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七十一章 天妇罗
    这是一家口碑颇不错,环境还可以的西餐厅,已经是高森真子生活圈内最高大上的餐厅了。

    斐子云用刀叉在盘子内切下一小块,放入进口中慢慢咀嚼起来,两眼注意力落在了对面。

    高森真子画了一个淡妆,披上一条丝肩,冴子小脸已有几分微红,弯弯眉毛下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也洒下了几滴泪水,当然这并不是难过,而是冴子吃了太多美食了,吃到撑了。

    她平时看样子很缺油水,刚才简直是狼吞虎咽,滚圆的小肚子让斐子云都不由多看了几眼。

    “我吃完了,太美味了。”冴子摸了摸了肚子,感觉涨涨。

    高森真子起身问着:“山田君,您用完了没有?”

    斐子云擦了擦嘴,说:“已经吃完了。”

    高森真子听了这话,去付钱了,身穿制服,身材高挑的服务员,把双手叠放在小腹前,微微一个鞠躬,职业性微笑:“谢谢惠顾,总计35300円。”

    高森真子一看账单,心中一惊,心一疼,毕竟,高森母女平时省吃俭用,从没一次吃饭花这样多钱。

    但高森真子立刻醒悟,自己已不是贫困的女人,是15亿円的所有者,虽这股份还要几天要落实,但自己终是有钱了,而且看着冴子幸福的表情,她心里闪现出石渡诚人的影子,同时更感到内疚。

    高森真子问自己,如果不是山田信一的话,有多少时间自己就没有让女儿好好吃一顿?

    想到这里,高森真子刷了卡,在小票签名处落上了自己名字,又转身恭敬的行礼:“山田君,请务必在我家中休息一夜,拜托了。”

    如果不是钱还没有到帐,花的是高森真子最后一点积蓄,她肯定得请山田信一下榻一间更舒适的旅店。

    “那就承蒙您照顾了,高森桑。”斐子云小脸一低,认真的说着。

    这餐厅离着公寓不远,十分钟的路,只是踏入公寓时,斐子云略觉得奇怪,在公寓口听着两辆车子,一般来说,停车位不在这里,可以短暂停留,但不会长期停靠而影响交通。

    不过这疑惑一转就消失,只听着“啪”一声,房屋中橘黄色灯火照亮,斐子云才安坐,高森真子就对斐子云再次表示感谢。

    灯光下,可以看见,高森真子虽只有二十八岁,可长期处在压力下,显得憔悴,让她看起来宛三十多岁,但仔细看,还能看出她有七分姿色,否则雅库扎也不会处心积虑想让高森真子去当汤女。

    “山田君,真非常感谢!如果不是你送来了契书,我们母女是真不知道怎么办了!”高森真子弯腰深深向斐子云鞠躬。

    与此同时,站在高森真子身侧的冴子,也说着:“谢谢欧尼桑!”

    娇小的身体弯下了腰,与高森真子同时向斐子云鞠躬。

    斐子云只得按照日本的规矩,再次还礼:“这仅仅是我应该办的事,如果您再客气,我就无地自容了。”

    风呼啸,雨点紧一阵密一阵“噼啪噼啪”打在窗户上,一人穿着雨衣,提着便当过来,一一分发,到了一处,低声说着:“坂上小姐,实在不好意思,只有天妇罗了。”

    “藤冈君,实在麻烦你了。”窗口打开,坂上三千子接过,其实她知道不少人就是三明治和饭团,自己这个已经是最好的食物了。

    一打开,天妇罗还有着热气,透着香气,看得出,这次是大虾制成,用一层薄薄的面衣在热油中成型,当下也的确饿了,咬了一口,浓郁,口感外酥里嫩,一点也没有油腻的感觉。

    “很不错。”天妇罗并不是简单的油炸食材,是日料里最有技术含量,这技术就不错,吃了几口,她扫看了下,见几辆车里的人,都个个瞪大了眼,没有谁有懈怠。

    “来了!”不知道什么时,突一人打开了通话机报告着。

    坂上三千子一惊,连忙放下便当,就看见雨中,一种不仔细看,看不清的迷雾,缓缓移动着,抵达到了公寓。

    这黑雾在楼道里缓缓蔓延,逐渐将高森真子的楼层覆盖。

    坂上三千子心中一寒,深深的吸了口气,说着:“各组随时准备,必要时直接介入。”

    “明白。”所有人都应着。

    而在公寓,高森真子这时却在起身铺床。

    在日本影视剧中,经常可以看到有的房间没有床,人们只在地上铺上垫单,加上一个盖的被子就可以睡觉。

    其实根本原因就是房间袖珍,根本容纳不下床,地板很凉,榻榻米在梅雨时气味很大,还是床睡着舒服。

    可以简单认为,睡床就是有点钱的日本人,天天铺地板或榻榻米的就是穷人,不过有着纸门,这是很神奇的东西,才几十平方米的小空间,只是彼此间用纸门隔断,就有了私人的空间了。

    三人并排钻入了各自的被窝,关掉了台灯,房间里霎时陷入了一阵黑暗,房间里第一次有陌生人的气息,高森真子有些不安的动了动身子,下意识的靠近了冴子,只是冴子吃的饱饱的,小孩又渴睡,一碰到枕头,就睡着了,发出了可爱的呼呼声。

    高森真子的眼,很快就适应了黑暗,窗外风雨交加,雨砸在玻璃上,发出淅淅沥沥的声音,一片黑暗中,她突然无声的流出了眼泪。

    是喜悦,还是悲伤?

    她是爱石渡诚人的,本来幸福已经抓在手中,却突然之间消失了,是被抛弃了吗?

    其实不单是冴子,就算是高森真子,也总作梦,有一天打开门,他就在门口喊着:“我回来了。”

    可始终没有,到了走投无路之时,却有着十二岁的孩子奉着石渡诚人的遗嘱过来了。

    这样的孩子,小脸小腿,却一脸认真,送来了15亿円,看不出任何异样,似乎对他来说,非常正常的样子。

    彼此的世界,差距这样大吗?

    她在黑暗中,无声擦了擦眼泪,听了听着一道纸门的斐子云平稳的呼吸,感觉斐子云也睡着了,今天发生的事情,让高森真子真切体会到大悲大喜,大起大落,非常疲惫,所以,心情过后,也不由沉入梦。

    夜深了,雨中一切都陷入了黑暗。

    不知道过多少时间,斐子云听见了风吹入,雨打在附近的声音,不由一怔,坐起了身。

    房间内很昏暗,但还是很看清,窗口是开着,而且因风的缘故,雨滴倾斜打了进来,将地板一块地方都浸湿了。

    奇怪,记得入睡时,窗口是关着,斐子云脑海中闪现出这样想法,难道是窗口没有关好,被风吹开了?

    斐子云起身,静悄悄踏在了地板上,来到了窗口,准备关时,突然,只听“啪”一声,听到走廊里有脚步声。

    斐子云皱一皱眉,将窗户关了,转身沉思,现在差不多是半夜二三点了吧,谁这样晚才回来?

    就算是日本男人,**点加班完,然后和上司喝酒吃宵夜讨论着工作,晚上十点也差不多回来了吧?

    开门看了看走廊,没有发现任何人,扑鼻而来的是一种气味,这味道说不出是什么,总之带着点陈旧。

    “似乎突然之间旧了十年一样。”

    走廊看起来很幽深很长,远一点有个壁灯亮着,发出了幽幽的光,但比漆黑一片更让人不安,斐子云皱眉转过身,房间内似乎和起身时一样,但是却感觉不到任何呼吸,顿时叫着:“高森桑、冴子!”

    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斐子云没有犹豫,拉开了纸门,虽房间内黑暗一片,但依稀看见隔着不远的被窝里,根本没有任何人,高森真子与冴子都不见了。

    斐子云摸了摸被子,发现还有点余温,就在这时,眼角处似乎有点光,回首一看,走廊对面青木家的灯亮着,人影一闪。

    斐子云拿出了自己的木刀,向隔壁青木家而去。

    青木家离高森真子家并不远,只有几米,只是此时,斐子云走在走廊上,漆黑一片,没有一丝的声音。

    斐子云到了青木家,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原本亮着灯的青木家此时也漆黑一片。

    斐子云轻轻一推,门就被推开了,斐子云皱眉,习惯性想打开青木家的灯,结果发现无论怎么按都不亮。

    一阵风吹过,斐子云感觉肩凉凉,好像有人在摸着肩,他突然回头,却发现又没有人。

    可斐子云再回首,心里一惊,只见着里面又有着幽幽的灯,地板上出现了二具尸体!

    一具穿着粉红色睡衣,眼神无神的望着,是冴子,还有一具则穿着紫色的睡裙,肤色惨白,眼睛青乌,舌头伸出,是高森真子。

    斐子云看到了这一幕,弯下腰,用手指触了触冴子,发现没有呼吸,就在斐子云准备查看高森真子的情况时,冴子尸体蓦睁开眼:“欧尼桑,欧尼桑,我好痛啊!”

    接着高森真子尸体站起来,出现在斐子云背后,冰凉手卡着斐子云的脖子,怨恨的说:“为什么,为什么你带来了灾祸?”

    只是说着,双手就收紧。

    “( ̄_ ̄)”斐子云感觉到脖子越来越紧,却不紧张,低声说着:“蠢货——破!”

    “轰”一声,眼前的一切,都炸开,化为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