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五十六章 王者的许诺
    奥林匹斯山·大厅

    阿波罗弹奏竖琴,美丽的卡里忒斯女神翩翩起舞,缪斯柔和悦耳的歌声使众神陶醉,青春女神赫柏指挥着仙女用金杯盛着奈克塔耳,给众神斟酒。

    裴子云正与所有神问候过,此时听到了一个痛苦祈祷声,这祈祷声直达耳畔,他心里一怔,看了下去。

    迈锡尼王国·王宫

    一间浴室里,阿伽门农赤裸着身体,被一个网套住,狼狈之极,这种网是专门捕捉大型猎物,非常坚韧,不好挣脱。

    即使大型的野兽被它束缚住,都不一定能挣脱,更何况是人。

    阿伽门农在网内不断挣扎,都无济于事,网越缩越紧,再也动弹不得,他的脸上出现了痛苦,可见挣扎的力道有多大。

    “剧情开始了。”

    “变心的女人果然非常狠毒。”只是一看,结合着剧情,裴子云立刻明白了。

    阿伽门农深信妻子经过这么多年也不会再怨恨自己,怀着一种高兴心情回到了迈肯尼海港,居民由侄儿埃癸斯托斯率领欢迎。

    王后克吕泰涅斯特拉没有拥抱他,却在他的面前说尽了人间祝福和歌功颂德的话,阿伽门农没有疑心,兴奋的回家,因风尘仆仆旅途困顿要求沐浴。

    克吕泰涅斯特拉温柔告诉他,已为他准备好了温水,阿伽门农毫无疑虑的进了浴室里,突然,埃癸斯托斯和克吕泰涅斯特拉预设的机关就发动,一张巨网套住了他。

    阿伽门农力量再强大,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大网还是措手不及。

    克吕泰涅斯特拉和埃癸斯托斯都知道阿伽门农的强大,看见剧烈挣扎,两人都深怕阿伽门农将网挣破,逃脱出来,当下扑了进来,两人脸色都有些铁青。

    “埃癸斯托斯,你带领我们的战士去将阿伽门农带回来士兵全部杀死吧!”克吕泰涅斯特拉说着:“至于你,就不要亲自杀掉阿伽门农了,因为复仇女神可不是好惹的。”

    “我还得依靠你,统治王国。”

    埃癸斯托斯听着克吕泰涅斯特拉的话,点了点头出去了。

    克吕泰涅斯特拉转身,表情漠然,哪里还有一丝同情,阿伽门农痛苦的对着妻子克吕泰涅斯特拉问着:“你为什么背叛我?”

    克吕泰涅斯特拉出现一丝嘲讽的笑意,说:“阿伽门农,你为了召唤色雷斯的风,你和屠杀一头牲口一样,杀死自己的女儿献祭。”

    “这样凶残的你还有权利活下去吗?难道你还有资格统治这个国家?”

    “我为什么不能,我召唤色雷斯的风,还不是为了整个希腊人利益,还不是为了战船能顺利的出港。”阿伽门农咆哮着。

    “阿伽门农,你的话去欺骗那些公民吧,我还能不了解你?你不过是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才不顾女儿的死活,她只是你实现自己野心的工具,今天我就要为她报仇。”

    “你是一个多么残忍的人,连自己的女儿都能下手杀死。”克吕泰涅斯特拉痛苦的说着,脸上爬满了泪痕,一想起她不知所踪的女儿,心里就伤心。

    “但我们的女儿不是没有死吗?你为什么这么狠心?”阿伽门农愤怒的说着。

    “她虽没有死,但是被神灵接走后,也不知所踪,在我的心里,她已经死了,而这一切的过错都在你。”

    “你难道不念我们多年的夫妻感情吗?”阿伽门农质问着。

    “感情,在你将我的女儿亲手绑去献祭时,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感情了。”

    “放心,你的那些战士,甚至你的儿子都会和你一起死。”克吕泰涅斯特拉说着。

    “你多狠心啊,他也是你的儿子!”

    “可他为你说话,只听命于你,我必须这么做。”克吕泰涅斯特拉说着,她再也不给阿伽门农诉说机会,拿着一把刀,对着阿伽门农狠狠一刺。

    “啊!”阿伽门农惨叫。

    鲜红的血顺着刀身滴答流了下来,克吕泰涅斯特拉一拔,鲜血更是喷出,将阿伽门农和她的衣服染红。

    阿伽门农在特洛伊战场上都没有受到过这么巨大的痛苦,怒吼着不断挣扎,但是越挣扎,流失的血液越多,渐渐的感觉到浑身无力。

    “神啊,请拯救我吧!”阿伽门农痛苦向神祈祷,这时只有神才能救援,但让他绝望的是,没有神对他进行救援,而克吕泰涅斯特拉手中的刀,又刺了下去。

    “看啊,没有神救援你,这是第二刀,为了我的丈夫坦塔罗斯,他是堤厄斯忒斯的儿子,却被你杀死。”

    “噗”鲜血溅到满地都是,克吕泰涅斯特拉的身上和脸上也溅到许多鲜血,但是她毫不在乎,继续拔刀,对阿伽门农刺了过去。

    “第三刀,这是为了我年幼的儿子,那时你把我的孩子从怀中抢走,而且残酷把他摔死了。”

    “现在,阿伽门农,你这个狠毒的国王,就去哈迪斯(Hades)的领域吧,再也不要回来。”

    城内

    埃癸斯托斯已带领着战士封锁了整个城市,对所有支持阿伽门农的人进行了残酷的镇压。

    “将阿伽门农带回来士兵全部杀死,一个都不许放过,他们的家人,男的杀死,女人和小孩贬成奴隶。”埃癸斯托斯高声说着。

    “是。”士兵领了命令,直接闯入阿伽门农带回来每一个士兵的家里。

    不断有男人的惨叫,和女人呼救声传了出来,不断有人杀死,但面对这些,无人能进行救援。

    “求求你们,放过他吧,他已放下武器,卸下盔甲了。”一个女人哭泣着对着闯进来的士兵求饶。

    “噗。”但迎接她的是一把冰冷的长矛的刺击,鲜血从她的嘴里流了出来,她眼神中透露出绝望。

    “格涅斯诺斯,你快跑!”

    “噗。”又是一直长矛穿透了她的胸膛,她眼神一下子暗淡了下去。

    “伊尔西亚!”

    一个男人从屋里冲了出来,手上拿着一根棍子,但面对凶恶战士,他的抵抗显然是徒劳。

    “噗。”

    一根长矛同样刺入了男人的身体,迅速的拔出,鲜血泉水一样喷出,将身地面染红。

    “伊尔西亚……”男人的眼神也逐渐暗淡了下去,“嘭”一声,沉重的尸体倒在了地上。

    阿伽门农的士兵只有少数人在特洛伊战场上生还,他们回来后,已经卸下盔甲,放下了武器,分散在城里。

    此时面对埃癸斯托斯率领战士,全都毫无反抗之力,被一一杀死。

    外面喊杀声不时传入到浴室,阿伽门农心里不断抽搐,他带回来士兵本来就不多,回来后又卸下战甲,放下武器,现在都很难幸免。

    “听见了吗?阿伽门农,你会得到一个国王的隆重葬礼,看啊,有数百上千的战士陪葬着你。”克吕泰涅斯特拉尖声说着。

    “克吕泰涅斯特拉,你会后悔的!”

    “你不用太得意,你离灭亡的日子也不远了……”阿伽门农说着。

    “是吗?可惜你看不见了,因为你就要死了。”克吕泰涅斯特拉说着:“而且,这是神在支持我复仇,要不,你岂会这样被我杀死?”

    对神灵存在的世界,对着神的后代,对着怀绕着预言家的国王,这种暗杀只要有任何一个神灵提醒,哪怕是借着预言家的口,都无法得逞。

    现在这情况,只能说明这是神意。

    阿伽门农痛苦惨叫着,现在陷入这境地,已经没有更好办法脱困,眼见着所有力气一点一点流走,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阿伽门农向奥林匹斯山的神一个个祈祷,但这些神没有一个愿意出手援助,甚至没有一个回应。

    阿伽门农慢慢绝望,他身体越来越冷,眼前越来越暗,突含着血的嘴唇吐出了一个名字:“帕里斯,我曾经许诺给你建个神庙,如果你能拯救我,我必会履行我的诺言。”

    新神帕里斯,虽他和帕里斯是仇敌,但现在已经无路可走,只能抓着任何一点希望。

    阿伽门农的声音低微,但清晰的传入到了裴子云耳中,而且这一切也被裴子云看在了眼中。

    裴子云看着陷入绝境的阿伽门农放弃所有骄傲,向自己祈祷,心中一动。

    接着,处于弥留状态的阿伽门农,突听见了声音:“阿伽门农,你带兵摧毁了我的城,我岂会保护你?不过,如果看在同时宙斯的后裔的份上,我可以保护你的儿子。”

    阿伽门农萎靡精神一震,绝望心情看到了一丝希望。

    “只要你保护我的儿子,我会许诺,我的家族,必会为你建立神庙,并且给你宰杀牛羊,永远向你祭祀。”

    阿伽门农躺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奄奄一息说着。

    “很好,记住你的承诺,我会帮助你的儿子俄瑞斯忒斯脱困。”

    一个王者的许诺,还是很有价值,裴子云很满意,而阿伽门农听到了裴子云的许诺,闭上了双眼,一点幽魂飞出,他最后一眼看了看自己王后克吕泰涅斯特拉,只留下一个诅咒:“克吕泰涅斯特拉,你必会受到报应。”

    接着,就沉入了冥府中。

    一位伟大的希腊英雄,率领希腊联军讨伐特洛伊,且攻破特洛伊城,就这样被自己的妻子克吕泰涅斯特拉杀死在一个浴室里。

    奥林匹斯山·大厅

    阿波罗弹奏竖琴,一曲正弹完,所有诸神都向着阿波罗举杯,感谢他的音乐,没有神对阿伽门农的死亡动容。

    因阿伽门农死亡的命运,早就因多次事件而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