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二十九章 兔死狗烹
    随着阿喀琉斯死亡,眼前快速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化成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资料框。

    “英雄血脉:第五层(513.8%)”

    “收割阿喀琉斯完成,命运已允许你达成三个条件晋升成0/3”

    “条件:特洛伊必须毁灭——特洛伊成为祭品,是你晋升成神的前提。”

    “条件:打破神之陷阱——神是智慧而敏锐的,它会在真正威胁到诸神前就设定门阀,请迅速填平这个陷阱。”

    “条件:获得金苹果——你因金苹果而起,也必将因金苹果而结束。”

    裴子云看着,就吃了一惊,神色阴沉:“特洛伊必须毁灭?”

    “只有它毁灭了,我才能开启成神?”

    等着目光转到了第二个条件,一股信息传递,更是神色阴沉的要滴下水来:“原来是这样,英雄血脉第十层,只是堪堪抵达阿喀琉斯的境界,假如阿喀琉斯毁灭了特洛伊城,就相当于完成了伟大的功绩,抵达赫拉克勒斯(Hercules)的真正半神程度。”

    “难怪神不允许阿喀琉斯获得胜利。”

    “但就算是赫拉克勒斯,**还可以毁灭,这样成就的神灵,就有着缺陷。”

    “如果说十层是人和神的分界点,还有一段壕沟必须填平,才能抵达真正的神灵,诸神果不是愚货。”

    前世作品看见许多作死的魔王和神灵(100级),只有当挑战者真正崛起,只和它们相差一线时(95级)才出手格杀,结果被反杀。

    可真正有脑子的神灵,都不会这样,希腊神灵设的门槛,就是半神为黑名单必杀点,离真正的神灵还有一倍——差不多是75级!

    “至于金苹果,倒并不在意,这也是系统需要的力量。”

    “可恶,我本想升级,一举杀掉这些英雄,拯救特洛伊,现在看来,众神没有给我这机会。”

    “不过,就算这样,我也可抛弃许多顾忌。”

    裴子云站在高台上很清晰看见了阿喀琉斯身体僵硬倒了下去,当即就从高台上跳了下来,直奔城门。

    “赶快打开城门,阿喀琉斯已死掉了。”

    裴子云激励特洛伊人赶快打开城门抢夺尸体,不说阿喀琉斯身份,就是身上的神甲,也非常有必要将阿喀琉斯尸体抢夺下来。

    原本的历史上埃阿斯挥舞长矛冲过来守护阿喀琉斯的尸体,但现在埃阿斯已经死亡,没有人能守护,希腊人虽然赶过来了,但他们没有实力可守护尸体。

    “抢回阿喀琉斯的尸体。”阿喀琉斯的部下,看着阿喀琉斯倒毙在特洛伊的城门口,心中大急,全都赶了过来,誓死守护阿喀琉斯的尸体。

    裴子云看着这四个英雄,当下就避过了孟斯提俄斯,这是河神斯佩尔锡俄斯和珀琉斯的美丽的女儿波吕多拉所生的儿子,还避过了避过了赫耳墨斯(Hermes)和波吕墨勒的儿子奥宇多洛斯。

    这两个英雄都是神灵的儿子,他不想得罪神灵,都避开了他们。

    而裴子云向着两个英雄,迈玛洛斯儿子珀珊德洛斯和双鬓斑白的福尼克斯和拉厄耳忒斯的儿子阿尔喀墨冬杀了上去。

    珀珊德洛斯看着裴子云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知道裴子云是可以和阿喀琉斯过招的英雄,自己肯定不会是对手,提着长矛和盾牌防御。

    裴子云长矛急速的朝着珀珊德洛斯的胸口刺了过去。

    “砰。”长矛化作一道闪电,瞬间穿透了珀珊德洛斯举着的盾牌,余势不减的刺向了他的胸口。

    “噗。”

    珀珊德洛斯身体用力一躲,险险避开了要害,但长矛矛尖还是刺入了珀珊德洛斯的手臂,鲜血从手臂上流了出来。

    还不待反应过来,裴子云拔出长矛,又再次一矛刺出,长矛宛一条青龙,急速的冲向了珀珊德洛斯的胸口。

    “噗。”

    珀珊德洛斯的身体被矛尖直接贯穿,嘴唇微张,想要说些什么,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身体立刻僵立不动。

    “嘭。”珀珊德洛斯身体砸向了地面。

    裴子云从冲过去到杀死珀珊德洛斯前后不过三个呼吸的时间,迅速拔出长矛,又带出了一股血箭。

    裴子云眼神朝着阿尔喀墨冬看去,见他一副严防死守样子,心中不由一乐,若是守得住的话,阿喀琉斯就不会杀那么多的英雄了。

    他眼神一冷,提着带血的长矛朝着阿尔喀墨冬冲了过去,还没有靠近他,手中的长矛用力的朝着他投掷了出去。

    “咻。”

    长矛在空中带起一丝音啸,急速朝着阿尔喀墨冬袭去。

    “砰。”

    长矛的矛尖穿透了阿尔喀墨冬的盾牌,继续速度不减的朝着阿尔喀墨冬的胸膛袭去。

    阿尔喀墨冬身子一闪,堪堪避过了要害,矛尖刺中了他的手臂,还不等他庆幸躲过了长矛致命一击,一道寒光闪过,阿尔喀墨冬喉咙处出现了一抹血线,鲜血迅速的从那抹血线中喷涌了出来,身体晃了晃,“嘭”一声砸向了地面,溅起一片尘土。

    裴子云连杀两个希腊英雄,让孟斯提俄斯和奥宇多洛斯脸色发白,但阿喀琉斯的尸体就在脚下,他们不能让裴子云给抢夺了去。

    即使心中再怎么害怕,他们都没有逃跑,而艰难的守护着阿喀琉斯的尸体。

    奥林匹斯山

    中央红色浓雾中不断有特洛伊战场的画面闪过,这次画面显示的裴子云连杀两个希腊英雄的画面。

    赫拉(Hera)看着裴子云连杀了两个希腊英雄,心里愤怒,说着:“可恶,赫拉克勒斯之弓在哪里?”

    站着的雅典娜(Athena)说:“已经送了下去,等下涅斯托耳会拿到它,而且我会给他力量。”

    “嗯,这次一定不能叫帕里斯在活着。”赫拉说着。

    不说以前金苹果的旧怨,就说这场战争中,杀死希腊英雄最多的特洛伊英雄不是赫克托耳,而是裴子云,并且裴子云刚刚才杀死了阿喀琉斯,接着又杀死了两个希腊英雄。

    赫拉作庇护希腊一方的神灵看的很清楚,现在阿喀琉斯也已死了,她不能容忍裴子云继续活着。

    就在这时,下方战场上,年迈的涅斯托耳高举双手正在虔诚的祈祷。

    “神啊,希望您怜悯我吧,我而儿子安提罗科斯被卑鄙的帕里斯用冷箭杀死了,我要为他复仇,但是我现在已经老了,希望您能帮助我。”

    本来还想阿喀琉斯帮他报仇,但追去的阿喀琉斯却被敌人杀死了,儿子安提罗科斯的仇,只能祈祷神灵能帮助他了。

    他的祈祷似乎起到了一定的效果,突然间,在涅斯托耳祈祷地点,两颗晶亮星星缓缓从天上降下,那星星闪烁着银色的光芒,光芒温和而不刺眼,它们直接朝着涅斯托耳的身体落下。

    涅斯托耳看着那从天而降朝着他飞来的两颗晶亮星星,身子本能想躲过去,但是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被束缚住了,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颗星星融入了自己的身体当中。

    在两颗晶亮的星星降下时,原地出现了一大片浓雾,浓密大雾遮住了涅斯托耳所在的战车,使得外面的人看不见浓雾里面的任何东西。

    而里面的涅斯托耳的身体,迎来了惊天动地的变化,变的年轻。

    不一会,浓密大雾渐渐消散,而闪着银色光芒的星星也同时消失不见了,但更令人震惊的是,苍老的涅斯托耳年轻了许多。

    周围的希腊士兵都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涅斯托耳,不明白刚刚还满脸皱纹,一头白发的涅斯托耳怎么会突然间变的年轻。

    “看,涅斯托耳的身体竟然变得这么年轻了。”

    “我刚刚听见他向神灵祈祷了,一定是神让他的身体恢复年轻。”

    “神还真是宠爱涅斯托耳,要是我也能够变的年轻就好了。”

    周围的士兵议论着涅斯托耳突然变得年轻的事,既羡慕又嫉妒,恨不得这种好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虽只有一天,但是这的确是年轻的身体。”涅斯托耳挥舞着两支强健有力的胳膊,脸上充满兴奋,年轻的感觉真好,虽神灵只让他拥有一天的年轻身体,但是这种感觉还是非常喜欢。

    并且随着迷雾散去,涅斯托耳发现身前落下了一张神弓,神弓就是赫拉克勒斯之弓,他当初也见过菲洛克忒忒斯用过这把神弓将库克诺斯杀死。

    此刻看到这把神弓,他哪里还不知道是神灵听到了祈祷,给他复仇的机会。

    他的儿子安提罗科斯被裴子云的冷箭所杀,他心中充满着报仇的**,这次能有着这样的奇遇,当即说着:“这是神给予我的力量,让我报仇。”

    说着,涅斯托耳扫视了战场的四周,一眼看见了站在特洛伊城门口的裴子云。

    “帕里斯啊,我今天就要让你明白被人射冷箭的滋味。”

    涅斯托耳将箭矢搭在赫拉克勒斯之弓上,年轻身体,再加上孔武有力的臂膀很轻易的就将神弓拉了开来,仔细的瞄准着远处的裴子云,手指一松。

    “咻。”

    箭矢宛一道飞速掠过的流星,划破了长空,顷刻间跨越一道长长距离,出现在了裴子云的跟前。

    “当。”裴子云早有危险感应,箭矢射来瞬间,就一让,手中长矛一格,将箭矢给格开了。

    但刚把箭矢隔开,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第二支箭矢就以雷霆之势射过来,裴子云一避,这箭又落空。

    紧接着就是第三支箭。

    “雕虫小技。”裴子云是武道宗师,根本不怕这种箭技,正要再次躲避,突然身体一僵,再也动弹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