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七十四章 实在抱歉
    坂上三千子没想到裴子云打断了她的话,不由眉轻皱,但看裴子云一脸严肃,还是低首说着:“嗨,对我们神社而言,镇压恶鬼最主要的工作。”

    “因此对于一个神社来说,武士是最重要的财富,拥有一个能斩杀恶鬼的武士就能让神社传承与壮大。”

    “武士在神社中拥有相当高的地位,甚至神社的继承人,都必须是由斩杀了恶鬼的武士所担当。”

    “武士斩杀恶鬼,而武士与恶鬼间关系有点复杂,武士虽能斩杀恶鬼,但也会被恶鬼所追逐。”

    说到这里,她也不认为裴子云太小,给他倒了一杯清酒,说:“山田君,您理解这点吗?”

    裴子云默默点首:“我理解,您继续说。”

    不说凝视深渊,就被深渊注视的道理,其实一线的警察和士兵,本身就可能是不稳定的因素,需要特别注意和监督。

    “嗨,您能理解就好,与恶鬼联系最深就是神社和血酬继承,前者是武士的土壤,后者是斩杀恶鬼的报酬。”

    “山田君,神社有六百石,实际上土地所有权包括整个山,并且还有着附近町会的供奉,但钱不算很多。”

    裴子云点了点首:“供奉啊!”

    新川幕府前,佛教力量是神道的二倍,新川幕府后,神道壮大,虽进入现代,实行政教分离,但承着恩泽,神道反过来是佛教一倍。

    在东瀛,幼儿刚出生,按传统就需要到神社祈福——民众相信“地缘”,认为每块地上的人,都得去当地神社驱灾祈福,这就是“七五三节”。

    别的大事也一样,打比方说,一户建,建完了,就有神社过来驱灾祈福,这已经和建设公司配套了。

    结婚也一样。

    唯死亡不归神社管,因神道的传统概念认为死亡和尸体不洁,不管丧葬,这个由寺庙来经营。

    按照道理来说,神社基本开销,有这些足了,但是看尽川神社的排场,这点钱可远远不足。

    “山田君,并不是我们尽川神社要排场,就单拿着高森家这件事来说吧,要是没有队伍的话,根本无法处理斩杀恶鬼后的事情。”坂上三千子似乎看出了点裴子云的想法,说着:“您也不想被不明真相的警察和民众追咬吧?所以赚取血酬是必须,单靠一点信众的供奉不行。”

    听了这话,裴子云默默点首,若有所思,如果是这样,发生的事也说的通了,还是皱着眉,提了一个疑问:“血酬是?”

    “血酬就是武士排忧解难,斩杀或驱除恶鬼的报酬,15亿円就是石诚君历年的报酬,由于是斩杀恶鬼获得,所以是血酬。”

    “血酬和恶鬼因缘很大,石诚君平时不是不想寄给高森真子母女,而是不能,这会把高森真子母女直接卷入恶鬼报复中。”坂上三千子轻声说着:“一般来说,高森母女会有着神社在信众供养里拨款,这干净些。”

    “但石诚君因某些原因自我放逐了,所以高森母女这些年过的清苦些。”

    “既是这样,石诚君为什么这次让我把15亿円交给高森母女?如果我没有斩杀恶鬼的话,高森母女恐怕都会死吧!”裴子云用手指轻轻敲击着地板问。

    “这应该是那时,石诚君已一半被恶鬼所迷惑了吧。”坂上三千子眯着眼,仔细地想了想,感慨的说着:“石诚君临死前思念着高森母女,而恶鬼就扭曲了这思念,只要高森母女死了,就能一家人在一起了。”

    “这是常有的事。”

    说完了这句话,两人都沉默了一会,裴子云感叹:“是吗?看来当个这种武士也不容易啊。”

    “是的,神社不断培养武士,武士斩杀恶鬼,在武士衰退和青黄不接时,就是恶鬼反噬的最好时机。”

    “因此神社与血酬继承就成为神社继承人的考验方法,只有成功斩杀了恶鬼,才能继承神社和血酬。”

    “当然这次,两者分开了——山田君,其实这15亿円,您也有权获得一半。”坂上三千子看了一眼,说着。

    裴子云有点明白了,坂上三千子是想问问自己对石渡诚人留下来的“遗产”有没有想法,可他的确没有任何想法,说着:“血酬就是斩杀恶鬼的报酬的话,石渡君把它留给自己妻子和女儿,不是理所当然?”

    坂上三千子笑容明媚起来,她说:“您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这两项仪式种最危险的就是因缘。”

    “因缘与恶鬼有关,斩杀或接触的恶鬼越多,因缘就越深,就越容易出现问题,会被一些强大恶鬼甚至某些不知名存在追杀。”

    “最出名就是一件事,在尽川神社藏书中记载,史上“白狐公子”安倍晴明晚年就因因缘太深,被几位不知名怪异存在围攻,虽成功脱身,但也身受重伤,由此,可见因缘的恐怖之处。”

    坂上三千子说到这里,表情一变,面带微笑:“山田君,现在您已通过神社继承考验,成为我们尽川神社的少主。”

    说着,坂上三千子恭敬拜下,已经改了称呼:“山田样,您现在已是我们尽川神社的少主,有什么还想知道,我一定会知无不言。”

    裴子云却没有立刻答话,见着裴子云没有动作,似乎在出神,坂上三千子又说着:“可以的话,请山田样明天抵达尽川神社,我们那时将为您元服,继承尽川神社,成为武士。”

    裴子云看了下系统,眼前快速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化成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资料框。

    “任务:出于武士的默契,保护其妻女(完成)。”

    恩,解决掉了这次的危机,这次的拯救任务就已经完成了吗?

    裴子云按了下去,看了看,连着上个世界的积蓄,已有了六个命运点,就站起来,望了望外面,看着天已蒙蒙亮了,就对着坂上三千子说:“我可没有答应当尽川神社的继承人。”

    “我在参观着大将军历史馆时就想,我一定要当个和大将军一样的人。”

    “我要凭着我的木刀去制霸全国,这才是我真正的梦想。”

    说着这话,裴子云一躬身,低着头,满脸认真向坂上三千子说:“实在抱歉,我告辞了。”

    …………

    白石学馆出版社

    这是东瀛一家相对而言不错出版社,虽比不上集英社,但也有几分名气,它各种杂志的销售量排在众多出版社的前列。

    尤其前些年,白石学馆出版社更是大出风头,由秋山右一投稿,由白石学馆出版的“东京攻略战”,论述的是武士出身的曽根凉介抵达东京学习和求职,以及奋斗的故事。

    这折射着东瀛武士阶层的行为准则及处世哲学,在义、勇、仁、礼、诚、名誉、忠义、克己等几个层次展开论述,层层剖析,立体展现东瀛崛起的精神动力。

    此书出版即引起极大反响,短时间内被译成日语、法语、德语、俄语、波兰语、挪威语、波西米亚语、匈牙利语等多种语言译本,让白石学馆风头一时无俩。

    只是这几年,白石学馆出版社一年比一年差,再也没有出现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只能与普通的出版社一样,靠着以前积累名气勉强支撑着。

    长野成美已工作几年了,她在白石学馆出版社上班,主要负责新人来稿审核,以及与新人作者签约,虽有些忙,但工资还是很不错,足以让长野成美生活舒适,只是这两年随白石学馆销售下降,长野成美的待遇也不如之前。

    长野成美并不知道销售下降的根本原因,只得更认真的工作,希望能发掘出优秀的作者,给白石学馆注入新的生命力。

    这天上午,长野成美才到出版社,就听见了有人叫着:“长野桑,部长叫你去办公室一趟!”

    长野成美听到这话,匆忙放下了中午便当,就向出版社部长办公室而去。

    长野成美推开门就看见部长,部长四十多岁的人,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小口抿着茶,弯腰坐在椅子上翻看着在桌上摆的整整齐齐的稿子。

    长野成美进门后,就对着部长一鞠躬,部长抬起头放下茶杯与稿子,对着长野成美说着:“你的工作辛苦了。”

    “稿子我看了,这次你挖掘的几个作者,都有点潜力。”

    “特别是山田信一,的确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新人作者,文笔上,有些秋山右一当年的风采。”

    “我不是说,山田信一的风格和秋山右一相似,而是那种味道。”

    长野成美没有说话,只是躬了一下,她其实也是这样觉得,感受到了能成为大作家的那种潜质。

    “而且看起来山田信一很年轻,我们白石学馆出版社受过多次的打击和困难,每次都是依靠优秀的作者而重新振作。”

    “现在也是一样,要想更加稳固,就得不断有优秀作者来加入,你去和山田信一接触一下,态度要温和,如果他不满意条件,可以适当加大一点砝码,最好让他能直接和我们签约!”

    “嗨!”长野成美立刻就答应了部长的要求,这本是长野成美所做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