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七十二章 3.5秒
    伴随着隐隐惨叫声,水墨滴在水中褪色一样,眼前一切消失了!

    斐子云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还在原来房间中,只是高森真子却真实存在着,她此时情况有些诡异,闭着眼却似乎仍能感知得到斐子云位置,惨白双手卡着斐子云的脖子狠狠收紧。

    “力量很大,激发出了肉体潜能?”斐子云望着高森真子,没有犹豫,直接就一记手刀劈下。

    闭着双眼的高森真子顿时跌了出去。

    就在这时,“砰”一声,本来紧闭的门却被打开了!

    几个人猛冲了进来,为首一人快了别人一步,手中拿着短刃,只一眼看去,就能看出这是东瀛刀种,形似肋差,但刀身平直,长不会超过一尺,正是雅库扎经常用的刀具。

    这人一进门就迅猛的向斐子云刺了过来,这一刺,带着风啸声,又快又狠,闪电一样。

    这赫使用的是一种杀人技!

    要知道,现在的日本在明面上,传授杀人技的道馆可谓是少之又少,这个人又会是谁?

    看体形,就是白天看见过的雅库扎小头目?

    在这个男子一刺瞬间,斐子云就想到了这个问题。

    但当斐子云看清楚了这个人的脸时,却发现这个短发男子面孔是石渡诚人!

    本早已经切腹自杀的石渡诚人竟出现在了这里!

    斐子云看见本已死去的石渡诚人再度现身,心中一惊,手上的动作却不慢。

    面对石渡诚人刺来短匕,在日本狭小房间内毫不迟疑小退一步,抓起木刀,身形晃动,游鱼一样穿入其中,使得石渡诚人的这一击落空。

    石渡诚人一击落空,却面无表情,手一个回旋,反手再向斐子云刺去,这一刺力道更猛,角度更刁钻。

    斐子云轻轻一侧,脚步微移,又躲过了石渡诚人这一击,只听“噗”一声,匕首落空,刺到了地板上,想拔出时,一道圆弧划过,木刀劈下。

    “似云之形,忆风之变,或无所思。”

    这本是沈家三十七式最高造诣,此时斐子云以木刀使出,照样得其神髓,甚至可以说是更上了一层,只听“噗”地一声,木刀毫无障碍的就刺入了石渡诚人的脖子。

    石渡诚人本暗淡无光的眼神,此时迸发一丝情感,望着刺入脖子的木刀,似乎想说些话。

    斐子云木刀一搅,“噗”一声,鲜血箭一样喷出,石渡诚人张了张嘴,本来的话变成了“呃呃”声,大团的血不受控制的在口鼻中喷了出来,跌了出去。

    斐子云与石渡诚人交手这一过程,看似漫长,实则只一瞬间。

    进入门中余下三人,眼中泛起一阵黑雾,继而通红,一人白刃一闪,挺身就冲斐子云刺去。

    刚才又快又狠,这次满是破绽,根本不成威胁,斐子云微跨半步,刀刃就刺了个空,接着木刀一抽一送,只听“噗”一声,木刀在对方肋骨内刺入,直接穿过了心脏。

    只是一拔,只听噗一声,一大蓬鲜血飞溅,洒的地上满是,这人仰面就倒,立毙当场。

    只一个瞬间,两个人横尸房内,被这热血一喷,余下一人似乎清醒了点,睁眼就看见木刀砍了下去。

    没有意外,斐子云木刀再次劈入脖子,热血飞溅。

    二次被热血喷到,余下最后一人似乎完全清醒了,连连惨叫着:“别杀我,别杀我!”

    这时,原本昏迷的高森真子和冴子被惨叫惊醒,斐子云随意按了一下灯,却发现原本打不开的灯,“啪”的一声打开了。

    醒过来的高森真子感觉到脖子有点酸酸,她嗅了一下鼻子,发现传来一阵阵浓郁的血腥味,再一看,就见着三具血淋淋的尸体,顿时“啊啊啊”三声惨叫,接着就呕吐起来。

    八岁的冴子却睁大了圆圆的眼睛,与她的母亲完全不同,冴子的眼睛放光,大声的对斐子云叫着:“欧尼桑,这都是你做的吗?你真是、真是太厉害了!”

    冴子说着就想用小短腿翻身下去看看死人,当然,看到这一幕,高森真子伸手,死命抱住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十二岁的小孩,几分钟内就杀了三个人。

    灯光下,斐子云看了看,说着:“有杀气,我留不住手。”

    不是说谎,要是保留着力量,可以留手,但是就算有着剑术,自己还是一个十二岁的普通小孩,这种情况下留手,就是自己死了。

    高森真子哪有心思听这些话,她终是武家之女,摇晃着身子站起来,冲入一处拿出一叠钱,说着:“这里有些钱,你立刻出去,这不关你的事。”

    斐子云看看,心中有点欣慰,到门口看了看,走廊里无声,对面和左右房门紧闭,再回首看去,在灯光下,才发现,被杀死了三个人,其实都看见过,分别是白天见过的雅库扎三人组,及律师。

    这是怎么回事?

    斐子云心中起了一个疑问,踢了踢刀具沉思,又看着颤抖的呆如木鸡瑟缩的律师,说着:“说吧,你这是怎么回事?”

    “饶了我,饶了我。”律师已经完全崩溃了,满脸是眼泪和鼻涕,无需逼供,就一一交代了。

    原来昨天白天,接到了电话,这个叫北山大智的律师开始时还心情不错,特别是确定了这个大单子后。

    律师所的竞争也相对激烈,能给高森真子办理这种遗产转让的文件,就可以趁机和她发展关系。

    “看上去她长的真不错,又有这样多财产,如果能娶她,我十分乐意。”北山大智对高森真子的容貌和财产垂涎欲滴,对他来说,这是个上等客户。

    只要能娶了她,何止少奋斗三十年?

    成功的律师,一年收入也不过是2000万円,而她的分红一年就超过了3000万円。

    “就算不能娶她,也可以成为她的私人律师。”可以说,北山大智到现在思想都还算正常。

    “我不知道为什么,真不知道。”北山大智哭喊着:“我就去找桥山组的人了,还和他们一起过来打劫。”

    “这不是我,不是我。”

    醒过来的北山大智悔恨的说着,作一个律师他当然知道这种抢劫毫无作用,花不了一円,反会变成阶下囚。

    但是当时却只觉得这是爆富的唯一选择。

    北山大智眼泪鼻涕一起下的求饶,他已经被鲜血和死亡吓破了胆,心中悔恨万分,更感觉到了眼前小孩的杀气,牙齿在不停打战。

    公寓·十字口

    “坂上小姐,鬼雾在消散。”一个声音在通话机里传来,能听出里面的震惊。

    “把视频接过来。”坂上三千子只觉手心里微微冒汗,其实刚才就有摄像,但是不能立刻看。

    纯粹机械,不会引起它的注意,有人看就会触动灵觉,这是血凝结的教训,但是现在它既在消退,就可以了。

    听着一声叮,她就迅速打开了车内一块屏幕,眼中画面上一片雪花,接着就显出了画面。

    虽只死了三个人,但画面很惨,鲜血飞溅一地,甚至摄像头都被溅了一点,使画面更是恐怖。

    坂上三千子只看了一眼,就问着:“刚才是怎么回事?”

    对面传来了声音,很明显在低头说着:“小姐,首先出现的是高森真子意图掐死山田信一。”

    坂上三千子面无表情,这是非常正常的事,鬼魅最喜欢的就是利用亲人之手来杀死敌人,曾经有着多起记录,警察的妻子,武士的妻子半夜杀死丈夫,她等了几秒,没有等到话,就问:“还有呢?”

    “啊……还有就是山田信一醒了,挣脱了,然后就是被附体的雅库扎闯入了,时机非常精准。”

    坂上三千子还是面无表情,只神色略一沉,恶鬼杀人,直接杀不行,总是利用活人——哪怕是醒了,挣脱了幻觉,也有着肉体上的刺杀。

    “接下去,就是山田信一,用木刀,在3.5秒内杀了三人。”

    坂上三千子能听着对面的恐惧,就算是武士,这成绩也太恐怖了,她没有说话,望着屏幕,见着里面询问要完成了,就说着:“我们上去。”

    “嗨!”所有车都迅速抵达公寓前一停,个个穿着制服,人数有十数人,每个人都紧闭着嘴唇,接着就是走廊里出现了整齐的脚步声。

    坂上三千子还穿着一身访问和服,穿着木屐,衣杉一丝不乱,看见了房间内的情况,也不吃惊,深深躬身:“山田君,请把余下的事交给我吧,不会给您带来任何麻烦。”

    斐子云也不意外,对着刚进来的坂上三千子沉着脸:“坂上,这是怎么回事?你得给我个交代!”

    “嗨,这是当然,山田君!”坂上三千子对着斐子云又鞠了一躬,说:“山田君,请移步休息下,这些事我们会马上解决,我会给您一个明确的交代。”

    说着,坂上三千子又转身对着高森真子微微躬身:“高森小姐,这里不能住了,也请您移步,我们的家政清洁公司会把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

    “给我们三小时,保证您天亮回家,不会看见任何痕迹。”

    “一切费用,都有我们承担。”

    坂上三千子的话不假,这种业务是经常干了,武道家斩杀的场面,如果泄露到外面,引起民众恐慌,他们也很头疼的。

    毕竟,现在已经不是幕府时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