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六十八章 陌生的电话
    第二天,裴子云和昨天一样,抵达公园,就有人喊着,裴子云一看,是二个警察,以及是收银员。

    “是案情询问?”裴子云转身进去,看见的为首是一个巡查部长,收银员微低首说着:“山田同学,你别紧张,这是石坂刑事,只是问问。”

    “山田同学,你这是到公园锻炼吗?”

    石坂圭吾看上去四十多岁,可能是压力相对大,头发都有点花白,身材发福,看起来很是和睦的样子。

    “准职业组出身的警察。”裴子云抿嘴许久没有吭声,东瀛为什么要考个名牌大学,其实非常简单,就是它实行事实上的科举制。

    东瀛警衔是由巡查、巡查长、巡查部长、警部补、警部、警视、警视正、警视长、警视监、警视总监等组成。

    但是名校出身,就算是中了举人,入职就是警部补,而普通大学就是秀才,巡查干起,一般来说干到退休,也不过是警部补——基本上天花板就是警部。

    要是高中毕业,得,就没有功名,一辈子当巡查,干了十年,可以看在辛苦份上,给个巡查长,眼前这男人的年纪四十多,警衔是巡查部长,一看就知道就是准职业组出身。

    可以说,在东瀛,如果不能考取名校,无论在政府还是公司,晋升的空间就非常小了,就算有些才能,一辈子也只能当个中下级干部。

    裴子云在腹诽,而石坂圭吾也不奇怪,小孩紧张很自然,他笑眯眯的说着:“别紧张,能和我说说这个男人和你交谈些什么吗?”

    日本很有意思的是,日本人其实很少迁移,大多数日本人一辈子只住在同一个地方,只在一家公司工作,周围都有熟悉的人,因此日本人没有统一的身份证,而派出所的警察每天早上会同上班的人和上学的人在派出所门口和打招呼,也就是东京流动人口多才有点特殊,这态度还是相当正常。

    裴子云也就很自然的低首,把当时的情况说了,石坂圭吾点了点首,记录了下,就起身微微欠身,说着:“麻烦你了,山田同学。”

    看着裴子云远去,一个年轻的巡查疑惑了一会,还是问着:“组头,这种案子不是杀人,是自杀,事情很清楚,我们有必要这样吗?”

    “的确是自杀,要服毒自杀,走个程序就可以了。”

    “但是是切腹,非常专业,让人心惊,说不定有后继的麻烦,我们把事情办的周全点,没有坏处。”石坂圭吾回答:“你不懂切腹,这种痛苦,不是普通人能忍耐,他可没有介错。”

    “也许是武道家……”

    “你是警察,照片你也看了,那是标准切腹,切腹后二十分钟才死亡,但是那个男人没有发出一声,不远的服务员都没有注意,这太可怕了。”

    “别说现在武道家多半是表演,就算还有传统武道家,也很难忍受这痛苦,你可知道为什么切腹有介错,就是这种痛苦,连古代最刚烈的武士也难忍受。”

    “事情还可能没有完,我们得把事情干完了,免得背负不必要的责任。”

    “嗨,我明白了。”年轻的警察说着,低头表示感谢前辈教诲。

    用了一个小时锻炼完的裴子云回到家中,对真正的科学养身来说,超过一小时的锻炼都是慢性自杀,大部分都是为了成绩不得已,但是对武技宗师的裴子云来说,没有必要损折生命。

    一小时足使身体保持在恰当的新陈代谢,以及持续增长中。

    盘腿坐在四方桌前的裴子云,又打开了电脑,就发觉了邮件,仔细一看,却是白石学馆出版社的编辑电邮。

    裴子云眼睛一亮,点了下,看向屏幕。

    只见编辑回复:“很荣幸的通知阁下,不但我,连同我的同事们及主编,都一致认为,您这篇短篇乐虎国际国际《樱花下的武士》具备相当文采,已经被本社采纳,不日就会刊登出来……”

    看完了回信,裴子云站起了身转了几圈。

    日本社会的内部诚信,还算不错,白石学馆出版社更是有声誉的出版社,不会故意压低稿酬,但自己算是刚出道的作家,得到的稿酬也不会很高。

    “一篇短篇,是不是不够自己花费?”

    “我的稿子倒是有,不过,日本可不喜欢跳槽的啊,别说是一稿多投,就是一人多投,也很容易被人认为有诚信问题。”

    东瀛上下喜欢稳定和忠诚性,稳定和忠诚是就业的重要考量,临时工还无所谓,正式社员频繁跳槽是大忌,一生超过二次就会影响就业,至于在公司出现困难,但还没有破产时就跳槽,往往被认为最不可值得信任的求职者,会给履历上留下很难抹去的污点。

    作者还好些,可以和多个出版社(报纸杂志)合作,但是同一时间向多个出版社投稿,也并不受到欢迎。

    “文抄公向多个出版社投稿不行,就算是为了要钱,也只能化名,并且还不能频繁,毕竟这圈子很小。”

    “而且,化名投稿,哪怕都是精品,并且被采用,给的也是新人稿费,这实在太可惜了。”

    “还是算了,这次在报纸或杂志上刊登了,就把上次《蒲上门之变》发过去,如果再次被采纳,就把伊吹光树的最优秀的长篇《谁是第二人》放上去,这本得了第七届平川赏,第一版就发行了2万册,以后在一年内增印5次,卖了9万册。”

    “争取到6000円一张原稿料的话,18万字单是稿费是28万円,能出版的话,就算按照新人8%的版税率,也有400万円。”

    “足了,我又不是依靠作品维生,再说,这本算是出道作,再有我就放水田野中这个大神作了。”

    “水田野中的作品,可是大杀器,在日本社会环境没有大改变的情况下,肯定不会褪色,依旧是经典。”

    “把水田野中的十一部经典乐虎国际国际搬上去,可以吃一辈子了。”

    “不过,这想远了,短篇刊登还算了,要是《谁是第二人》出版的话,编辑肯定得拜访,看见我会不会很吃惊呢?”

    在日本,出版社利用作家的著作权,即便一本书也卖不出去,版税也是要支付给作家,遭遇这等事,当然是出版社的损失,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所以出版社对出版是很慎重,肯定得派人拜访,反复讨论。

    想到编辑吃惊的表情,裴子云不由露出了快意的笑容。

    “不过,我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得解决,怎么样单独旅行的事——我年纪实在太小啊!”

    “别的不说,小学毕业巡礼,可是班级一起动身,万万没有小学生单独旅行的道理。”

    “我得想个办法。”

    “有了,我可以先联系下高森真子,再用高森真子的名义,给我获得方便。”

    千叶

    电车里挤满了人,到处是汗臭味和香水的混合,虽乘客全程都习惯性保持沉默,但也不过是习惯的忍受。

    高森真子抓着扶手,面带疲惫,汗水顺着发鬓淌下,瞅向车窗:“隔壁的青木奶奶打来电话,纪子发烧了,她怎么样呢?”

    车窗映着她,她其实今年只有二十八岁,但面带憔悴之色,看上去有三十多岁,此时真想大哭一场。

    就在此时,手机又响起来了,难道是青木奶奶的电话,还是催债的电话?她迟疑了会,才在包里费力掏出手机,亏来电锲而不舍,整整二十秒没有挂断。

    “咦……不是……”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陌生的电话。

    高森真子胆战心惊,怔了会,才接通电话。

    “喂,请问您是……”

    “啊,是高森桑吧!”传来的声音相当年轻,但口气同样相当沉稳,说着:“我是山田信一。”

    “山田君,您是?”高森真子很是迷惑,她不认识这个人,听这声音,也许是高校生,这应该不是催债的电话吧!

    “我奉了石渡君的意思联系您。”

    “石渡君……是诚人吗?”高森真子听到了这个意想不到的名字,如中雷殛,几乎不能呼吸。

    “是的,石渡诚人。”对面的声音继续沉稳的说着,似乎听见了些声音,说着:“您现在不方便吗?”

    “那等会您打电话过来吧,我这里随时有空。”

    “喂,喂!”在电车里打电话的确不太礼貌,隔断后,高森真子在最后这几站地的途中,她晃着身体,双目失神,几乎错过了班,匆忙的下了车,抵达了一处,略一转身,拐入了一个公寓,然后迅速跑了上去。

    “纪子,你怎么了?”看见门半开着,她的声音都带上了一点哭腔,她现在除了纪子就什么都没有了。

    门打开了,出现一个六十多岁的妇人。

    “青木桑,是你照顾了纪子吗,实在太感谢了。”高森真子连忙深深的躬身感谢,连忙入内,看见的是沉睡的一个八岁小姑娘,看上去情况还好,摸了摸,略放心下来。

    “真子啊,虽工作很忙,但照顾纪子也很重要啊……哎!”老妇人想继续说,看了看,却叹了口气:“找个能照顾你和纪子的男人吧!”

    高森真子忍着泪送别了老妇人,才把门关上,看着女儿,就慢慢抽泣起来,她不敢大声,只得低声呜咽,声音中充满了仿徨无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