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八十章 极道
    裴子云微眯着眼,正在沉思。

    早川直美一直视“扫把星”,但这事果真是这样?

    裴子云在第一次见到石渡诚人时,就发现了石渡诚人身上拥有着黑暗气息。

    而事实也证明,石渡诚人是被恶鬼附身。

    但现在裴子云未曾在早川直美身上感知与石渡诚人相似的黑暗气息,这意味着至少与石渡诚人的情况不一样。

    那发生在早川直美身上的诡异事件,是人为,巧合,或还有隐情?

    裴子云思索不过是一瞬间,已陪着远山幸太进了病房。

    病床上,远山幸太躺蓝色床褥上,身上满是绷带,腿高挂着,在输液,躺平稳了,远山幸太费劲转了转头,大声说:“啊,信一,疼死我了!”

    远山幸太一开口,声音过大,牵动了伤口,疼痛的大叫。

    “啧,还真是软弱啊,这点就叫嚷,要是武士切腹怎么办?”

    “上次有个大将大友凛人切腹,可是在痛苦中熬了20个小时才死注1!”裴子云说着,神色认真起来:“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被车撞了?”

    这时有一位护士来到病床,将上面药物换了,并对裴子云说:“病人需要多休息,你们不要过多的打扰他。”

    “嘿,知道了。”裴子云微微低首说着。

    久保医院医疗条件自是不用说,住院部每一层都有护士中心,所有信息都由电脑管理,这样的话,主治医师不用寻访便能实时掌控根据护士采集的患者数据修正治疗方案。

    同时,日本护士的工作也相当的忙碌,所有治疗操作和护理全部由她们完成,包括生活护理,24小时随叫随到。

    裴子云对这样的护士还是表示尊重。

    远山幸太说着;“我接到了你的邮件,购买些日用品,我想这是社团第一次活动,自然要周到些。”

    “我没多远就碰到了早川直美,自是一起了。”

    “本来我和早川直美都没事,但到学校附近时一家便利店去时,突然一辆车不知怎么回事就直直地冲了过来,我躲了一下,可车还是把我给擦了一下。”远山幸太不由后怕说着。

    “不过司机更惨,听说现场非常惨烈,车子都快压扁,还给碎片割破了大动脉,恐怕很危险。”

    裴子云听完远山幸太的话,感觉和早川直美的所说大同小异,说着:“幸太,没什么事,就别郁闷了。”

    “福冈麻矢本来也想来看你,只是我让他先把社团的事处理了一下,现在你只管休息就好了。”

    “你的家人,我想医院也通知了吧,我们也通知了。”

    裴子云说完这话,看了一眼房间。

    “啊,这样就准备走了?医院里真好无聊啊!”远山幸太不舍的说着:“一定要记得来看我啊!”

    “下次给你带本书。”裴子云点了点头转身离去,在离开病房时,裴子云去了中心,代交了20万円。

    这些钱都是裴子云在白石学馆出版社投稿所得。

    “不管怎么样,都是因为我的社团而出事啊!”裴子云这样想着,准备送早川直美回去。

    在门口,早川直美的眼睛还是通红,点点泪痕挂着,望着裴子云,脚步上前了一步,又缩回了,顿了顿,显得非常犹豫的样子。

    终于,早川直美下定了决心,再次上前了一步,鼓起勇气说着:“我还是退社吧,部长!”

    “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原因,远山幸太也不会遭遇车祸!”

    裴子云一摆手:“这不关你的事。”

    自己要成就传奇,社团很重要,若无制霸全国社,则费更多时间与精力去完成自己的目标。

    现在,制霸全国社出现了问题。

    学校有规定,在建立社团的初期,人员五人,而三个月,则会有再次考核,社员必须满十人。

    制霸全国社的远山幸太的车祸,本来不是多大一个事,但将这件事与早川直美联系起来,则必然会引起相当负面的效果。

    因为早川直美就有“扫把星”之称,而裴子云刚把早川直美就招入社团,就出了这事,这恐怕会更坐实了早川直美的恶名,更严重是自己的制霸全国社就出名了,会让别人敬而远之,更有甚者,自己社团成员都会因这个原因而退团。

    在一瞬间,裴子云就考虑这么多。

    那这件事情到底是那种情况?

    是真的因与早川直美有关神秘力量造成远山幸太的车祸,还是人为?

    裴子云小脸一凝,再次重申:“退什么社?早川,你别胡思乱想,你也受了惊吓,好好回去休息。”

    这时电车来了,裴子云拉着早川直美上车:“回家,我送你。”

    早川直美还想说话,说:“山田君,我……我还是想!”

    “听话!”裴子云说着,

    “这……”早川直美有心反驳,但仰着小脸看去,只见裴子云小脸严肃,顿时话就在口中,硬是出不来。

    日本,不但小孩上学需要独自去学校,而且基本上国中也是根据人口密度来划分,保证大多数孩子只要乘车15到20分钟就能到达,且不允许跨区域入学,如果有学生中途搬到较远,还必须在原来学校就读,需要进行非常严格审批,并且学生还得保证自己能独立步行或乘坐电车上学、放学,否则就只能转校了。

    换句话说,除非上大学,要不基本上国中初中、高校高中,都采取的是就近入学可以在就近地区根据经济实力和成绩,选择学校。

    因此早川直美的家离着并不远。

    没多少时间,地点就到了,很快找到了“早川”的铭牌,按了铃后,一个女人就开了门。

    “早川夫人,您好。”裴子云鞠躬,认真的说着,望了一眼房子,又看了下人,早川妈妈化着淡妆,整个人看起来很温和有礼,不过带着点倦色,也许是压力大,她有点疑惑,看了看女儿,又看了看眼前的少年:“您是?”

    “我是山田信一,社团的部长,早川同学加入了我们社团,第一次活动晚了些,还请夫人见谅。”裴子云说着。

    “啊,直美你加入了社团了?这实在太好了。”日本少女十六岁就可以结婚了,早川妈妈刚才还以为是恋爱了,有点生气,这实在太早了点,但是现在一听这话,顿时客气的说着:“山田部长,直美就多蒙您照顾了,请入内休息下吧,喝杯茶!”

    日本人最怕的就是被集体排斥,早川妈妈非常担心,现在终于有社团接纳了,这是大好事啊!

    “早川夫人不必客气,早川同学已到家,那我也该告辞了,请留步。”说完,裴子云再次鞠躬,态度坚决。

    “那就麻烦您了。”早川妈妈有些遗憾,不过人家第一次来,自然不能登堂入室,也就罢了。

    告辞了后,行了几步,就听见里面喜悦的声音:“直美,你终于加入了社团了,实在太好了,你爸爸也会很高兴。”

    裴子云笑了笑,小脸就绷紧了,一对眼也眯了起来,露出一点寒光。

    “果然不对,在她身上感觉不到,但家中就有隐隐的气息无法掩盖,但却未必是恶鬼。”

    “有点是熟悉的气息。”

    “不仅仅这样,或还有别人插手。”裴子云回去时,独自一人慢慢行着,这时渐渐是变暗了,路灯也亮了,突然之间,几个人闪了出来,拦在了裴子云的面前。

    其中一人穿着黑色西服,打着领带,明显是几人领队,对着裴子云说:“你就是山田信一吧?”

    这人在上面盯着的眼睛,让人不由自主联想到爬虫。

    “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赶紧把早川直美退出你们的社团,否则的话,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裴子云望着眼前几个明显找茬的家伙,心中就隐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当下就问着:“你们是雅库扎?”

    “是你们在骚扰着早川直美吧,给早川直美制造恶名?”

    “说吧,这是为了什么?”

    听着这话,为首黑色西服的干部面色一变,原本随意神情变得恼怒,顿时带出了亡命的气质,横肉凸现,眼中凶光亮起,隐隐透出血腥,他喝着:“混蛋,你敢骂我,是想死吗?还有,你是从何处听说的这个消息?是谁告诉你?”

    雅库扎代表着极道,但其实不是好听的话,指的是日本花札纸牌中最差一种牌,有破落户之意,就算是极道内部,对看不起的人表示鄙夷或不屑,也会说“不过是个雅库扎”,这其实是骂人的话。

    而且这个干部,本来就是想吓唬下这个国中生这不是第一次了,一般来说,在日本,成年人的斥骂未成年,未成年都会道歉退避,当然存在着阶层差异就不一样了。

    以前,都是吓的屁滚尿流,立刻跪地求饶,并且明天就把早川直美开除。

    不想眼前的国中生不但不怕,还说出了这样的话,顿时性质不一样了,自己组织的意图,可不能泄露,当下就严厉呵斥着,那种混在极道的气质,就立刻出现了,要是普通日本人,哪怕是成年人,都吓的跪地求饶,但裴子云却没有任何回应,只是摸上了木刀的刀柄。

    干部见了,更露出了狰狞,大声说着:“混蛋,看来不得不要教训你了!”

    说着,几个人都向裴子云围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