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七十七章 相沢千春的愤怒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裴子云一看,是一位男老师,皱着眉问着,这突如其来的质问,吓得远山幸太身体一缩。

    裴子云一眼就看见了铭牌,低首问候:“山室老师好。”

    这动作无懈可击,但这合礼仪却不合场面,山室老师身穿黑色西装,看样子,应该是在进行每天例行巡逻,听了这话,反而面色严厉,对着裴子云和远山幸太呵斥。

    “这里是学生会,哪容乱来,报出你们的班级和姓名!”

    学生会办事的活动馆在主教学楼右侧靠里,平时没有事的人很少来这里,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来这里的人就相对更少了。

    而今天学校安排的就是山室健一负责例行巡逻这一大片区域。

    山室健一本已巡逻了一半,都没发现什么事,但刚才却发现有些不对。

    两个一年级的新学没有去报名参加社团,或去新生报道,反四处走动,感觉有点怪,山室健一就跟着走了一段。

    经过这两个一年级学生直接向学生会办公的区域而去,山室健一也立刻跟了上去准备阻止。

    “完了!”远山幸太感觉眼前一黑,觉得自己前途已暗淡无光,难道新到学校,就得遇到处分?

    混蛋啊,这个后果我不要!

    而与远山幸太惊恐不同,裴子云再次微微低首,对着眼前的老师说:“我是一年B班的山田信一,老师,我是来申报新社,这是我的申报书。”

    裴子云取下书包,拿出了一叠纸,这是社团的申报书,又用双手认真向山室健一递了上去:“这是我们社团的申报书,我们社的目标就是:用脚踏遍全国所有的神社!”

    山室健一听了这话,脸色温和了些,却有些不以为然,等手中拿着起了申报书,仔细翻看了几页,露出一丝笑容,音量也转柔,说着:“喔喔,原来是这样啊,很了不起的勇气啊!”

    山室健一没有对申报书继续发表意见,这是学生会的权限,不过所有的人都见到了山室健一老师态度的变化,感到诧异。

    因为,山室健一平时很是严肃,很少有着这样的改变,这时山室健一也将申报书交给了会长,会长伸双手接着申报书,说:“嗨,多谢山室老师了。”

    山室健一没有说话,转身继续自己的巡逻。

    会长原田圣子,身高一米五六,虽是女孩,将学生会管理得井井有条,还有小道消息说,家世也不错,这时翻看着申报书,神情很严肃,时不时点一下头,没有花费多长时间就翻到了最后一页。

    原田圣子点首,将这个交给社团长看了下,社团长接过,就看到上面写着:

    制霸全国社基本事项

    1、礼仪

    ·来到部时,首先鞠躬后大声说“大家好!”

    ·离开时也行相同的礼说“失礼了,我告退了!”

    2、对前辈要说敬语

    3、部内内严禁吸烟喝酒。

    4、迟到·缺席,一定要向部里报告。

    5、活动时间:

    ·平日(三·五) 16:15~18:15

    ·星期六举办每周活动

    6、每天必须早晚打扫一次,保持清洁

    7、……

    “恩,你的申请,我接受了,请在一周内获得五个正式社员,这样的话,我们会考虑批准社团成立,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社团长是处理社团的报备,说着把裴子云申报书放在红色封装袋里,这红色封装袋里面都是社团的事宜,包括活动申请和费用申请。

    “实在感谢,给你们添麻烦了。”裴子云和远山幸太一起深深鞠躬,才转身离开了。

    不过走了几步,脱离了走廊,远山幸太就一脸不敢置信样子,嘴里喃喃:“山田!太不可思议了!你什么时变得这样厉害?还有,那个社团是怎么回事?”

    “喂,山田!你到底是什么时写的申报啊?还有,你一开始就准备自己成立社团的吗?你是什么时有这样的想法啊?”

    远山幸太回过神来,就不停地问着裴子云。

    裴子云直直地往前走,无视了远山幸太,事实上,裴子云在上学前,就做了几套方案,其中一套方案是直接参加学校剑道社,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打败所有剑道社的人,看能不能当上主将。

    只是可惜,这一套最简单方法在日本是行不通。

    而第二套方案,就是现在的这套,裴子云直接自己组建一个社团,这样的话,就是初期招收社员麻烦,组建一个社团基本条件之一就是要有五个社员,现在社团可以确定两个,一个自己,一个远山幸太,还有三个社团成员恐怕得花点精神才能获得。

    和许多人想的相反,一个有神论的社会,新教吸取信徒非常不容易,同样在日本,正因为社团众多,并且作用很重要,所以开办新社团不是很容易。

    日本对“忠诚”十分看重,中途退出社团会被同学看成“不可靠的人”,会遭到排挤甚至欺负,所以加入一个社团,并不是想象的那样容易。

    深的角度来说,日本学校很难改变的冷暴力,其实是维持社团的根基——这和国家有武装力量一样。

    要是没有冷暴力,谁都可以想退就退,想走就走,那谈什么集体主义,谈什么社团同化?

    统统变成个人主义,散沙主义。

    但是就是这样,才更值得用木刀制霸全国啊!

    窗口前,看着下面裴子云远去,副会长相沢千春对着会长,用着不屑语气说:“制霸全国社,这是什么不要脸的名字啊?”

    副会长相沢千春是一位个子很矮的男生,脸上长着几颗青春痘,戴着一副很厚的眼睛。

    他此时心中有些不平衡,因他的长相,虽成绩优秀,还是受到很多的暗里的歧视与侮辱,而坐到了现在学生会副会长的位置,花费了多少心思以及代价,只有自己才清楚。

    相沢千春承认,自己对一些长得英俊的人有偏见,而裴子云外表上来看,未来就是一位很有颜值的少年。

    且米兰私立中学的山室健一老师竟也对裴子云刮目相看,这就让相沢千春更嫉妒了。

    “才上一年级,就想着建立社团了吗?是不是太为之过早?”相沢千春一脸怀疑地问着。

    “尤其是社团的名字——制霸全国社,真让人吓一跳,以为什么了不起社团!不想只是具体研究各地神社,以及制订参拜路线,收集朱印这样一个普通社团。”相沢千春愤愤的说着。

    “就说他异想天开的想法,那个山田信一的申报书上把全国总共分成了10块,难道他的目标是国中三年完成全国路线吗?”

    “这样太过儿戏了。”

    “更不用说全国至少有8万座神社,一个人是绝对不可能完成。”相沢千春一面说着,一面注视着原田圣子。

    原田圣子出生于名门,东京原本是新川幕府所在地,有很多名门望族,但并不意味着它们不重要。

    相反,就算进入了民主政治,这些家族还是非常有影响力,就是因为她,自己才努力奋斗,甚至通过一些不好说的手段,也要进入学生会。

    会长原田圣子没有理会副会长相沢千春发言,相反,她再次地把裴子云申报书拿到手上,反复翻看,半晌,缓缓开口说着:“但是,我觉得这很有意思!”

    “嗯?”

    “会长说的不错,是非常有趣。”社团长推了推眼镜,说着:“社团的意义,本身就是让同学习惯于集体,这点上说,制霸全国社的章程非常好。”

    “一条条严格的规章,虽看起来有点过份,但考取大学,或者上社会时,无论企业还是政府都会很满意,加入社团的人会获得加分。”

    “其次社团意义就是推广我们的文化,神社的切入点很不错,我相信每个同学在认真学习神社的资料,就会经受一次文化和历史的熏陶。”

    “至于说8万座神社,一个人当然不能完成,每个地区只能选择几个神社作旅游和参拜的路线。”

    “即使是同样的目标,每个人完成具体路线都不一样,可这不就是社团存在的意义吗?”

    “想想,每个社团的成员,都能以不同的路线,踏遍全国,可能几百年都不重复,这会给每代社员,留下多丰富的遗产?”

    社团长说完,就继续工作,留下了一脸红紫的相沢千春。

    原田圣子专心致志的批着文件,没有说话,而相沢千春虽没有话说了,还是一脸不甘,对着会长原田圣子问着:“就算是这样,清率的同意也太离谱了吧,毕竟是一年级新生,这样同意可以吗?是不是还和学校方面商量一下?”

    虽说日本的学生会有很大权限,但事实上还是受到学校各个方面的影响,真正完全相信学生会有独立权限,就和相信议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一样的天真。

    “没有关系,学校方面是没有问题的!有人打了招呼。”原田圣子这次放下了笔,露出若有所思的微笑,说:“还是个校董。”

    “混蛋,这山田信一,看起来很有背景,该死的,又是这样吗?”相沢千春闭上了嘴,心中却更愤怒起来了。

    总有一天,日本会有自己这样的平民出身的人来掌握,这才是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