯之手呢?”

    就在阿波罗沉思时,仓皇失措特洛伊人一路奔逃,逃得快一点就直接逃进了特洛伊城,而逃的慢一点的特洛伊人,被希腊人一直赶到城门前,却再也进不去特洛伊城了。

    城里面的特洛伊人看见潮水一样涌来的希腊人,迅速关闭了城门,防止希腊人趁机攻打进来。

    这座巨大的城池已是特洛伊的最后一道屏障,若被攻破,特洛伊将彻底毁灭。

    裴子云才踏入了特洛伊城,刚一进门,就立刻感受到了阿波罗的力量在城墙上,顿时明白时间到了,他转身看着一直追击而来的阿喀琉斯,心里想着:“阿喀琉斯,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阿喀琉斯一直在战场上逞凶,赫克托耳死在手上,门农死在了手上,许多的特洛伊英雄都死在了手上。

    不杀,不能杀,是因时机还不成熟,现在时机却成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