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四十四章 金苹果的神谕
    “哼,统统去死!”裴子云长矛一挥,瞬间穿透对面一个希腊人的心脏,带着一蓬血雨,从后心喷洒而出。

    侧面的希腊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裴子云已化成一道疾风扑过,矛尖随便一带,带着一团血雾,这个希腊人踉跄跌了出去。

    “啊啊啊!”一个希腊百夫长看见自己兄弟被杀,怒吼着,带着三个士兵围拢过来,一起疾刺。

    裴子云冷笑着:“愚蠢!”

    根本不躲不避,矛尖探出,每探出一次,都洒出一团鲜血,带走一条生命,所过之处,盾挡盾穿,矛遇矛折!

    就算有着攻击打在身上,都火星飞溅。

    甚至赫拉克勒斯(Hercules)击伤的肩上长长伤口,都在迅速愈合,只短暂的片刻,变成一条疤痕。

    “这就是接近神的身体。”裴子云虽受了伤,但伤势并不重,继续追杀着希腊人,只见一记矛扫过,百夫长举矛格档,砰的一声,对方矛断开,一记矛尾扫在身上,顿时内脏全部破碎,跌了出去。

    “啊啊啊!”希腊人终于撑不住了,原本看见裴子云大展神威,将狄俄墨得斯给杀死,并且还将赫拉克勒斯打败,希腊人本就面临崩溃,刚才不过是回光返照,现在彻底崩溃了,转身就逃,哪怕是英雄和王子呐喊着,也不能阻止。

    在希腊人看来,能将赫拉克勒斯打败的裴子云不是他们能战胜,当下纷纷逃上船去,且迅速扬起风帆,一艘艘战船争先恐后的驶离港口,而把后面稍慢些的亲友全部抛弃在身后。

    “别抛弃我,我可是你的弟弟。”有人绝望的高喊着,而有的人还跪在地上苦苦向着裴子云哀求:“放我一条命吧,特洛伊的王子,普里阿摩斯的儿子,我们曾在雅典见过面,一起喝过酒,你饶了我,我的家族会拿出大量黄金给你,作我的赎金!”

    裴子云皱了皱眉,回答:“我记得你,的确,你是雅典的贵族,我们曾一起举杯,相谈甚欢,可现在别跟我提赎金,更别提特洛伊和普里阿摩斯的名字,特洛伊没有陷落前,我愿意饶恕任何人。”

    “但是现在,我的父亲普里阿摩斯被斩下头颅,几乎所有的特洛伊男人没有一个能逃脱死亡,甚至在母亲怀里吃奶的婴儿也被摔死。”

    “既是这样,我为什么怜悯希腊人呢?”说着,裴子云长矛刺去,顿时把这个雅典贵族杀死,接着冲入了没有来得及逃的希腊人中。

    无论这些慢一些的希腊人,怎么样抵抗,哭喊,求饶,都被裴子云一一屠杀殆尽,一个都没有留。

    等一切平静,一股浓烈血腥气扑鼻而来,周围横七竖八堆着几百具希腊人的尸体,散落的武器和盔甲,以及断肢残臂遍地皆是。

    “这还不够。”面对刚刚还在特洛伊城进行大屠杀的希腊人,裴子云不会心慈手软,可能的话,甚至打算将希腊人全部杀光。

    裴子云站在岸上,看着一条条船仓皇离开港口,朝着大海深处驶去,并没有立刻追去,而仔细打量船只,寻觅要找的目标。

    所有登船逃离的希腊人,看着离越来越远的海岸和裴子云,都纷纷松了一口气,在他们看来,帕里斯王子再强大,一个人即使有战船,也不可能追上了。

    “找到了。”但下一刻,让希腊人目瞪口呆的事出现了,只见裴子云一步迈上了水面,有些人刚想幸灾乐祸,但却看见他和踏在平地上一样,踏着水面疾奔而追来。

    帕里斯全力向着一条远处战船奔去,这种场景让希腊士兵顿时充满了恐惧,凡人怎么能在海面上奔跑?

    这完全违背了常理,这是神迹。

    “哦,神啊,这个强大特洛伊人如何做到,他难道已成为神灵了?”

    “我们在和一位神灵作战吗?请神灵饶恕我们吧。”

    “赶紧逃吧,不然我们将葬身茫茫大海。”船上希腊士兵有的跪下来祈祷,干脆放弃了抵抗,认为自己是面对一位神,完全丢失了战斗意志,但有些人拼命催着船加速逃离,大部分船只速度再次快了一大截,希望能借此摆脱追杀。

    裴子云眸子直盯着一条船,这条船是阿伽门农战船,上面有特洛伊的王后赫尔柏和公主波吕克塞娜,他要将王后和公主波吕克塞娜营救出来。

    途中遇见裴子云的战船纷纷转向,尽量避开裴子云,以防遭受不测。

    裴子云看着阿伽门农战船提升了速度,岂会让阿伽门农带着人逃脱,只见着一股风卷起,在海面奔驰的速度,比刚刚快了一倍。

    阿伽门农的战船上的水手,看见了踏着水面急奔而来的裴子云,都吓的身体颤抖,甚至直接瘫痪在甲板上。

    “这是神灵,我们怎么能抗拒一个神?”

    裴子云踏水奔来的力量,在这些人看来已经是神灵,完全不可战胜,而阿伽门农也脸色苍白,虽举起了长矛,却也没有能抵抗的决心。

    百米,五十米,三十米,就在裴子云即将出手攻击战船时,对面一道金光闪过,出现了一个英武而不失妩媚的神灵。

    “是雅典娜(Athena)!”战船上所有希腊人看见了神灵的出现,纷纷跪倒在地,祈求着神灵的庇护。

    “帕里斯,住手吧,虽命运使你成为新神,但你现在还不是,而且,命运也让希腊人带着奴隶胜利而归,你已经杀了这样多人,不能在危及这一点。”雅典娜说着,声音大如雷霆。

    裴子云听了雅典娜的警告,知道自己还不能用强,非要硬来,无疑会得罪雅典娜,而且也保不准雅典娜会不会出手,现在可不是雅典娜的对手。

    所以,裴子云停止了动作,陷入了沉思。

    雅典娜和船上的希腊人都默默等候着裴子云的决定,但此刻一分一秒对希腊人来说都是煎熬,因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是怎么样。

    过了一会,裴子云才说着:“如你所说,可敬的雅典娜,我的确不能继续追击希腊人,以免违抗命运,但王后赫尔柏和公主波吕克塞娜必须得留下。”

    裴子云说着要留下王后赫尔柏和公主波吕克塞娜时,语气坚决,而雅典娜也没有讨价还价,毫不迟疑点了点首,说着:“这很合理。”

    雅典娜来此,本就是保证一部分希腊人能顺利回家,以完成命运,几个人的得失,对她来说根本没有问题。

    她往阿伽门农看去,阿伽门农立刻会意,说着:“可畏的帕里斯,是命运使我们相互交战,这并不是我的本意。”

    “我立刻交出王后赫尔柏和公主波吕克塞娜,并且给予赔偿。”

    “为了回报你的恩典,只要我回到即迈肯尼,我指着神发誓,我的家族,必会为你建立一座神庙。”

    听着这话,裴子云和雅典娜都眉一皱。

    阿伽门农却没有看见这点,命令着士兵准备一条小船,请出王后赫尔柏和公主波吕克塞娜,把她们放到小船上。

    这条船很小,但装下王后和公主绰绰有余,随之还有大量黄金,由于重量,在大海上一摇一摆,仿佛随时可能倾覆,不过裴子云用手抓住了船只,没有让船只继续晃动。

    王后赫尔柏看着自己两人脱离了希腊人的控制,又喜又悲,自特洛伊城攻破,她就变成了俘虏,受到了巨大的耻辱。

    最可怕的是,她听见希腊人讨论,准备离开海岸时,杀掉她可爱的女儿波吕克塞娜当祭品,以祈求神的保护,顺利回归希腊。

    这使她作为一个母亲,心都要裂开了,但是她毫无办法。

    最危急的时刻,自己曾经抛弃的儿子帕里斯杀了回来,将希腊人粉碎,甚至她还听见了雅典娜亲口承认,自己的儿子能加入永生不朽的行列。

    赫尔柏轻声的哭泣着,泪珠不断滚落了下来,波吕克塞娜还算坚强,并没有哭泣,且一直在安慰着。

    “你走吧!”帕里斯看了看,说着。

    阿伽门农的船只没敢继续停留,听了这话,就直接向大海深处驶去,裴子云也没有要追赶的意思,固定住小船,静静站立着。

    看着阿伽门农的船只远去,雅典娜感慨:“可悲的阿伽门农,你这样快速的逃离,却又是奔向哈迪斯(Hades)领域。”

    “可敬的雅典娜,明眸的女神,命运这样变幻莫测,一个凡人怎能全部辩识?”裴子云向雅典娜躬身说着。

    “你说的对,帕里斯,不说凡人,就算是神,也无法全部辩识命运,只是神有着不朽,所以能经受命运的磨练。”

    蓝眼睛的女神说着:“帕里斯,我奉宙斯的命令告诉你,你因金苹果而起,也因金苹果而结束,要想登上奥林匹斯山,就得夺取盖亚的金苹果树。”

    裴子云点点头,表示明白,虽盖亚的金苹果树并不容易夺取,但他来希腊世界的任务就是要获得金苹果,再难,都要去夺取金苹果树。

    雅典娜看见裴子云点头,说着:“而且,特洛伊已经毁灭,不能再重建了,你得选择新的地址建立城邦。”

    在新的地址建立城邦,裴子云早已经料到了,完全可以接受这个条件,当下朝着雅典娜躬了躬,表示尊重,说:“感谢您的神谕。”

    雅典娜说完,转身而起,消失在空气中,而裴子云看着雅典娜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还是王后赫尔柏打断了裴子云的思考:“帕里斯,我们要不要先回城里去。”

    实在大海上的风浪大,虽小船被裴子云固定了,但不时涌起的浪花,还是一阵阵的拍打在船上,王后和公主波吕克塞娜衣服几乎都被浪给打湿了。

    裴子云听到王后的提醒,才反应了过来,说:“母亲,您和波吕克塞娜都抓稳了,我这就送你们回城。”

    说完,他推着船回去,一路上海浪不时翻来,打在船上,同时打在了裴子云的身上,但这个几乎没有影响。

    在全力的推动下,小船很快就载着王后和公主波吕克塞娜抵达海岸。

    海岸上一片狼藉,到处是尸体,也同样到处是营帐,甚至还有许多人——大部分是少女和抱着孩子的妇女。

    “王后,公主,帕里斯王子。”

    裴子云看着海岸上这些人,大概有几百人,都是刚才自己进攻的太快,希腊人只把自己亲友和重要的俘虏带上船,别的来不及上船的都抛弃了——这几百人没有自己及时救援,都会被希腊人给带到希腊去。

    此刻,她们远眺着海面,都翘首以待,静候裴子云归来。

    当她们看见了裴子云将王后和公主救了回来,都发出了热情洋溢欢呼和呐喊。

    “帕里斯王子,您将我们从那水火之中给救了出来。”

    “神啊,帕里斯王子是您派来的使者?他的光辉光彩夺目。”

    “帕里斯王子,非常感谢您救下了我们所有人。”

    所有人都表达了对裴子云的感激之情,她们几乎用尽了世上最美好的词汇赞着裴子云所做的一切。

    看着这些,王后赫尔柏又悲又喜,哭着说着:“普里阿摩斯,你看见了吗?你的儿子帕里斯和赫拉克勒斯一样升神了。”

    “他必将重建更强大的城邦。”

    雅典娜说话时并没有瞒着她们,而当着她们面说出来,裴子云要升神的消息,王后赫尔柏也清楚的知道了,这时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就是要给眼前的这群人信心。

    听这这话,所有的人都一呆,看了看天空,凡人说这话,肯定得受到严厉的惩罚,但过了片刻,没有任何变化,天空还是蔚蓝,顿时就欢呼了起来。

    “赫尔柏果然当了几十年王后,第一时间就稳定了人心。”裴子云笑了笑,对着所有人说着:“我们回城,把死者埋葬吧。”

    “至于这些还没有离开的船只,以及大营里的物资,相信我,没有人会动,只要留下几个人看守就可以。”

    事实上,周围的人都死的差不多了。

    众人都是赞成,毕竟她们也有许多亲人死在了这场战争中,当下几百个妇女和小孩,往特洛伊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