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六十章 王国是怎么样建立(下)
    财富分了下去,裴子云指着部落的人,这些人个个洋溢着笑容,似乎已完全忘记了当初被裴子云征服的事情。

    他对着阿斯提那克斯说着:“看,跟随我的部落,获得了土地和财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迅速滚雪球的原因。”

    “国王叔叔,我们只要给予他们土地和财富,就一直能壮大下去?”阿斯提那克斯问着。

    “不,土地和财富是有限,它总有一个上限,一旦超过了这个值,我们将没有东西可以赏赐,所以我们给予的土地和财富一定要控制,不能超过上限。”

    “我明白了,我们现在很弱,这些贵族土地和财富一定要控制在合理范围内。”阿斯提那克斯说着。

    “国王叔叔,可是就算这样,我们的人还太少,我们只有一千人,而臣服我们的部落有五万人,他们反叛了怎么办?”阿斯提那克斯说着。

    “阿斯提那克斯,单个部落,对我们臣服度很低——如果我们只征服了7个部落,这种情况会非常危险,它们随时可能反叛。”

    “但是现在,你要明白,我们现在征服了70个部落,它们相互牵制。”

    “国王叔叔,所以,我们征服的部落数量太少,对我们不利,而征服的部落数量越多越对我们有利?”

    “对,阿斯提那克斯,我们征服了70个部落,我们地位反稳固了,因他们彼此都有血仇,互相牵制,没有人能反抗。”

    “就算有人反抗,一声号令,大家一起围攻,立刻把它灭了。”

    “你也许会问,这些被征服的部落为什么不联合起来?”

    “问题是,它们之间,谁服从谁呢?”

    “没有人能当领袖,如果有,我给个忠告,立刻把这人杀了,把这部落灭了。”裴子云认真的说着,眸光一寒。

    不过转眼又笑了:“当然,这个问题,我已经帮你解决了。”

    “你看,立有战功的人,我都给予分封,可是分封的并不在原来地点,而是别的郡内,这样一来,原本住在一地的部落,为了保护他们土地,不得不分散,部分迁移到新地盘。”

    “不能联合起来的部落,就什么都不是。”

    “阿斯提那克斯,你要记住,分封大贵族并没有关系。”

    “有功者赏,有过者罚,才是维持秩序的法门。”

    “一旦你不能公平的赏罚,谁听从你的命令呢?”

    “只要你记得一个原则,就是任何一个大贵族的地产,都必须分散在各郡,甚至全国,彼此不直接相连。”

    “不能联合起来的部落,就什么都不是,同样,不能整成一块的领地,也什么都不是。”

    “这就是国王叔叔,建立庄园的原因?庄园300英亩到1000英亩不等,但是没有超过1000英亩。”阿斯提那克斯深深体会着这在裴子云时代,都是精英才能学习的权术。

    “对,绝不允许贵族的庄园连成一片。”

    “不仅仅这样,我现在还推行了诸子分封令。”

    “诸子分封令,使得一个家族,一个部落,土地和人口不断分拆,一旦分拆,几代后,就不能形成对王国的威胁。”

    “亲情?隔了几代,你认为有多少亲情?”

    “这样,他们就无法抱团了。”

    “部落在分拆,而王室在不断强大。”

    裴子云说着:“听着,阿斯提那克斯,有这权术,哪怕我现在只有一千人,也能支配几万人。”

    “别看现在王室岌岌可危,但是每过一天,王室的权力就稳固和扩大一分,而部落的就越来越分散,最后完全臣服在王室中。”

    “只要三十年,王室就能真正君临英格兰,而你,以及以后君主的天命,就是统一整个英伦三岛。”

    “当然,分拆不能太大,如果分拆到了变成了平民,他们对王室的忠诚也会随之消灭,所以,到男爵和骑士,就不能分拆了。”

    “保持着一支基层贵族力量,才是王室永久性的篱笆。”

    “如果王室强大了,那保持更高级贵族的传承,也是有必要的事。”

    “原来如此。”阿斯提那克斯喃喃自语,深深为这种政治权术而恐惧和喜悦。

    裴子云看见阿斯提那克斯若有所思的样子,淡淡一笑,自己身而为神,如果要强行统一,很是快速,但这可能导致命运的反噬。

    更无法教育阿斯提那克斯。

    这种权谋之术如果没有人手把手的教,靠自己一人去揣摩的话,可能要耗费极大的精力,还有大量时间去论证。

    而很多道理就是一层窗户纸,懂的人一捅就破,不懂的人,可能穷尽一生都未必会明白道理。

    裴子云交给阿斯提那克斯的权谋,更是经过日后诺曼底征服和推恩令的考验,可称得上是以小博大,滚雪球的精华。

    要不然的话,就算是以裴子云能耐,想要以区区的千人就建立王国,且完成基本稳固的目标也很难。

    他虽已成神,个人武力已凌驾于世俗,但王国的运作和管理还是需要君主和制度,没有这些,就算建立,自己离开后,也会很快崩塌。

    现在,就不一样了。

    在裴子云和阿斯提那克斯的面前站了许多妇女和小孩俘虏,这些人部落被灭,男人杀光,而她们的脸上的神情也是麻木至极。

    裴子云脸上带着笑容,指着俘虏的妇女和小孩,对着阿斯提那克斯说:“这些人怎么样处理,你明白了?”

    “国王叔叔,这我明白,必须杀掉男人,杀掉一切有知识的人,这样就无法传承仇恨和传统。”

    “这些人将会分配给我们战士,也许现在妇女和小孩中,还有着些仇恨,但时间会磨灭一切,等他们长大了,就是我们的人,等第二代出生,更是完全忠诚于王室的臣民。”

    “说的不错。”裴子云夸奖着。

    “我们的战士立了战功,除财富赏赐,赏一些奴隶也很必要,你别看这些人现在麻木,甚至对我们充满着仇恨,但没有知识和传统,一旦他们融入了新的生活,这些事都会遗忘。”裴子云说着。

    但是他有点没说,这样建立的体制,下一任国王只能稳固,不能再改变了。

    “走吧,我们回去。”说完,裴子云叫来传令官:“传令下去,所有人整理好物品,出发回城。”

    “是。”传令官得到了裴子云命令,立刻传达了下去。

    队伍很快就集合,大家将夺来财物放在战车上,而俘虏则慢慢被驱赶着往城里赶去。

    裴子云也上了战车,战车往城里而去。

    “陛下,我的领地到了,我向你辞行。”伯克吕斯男爵上来行礼:“当然,我今年为陛下的轮值的士兵,将随您而行。”

    “陛下,我的领地到了,我向你辞行。”科瓦西里爵士上来行礼:“当然,我今年为陛下的轮值的士兵,将随您而行。”

    每到一郡,除了正在服役的士兵,都有大批人回归原来部落,这些人是响应裴子云的号召参战,此时战争结束,他们带着战利品回到原来的部落。

    随着这些人纷纷离开,队伍人数不断的减少,到了最后,还有上千人回到一个城里。

    城池不大,许多房子都是新建立,整个城池透着一股生机勃勃,欣欣向荣。

    所有人都是忙忙碌碌,而不会和一些古老城池一样,许多人无所事事,新兴城市游手好闲的人,几乎没有。

    在这个城不远的地点,有一个烧砖的作坊,此刻正在紧锣密鼓的烧制砖块,作坊里面浓烟滚滚。

    本身虽不如特洛伊城,但已是一个完整的城市了。

    城里各地都在新建,烧制出来砖块正源源不断运往城里。

    所到之处,到处是奴隶,在士兵们监督下,不断用砖砌房,疏通沟渠,修建下水道,还有一些奴隶搬运着材料。

    “阿斯提那克斯,看,奴隶在干活。”

    “我让你善待奴隶,并非是仁慈,而是一个活着的奴隶,会比死的奴隶创造更多价值。”

    “同样,一个有希望的奴隶,比绝望的奴隶更主动,更能创造价值。”

    “我因此不但付给他们微薄但不折扣的薪水,还给努力工作的奴隶、举报怠工反抗的奴隶、有技能的奴隶——自由的机会。”

    “王者无善无恶,只有更好的统治。”裴子云指的说着,不断的征战,已俘虏了许多奴隶,这些奴隶全用来建设新的城市,开垦农田,放牧,蒸蒸日上的城市,有着许多奴隶的功绩,没有他们日夜不停的建设,这个城市不可能建设的这么快速。

    这些人干活热情很高,裴子云答应了,这座城市建成,干得好的人,将可以脱离奴籍,成为自由民。

    有特殊功绩的,还成为公民,这给了许多人期盼,而相应干起活来,也认真了许多。

    裴子云乘着战车缓缓停在王宫门口,说王宫,其实还不如特洛伊原来的王子府邸,这刚建立的王宫也就几栋房子,多了一些围墙。

    俄诺涅和海伦听着裴子云回来,出来迎接,笑容也多了许多,同时说:“亲爱的帕里斯,城中的神庙建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