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七十章 请帖
    高森真子是被一丝香气唤醒。

    她恍惚的看着,看见的是刚才自称是山田的少年正在和冴子一起用饭,桌上摆放的是寿司,这是一家距离不远的回转寿司店买的,按照材料不同,有150円,有450円,没有买最贵的850円,正和冴子一起狼吞虎咽。

    虽沉浸在美味中,冴子还是立刻看见了高森真子动静,大声喊:“妈妈醒了,快来开动吧。”

    高森真子渐渐清醒过来,第一时间就是突然坐起,四处寻找,就在沙发不远的小桌上看见了信封。

    她扑了上去,手颤抖的拆开,良久,她一下捂住了脸,泪水在指缝里渗了出来。

    也不知道山田说了什么,冴子也没有打搅,让她平息着自己的心情,她擦了擦泪,再次反复看着信笺和契书,渐渐,她有了疑惑。

    “山田君,刚才真是失礼了,您是怎么和石渡君认识?”高森真子犹豫了一下问着,眼前的人最多是国中吧,这样小,就承担这个责任吗?

    其实更想问的是,十五亿円的文件,就差一个签名,就这样送来了吗?

    裴子云又一个寿司下肚,感慨的说着:“还算美味,只是太小了。”

    只是二口,450円就此报销,转身低首说着:“再次介绍一下,我是山田信一,开学的话,就是米兰私立中学的学生了。”

    不顾吃惊的高森真子,裴子云慢条斯理地起身,擦了擦嘴:“您不必在意我,依我之见,还是迅速联系个律师,确定下文件的有效性。”

    高森真子迟疑了一会,觉得很对,低头说着:“那就请山田君稍微等下吧!”

    裴子云也低首说着:“这个当然,我得尽了自己责任才行,我去外面转转吧,您处理好了再打我电话。”

    冴子立刻说着:“妈妈,我和欧尼桑一起去。”

    高森真子有些迟疑,裴子云说着:“冴子,你就和妈妈在一起吧,等妈妈忙完了再玩好不好?”

    冴子还是很懂事,咬着拇指不说话了。

    裴子云起身告辞,高森真子连忙送到门口,她心急如焚,也没有多挽留,等着裴子云下了楼,看见的是云彩遮蔽了天空,天色有些昏暗。

    裴子云看了看天色,就在这时“滴”一声短消息提示音在手机内发出,低首看了看去,心情变好了。

    “是打卡的信息吗?寻个ATM吧!”裴子云很容易就在公寓不远,找到了一台ATM机,抽出了银行卡,把它送进ATM机里。

    按部就班操作,片刻屏幕上出现余额58600的数字。

    “原本还有15000円,第一短篇稿费是43000円吗?”裴子云数了下,心中有了熟,给编辑一个邮件。

    很快,邮件就有了回应:“山田君,您已经构思了新作了吗?”

    裴子云的笔名就是山田信一,裴子云这时停了停,看见了一个男人在电车下来,向着公寓而去,看情况是律师。

    笑了笑,把存好的3万字的《蒲上门之变》发了过去,按照350字—400字一张原稿料的话,能采取就有38万円。

    对面没有了声音,裴子云也不为意,在周围散步,不过并没有多久,对面就又发了邮件。

    “山田君,您的新作我看了,很有实力,比起您的第一个短篇,还有进步,我已经向主编申请,列入了重点关注的新人作家一栏。”

    “我们出版社有意和您谈一些长期合作的合约,这是为了你未来更好发展,最大限度的保障您的利益,希望你亲自来一趟面谈。”

    “实在抱歉,我正在出差,执行一个男人的遗嘱。”回复了这句话的裴子云露出了笑,关了邮件。

    就在这时,“咦——”一声,瞬间奇妙的感觉袭来,裴子云猛的回首看去,结果看见了公寓楼笼罩在黑暗中,看起来有点阴森。

    裴子云再仔细看,又什么都没有了。

    “不可能,我绝不可能产生幻觉。”裴子云正想着,就看见了很奇妙的事,两辆车过来,下来了是三个人。

    中间一个少女穿着绣有家徽的和服,后面跟着两个是年轻人,都握着刀,刀鞘纹饰清晰,同样是和服上的家徽。

    “这是真刀?”

    新川幕府一建立,就颁布《日本武家法度》,在第三律的细则里就规定,旗本和藩侯由将军录名,别藩武士由藩侯录名,录名武士才可公然配刀行走在公共场合,要是浪人配刀,人人可杀,但可配木刀。

    这条法律延续到近代,到了现代,购买没事,家藏也没有事,但要是持着上街,就必须去办理“持刀登录证”,审核费用不高,只要交纳6500円,但审核资格很麻烦。

    所以武道家配木刀才盛行。

    裴子云目光一转,看着少女,首先注意的是和服:“总算是访问和服,而不是装模作样的振袖。

    访问和服算是一种较正规的礼服,无论是已婚或未婚的女子都可以穿,价格也不太高,5万円就能买,但振袖就完全脱离了日常,纯属奢侈品,上百万円都有,专门是忽悠人,价格不见顶。

    “咦,这少女有点眼熟啊!”

    才想着,三人都穿着木屐,踩得咔嗒咔嗒响,抵达了面前,两个年轻人都笔直站着,手握刀柄,看上去很有气势,路上行人纷纷让开了路。

    少女已经过来,她看清楚了裴子云也露出了一丝惊讶,却深深鞠躬:“是山田君吗?”

    “是我,请问您是?”裴子云困惑的问,发觉这个少女就是电车上的少女,只是现在换了相对隆重的礼服,还画了淡妆,一时间没有发觉。

    而保持沉默的两个年轻人,带给普通人难以言喻的压迫感,裴子云能感觉到,他们其实带了点敌意。

    “冒昧前来,实在失礼,我是坂上三千子,尽川神社的巫女。”这时的少女,完全没有电车上可爱,一副如临大宾的样子。

    “早春樱花开放,实是可喜,谨以邀请,厚颜拜托,望您准时抵达。”坂上三千子唱歌一样说着,再次深深的鞠躬。

    “是什么时间?”裴子云问着。

    “就在明日,随时恭候。”她说着,还恭谨递上了请贴。

    “我知道了,必会准时抵达。”裴子云并无不可。

    坂上三千子倒退了二步,才转身离开,看着她离开,裴子云拿起了手机定位搜索,很快就找到了尽川神社(注1)

    尽川神社座落在千叶县中部一座小山,海拔才80米,不过神社的历史并不算长,是新川幕府后才建立。

    不过环境还不错,有一片樱花,供奉的是福直明神(注2)。

    裴子云本也不以为意,但突心中一动,搜索了下,皱眉:“此神是祸灾之神,但传说帮助新川大将军取得天下,因此改祸为福,反有着消灾解厄、保护众生的意思。

    正沉思着,远远传出了脚步声,回首一看,高森真子把律师送出了门,很深的鞠躬。

    “您请回吧!”律师也深深的鞠躬,显的非常客气,眼前的女人,已经不是落魄的未婚妈妈,而是十五亿的所有者。

    等律师离开了,高森真子又对着裴子云深深鞠躬:“山田君,非常感谢您带着遗嘱前来,请允许我尽地主之谊。”

    “看来,确定了文件是真了。”裴子云也想着。

    远处,两辆车没有走远,看着一行人出行,车才缓缓移动,抵达十字路口时,坂上三千子才突然之间拿出了手机,拨了个电话。

    “喂,我是三千子,是,已经把请贴送到了,还需要我办些什么吗?”

    “不,不需要,要成为天女御剑流的继承人,面对的可不单是人类的阻碍啊。”对面传来了声音。

    “而且就算侥幸渡过,如果器量不足的话,也无法坦然承受,石渡诚人不就是这样吗?”

    “尽川神社需要的是经过考验的继承人。”

    “不管这个山田是不是石渡的私生子,他拿到了传承的护身符凭证,以及成功经过了考验,没有贪婪,把15亿円交给了高森真子就行了。”

    “现在,只要他能经过最后一关。”

    “这15亿円,可不是好拿的,从现在起,到考验结束前,禁止一切私下活动,给我死死盯着。”

    “一旦出事,就立刻把场面收拾。”

    “嗨,明白了。”坂上三千子面露不忍之色,却恭谨的应着,放下电话,心里还是不太舒服,拿出怀表确认了一下时间。

    转身打开了通话机,说着:“木本、小堀,你们联系下有关的人,警署的有关小组也得预备。”

    “不管是死了谁,都得迅速收拾,不能泄露,更不能在民众中造出恐慌。”

    “还有,我知道你们心里不舒服,不过是你们自己早早放弃了考验,也放弃了继承权。”

    “现在,请你们放下任何私心,迎接着尽川神社以及天女御剑流可能有的继承人。”

    “请小姐放心。”通话机里传来了应声。

    更远处,几辆车开了过来,分布向公寓四周,在窗口看去,里面的人个个都穿着黑色和服,每个人都保持缄默,没有任何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