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六十三章 制霸全国
    东京·历史馆

    一群戴着小黄帽(注1)的小学生排着队进入参观,不仅仅是小学生,还有着高校生(高中生)也在,一个老师在讲解。

    “……众所周知,长保七年,出羽国之新川大将军本身只有七十石,十六岁时初阵,讨伐为恶乡里,侵占土地的盗匪,又获得了七十石领地。”

    “但受到山下家的觊觎,遣使说着,此地为我所有,君敢不予我?”

    “新川大将军假意归还,半夜袭杀,夺取三百五十石,又以重金贿络凉吉家,得以保留五百石。”

    “五百石虽小,却是新川家奠基一战。”高校老师正给学生讲此战历史意义,学生们也认真地听着。

    “桥田老师,能提个问题吗?”这时一个学生举手。

    “梶原同学请说。”

    “桥田老师,那为什么凉吉家在三年后,又讨伐新川大将军呢?”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桥田老师站了起来,说着:“新川大将军夜袭山下家,虽不得已,但有违当时的规则,最重要的是,根据史料,新川家开垦荒地,还征服了山中的牛久众。”

    “凉吉家因此觉得新川家已成隐患,才给予讨伐。”

    “知道了,谢谢老师。”

    裴子云( ̄_ ̄)的表情排在小学生中,他也变成了小手小脚的小学生,戴了只小黄帽,听着老师继续讲着新川大将军澜壮阔的一生,这几乎所有日本人都耳熟能详,但国小同学还是听的津津有味。

    “印记终于瓦解了。”裴子云却沉入了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山田信一的记忆中去。

    裴子云仔细吸取着山田信一的记忆,并且揣摩这世界的实力,但山田信一记忆很少,只有生活习惯,语言文字,以及小学的课程。

    “日本的教育原来是这样。”日本小学的课程设置和中国有很多不同,1-2年级基本不教知识,而是上生活课。

    这与其说是教日常生活的常识,不如说是秩序。

    是的,许多教育家说日本强调团体,其实团体就是秩序,如果进一步,可以称之军事化教育。

    单论日本小学生毕业生的文化课程,只相当曾经受过教育的四年级,但是集体活动非常多,每个小学生都变成了集体的一部分。

    裴子云继续( ̄_ ̄)的表情,他现在就是小学毕业生,参观历史馆就是集体活动的一部分,不参与都不行。

    “似乎非常安全的社会,虽历史和我原来不一样,但看起来是纯科技的社会,连我的道法和神力都浓缩在灵魂内,无法干预现世,我现在就是单纯的12岁的小学生。”

    “任凭我怎么样感觉,都感觉不到超自然力量。”

    “但是我知道不是纯科技的社会。”

    原因之一就是山田信一在梦里死于超自然力量袭击,他最后死亡的记忆是被一股冰冷包围,视线一片漆黑,身躯坠落在一个星河,穿过不少星辰,有的有着丰富的色彩和声音。

    接着,突然之间出现在一个电梯口,一个血尸闷声尖叫,血爪袭来,电梯门瞬间击碎,接着山田信一意识就灰灰了。

    按照正常的话,这躯体会渐渐停止活动,可在十分钟后,却被自己取代,没有任何人发觉,包括山田信一的父母,以及妹妹。

    夺舍已经过了十天,自己都在一直破解着死亡时留下的印记,并且吸取着记忆,并且融会,现在才基本完成。

    “系统”

    吸取完了记忆,裴子云眼前快速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化成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资料框。

    “任务:传奇之匙——灵力的潮汐已经复兴,但也并非普通人能打开大门,请尽快成为传奇0/3)

    “传奇!”裴子云(⊙﹏⊙)的沉默了半天,传奇,是我一个十二岁的小孩能抵达的吗?

    “回家了。”活动完,有个女生喊着,裴子云惊讶看去,看到一个高校(高一)的少女站在队伍面前,少女很漂亮,但语气很严肃盯着小学生:“去保谷町的跟着我。”

    “深田前辈好。”小学生都很乖,鞠躬,只有裴子云没吭声,只是跟着,这时差不多是下午3点,别奇怪,日本小学就是这个时间点放学,并且也没有家长接送,不过一般是组团。

    高年级的要负责指挥自己回家路线上的低年级的学生,具体谁是轮流值班制,为什么服从前辈就是这样形成。

    转眼间电车来了,固定路线的小学生一般都是买月票,刷卡过闸进了车厢,车厢中基本没人说话,成年人是不必给小学生让座,相反,小学生会给老人,孕妇等任何有需要的人让座。

    而且,小学生因身高抓不到扶手,会团结互相扶在彼此书包上,本来深田音叶作高校学生,是不会负责这事,但这次参观临时安排,所以全神贯注盯着这些孩子,很尽职尽责,立刻注意到了稍疏远的裴子云。

    “你是……山田同学吧?你有什么问题吗?”

    “深田桑,我没有问题。”裴子云扫了眼,发现没有值得关注,半闭了眼,继续探察着系统。

    “哦,原来不是那个传奇的意思。”

    “仅仅是让周围的人,觉得我是传奇吗?”

    “可这难度也不容易啊!”

    裴子云闭着眼思考着,车子走走停停,不知过了几站,电车又停住了,一个带着木刀的人上了车。

    裴子云突有一念,转过身对着深田音叶:“深田桑,这是什么?”

    “哦,这是剑道部的成员,山田同学也对剑道感兴趣吗?”深田音叶弯腰说着,不得不说,山田信一这躯体虽只是正太,但却已经看得出小鲜肉的样子了。

    “剑道部?”裴子云鬼使神差的想起了一个念头,想确认一下:“那个……深田桑,剑道部能制霸全国吗?”

    听了这话,拿着木刀的少年先苦笑了起来:“山田,你真是幸福的小学生啊,到了国中,你就知道社团是多辛苦了。”

    他还想继续说,深田音叶阻止了,弯腰:“当然,山田同学如果努力的话,制霸全国也不是不可能。”

    裴子云点了点首,表示感谢,又继续沉思。

    “真是爱幻想的小鬼啊!”拿着木刀的少年低声说着,声音很低,但裴子云却听见了,这时到了站,裴子云挥手告别,就下了车,直奔一处一户居。

    “我回来了。”说完,裴子云换鞋。

    “欢迎回家。”一个女声回答,这就是母亲山田泉美,还没有等她看清楚,裴子云就直奔小厅,打开了电脑。

    客厅里只有一只罗莉在看动画,对此非常正常,日本男人加班是常事,就算是正常下班也要去酒吧、夜店、居酒屋喝酒,十点前别想在家里看到男人。

    如果没有特殊的事,一个男人一下班就回家,就会被公司同事排挤。

    这就是日本的集体主义。

    裴子云打开电脑,搜索着相关的记录,渐渐沉入了沉思。

    综上所说,日本教育,在小学开始,就强调集体和秩序,小学里因此甚至不进行多少知识教育。

    到了国中,就有了社团,社团几乎是强迫性加入,为了就是使学生没有私人自由的时间——除了回家睡觉,别的全部必须在集体中。

    举个最简单的事,日本从小学开始,要求吃饭都有规矩,饭前洗手,饭后一定要刷牙,很多人上班了都习惯随身带一把牙刷。

    连着运动,都是全部同学都要参加,项目大部分是需要协同的项目,很少强调个人竞技。

    哪怕是神童,都不能跳级读大学,因为这种神童就脱离了集体的同化。

    并且学生进了社团就无法随意退出,退出的话会被社团的人瞧不起,如果没有特殊理由,经常不参与社团活动,会被视成背叛者而被排挤,成为「脱落者」在学校被当空气孤立。

    每个人在漫长的学习和成长中,就变成了真正的螺丝钉。

    甚至到了社会上,如上所说,假如你一下班就回家,而不是参与集体活动——哪怕是去酒吧喝酒——就会被公司同事排挤。

    “这才是真正的工蚁教育体系。”

    “是日本成功的最大秘密——有组织胜过个人主义。”

    “但是正因为这样,所以对能超越工蚁的强者,是出了名的崇拜。”

    “这真是强者的天堂啊!”

    裴子云搜索着相关信息,喃喃的说着,如果说在大徐,一个人强大了,会受到集体排斥,但是在日本,这样的强者会受到集体崇拜,因此能迅速上位和掌权——至少在社团是这样。

    “也就是说,要在日本成为传奇,只要是办出了超出大部分工蚁同学想象的事就可以了。”

    “征服集体,就可成为传奇。”

    裴子云想到这里,离开电脑,直奔着阁楼,在翻看着杂物柜。

    “哎,信一,你怎么了?”感觉到儿子怪怪的山田泉美追了上来,后面跟的是怯生生的妹妹山田奈奈子,她右手食指放进嘴里吮吸,迟疑着看着哥哥。

    这时,裴子云已经翻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木刀。

    当下握住了木刀,转身看着妈妈和妹妹,说着:“我啊,决定了,我要凭着这把木刀,制霸整个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