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七十三章 请说重点
    很快,不到一盏茶,高森真子屋里就迅速出现了一堆人。

    这些人半夜里还带着墨镜,看起来很违和,但动作矫健毫不迟疑,当进来之时,斐子云感到了一股煞气。

    毫无疑问,这一队人手中必沾过血腥。

    斐子云望着打理现场的熟练动作,知道了这一队人必是经常处理这种事,否则不会这样熟练。

    斐子云望着坂上三千子,心中闪过这念。

    坂上三千子左手挽了挽自己的头鬓,手腕上带着一串的细小红绳缠结而成圈的手镯,见着斐子云一身血,再次说道:“山田君,请吧,附近有个旅馆,请放心去休息,没有任何麻烦。”

    斐子云点了点首,才转身,有个人递上了一件大衣,这大衣并不大,但是对短腿短脚的人来说,足遮挡血迹。

    斐子云就离开高森真子的家,去了旅馆。

    出了公寓,就看见了还有救护车,而没有任何无关人员围观。

    而斐子云离开高森真子的家,坂上三千子的笑容就迅速消失,请着高森母女出去,就走到了尸体侧,观察所杀的人的情况。

    令坂上三千子震惊的就是他们身上都是只有一处刀伤,看到这种情况,即使是处理过相当多的事的坂上三千子还是怔了下,对着一人说着:“矢岛,你是专业,你怎么看?”

    矢岛知也是一位中年人,最擅长的就是伤痕处理,可以仅仅从死者的伤口就可以推断出行凶者的武器、性格、以及相关信息,且推断准确率相对不错,因此,矢岛知也就算是普通人,也在系统内有一定地位。

    而此次行动,矢岛知也就是坂上三千子的助手来参与这事。

    此时的矢岛知也没有顾忌自己形象,正蹲着尸体旁,仔细查看着伤口,同时一手在空中划着,口中喃喃说着:“真是了不起。”

    “您看,恶鬼最可怕的一点就是可以将人拉入到梦魇中,而只有心志坚强的武士才能依靠自己摆脱,迄今为止,能独自一人做到的武士并不多。”

    “就现场的情况来看,恐怕恶鬼已将山田君拉入了梦魇,但令人诧异的是,梦魇竟只困住了山田君极短时间。”

    “况且,对恶鬼而言,即使摆脱了梦魇,恶鬼还有别的手段追杀,附身在亲人身上对目标刺杀是经常有的事。”

    “最没有办法的事,被恶鬼所杀死的人,很多会被恶鬼所支配,成为恶鬼的傀儡,受到恶鬼的任意摆弄。”

    “看情况,石渡君已被恶鬼支配着附体,只是即使是武艺高强的石渡君,还是被年仅十二岁的山田君一刀杀了!”

    “上次以幼年之身,直接单独斩杀恶鬼的是谁?”

    “还是上次幕府转变时诚口组第一武士,协助幕府作战,转战诸藩,连杀倒幕之贼,号称千人斩的新见秀真。”

    “因此给公方样赐知行一千一百石。”

    “现在,又是重演当年的传奇吗?这真是不可思议。”

    “而且,您仔细看这伤口,恐怕都是在伤者无法抵挡的一瞬间,就一刀致命!刀法坚毅果决,山田君才十二岁,毫无疑问,这是我平生见过的最优秀武士,没有之一。”矢岛知也直接转身,向着坂上三千子恭喜:“尽川神社这次是真有了最好的继承人!”

    “以后一定会名传天下。”

    听到了这话,坂上三千子也露出些喜色,对着摆在地板上尸体说:“诚人,你真是无能,竟会被恶鬼所噬!但是你还是做了一件好事,就是在临终前终于选对了一个好继承人!”

    “不管这是你私生子,或者你的弟子,你都有着功绩。”

    说着,坂上三千子站起来,转身对人吩咐:“你们继续清理现场,天亮前一定要让人看不出任何痕迹!”

    说完,坂上三千子转身离去,不一会,就抵达了旅店。

    这是一家传统日式旅馆,兴起于新川幕府时代,根据“东瀛武家法度”第六条细则规定,藩侯继承和婚姻,都需经幕府批准,并且每隔三年就必须去江户参觐一次,而回领地时妻或子需留在江户为人质。

    藩侯都是有钱人,旅途和江户就应运产生着为高级武士和藩侯服务的旅店,当时就以简单典雅之美而著称,而服务则嘘寒问暖,用尽了全力想让尊贵的客人在家中一样舒适。

    当时除非你是千石以上,要不不会直接接待,需要入住的话,需要两位老客引介,很有着格调。

    不过,到了现代,酒店业兴起,这种传统旅馆也不得不对外营业,就算是这样,还是保持着许多传统。

    坂上三千子一进门,顿时有和服女子迎来,也没有任何话,只向她躬身,回首就去引路,穿过一处小道到了一处屋子,里面有着榻榻米,软软坐垫,雪白格子纸门,架上摆着茶具,墙壁上挂着画绘。

    这种虽简单,但也不是一般人能迅速适应。

    可此时斐子云很明显已洗了澡,换上了宽松的和服和木屐,正坐着玩着手机,翻看着信箱。

    听着“哒哒”脚步声,看见了坂上三千子缓缓进来,也不在意,翻看着邮件,小脸认真问着:“坂上啊,你说出版和作者,是不是夕阳行业了?”

    严格说,称呼坂上这词有点不礼貌,往往是上级对下级,但坂上三千子并不在意,听了只是认真想了想,说着:“我对这行了解不多。”

    “不过听闻随着网络的扩散,信息流通发生了很大变化,书店受到了很大影响,导致整个行业缩小了。”

    “你说的没有错,2.3万家书店减少至1.76万家,减少了7000家,书籍销售量减少13.8个百分点,杂志销售量减少29.2个百分点,销售陷入困境。”斐子云翻看着搜索到的资料,感慨的说着:“现在作家,收入没有以前高了,不过出版社更是受到影响,难怪很是热情。”

    “您是喜欢上哪个漫画作者了吗?”坂上三千子并不着急进入正题,对斐子云鞠了一躬,对着跪坐。

    “不,漫画我看的不多了,乐虎国际国际还看。”

    “不过我现在也可以说是作者了,白石学馆出版社,一直联系我,要请我去会晤一次呢!”

    “啊……真的了不起,您已经成为了作家了吗?”坂上三千子是真正吃惊了,捂着嘴说着:“东瀛还没有十二岁就出道的作家呢!”

    她因自己职业,以及所受教育的原因,对血统、姓氏很认真,除此就是对大作家、大教育家、大思想家很看重。

    别的不说,东瀛钞票上印的都是他们的头像,非常有影响力。

    按照程度就是大作家—大教育家—大思想家。

    作家是创造人类灵性生活,而教育是灵性的来源,至于大思想家,是能指导社会前进,对于他们的尊敬是发自肺腑。

    而单纯的武士和官僚,还没有上过东瀛钞票。

    “不过是一个短篇,一个中篇,还没有正式刊登。”斐子云回了邮箱,放下了手机,这时才欠身低头表示礼貌,问着:“坂上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以说了吧!”

    “是,山田君。”坂上三千子默默记下了这点,这时归入正题,一欠身说着:“山田君,您知道恶鬼吗?听过恶鬼的传说吗?”

    “事实上,恶鬼是真实存在。”

    “而之所以现在能有着和平,是因恶鬼大都都被镇压,我所在的就是尽川神社,而尽川神社是镇压恶鬼的御家人之一。”

    “御家人,是没有直接参觐权的武士?”斐子云搜索着,问着。

    坂上三千子怔了一下,低眉顺眼说着:“是,当年整个东瀛曾有五十二家,知行九百石有2家、八百石2人、七百石4家、六百石6家,而我们尽川神社就领有六百石。”

    坂上三千子将尽川神社历史婉转道来。

    “虽现在已进入现代,但公方样还在,同样镇压恶鬼的御家人还在,虽经过了倒幕之乱,到现在只剩了三十一家。”

    “但正因这样,我们尽川神社,已是十一名上升到了第三名。”坂上三千子对斐子云介绍尽川神社历史,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神情。

    尽川神社的历史的确听起来很强大的样子,而且里面隐藏的信息很多,斐子云知道这世界,虽同样发生了倒幕,但是被镇压了。

    只是幕府改革,虽挽回了一时,也不得不进入了民主政治。

    但刚经历了一场战斗的斐子云没有耐心听坂上三千子详尽讲述尽川神社历史,这场战斗虽看起来简单,几秒分出了生死,可用木刀使用沈家三十七式最高造诣“似云之形,忆风之变,或无所思”,这虽不至于令斐子云伤神,可也消耗了大量的精力,毕竟一切力量浓缩在灵魂中的自己,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

    对斐子云而言,最简单也是最直接恢复精力的办法,就是睡觉。

    此时洗浴完的斐子云最想做的就是好好休息一下,弥补一下自己消耗的精力。

    因此,看着坂上三千子似乎还想慢慢将尽川神社历史讲清楚,本来懒散的斐子云身体一正,小脸绷紧,面色变得严肃,摇了摇头,有些不耐烦说:“坂上小姐,还请说重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