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八十一章 内山组
    裴子云望着眼前几个围过来的雅库扎,目光微寒,摸上了木刀刀柄。

    这条路此时显得非常安静,没有行人的打扰。

    为首黑色西服干部在后面站着,看着被慢慢包围裴子云,黝黑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山田,是谁告诉你这件事情?你把实情说出来,不用受苦!”干部向着裴子云说着。

    看见裴子云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干部手一招,围着裴子云的几个雅库扎就准备动手了。

    其中一人快速从腰带上取了一鞭,呼呼甩了两下,鞭在空中发出一道呼啸,显示出熟练技巧,他是这个小组的攻坚手。

    组织在出任务时,不是非常严重的事,则会以小组为单位。

    小组成员大概有4到6个,其中一人干部,主要带头负责任务以及相关决策,一人则是攻坚手手,主要用来应对各种突发情况和进行对外的武力威慑,而别人则一般是组织中普通成员。

    这个组织小组中,黑色西服男子是干部,拿鞭子则是打手。

    余下在打手拿出了鞭子时,余下都拿出了木棍。

    没有拿刀,更没有拿枪,总体上说,由于《暴力团对策法》打击着社团,恶性犯罪连年递减,日本的杀人犯罪率为10万分之0.27(注1),属治安最好的几个国家之一。

    就算是雅库扎,也没有谁敢公开在街道上持枪持刀。

    裴子云看见有人扑了上来,木刀拔出,只是一斩。

    “砰!”一声,扑上来的一个雅库扎,木刀击在肩上,剧疼传来,顿时丢掉手中拿着的木棍,摔倒在地,发出了“啊啊啊”惨叫声。

    “混蛋,还不快上!”干部望着地上倒下成员,发现裴子云一刀就解决了一个战斗力,不由骂着。

    这时,一道长鞭甩出,和刚才的吓唬不一样,发出“呜呜”呼啸,直直向裴子云脸上打去,是攻坚手出手了,这次没有留手。

    裴子云后退半步,木刀一劈,就将长鞭击飞,木刀一闪,扑到了一个最近的人身前,只听“啪”一声,刀背重重抽在脸上,顿时这个人翻了出去,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牙带着血喷出,明显是失去了战斗力。

    这时围攻的组织就只剩下使鞭的人与一个空着手的人,而干部看见情况不妙,在怀中掏出一把短刀。

    只有武士才能带刀上街,枪就更加不要说了,严控。

    雅库扎组织的干部为了避免被警察发觉,用的都是这种短刀,形似肋差,刀身平直,长不会超过一尺,可隐藏在怀中。

    不过还没有等到干部拔刀,攻坚手就怒吼一声,扑了上去。

    裴子云身形再一闪,木刀划出了一道弧,只是一挡,只听啪一声,长鞭挡住,接着一抽一送,“砰”一声,攻坚手被击中了腹部,才弯腰呕吐,又听着啪一声,木刀重重打在腿上,这次是尖声惨叫,再也站不住,跪了下去,显打断了腿。

    “混蛋,你是武道家?”干部叫富田结斗,从小读书不好,备受欺辱,因此就立志一定要出人头地,而所接触到的世界,想要出人头地的方法只有一个——加入极道组织。

    富田结斗加入了组织,就用出色表现赢得了组织的信任,晋升到了小组组长,之后多次争斗中,富田结斗都未曾害怕过,即使面对武力远超过自己的存在。

    这次富田结斗却有些心急,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战斗。

    一面是几个年轻的雅库扎,一面是才变成少年的孩子,这样战斗本来手到擒来,不想却迅速向少年倾斜。

    “混蛋,去死吧!”富田结斗顿时红了眼,在日本雅库扎组织里生存,并不容易,要是中上级还罢了,或者最低级也没有关系,压力最大就是这种小组头了。

    高柳会的一个组长鹤冈大介,因无法完成组织任务而开枪自杀了,自杀前给情妇打电话:“与其因完成不了任务被组织开除而丢脸,还不如去死。”

    仅仅隔了3周,平田组的一位组长岛本也因同样原因自杀(注2)。

    “杀!”富田结斗持刀就扎,又快又狠,谁想阻了我的道,我就杀掉他,他已经毫无顾忌了。

    裴子云眸光一冷,木刀一闪,只听“噗”一声,一声惨叫,富田结斗的手骨断了,手中的刀掉了下去。

    富田结斗闷哼一声,黝黑脸顿时苍白。

    余下一个看样子是新人,见此情况,连小组干部与攻坚手都不是少年对手,心知不妙,转身就逃。

    裴子云看见一个垃圾桶,一脚踢了过去,只听蓬一声,砸了下去,正砸在顶上,顿时昏了过去。

    这时虽是晚上,可这条路也不是非常僻静,偶尔有行人。

    在外面,正巧有人经过,是一对情侣,两人挽着手,一人手中提着刚在便利店买的夜宵,其中一人向对方嘴里喂食,听见了惨叫。

    他们好奇看了一眼,发现地上倒下了几个人,其中一人还在不停呻吟,隐看上去还有点血迹,就吓的转身直逃,女子更是连买的食物袋都不要了,一丢就逃。

    裴子云听着惊呼,望了一眼,发现有人看见了情况,知道现在时间也很紧张。

    如果不出意外,过会肯定会报警,而日本警察的效率很高,如果报警的话,十分钟内肯定会赶过来。

    所以,裴子云现在想要从这些人口中了解具体情况,就必须加紧时间。

    “说吧,你是哪个组?”裴子云站在黑色西服的干部面前逼问,但富田结斗即使嘴中还不时发出惨叫,但还是不肯说话。

    裴子云木刀指着富田结斗的一腿,说:“我已经手下留情了,你的手仅仅只是断了,如果时间来得急,去医院的话,还是可以治好,并且还不会有大碍。”

    “但是看起来你不领情。”

    “再给你两个选择,你是想要我打断你的腿?”

    “顺便说一句,你是混雅库扎组织的人,手废了,脚拐了,这意味着什么,恐怕你自己很清楚!”

    富田结斗的左手将自己受伤的右手紧紧地捂着,望着面前这个说出残忍的话,却一脸笑容的裴子云,心中一寒,知道说的不是假话。

    同样也躺在地上的攻坚手知道今天是真撞到铁板上了,生怕干部还要硬挺,那样谁都落不了好,于是就连忙说:“组长,忍一下吧……还是抓紧时间治疗要紧!”

    富田结斗听了攻坚手的话,看了看裴子云,又看了看自己的手,上面鲜血淋漓,有着一个深深的缝,但看上去这个缝上的神经还可以缝上,于是就对攻坚手示意着,可以说。

    攻坚手得到了干部的示意后,心里一松,知道应该是再不会有什么事,就痛痛快快把有关早川直美的事说了出来。

    “……是这样,我们都是内山组的人,上面有人吩咐我们要时刻注意早川直美的情况,同时还要骚扰着早川直美,要给她制造恶名。”

    裴子云问着:“这是为什么?”

    攻坚手迟疑着,这时裴子云上前了一步,拿着攻坚手的手一折,“卡”一声,立刻攻坚手骨折了,攻坚手惨叫一声:“我真的不知道!但我从别人口中听说,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说是让早川直美走投无路,就可以加入我们组了。”

    裴子云望着他们惶恐的表情,感觉到他们没有说慌,就挥挥手,说着:“你们,滚吧!”

    “嗨,我们立刻滚!”富田结斗捂着自己的手,挣扎站了起来,让自己的人都赶紧跑。

    看着他们连滚带爬的出去,裴子云也收起了木刀,目光一扫,看见了食物袋,拿起来一看,︿( ̄︶ ̄)︿。

    “天妇罗和寿司我要了。”

    “鲜堡和咖喱饭我就不要了,哪怕是牛肉咖喱。”

    鲜堡就是用米饭所制成的汉堡,咖喱被称为日本的国民食物,不过裴子云并不喜欢,但是天妇罗用面粉和鸡蛋裹着炸的虾,金黄色,鲜嫩美味,香而不腻,就很喜欢了。

    寿司也可以。

    当下就丢二张千円,这差不多,天妇罗一根大概100円,普通寿司也差不多是这价格,里面大概是二人的份,也不过是五六块,加起来最多是1500円。

    啃着天妇罗和寿司,裴子云在口袋中拿出手机,在上面划弄了一番,给坂上三千子发了一封邮件:“坂上,给我查下内山组,我刚才和内山组起了点冲突。”

    裴子云发完了邮件,就向着下一站的电车站而去,没有等一会,“滴滴”邮件声响了,裴子云一看是坂上三千子的询问。

    “山田様,您杀人了吗?”

    “没有,普通人,我不会随便杀人,而且也不会有任何痕迹。”裴子云经过这些天,力量虽不能透出体,但在指上形成小小气膜还是成功了。

    “您只要没有杀人,就是小事。”对面的坂上三千子暗松了口气:“您现在是回家吗?请等一下,我这就过来。”

    收了手机,裴子云想着,看来隐瞒不住了,不过自己的情况,也不需要隐瞒,再说早川直美的事,也必须有个调查,当下就有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