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三十章 神马的责任
    “是赫淮斯托斯的力量。”

    裴子云心中一惊,知道是神灵出手让自己不能动弹,让他又惊又怒,明显阿喀琉斯死后,自己的利用价值已没有了,想着:“这样快就过河拆桥了。”

    他也没有硬抗,当下脚下一软,身体自动矮了下去,一箭躲过了要害。

    “噗。”一箭射中了肩部,才一接触,剧痛就深入了进去,伤口迅速腐烂发黑。

    裴子云知道这可能就是杀死库克诺斯的毒箭,要应对恐怕也不容易,必须找个没人的地方,才能想办法将毒素排干净。

    他赶紧说着:“撤,撤,撤,将城门关闭。”

    裴子云知道神灵不允许自己夺取阿喀琉斯的盔甲,当下也不再犹豫,朝着城中撤了进去。

    “把阿喀琉斯的尸体抢回来。”希腊人看见特洛伊人全部撤进了城里,当下就有人高喊着。

    特洛伊·王宫

    公主卡珊德拉“啊”的一声惊醒,发觉自己半躺在床上,觉得口干,见不远有着水壶,支着一只胳膊喝了一口,觉得凉凉的,才清醒过来,只觉得额上全部是汗水。

    刚才她作了个噩梦,在梦中,特洛伊毁灭了,整个特洛伊城公民都陷入了屠杀之中,而面对特洛伊的悲惨遭遇,提前知道的卡珊德拉心中悲痛万分,她看到了一切,大声提醒着特洛伊人当心,但所有人都无动于衷,根本听不见呼喊声。

    最后她叫着嗓子都哑了,发不出一点的声音,才看着特洛伊毁灭,这对她来说简直不堪忍受。

    “梦里是可能的真的,我的预言,从没有人听。”卡珊德拉渐渐又要拉入梦魇中,就在这时,有王宫侍女在外面进来,喊着:“公主,公主!”

    卡珊德拉一下醒过来,脸上大汗淋漓,惊魂未定看着周围一切。

    “我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卡珊德拉公主心有余悸。

    “是的,公主。”侍女回答着,她一进来就看见公主做噩梦了。

    “我有预感,特洛伊即将毁灭。”卡珊德拉表情沉重的喃喃自语,不过她并不打算跟一个侍女说这些:“你叫我何事?”

    “公主,帕里斯王子在战场上被毒箭射中了。”侍女禀告。

    “什么?”卡珊德拉听着帕里斯负伤消息,心中大大震惊,帕里斯自从战争以来,几乎没有受伤,没想到这次连他也受伤了,看来战争是越来越激烈了。

    而且这个弟弟已关系着特洛伊的存亡,他在这个关键时刻受伤,这不得不让人怀疑,特洛伊还抵挡得住希腊人的进攻吗?

    她站起身来焦急的抓着侍女的肩膀,说着:“帕里斯伤的怎么样了?你快带我过去。”

    “公主,医生正在对帕里斯王子进行救治,您请跟我来。”说着,引导着卡珊德拉走出了房间。

    卡珊德拉赶紧跟着侍女,一起来到了前面的大厅,国王普里阿摩斯正一脸焦急的站在那里。

    卡珊德拉走进了大厅并没有说话,而看着裴子云躺着的地点,那里正有一群宫廷医生对裴子云进行治疗。

    宫廷医生不时的讨论着治疗方案,但不到一会,又纷纷摇头,其中一个医生站出来,说着:“帕里斯王子,您所中的毒跟当初库克诺斯国王所中的毒一模一样,对这个毒素,只有神灵才能治愈,我们无能为力。”

    卡珊德拉听着议论,心里一动,突想起一则神谕,神谕说帕里斯受伤了,只有俄诺涅才能使帕里斯免于死亡。

    她当即说着:“帕里斯,您的妻子呢?”

    “已经去了伊达山了。”裴子云说着。

    “那你应该去伊达山找您的妻子俄诺涅,只有她才能救好您。”卡珊德拉立刻说着:“这是神谕的内容,你曾经向雅典娜(Athena)求取过。”

    接着,卡珊德拉就立刻指着几个仆人说着:“快,快,你们几个抬着帕里斯王子去往伊达山。”

    几个仆人看向国王普里阿摩斯,普里阿摩斯若有所思,说着:“去吧,帕里斯,快去治疗吧,等伤好了再回来。”

    仆人就要抬起裴子云,裴子云心中一动,说:“卡珊德拉啊,留在这里并无益处,跟着我一起去伊达山吧,相信我。”

    裴子云之说这个话,是因他知道特洛伊即将毁灭了,卡珊德拉留在这里,并无益处,还可能被希腊人俘虏。

    至于自己所受伤,都是遵循原本“剧本”,在不威胁到自己生命情况下所要承受的后果。

    历史上帕里斯到这里就死了,而裴子云将重获新生,后面将再无束缚,一切都任由发挥,再不用考虑到原有命运对自己的干扰。

    卡珊德拉并不明白裴子云的打算,她听到裴子云的话,有些迟疑,在这时帕里斯离开了特洛伊去往伊达山,那特洛伊正是青黄不接,最需要人的时候,她不能离开。

    但是这时,普里阿摩斯国王看出了她的为难,知道了她的顾虑,说:“孩子,去吧,特洛伊有我就行了,你去伊达山要照顾好帕里斯。”

    国王普里阿摩斯的话,让卡珊德拉的心里产生了动摇。

    “祭司啊,你去伊达山吧,那里才是你该去的地方。”这时一个声音传入了卡珊德拉的耳中。

    “是阿波罗(Apollo)!”卡珊德拉听到连神都要她去伊达山,看来去伊达山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她想了想,答应了下来。

    “父亲啊,我和帕里斯去了伊达山后,你一个人是多么艰难啊,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和母亲。”卡珊德拉说着。

    “我的孩子啊,你不用担心我和你的母亲,我是从一片废墟中创建特洛伊,现在这点局面,我还能应付的来。”

    “父亲啊,我就先离开了。”卡珊德拉说完,转身离开了大厅。

    几个仆人抬着裴子云出了大厅,来到王宫外,将裴子云搬上战车,卡珊德拉跟着一起上了战车。

    “啪。”

    娴熟的车夫一甩马鞭,战车启动,朝着伊达山而去,而在后面的侧殿中,王后赫卡柏转出身来,悲伤的看着儿女远去,良久才向着丈夫说着:“你已经下定了决心了?”

    普里阿摩斯点了点首:“我们都知道了命运,不是么?人终不能和神意抗衡。”

    特洛伊的毁灭迫在眉睫,而薪火计划,正好借着帕里斯而执行。

    “去吧,带着人进伊达山吧,希腊人不撤退,你们就不要回来。”普里阿摩斯在心中说着,他没有说出口,怕善嫉的神灵听见。

    希腊营地

    阿喀琉斯和大埃阿斯的尸体在战斗结束后被人装在战车上,一路带回营地。

    战车到达营地,几人分别将尸体抬回战船,此刻都静静躺在木床上,众人围着两人的尸体,想起了昔日的辉煌,不由痛哭流涕。

    毫无疑问,这是两位伟大的英雄,他们在这次的特洛伊之战中,立下了赫赫战功,但此刻都不幸死于战场。

    “两位伟大的英雄啊,你们离我而去,我是多么的痛苦啊。”一位希腊英雄满脸泪水的说着。

    “神啊,替我们惩罚卑鄙的特洛伊人吧,两位英雄都是死于敌人的冷箭下。”

    “神啊,感谢您将两位英雄的尸体平安的送了回来。”

    战船内,阿伽门农、墨涅拉俄斯、奥德修斯、卡尔卡斯等希腊英雄和王子默默的注视着大埃阿斯和阿喀琉斯的尸体。

    他们眼中泪水也止不住的流下,一来是为他们不幸遭遇,二来也是感同身受,说不定哪天躺在这里的就是自己了。

    有人拿来了清水帮助两位英雄擦拭身体,给他们换上了新衣服,再用最好香膏涂抹在身上。

    一番打理,阿喀琉斯和大埃阿斯的脸上和身上的血污全部不见了,他们就和睡着了一样,静静的躺着。

    战船房间内的人的哭声传出,感染了众多希腊士兵,大家都擦拭着眼泪。

    深海·忒提丝(Thetis)宫殿

    希腊人哀悼英雄的哭声传到了海底,一直传到忒提丝的宫殿。

    忒提丝虽然早就清楚阿喀琉斯的命运,但是此时听到希腊人哀悼阿喀琉斯的哭声传来时,还是不由痛哭流涕。

    “我的孩子。”

    她的哭声引起了许多海兽的悲鸣,甚至大海都在她的哭声的影响下,不断的被搅动。

    海面上翻滚的浪花一重接一重,并且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预言家卡尔卡斯隐隐约约听见了忒提丝的哭声,他知道阿喀琉斯的母亲忒提丝女神就要来临。

    阿喀琉斯在战场上战死,他的母亲于情于理都会赶来看望阿喀琉斯。

    他脸色严肃的对房间内的众人说着:“女神就要来临,我们得避开,不要让神觉得我们的无礼。”

    一般神灵出现的地方,凡人都要避开,以显示对神灵的尊重。

    众人都知道阿喀琉斯的母亲可能会来看望她的儿子,听从了卡尔卡斯的意见,全都默默退了出去。

    果然达到了夜里,忒提丝从深海中宫殿走出,她分开巨浪,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希腊人的战船所在的海岸上。

    “吼。”

    在忒提丝的后面,海怪发出巨大吼声,它们感受到了女神的伤心、难过,吼声中也传达出了一阵阵的哀鸣。

    忒提丝踩踏着海面隐身前来,所有人都只听见了海怪的吼声,并不能看见女神的身影。

    忒提丝到战船的房间里,远远就看见了阿喀琉斯的尸体。

    她来到尸体的旁边,看着阿喀琉斯的尸体已经被打理的焕然一新,抱住儿子,吻着嘴唇,眼泪扑簌簌地涌了出来。

    “我的孩子啊,命运是多么残忍,很早就定下了你的未来,现在你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我是多么的伤心。”

    说着,她再也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而营地里,阿喀琉斯的两匹神马听闻着女神的哭泣,感觉到主人已经死亡,嘶鸣了一声,挣脱轭具,奔入夜色不见。

    阿喀琉斯既死,它们不会再受凡人驱使。

    而忒提丝却无动于衷,她是神灵,自然知道许多秘密,这永生而能开口说话的神马,是西风神所生,天神赠给了英雄珀琉斯,而珀琉斯又给了儿子阿喀琉斯——凡人只以为是荣耀,却不知道它们就是天神监视阿喀琉斯的最接近者。

    宙斯(Zeus)的谋略,就是这样深谋远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