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五十九章 王国是怎么样建立(上)
    英格兰·三年

    细雨敲击着湿漉漉平原,战车还是在奔驰着,在战车左右,是各种各样战士,一眼看去,有着特洛伊的公民,但大部分是涂着图腾的部落战士,他们各持着旗号,有数十个之多。

    此刻他们持武器缓缓前进,抵达一个山谷入口,有士兵来报,山谷入口并无埋伏,军队小心翼翼进入了山谷内。

    山谷并不深,但细雨下植物茂盛,郁郁葱葱,将视线都遮蔽住。

    山谷内住两个部落,其中一个部落人数并不多,只有几百人,平时时,这个部落的人主要以打猎为生,而外界通往山谷的路只有一条,此时已被占领。

    部落很快出现在了联军面前,整个部落都用木栅栏围了起来,在联军的正前有一个木门,而部落里都是木草结构,在战争时,很容易被敌人用火攻消灭,但是这已经是英格兰这时代相当文明的部落了。

    战车停了,停在山谷中,车上是一个穿着盔甲的人,正是裴子云,几年时间,并没有改变丝毫,看上去反年轻些。

    “陛下,到了。”一个战士报告着。

    “按例劝降!”裴子云说着。

    “是!”

    战士靠近着大门,对部落内高喊:“国王有令,你等立刻投降,可封爵位,顽抗者灭族。”

    “你应该听闻了不少消息,快快投降。”

    战士喊完,联军也静静矗立着,并没有催促部落。

    一个部落内沉默了良久,在大家等的不耐烦时,大门被打开,一个头发花白的酋长颤颤巍巍出来。

    酋长默不作声上前,前面是哨兵站岗,他颤抖的跪了下去。

    “你就是野猪部落的酋长?”裴子云打破了沉默:“为什么你见到我害怕?以后你会知道,我给予的更多。”

    说着,扫看了下后面的部落,其中不少人露出了同意的表情,这些都是部落的酋长,现在跟随国王,围剿还未臣服的部落。

    说着,裴子云跳下来,问着:“你是否真愿意毫无保留变成我的王国的臣民?”

    野猪部落的酋长迟疑下,答着:“我愿意。”

    听到这个回答,众人露出了一个会心笑容,这是识时务之人,不知有多少部落要抵抗到底,结果都非常惨。

    “既是这样,我们达成神圣的契约,任何欺骗和背叛都是罪孽。”裴子云微微一笑,举剑在这位部落酋长肩上轻轻一拍,说着:“我接受你的臣服,正式将此地确定为沙克郡,封你为斯芬克男爵。”

    部落酋长身体一震,干巴巴的说着:“国王,感谢您的封赏。”

    “只要你好好为王室效力,王国必不会亏待你,以后还会有新的土地赐给你。”裴子云说着。

    他身后的一个文书奋力写着,文书很快写好了,高喊:“斯芬克男爵,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王国的斯芬克男爵了,你必须履行你的义务,为消失之神建立一座神庙。”

    “并且你必须每年派出15个士兵为国王服役40天,同时你还要进贡年产的二十分之一。”

    “是,这些要求我都可以做到。”新任的男爵说着。

    文书满意点了点头,这斯芬克男爵很听话,继续说:“三年一次,国王可征调你参战,如果有战功,国王将会分封你新的土地。”

    “你还有什么疑问吗?”文书问着。

    “我没有任何疑问了。”

    文书点首,说着:“其实你以后会知道,你获得了多大的便宜。”

    “别的不说,酋长不能世袭,部落中有着勇士代替你,现在,你可以凭借着国王的权威,把爵位传递给你的儿子。”

    “假如你战死,也由你的儿子继承你的权力和财产。”

    “谁反对,将面临整个王国的怒火。”听着这话,野猪部落的酋长还没有完全明白,但有的酋长已经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就在文书耐心解释给新任男爵义务时,士兵们已开始休息,开伙做饭。

    他们一批批的去了附近的密林里,捡拾柴禾,而一批人则在原地搭建灶台。

    浓郁的香气很快传遍了整个临时营地,众人刚刚收编一个小部落,心情舒畅,此时正有食物可以吃,都胃口大开。

    而裴子云穿着盔甲,竖着腰带,腰间一把长剑,巡看周围,后面跟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

    裴子云问着:“这次打完,王国将会修养许多年,阿斯提阿那克斯,你明白了什么?”

    阿斯提阿那克斯是赫克托耳的儿子,裴子云建立王国,不可能一直管理这个国家,迟早要将王国交出来,而这最合适的人选就是眼前的阿斯提阿那克斯。

    这三年来,裴子云一直在有意培养阿斯提阿那克斯,每次出征时,都会带上阿斯提阿那克斯,让他见证整个王国是怎么样一步步建立。

    这样的话,在他离开,阿斯提阿那克斯依然可以统治这个王国。

    阿斯提阿那克斯想了想说:“国王叔叔,我们特洛伊人,哦,不,英国人只有一千人,经不起任何损耗。”

    “所以我们先采取温和式征服,先征服弱小部落,征用它们,再去征服更强的部落。”

    “虽我们已尽量用部落士兵去征战,但我们还是有着损失,我们必须修养生息,以尽快恢复人口。”

    “不仅仅这样,阿斯提阿那克斯。”裴子云说着:“我们还勾结了酋长,本来酋长并非世袭,现在我们与之勾结,用分封制代替了古老的民主。”

    “酋长很快就发觉,依靠着王室,损失的只是部落,而他本人却可以把平等的部落成员,变成了臣民,因此获得巨大利益。”

    “这就是为什么我采取了分封制的原因。”裴子云才传授经验,就在这时,一个战士鲜血淋漓抬了回来,众人看去,只见他的耳朵被给切了下来,这无疑是对所有人的蔑视,周围的人都怒吼,表示要将这个狂妄的部落灭族。

    “究竟是怎么回事?”阿斯提阿那克斯拉过一名士兵问着。

    “王子,野狼部落的首领根本不将我们放在眼里,我们士兵刚进去说明来意时,他们就喊着野狼永不为奴,将我们士兵的耳朵割掉了。”士兵问答着。

    “没有其他原因吗?”裴子云也问着。

    “没有,国王。”士兵回答着。

    裴子云眼神微冷,这部落是对王室威严的挑衅,如果不能雷霆手段将拿下,将很有损王室形象,甚至会让一些刚归顺的酋长,产生一些不好想法。

    裴子云下达了命令:“灭其族,杀无赦。”

    “是。”士兵回答着。

    裴子云命令很快颁布了下去,士兵刚刚看见一位战友耳朵被这个部落人割掉,全都怒火中烧,高效率的执行了命令。

    所有的士兵的武器都拿了出来,蓄势待发,弓箭手也从箭壶里取出弓箭,对准野狼部落。

    “杀。”几千人怒吼震天动地,直接扑了上去。

    这几乎毫无章法,但是野狼部落的人最多是几百人混战,现在几千人涌了上去,顿时也面无人色,但是他们的确不愧野狼之称,都拼命抵抗着。

    木制的栅栏上,野狼部落的勇士,对着冲上来的敌人,弓箭和长矛落下,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惨嚎声。

    王国联军士兵,同样用弓箭和长矛不断投向了野狼部落内的人群。

    连野猪部落的酋长,新任的斯芬克男爵,也不得不率领部落战士攻击兄弟部落,这个临近的部落已和他们一起生活几百年,此刻不得不挥起刀战斗。

    战斗毫无章法,只知道冲冲冲,但野狼部落不过千人,其中一半是女人,可战之人不过二三百,面对数千名士兵进攻,再顽强的抵抗,都无济于事,只见着片刻,只听着“轰”一声,栅栏倒塌了下去。

    “杀,杀,杀”部落军冲了进去,没有多少时间,里面冒起数股浓烟,隐见火焰腾起,而野狼部落的男人,的确不愧“狼”之称,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拚死顽抗,阻挡潮水涌入的凶残敌人。

    但是换来的,只有更凶狠的杀戮。

    半个时辰后,杀声渐停,部落所有的还活着的人被集中在一片空地上,妇女和小孩集中于空地一侧,高于一米的男人被集中在又一侧。

    “今天我要让你们所有人明白负隅顽抗的下场。”一位特洛伊战士说着,被割掉霜耳的战士正是他的战友,对于这帮负隅顽抗的部落恨的咬牙切齿。

    他说完,右手一挥,大声:“杀。”

    “噗噗噗……”

    一连串长矛刺入身体声音响起,这个部落高于一米男人尽数被屠灭,身体“扑通”“扑通”倒向冰冷的地面,鲜血从这些人身体中喷出,染红了周围一大片,顿时所有的女人和小孩都哭了起来。

    这部落屠灭,所有女人和小孩充当奴隶,战斗也正式告一段落。

    裴子云上前,接过文书,看了看,见没有问题,才说着:“刚才战斗,第一名是伯克吕斯男爵,赐地二个骑士领。”

    “科瓦西里爵士赐地一个骑士领,摩斯西科爵士赐地一个骑士领。”

    “七成财富和一半人口,分配给所有出战战士,余下三成财富和一半俘虏,以及土地,按照规矩收为王国所有。”

    这个时代,土地还不是最珍贵,财富才是,听着这话,当了贵族还不久的酋长们欢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