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六十六章 石渡诚人
    第二天,裴子云很早就醒了,翻身起床。

    时间不能浪费,早早起来是为了学习,只看了一眼课本,就皱了眉:“神的力量还不能直接干预肉体的大脑皮质,不能瞬间理解。”

    “不过就算这样,我的理解力也弥补了缺陷,学习它并不难,而且我还有少年的记忆力。”

    “更别说,虽不能直接干预,但是还能潜移默化,按照游戏加点的话,我至少能各项数值+10吧!”

    少年是人类记忆最好的时间,而且每个人成年人都清楚,以前小学初中自己学习,觉得很难,但是成年后学习这些课本,就非常容易——哪怕是自己没有学习的领域。

    这就是思考方式的深度和广度,以及方法论所决定的差异。

    “知识是有联结的,正确的学习方法是先确定下总体的框架,然后通过彼此的联结而填空。”

    国语、社会、数学、理科、音乐、美术、保健体育、技术与家庭等八门,选修课是外语。

    裴子云只翻了一遍,就刷刷刷的把理科的知识点编成了知识网。

    “按照这进度,我每天花半小时,就能在一年内刷完国中的知识点,有些需要手艺的再说。”

    学习的时间总过得很快,不知不觉裴子云听到了厨房传来了声音——这是山田泉美在做早餐了,于是就简单洗刷了一下直接下楼。

    山田泉美见到裴子云下来,微笑着打招呼:“信一,昨晚睡得好吗?”

    本着传统东瀛家庭的一贯作风,裴子云微微躬身,回答:“睡得还不错,妈妈。”

    又向已坐在餐桌上看报纸的山田和彦问候:“父亲,早上好。”

    说实际,除非了节假日,只有这时间点才能见到一家之主,山田和彦把报纸放下,说着:“信一啊,听说你要学习剑道?你已经想好了,去了国中,要加入了剑道部了吗?”

    “嗨,是的,我参观了大将军的历史馆,很是羡慕,我也要凭着木刀,制霸整个日本,当个大将军一样的人。”裴子云大声说着。

    山田和彦听了,哧一声笑了,但立刻觉得不对,不能打击儿子的积极性,当下立刻认真的说着:“很好,信一,有这个决心,以后一定会成为优秀的东瀛男儿,但是学习也不能拉下啊。”

    山田和彦还是花了些代价,让山田信上私立名校,为了就是有个前途,在东瀛,整个国小部,也许是培养集体性,甚至重要到,可以让知识让位,但是随着升入国中、高校,学习的重要性越来越大。

    就算是为了集体性考虑,必须加入社团,好的学生,也可以参与学习部(一个专门课后学习的社团)。

    “放心吧,父亲,我在学习上,也一定能制霸整个米兰私立中学。”

    “不过既下了这决心,是男子汉就不能退却逃跑啊,不能怕辛苦,当回家部和幽灵社员啊!”

    “放心吧。”裴子云当然明白。

    有集体主义,自然有着不适应集体的人,或各种各样被排挤的人。

    可以说,在网络时代前,是不存在御宅族,因为没有网络的话,又孤零零一个人的话,真的会被排挤死。

    这些人在网络时代没有来之前,就变成了不良少年,暴走族,某种程度上,就是失败者在抱团挤暖。

    许多不良少年和暴走族,长大后就变成了雅库扎。

    等着网络的出现,个人主义才在东瀛扩散,那些受不了集体,被排挤的人,就在网络上获得了交际和朋友,变成了御宅族。

    回家部和幽灵社员其实大部分就是御宅族,虽这群体不断扩大,但还是被日本主流所排斥和厌恶。

    可以说,有人如果认为东瀛近二十年发生变化了,其实只是由不良少年和暴走族变成御宅族而已。

    自己可是要凭木刀征服东瀛的人,怎么是失败者呢?

    “很好,非常好,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山田和彦顿时觉得自己辛苦都是值得了,他的口气更温和了:“快坐下吃饭吧。”

    裴子云直接坐下,大声说着:“我开动了!”

    就端碗吃饭,见着山田和彦吃完了离开,也加快了进食速度,对山田泉美说:“我吃好了,妈妈,我要打开电脑学习下。”

    这时妹妹山田奈奈子顺着狭窄的楼梯一步步下来坐到了桌前,山田泉美并不一块吃饭,而忙前忙后伺候一家人,听到裴子云这么说,忙叮嘱:“就算是学习,也不能太辛苦啊!”

    裴子云点头称是,打开了电脑,很熟练的搜索着剑道的视频。

    以裴子云的水平,有没有真材实料,自然一看就清楚,很快就搜索到了两个男人的视频。

    “武藤右也和岩下隼斗,现代剑道吗?”裴子云点了付费,打开了网络课程,就陷入了发呆的情况。

    “嘿、嗨!”听见这声音,山田泉美办完了事,没有带脚步声,缓慢一点点靠近,瞧见信一坐在矮小四方桌前盯着电脑屏幕,看了看内容,就松了气。

    里面是一个男人在挥剑,作出了种种标准动作。

    逐渐回了过神,动了一下身体的裴子云,低首理解。

    “现在日本剑道是没有流派,这来自新川幕府将各流派技巧分解,组成了官方剑道,进入现代后,组成了日本剑道联盟。”

    “动作都分解了,科学化了。”

    “一方面是更加全面和标准,一方面是直接的杀人技被淡化了。”

    所有建立在肉体上的技巧都是相通的,裴子云只看了一遍,所有基本动作都已经理解并且建立模型。

    “可以了,日本剑道是一个框架,就算有着所谓的杀人技,也是在这基础上延伸出去。”

    “现在,就是锻炼肉体,使肉体有着肌肉记忆,跟的上就行。”

    “信一,要学习剑道,可不能单纯看网络课程,还得亲自去练习。”山田泉美观察了下说着。

    “你说的对,妈妈。”脸上放出了自信笑容的裴子云,用力点了一下头,拿起了木刀:“我去公园练习了。”

    日本到处是小型的公园,裴子云很快就抵达最近的一个,找个空间,就拿起了木刀,比划了起来。

    “一千一百円,客人还需要点什么吗?”公园不远的店中,收银员微笑着问石渡诚人,哪怕他看上去是流浪汉。

    “不、不要了。”石渡诚人吃着一种是早餐沾麵,这面条筋道,冷却后放在汤底里捞着吃,能吃出是大骨头和鱼干熬成。

    这可是难得的美味,要知道日本大街上基本上没有早餐供应,没有家里供应的人,咖啡店和便利店可以买到饭团和三明治。

    难得这里有一家连锁店,卖的是早餐沾麵,还是豪华型的早餐沾麵。

    “自它纠缠上了,多少时间,我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仅仅只是一碗早餐沾麵而已,石渡诚人却感觉整个口腔都在苏醒,味蕾舒展开来,久旱的沙漠迎来了雨水一样,在这种感觉中,石渡诚人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五脏六腑也都随着苏醒,结果是,他感到更饿了!

    有点迫不及待,石渡诚人几乎是用两倍速度,吃完了面,甚至喝完了汤,感觉到幸福。

    “是那个小学生吗?”石渡诚人低声说着:“是他驱逐了纠缠我的梦魇吗?”

    “简直比不少神社还灵验啊!”

    “只有几个大神社,才能给我这样安心的睡觉。”

    突然之间,他的目光看向着公园。

    “正巧啊。”石渡诚人看见了一个虽才认识,却印象深刻,那十二岁小手小脚的的人,他正在练习着剑道。

    “咦,动作非常标准到位,衔接也很不错。”

    “是个从小锻炼剑道,并且付出辛勤汗水的人吗?”

    日本剑道联盟,分解了剑道,科学化的奠定现代剑道基础,可以说,是经过了千锤百炼的动作,虽为了比赛和锻炼,淡化了杀人技,但作打基础,其实是很不错了。

    石渡诚人本身就是高手,一眼看了出来。

    “这种程度,平法几乎锻炼到了完美了,一级绰绰有余,就算去考段,也有着三段吧!”

    日本称杀人技是“兵法”,所谓的“平法”,既有与“兵法”音相同意思,更是有“和平之法”的含义,至于考核标准分十级十段。

    所谓的十级就是基本功,一级最高,要想具有初段的资格,必须先获得一级,一段就是基础非常扎实的新手。

    “要是能有优秀的指导,也许又是一个超一流剑士啊!”石渡诚人见着,本能的就想站起来移过去,但是下一刻,他止住了脚步。

    “诚人,你已经堕落了吗?”

    “优秀的指导虽不多,但是也不少,只要他继续练习,自然会出现在优秀师范的视线中。”

    “你明明知道,凡俗之人应该远离它们,不应该接近,甚至连靠近都可能惹上麻烦,遭受到厄运。”

    “哪怕是神社,也只能保护一小段时间,时间长了也可能出现异变。”

    “你已经借了这个小学生的运,获得了一夜的安宁,你还向继续贪婪,而毁掉了别人吗?”

    想到这里,石渡诚人就要转身离开,就在这时,只感觉“轰”的一声,眼前就是一片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