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六十五章 浪人
    一番搜索,裴子云没有在网上的消息中找到任何一条关于这些人消息,等了等,又在搜索引擎中输入了“东瀛大作家”关键字。

    随即条目显示,就点开了一本,看了些时间,他停止了,喃喃:“幽玄凄艳的特色,深秋雨夜独自就酒的意境,令人战栗。”

    “果然,新川幕府与我所知的时代不同,以此改变的世界,自然也没有我所记忆中知道的人和作品。”

    “但并非没有一流,或超一流的作者和作品,想想也是,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人杰,怎么可能少了谁谁,就没有作品了。”

    “想凭着记忆里的作品,独霸还是有困难,唯一可持的就是就是数位叠加,但是这又有风格差异的问题。”

    许多人不清楚,熟悉文学的人是很清楚,一个人的文风其实是有习惯性和特色,越杰出的作者越是这样。

    熟读的读者一眼就能看出这是谁的作品。

    “最多就是把有限的相对接近的风格混淆起来。”

    “风格差异大的绝对不能并列。”

    “但我又不想当终身的文抄公,只想着赚点稿费,并且把文章和制霸全国相得益彰,等披露时给我增加传奇色彩罢了,也没有必要数位大作者叠加作品,去争文坛第一位。”

    “可就算这样,我现在才12岁,不想惊世骇俗的话,就不能抄那些必须有明显深厚阅历在内的文章。”

    “创意和文笔却可以,只能选那些得过奖的青年作者,还明显带有青春的痕迹,最好还是武道家的作品。”

    “有了,传说伊吹光树十五岁就出道,以《樱花下的武士》获得了新人赏,虽不是很强,但最合适,而且他有着很深的模仿水田野中的痕迹,已经有点水田野中所刻画的特有的武士虚无和悲哀之美,让人心动,但文笔和阅历相对弱。”

    “水田野中以描述武士系列短中长篇而闻名东瀛,但是这世界没有水田野中,倒推为因的话,会让人觉得伊吹光树到水田野中,是幼稚到成熟的水到渠成一样的升华。”

    “这是武士系列的起篇,而且字数也不多,就是3500字。”

    “至于投稿对象,在东瀛傻瓜才去投网稿。”

    东瀛网络的稿费的单价是一个字是0.1或者0.2円,一千字才100円,一个短篇才450円,而在便利店打临工,每一小时的报酬也有900円。

    这使得没有人会把有质量的稿子投给网络。

    而传统文学的约稿,以张数来计算稿费,一般作者的话,一张稿纸400字差不多有5000円,刚才一篇,如果被取中,至少有4万円。

    当然,这样高的报酬,编辑审核也非常严苛,一审,二审,三审是常态,可是对文抄来说,采取的哪怕是最低级的稿子,也是历史上从精英血战中拼杀出来,别的都怕,就不怕审核。

    想到这里,裴子云再不迟疑,噼啪打了起来,只是文抄的话,只要默写就是,虽失去了道法和神力,但心手合一的速度,每分钟至少可打250字,只听噼啪连声,连绵的字迹就出现在电脑屏幕上。

    据说输入最高速度就是在每分钟500,这就没有必要了。

    又去忙碌一阵的山田泉美,这时声音流露出了自己焦急:“信一,你没事吧?你在干什么?”

    说着,过来的山田泉美,一双明亮眼睛注视着,仔仔细细观察。

    恰默写完毕的裴子云,点了一下保存,没有检查有无错别字,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要是自己还打错了字,修行是喂了狗?

    邮件一点,发送给了白石学馆出版社,还没有等山田泉美看出些什么,裴子云站起了身,抓起了木刀,喊着:“妈妈,我要出去找下便利店。”

    还没有等山田泉美反应过来,就奔了出去,便利店并不远,才进去就听见一声:“欢迎光临。”

    裴子云直奔着影印区,在裴子云看来,东瀛便利店其实就是上海的多功能商场的浓缩版,有购物、就餐、日常服务,支付水电煤费、甚至是保险、税金、收发快递,送货上门都可以。

    打印自是很方便。

    但是到了影印区,裴子云一怔,他看见了一个有点熟悉的人——深田音叶。

    深田音叶正带着微笑,不停向客人躬身:“您好,客人,欢迎光临,请问您要什么服务?”

    她脸上带着微笑,心中很苦涩,她成绩不错,但父亲临时丢了工作,她就出来打零工了。

    打零工并不算辛苦,但家中忧愁的气氛使她担心,正想着,看到一个正太大模大样过来,直接就是一句:“我要打印。”

    “黑白的话,十円一张。”虽然是小学生,她还很有礼貌略躬身,不过转眼一怔:“你是山田同学?”

    “深田桑,我想打印这些,你能帮我打印吗?”裴子云眼珠一转问着,取出了U盘。

    “当然可以。”深田音叶还是很有耐心,而且这也不算麻烦,她熟练的插上去,给予打印,注意到了东瀛地图。

    “我准备旅行全国,这是我的旅行规划图。”裴子云说着。

    顿时,深田音叶一阵惊讶,这真是没想到,说着:“啊,山田同学这样小,就规划全国旅游了,真是了不起。”

    “还帮我查下去二手书店的路线,我准备明天去下。”

    “好的,稍等。”她说着,随口问着:“你是买什么书?”

    “国中教科书。”

    裴子云说着:“我虽准备全国旅行,但不想耽搁功课,所以我准备把必修课和一些选修课提前修完。”

    “我准备用1/3的价格,买下这些二手书。”

    国中包括国语、社会、数学、理科、音乐、美术、保健体育、技术与家庭等八门,选修课是外语。

    “这样啊!”深田音叶心一动,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这样吧,我马上就要换班,如果你愿意等一会,我可以把我的课本以五分之一的价格给你。”

    “而且,你有不会,我还可以给你补习。”说着,深田音叶心中很是羞愧,要不是父亲失业,最近经济有点紧张,她不至于这样。

    “如果半小时内可以。”裴子云说着,付了款,自觉带着木刀去报刊区翻上几页杂志,便利店里,站着浏览杂志是可以的,一直等到自己都感觉到不好意思为止,久久,站读文化成了日本便利店特有的一道风景线。

    这时,一个男人正擦身而过。

    与这个男人擦身的瞬间,裴子云突然之间一怔,而对方大概也有同样感觉,眯着眼瞅了下四周,最后看到了拿着木刀的裴子云。

    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还低首和裴子云寒暄了几句,还做了自我介绍!

    这个自称“石渡”的男人,短发、眉宇之间带着深深的疲惫,说着:“哦,原来你是国小毕业啊,已经确定了国中了吗?”

    “米兰私立中学吗?真是很不错的学校,你准备加入什么社团了吗?”

    “剑道啊,很不错,可以锻炼人的意志。”

    “咦,还想踏遍全国,参拜各地的神社,真是了不起的志向啊。”石渡啰啰嗦嗦没完,丝毫不顾虑周围人的感受,又说起了自己的事。

    “我明天就准备参拜附近的神社或寺庙,看来,我们有着同样的兴趣。”石渡从拿出一张蓝色传单,给了裴子云一张。

    传单上是个神社的样子,裴子云没有来得及细看,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

    “对不起,久等了。”深田音叶过来,用怀疑的眼光看着这个男人。

    “啊,实在抱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和你聊回天,我就感觉轻松了许多了。”石渡勉强的一笑,低首说着:“打搅了,我这就告辞。”

    “真是个奇怪的男人,山田同学,你可别和陌生人说话,特别是这种可能是流浪汉的人。”深田音叶警惕心很高,要是裴子云是罗莉,她更是要报警了。

    “就算是流浪汉,也是浪人。”裴子云睁着大眼说着,在东瀛,流浪汉是大集体,有好吃懒作的人,有不堪压力的人,有失业的人,还有着浪人。

    所谓的浪人,本指幕府时代脱离籓籍的武士——只有曾经是武士才能被称浪人,农民失业自然不是。

    到了现在,是指受过高等教育,甚至曾经年薪千万的人,因各种各样被驱逐或自我放逐,他们和普通流浪汉的区别就是有着才能。

    “哼,别被骗了。”深田音叶却继续保持着警惕:“还有那奇怪的话——和你聊回天,我就感觉轻松多了。”

    “什么样的男人,和国小毕业生聊天,就能获得轻松?”

    裴子云说着:“也有可能……”

    不过他说了这句就没有说,因深田音叶脸上怀疑更重了,怀疑着自己被骗了。

    当下默默的住了口,跟着她出去,出了灯火明亮的便利店,就向着深田音叶居住的公寓而去。

    路灯下,深田音叶还在灌输着防范陌生人的思想,而裴子云连连点首,终于使她满意了。

    获得解放的裴子云,回首看了夜下一眼。

    “这个男人,身上有很深的黑暗气息啊,奇怪,我才降临时,仔细感觉了几天都没有任何超自然的气息。”

    “怎么现在,连着遇到了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