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四十六章 驱逐
    安忒诺尔听到裴子云说通敌,吓的面无人色,深怕被裴子云直接杀死,他可是知道这位王子手段毒辣,别看平时温和有礼,杀起人来可从不手软。

    “但看在你以前一辈子勤恳,对特洛伊城有功,恩怨就此一笔勾销了。”裴子云说着,这并非是虚假,在安忒诺尔年轻时,跟着着普里阿摩斯重建特洛伊城,的确立下许多功绩。

    安忒诺尔听到这里,心里不由一阵轻松,这样的话,就能保住自己的性命,还有家人的安全了。

    “不过,我再也不会接受你,特洛伊给你的一切,都得收回。”裴子云冷冷的说着:“带着你的家人,立刻滚出去。”

    “你可以带些财货,但不能带走一个特洛伊人。”

    裴子云的话仿佛一道雷霆炸响,直接安忒诺尔产生了瞬间的恍惚。

    安忒诺尔一直都是在特洛伊生活,当年普里阿摩斯重建特洛伊时,他也是其中追随的一员,特洛伊就是家,这时如果让他离开,他又能去哪里?

    安忒诺尔脸色苍白,他没有想到帕里斯王子这样绝情,直接将自己全家驱逐出特洛伊,他不由哀求:“帕里斯王子,可怜可怜我吧,当年我曾经为你说话,我的儿子也给你效劳过。”

    “请给我们一条活路吧!”

    特洛伊城已经破了,失去了奴仆和追随者,单纯一家人,怎么能生存下去?

    裴子云却意志已定,说着:“安忒诺尔,你的儿子都受到教育,善于驾驶战车,拉弓射箭,不会有着生存的问题。”

    安忒诺尔听了,只能退了出去。

    在场的所有人都冷淡看着他和家人,他行为伤害到了大家,没有人同情或者帮助他们。

    安忒诺尔出去时,似乎力量一下子被抽走,身子佝偻许多,他也是跟着普里阿摩斯一起重建特洛伊城的人,看着特洛伊城毁灭了,心中难受。

    现在不单单特洛伊城毁灭了,他更被驱逐出特洛伊人队伍,对安忒诺尔来说,现在是十分难受。

    安忒诺尔背影萧索而寂寥,给人一种落寞,但无人同情。

    “帕里斯王子,您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了?”到门口安忒诺尔转过身,大声哀求着。

    “不能。”裴子云斩钉截铁的摇了摇头:“现在,请你不要再提非分的要求,让我烦恼。”

    安忒诺尔听到这话,知道已经不可挽回,他在儿子搀扶下,踉踉跄跄出了神庙。

    裴子云等安忒诺尔退出去,静了一会,才对着卡珊德拉说:“卡珊德拉啊,你是祭司,就举行最后一次祭礼吧,不需要宰杀牛羊,仅仅用一坛清水,以及一罐橄榄油当祭品就可以了。”

    看见卡珊德拉的眼中有些疑惑,裴子云说:“我相信诸神会理解这点,毕竟特洛伊城已经毁灭了。”

    裴子云的潜台词是,特洛伊毁灭了,东西都被希腊人抢走,付之一炬,这时能凑齐这祭品,已经难得了。

    “而对伟大的宙斯,我们将会祭祀双份。”

    听到裴子云这样说,卡珊德拉放下心,点了点头,说:“就按照这个祭祀吧。”

    奥林匹斯山

    山顶中央大殿内,诸神静静围坐在宙斯周围,宙斯高踞宝座上,看着红色云雾,这云雾随战争进行,白色变成血红色,但随着战争结束,此刻血红色云雾渐渐稀薄。

    毕竟特洛伊战争已结束了,没有大量人死去,就意味着云雾的血红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稀薄,特别是在举行葬礼的情况下。

    诸神透过云雾可以看见特洛伊的情况,特洛伊幸存者在默默收拾城内尸体,一具具的尸体集中到广场上。

    幸存者中许多人在收殓尸体时,会碰见自己家人或朋友的尸体,因此痛哭着,但没有人停下手中的工作。

    广场上,特洛伊战士垒了十几个巨大火葬堆,这些火葬堆并非是砍伐树木,而是直接把木门和桌椅等家具劈了堆积——毕竟以后用不着了。

    士兵不断把尸体放在上面,用火把点燃了火葬堆,将死者火化,再用盒子将骨灰和一些骨头收集起来,集体将这些骨灰埋葬,并且覆盖上土,进行简单的祈祷和祝福。

    每完成一次,血红云雾就稀薄些。

    “你们随我一起去对神庙祭祀吧。”裴子云看着不断火化,任务完成的不错,就率领着王室成员,去一座座神庙举行祭祀,这些神庙祭司要不然死在了这场战争中,要不然就是已逃跑了,反正裴子云一路过来,没有看见一个神庙有祭司。

    在每座神庙,一行人都是默不作声的献上一坛清水以及一罐橄榄油当作祭品。

    特洛伊人除搬运和检查着尸体,还有人检查着货物和财富,这些货物和财富,都是希腊人没有搜查到而遗漏下来,这些货物和财富是保证大家能到达地点重新建立城邦的关键。

    但所有的特洛伊人在检查货物和财富时,没有人会进入神庙,裴子云也特意叮嘱过,谁都不可以进入神庙里面去拿里面一丝一毫。

    神庙里面财物和货物都属于神灵,贸然进入神庙检查,会被认为不敬神灵,会受到惩罚。

    希腊人在抢劫时,有些人进入神庙抢夺神庙,战争一结束,就是清算时。

    “哼,希腊人归心似箭,但虽经过了我的介入,使许多人提前死了,可命运的清算还会继续。”

    “别的不说风浪是第一波,而希腊人曾用石头击死帕拉墨得斯,现在必会遭遇帕拉墨得斯的父亲,攸俾阿岛的国王瑙普利俄斯的报复。”

    “这位英雄的父亲,按照剧本,看到希腊人在风浪中挣扎,从未忘记为儿子帕拉墨得斯复仇,会命令随从在卡法尔沿岸最危险的礁石区举起火把。”

    “而希腊人以为海岛上的人因同情他们而向他们发出救援信号,于是他们朝礁石区驶来,许多船只在这里触礁沉没。”

    “不过,这都不关我的事。”

    裴子云率领着王室成员给王宫里宙斯神庙举行祭祀,祭品是给别的神祭品的两倍,是两坛清水,以及一罐橄榄油,这些祭品刚放上祭坛,就消失不见。

    裴子云带着王室成员在特洛伊城转了一圈,看见城里尸体都已收拾,一切都收拾完成,看了一眼,对众人说:“走吧!”

    众人默默跟着裴子云脚步向城外而去,最后幸存者有一千人左右,这些人里有大半是女人和小孩,她们将是新的城邦的崛起种子。

    男人中,有一大半是带去伊达山的特洛伊士兵和奴隶,特洛伊男性幸存下来的很少。

    队伍庞大慢慢的出了城。

    每一个出了城特洛伊人,都会回首看去,最后一眼看着生活许多年的城市,此刻城里还在冒着缕缕青烟,看着这个,许多人都哭了起来,所有人都恋恋不舍,这次离开特洛伊城,不知道什么时才能回来。

    “母亲,我们什么时能回来?”一个小女孩问着一位妇女。

    “我们啊,也许永远都回不来了。”说完,泪水抑制不住流了下来。

    “我们去哪里重建我们的城市啊?”又有人问着。

    “不用担心,我们的帕里斯王子一定已选好了地方,我们只要跟着去就行,他可是打败希腊人的英雄。”有人回答。

    “希腊人将我们的家园摧毁,杀死了我们这么人,不知我们何时才能复仇。”一个男人说着。

    “不用担心,一切有帕里斯王子,他一定会为我们复仇。”

    这支队伍缓缓朝着海岸行去,队伍很长,车拉着各种各样货物,浩浩荡荡,仿佛一只军队。

    远处的海岸,正停泊许多船只,有些船是特洛伊的船,希腊人还没有来得及焚烧摧毁,有些船甚至是直接希腊人匆忙逃亡中遗弃。

    一千人的队伍,甚至用不着所有的船,因此大量装着货物,这支船队正在等待着特洛伊的幸存者,它们将载着这批人去远方,重新建立起新的城市。

    这城市也许在许多年后,会与现在特洛伊一样强大,甚至超越特洛伊辉煌都说不定。

    等所有人出了城,眼前快速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化成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资料框。

    “任务:身为特洛伊王子的最后使命,埋葬死者,让特洛伊城安息(完成)”

    裴子云重重按了上去,叹息:“又获得1个命运点,特洛伊城彻底安息了,结束了。”

    “这5个命运点的意义,就可以再次使大徐的力量附体,完成临时性的神化。”

    “我能感觉到,要是不通过这个步骤,那大徐的力量就会被诸神发觉,而引起难以估计的后果。”

    裴子云想着,上了一辆停靠在城门的战车,战车是有两匹马拉着,才上去,就看见了一个幻影正静静站着上面。

    裴子云微微有些错愕,没想到幻影女士出现在战车上,不过立刻就将错愕的表情收了起来。

    裴子云缓缓站在战车上,扶着扶手,对着幻影女士:“女士,您来了,您是命运的守卫者,您看到了这个命运吗?”

    裴子云的问话有些突然,幻影女士却听懂了问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