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四十五章 特洛伊城的安息
    裴子云领众人进入了特洛伊城,城内到处是还没有熄灭的余焰,青烟弥漫,本来整齐的街道已化成了灰烬,尸体被大火烧焦,看着这些惨状,所有人都纷纷落下了眼泪。

    特洛伊城经过屠杀和大火肆虐,剩下只是一片断壁残垣,再也没有了当初的热闹和辉煌,只是才进了城,眼前快速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化成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资料框。

    “任务:保护安德洛玛刻和阿斯提阿那克斯(完成)”

    “任务:打败赫拉克勒斯(完成)”

    “任务:身为特洛伊王子的最后使命,埋葬死者,让特洛伊城安息(未完成)”

    裴子云看着任务,重重点下去,保护安德洛玛刻和阿斯提阿那克斯完成,获得了1个命运点,而打败赫拉克勒斯获得了3个命运点,本来消耗一空的命运点,现在又有了4个。

    “埋葬死者,让特洛伊城安息,这个任务我作了,我不能让死者徘徊在冥河前,不得安息。”

    在这个存在着真实神灵的世界,冥府法则并不是可有可无,尸体只有经过火化并且入土,遮上一层土,才能使地府的神认为,这个人已埋葬了,才会被冥府所接受。

    队伍沿着街道走走停停,一路上到处都是尸体,横七竖八,连路都堵住了。

    有些人在尸体里看见了自己亲人,一下子哭的昏天暗地,哭声撕心裂肺,周围的人听见了,也黯然神伤。

    大家将路上尸体抬着摆放到路侧,并且将衣服罩上,缓慢往前走去,最终到了特洛伊最大一个广场上。

    在这里,一队士兵站立的整齐,人数有百人左右。

    这是裴子云带去伊达山上士兵和一些奴隶整合而成,此刻正列队等待着裴子云的到来。

    其实这些人早就已赶到了城内,正在清理着城内尸体,对城市进行清点和善后事宜。

    但有人通知帕里斯王子来了,过来等待着裴子云安排具体工作,这样效率会更高一些,而不是刚才一样,事情非常粗糙。

    而裴子云的左膀右臂柯赛丽娅和格斯涅也跟着队伍一起从伊达山下来了,裴子云满意点了点头,对这些人的积极主动的姿态很是满意。

    “可惜,整个特洛伊城,就只剩这点人了。”

    裴子云看着面前仅剩一些特洛伊战士和奴隶,说:“特洛伊人,希腊人将我们的家园特洛伊城给摧毁了,他们肆意屠杀着我们的家人,抢夺走我们的财富,还有妇女和小孩。”

    “虽我救下了一批人,但这场战争的伤疤将永远留在特洛伊人身上,现在让我们先将我们的亲人安葬,让他们能没有阻碍的去往哈迪斯的领域。”

    “柯赛丽娅,你立刻带人去清点城里的女性和孩子,她们肯定受到了惊吓,并且没有用过食物,将她们全部抵达王宫集中,王宫虽抢劫一空,但抢劫的多半是财货,大半储备室还完整,有食物和水。”裴子云望着天穹,叹了口气,说着。

    清点女性和孩子数量也是为接下来的工作以及方向做一个清晰规划。

    “是,王子。”柯赛丽娅立刻应命,现在这情况,帕里斯王子自然是当仁不让的领导者。

    “格斯涅,你带着士兵搜寻着城里的男性幸存者,就算经过屠杀,城中男性肯定还有一些幸存。”

    “负伤的和女人孩子一样去王宫休息,余下的你清点下,然后组织起来,把我们可敬的公民尸体掩埋。”

    原本剧本中,经过几次屠杀,特洛伊城变成一片废墟,还有幸存者和安忒诺尔一起动手埋葬死者,现在裴子云赶的快,自有更多些。

    “是,帕里斯王子。”格斯涅躬身说着。

    这些男性幸存者是特洛伊城剩下的宝贵财富,是以后重建城邦的人力。

    裴子云将善后事一件件的布置了下去,任务井然有序,没有出现遗漏。

    大家都默默接受了各自手上的任务,广场上士兵再次投入到裴子云安排的工作当中。

    这些工作里,其实最主要一点就是将特洛伊城里大量尸体收殓起来。

    裴子云看着跟着回来的几百人,虽都是妇女和小孩,但这些都是人力,在这次的特洛伊城的善后工作中不应该袖手旁观,而应出一份力。

    “至于你们,和城中女人和孩子一样,都向王宫集中,吃饱喝足了,就去帮助埋葬死者。”

    裴子云吩咐着,所有人都毫无疑问。

    队伍都跟着裴子云一路进了王宫,王宫还有着厚实宫墙,大门和立柱,王宫内房子保存相对完整些,因希腊人需要搜索和劫掠王宫财富,这里没有点燃火焰。

    而等到需要将特洛伊王宫付之一炬时,裴子云已杀到希腊人营地,使得希腊人没有机会再去特洛伊。

    王宫内到处都是尸体,靠近着宫门不久,就有个贵族青年躺着,一支箭贯穿了眼睛,在后面透出了箭尖,他还紧紧的握着矛根,似乎要呐喊厮杀。

    更远处,是个侍女死在那里,看上去很俏丽,但这时一个血洞在胸腹之间,她睁着眼,似乎不敢相信。

    尸体横七竖八躺在地上,众人走了一段路没有看见一个幸存者,脸色都不是很好,因这些人里面有许多都是认识的人,此刻却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就众人转过王宫内走廊时,突在隐蔽处,几个幸存的人出来。

    这几个人裴子云有点印象,以前进入王宫时经常碰见,是王宫的侍卫,这时看见了王后、王子、公主,满脸激动,不由流出了眼泪。

    “神啊,终于让我看见了你们,我们都以为再也见不到大家了。”说着,这些贵族青年再次哽咽了起来。

    只要王室还在,这个城邦,这个国家,就能再建立起来。

    “你们不用伤心,一切都会好起来,希腊人已逃了。”虽知道这些人躲避而逃过了死亡,但王后赫尔柏还是安慰着这些人,她看见熟悉的人,心中感慨,这些人都是王宫侍卫,是城中长老和公民的儿子,她以前和普里阿摩斯出行时,经常能看见他们。

    再次看见他们时,王后对重建坚定了信心。

    王后抹着眼泪说着:“帕里斯,我们必能重建城邦,现在,你就是特洛伊的国王了。”

    她还是不死心,因特洛伊是她和她的丈夫一辈子心血凝聚。

    可重建特洛伊城不可能。

    “不,特洛伊不能重建,我也不能当特洛伊的国王。”裴子云摇头说着,扫视着周围的一切,又说:“不过可以在别处建立城邦。”

    雅典娜已明确告诉自己,不准在原址重建特洛伊城,裴子云也答应了,不会违反这个规定。

    因为这个也是奥林匹斯山诸神的底线,不可能违背。

    卡珊德拉是预言家,她自然知道裴子云话的含义,她说着:“母亲,帕里斯说的对,我们必须离开。”

    所有人黯然神伤,如果可以的话,谁又愿意离开故土?

    这里承载了太多的记忆,让她们离开现在特洛伊城,去别的地方建立新城市,许多人的心里不愿意,可这不以她们的意志为转移。

    一行人继续行着,抵达了林荫道,看到几座相对完整的宫殿,几个隐藏的侍女听到了声音,偷偷看了看,急忙出来,失声痛哭。

    裴子云在一个攀满葡萄藤的廊柱前停下,因周围有个常流不息的喷泉,喷出冬暖夏凉的水,是合适的地点。

    “去吧,把粮食拿出来,分给大家。”

    “不远还有着药库,有神奇的良药,用它治疗着受伤的人吧!”

    “还有,看看仓库里还有没有毯子,有的话拿出来给人盖上,现在每个人都值得珍惜。”

    王宫内的侍卫和侍女都是受过一定教育的人,她们迅速服从了命令。

    “去吧,我们去见见我们的父亲。”裴子云黯然说着,越接近神,他越是有着种种神奇的力量——现在,他就能感受到父亲的尸体。

    赫尔柏、卡珊德拉、波吕克塞娜听了,都继续向王宫深处去,很快,抵达到了王宫内的宙斯神庙,神庙看起来显是经历过了洗劫,外面也零零散散躺着一些尸体,这些都是国王最后的战士,以及看守神庙的人,被希腊人直接杀死在这里,神庙大门不知去向,墙壁上满是战斗的痕迹。

    进入了神庙,第一眼就看见了血,斑斑点点洒在一地,靠门口的是一具女尸,双眉紧蹙,胸前有伤,两手伸着,似乎还在阻挡入侵者。

    而神坛前,一具无头的尸体还坐着僵死,周围到处是淋淋漓漓血,不远处滚着一个人头,只见这人头眉目间毫无惊恐愤怒,双唇微翕,似乎临死前还在说话,这正是普里阿摩斯。

    王后赫尔柏虽早有准备,看见了这情况,眼泪抑制不住流了出来,而卡珊德拉和波吕克塞娜也同样流下了泪水。

    裴子云上前,朝着普里阿摩斯尸体躬身,以示尊敬,对跟着的几个士兵:“叫姑娘先把头和身体缝起来,然后举行葬礼吧。”

    “不必叫外面的姑娘们了,我们就可以办成。”卡珊德拉说着,裴子云怔了一下,止住脚步才说着:“这样也可以……”

    就在这时,一人匆忙进来,禀告:“长老安忒诺尔,求见王子和王后。”

    听了这话,裴子云表情一冷,一时间没有说话,良久才说着:“让安忒诺尔进来吧。”

    稍过片刻,安忒诺尔带着儿子步入宙斯神庙,一进来就抱着裴子云大腿,大声的乞求,说:“帕里斯王子啊,请宽恕我吧,我没有出卖特洛伊城。”

    安忒诺尔的行为让裴子云更厌恶,但没有立刻踢开,只是冷冷的说着:“安忒诺尔,曾经可敬的长老。”

    “我知道你没有出卖特洛伊城,并且你的儿子还为了特洛伊城而战斗——你要是出卖了特洛伊,我哪会允许你活到现在。”

    “但你多次向希腊人示好,庇护墨涅拉俄斯和奥德修斯,希腊人破了特洛伊城,不但没有杀死你和你的全家,还让你保留所有财产。”

    “你要保护你的家人,但你做这一切时,特洛伊还很安全,那时就与敌人眉来眼去,这样的行为算通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