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二十八章 阿喀琉斯之死
    阿喀琉斯看着帕里斯逃进特洛伊城,心中震怒,他答应了给涅斯托耳的儿子安提罗科斯报仇,并且希腊这样多的英雄,死在了帕里斯的暗箭上,都让他有着必杀帕里斯的决心。

    但此刻特洛伊城门已关闭,并不能进入特洛伊,可阿喀琉斯并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

    “也罢,就让我推翻整个城门,彻底打破特洛伊。”

    阿喀琉斯没有停止自己前进步伐,而朝着城门冲了过去,因他深信自己力量,可以凭着一己之力将城门撞开。

    这种想法也就勇猛过人的他才敢去想,毕竟撞烂一座有着神力保护的城门,这得是神的力量。

    “让开,你们这群怯弱的特洛伊人!”阿喀琉斯准备推倒城门,撞断门柱,让希腊人攻入特洛伊,因此举着长矛,对着进不去的特洛伊人连连刺杀。

    就在这时,阿波罗背着盛满百发百中神箭的箭袋,用雷鸣一样的声音威吓阿喀琉斯,说着:“珀琉斯的儿子!快快放掉特洛伊人,尽快退去,你要当心,否则一个神会要你的命!”

    阿喀琉斯听出这是神的声音,但现在充满自信的他,毫不畏惧,他不顾警告,大声的回答:“为什么你总保护特洛伊人,难道你要迫使我同神作战吗?”

    “上一次你帮助赫克托耳逃脱了死亡,为此我很愤怒。现在,我劝你还是回到神中去,否则,哪怕你是神,我的长矛也一定会刺中你!”

    说着,他杀光了周围的特洛伊人,对着城门重重一推,只听“轰”一下,城门在这一推下,发出巨大“哐当”声。

    奥林匹斯山

    宙斯看着红雾中阿喀琉斯的举动,特别当他说要和神灵作战时,宙斯脸色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

    众神神色也很冷漠,阿喀琉斯不把神灵放在眼里的狂妄,使众神对他的恶感再次的提升。

    有神灵站出来说着:“伟大的宙斯,可畏的天神,阿喀琉斯这样狂妄自大,妄图挑战神灵,我建议应该立刻将他击杀,并且将他的灵魂扔入地狱,让他永受煎熬。”

    宙斯听着这个建议,心神微动,看着在场神灵,见没有神灵响应,也就没有直接同意这个建议。

    赫拉拿起一颗葡萄,剥了皮,送进了宙斯的嘴里。

    她缓缓说着:“亲爱的,阿喀琉斯虽可恨,但毕竟是忒提丝的儿子,忒提丝几次三番在你这里求情,你都没有答应放过。”

    “而且他所犯的过错并不足以将他放逐到塔尔塔罗斯永受煎熬,你允许阿波罗将他杀死就是。”

    “唔,那就按照这个处理,阿波罗马上就要动手了。”

    宙斯说着,看向了红雾。

    地面上,阿波罗听着阿喀琉斯的话,非常愤怒,阿喀琉斯行为无疑是一种挑衅和蔑视,更是对整个神灵阶级的挑战。

    不要说阿波罗,诸神都不能容忍一个凡人挑衅神,阿喀琉斯无疑触犯诸神的底线,阿波罗取下背上的神弓,并且从箭袋中拿出箭矢,愤怒说着:“狂妄的阿喀琉斯,你以为在凡人中没有人是你的对手,就能向神挑战了吗?”

    “也许狄俄墨得斯刺伤神灵的事迹,给了你们这些凡人信心,让你们以为神灵可以挑战,但这些亵渎神灵的人都要死。”

    而快速登上城墙的裴子云,听见阿波罗的话,心里明白了过来,知道阿喀琉斯的话彻底激怒了阿波罗。

    “如果没有神谕,受雅典娜保护的狄俄墨得斯,也许还可以活着回去。”

    “但有了神谕,受到威胁诸神,容忍度一下子就小了许多。”

    “狄俄墨得斯,刺伤过神灵,这是诸神都不能容忍,这些人的命运已注定了。”

    想到这里,裴子云微微一笑,这些人命运,都是自己巧妙的安排,获得了一一杀死的机会,而现在,首先要做的事就是杀死阿喀琉斯。

    裴子云登上了城墙,双手高高举起,虔诚的祈祷着:“伟大的阿波罗啊,特洛伊城保护者,百发百中的神啊,如果你曾经庇护我的哥哥赫克托耳,就让我射杀我们的仇敌阿喀琉斯吧。”

    本来想自己弯弓搭箭,射杀阿喀琉斯的阿波罗听了,心中一动。

    阿波罗也参加了珀琉斯的婚礼,和别的神一样也祝福阿喀琉斯,现在袒护特洛伊人,杀死珀琉斯的唯一的爱子有点说不过去,虽真的无奈当然无所顾忌,可有人代劳就再好不过了。

    本来阿波罗一开始就定了让帕里斯杀死阿喀琉斯,只是阿喀琉斯的一番话让他愤怒,才想着亲自击杀。

    现在帕里斯向他祈祷着要杀死阿喀琉斯,自己只要借着帕里斯的手就能完成。

    想到这里,阿波罗用手一指裴子云,只听“嗡”一声,强大神力瞬间灌注进了裴子云的身体。

    裴子云知道是阿波罗响应了自己祈祷,赐给力量杀死阿喀琉斯,这样好的机会,他哪会错过,赶紧在附近寻个高台,站了上去。

    裴子云从战车上取来一把弓,拉了下弓弦。

    “崩。”弓弦发出清脆的声音,裴子云满意点了点头,有这把弓,就能射杀阿喀琉斯了。

    裴子云从箭袋中取出一只箭矢,这箭矢前段呈三角锥型,是一只精心打造的青铜箭镞,将这支青铜箭矢轻轻的扣在弓弦之上,弯弓搭箭,屏气凝神瞄准着正在冲撞城门的阿喀琉斯,渐渐,神的力量在矢尖上凝聚,闪着星辰一样的光。

    一向敏锐而警觉的阿喀琉斯,这时却不知道即将大难临头,他心中还是充满着狂热,重重击打着城门,使整个城门摇摆着。

    “阿喀琉斯死定了。”裴子云立刻感觉到了这点,心中感慨,要是阿喀琉斯命运的余辉没有因击杀门农而熄灭的话,他就不会轻易被蒙蔽。

    即使裴子云的箭艺再好,可能中间都会产生点意外,这是命运给阿喀琉斯做出的保护。

    但是阿喀琉斯的命运余辉已熄灭,命运再无眷顾。

    而阿波罗很配合,轻轻一挥手,迅速下降了一片迷雾,迷雾很快笼罩了裴子云的身影,使阿喀琉斯看不见高台上瞄准的裴子云。

    裴子云心神完全沉浸在这一箭中,他仔细瞄准着阿喀琉斯的脚踵,因他知道只有那里才是他唯一的弱点。

    “咻。”裴子云松开了弓弦,箭矢仿佛一道流星,瞬间划破长空,隐没在迷雾中,向阿喀琉斯的脚踵射去。

    阿喀琉斯一直在撞击着城门,城门剧烈“哐当”声,完全将箭矢划破长空的音啸声给淹没了。

    “噗。”三角锥型的青铜箭矢准确命中了阿喀琉斯的脚踵,刺入进去。

    阿喀琉斯感到了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自己懂事以来到现在他都没有感受过这等剧烈的疼痛。

    “啊!”他发出了一声剧烈惨呼,沉重身子仿佛倒塌巨塔一样,“嘭”一声栽倒在地上,溅起一片灰尘。

    浓稠的鲜血顺着脚踵流了出来,瞬间染红了一大片。

    阿喀琉斯愤怒叫骂着:“谁敢在暗处向我卑鄙的放冷箭?如果他胆敢面对面的和我作战,我将叫他的鲜血流尽,直到他的灵魂逃到地府里去!懦夫总是在暗中杀害勇士。”

    阿喀琉斯说完,毫不理会这程度伤势,虽他知道脚踵是自己唯一的弱点,还是用力从脚踵上拔出箭矢。

    这箭矢拔出瞬间,又带起了一片的血花,还伴随着一些肉,阿喀琉斯顽强在这里充分体现了出来,对这些完全不在乎,他愤怒把三角锥型青铜箭矢摔开,一瘸一拐爬起来,继续猛烈撞击着城门。

    “砰。”

    城门在他连续的剧烈撞击下,发出了阵阵的颤动,仿佛继续撞击下去,随时可能被撞塌。

    城门里面的特洛伊人听着撞击着城门的哐当声音,浑身打颤,万万想不到,世间竟然还有这样恐怖的人,能凭一人之力,就把受到了神力保护的城门撞到快要倒塌。

    众人以为阿喀琉斯就要撞破城门,冲杀进来,他们牙齿打颤,握着武器的双手都不自觉颤抖起来,脸色苍白。

    裴子云说实际,看着这情况,也有点震惊,但是仔细一看,只见着阿喀琉斯脚踵上,不断流出鲜血,泉水一样,止都不止不住。

    “这伤口无法愈合,血在不断流,按照这速度,就算你是阿喀琉斯,你也撑不了多少时间。”裴子云立刻明白过来:“原来阿喀琉斯的死因是这样。”

    “也对,阿波罗的瘟疫之箭,也不能立刻发作毙命,必须有个过程,而这种失血才是最可怕的,几分钟就能要人命。”

    人体一次失血量超过身体五分之一就会出现休克,失血达三分之一就要死亡,而这喷泉速度,很快能抵达这个程度。

    果然,没几下,阿喀琉斯身体迅速僵硬了起来,行动迟缓,力量在消失,他再也不能推动着城门,呆呆而立,片刻,“嘭”一声倒在了众多尸体中。

    “阿喀琉斯死了。”远处的希腊联军中不知道谁喊了这一句,顿时整个城内外的人,都惊呆了。

    “不,战无不胜,神一样的阿喀琉斯,怎么会死?”不但是希腊人,就连着特洛伊人都不敢相信这点。

    接着,前所未有的震动,使空间都一下塞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