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八十二章 请求
    裴子云看完了坂上三千子回复,没有立刻动身回家,而想了想,又拿出了手机,在手机上写着,发个邮件给自己父亲山田和彦。

    裴子云肉体的父亲山田和彦,给别人的感觉就是看起来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人,他理着一个平头,带着一副棕色眼睛,平时都穿着工作时的深蓝色的西服与皮鞋,与人交流时,则紧紧地盯着别人的眼,显得强势。

    山田和彦在一家大型百货公司工作,已工作了八年,虽没有过多背景,可是凭着名校出身,以及自己才能,现在成了部长,可以说是人生赢家(注1)

    平时山田和彦的作息时间都是早上八点出门,晚上十一点钟回家,当然有时,也会因为会议或工作上的别的事,很晚才到家。

    不催下的话,自己睡了,说不定山田和彦还没有到家。

    裴子云在给山田和彦发完邮件,就直直就往附近一家银行而去。

    银行离这并不远,只有五百米距离,十分钟就到了。

    日本的银行是上午9点到12点以及下午14点到17点时有人工作,这个时间可以人工的处理业务。

    此时早已关了门,不过裴子云来只是为了取钱。

    银行外面有着一排ATM机,此时已是晚上,加上这个地方人流量也不多,所以一排ATM机显得有些空荡荡,只有一两个人在ATM机中取钱或存款,裴子云走进一个空着的ATM机,拿出了一张IC银行卡。

    在ATM机上取钱,只需要插入自己的IC银行卡并输入密码就可以了,当然为了以防万一,还有道手续,将自己手指放在指纹确认装置上进行判别——这是IC银行卡的一道保险措施。

    即使有人拾到了IC银行卡,即使他也知道密码,有这道手续,还是取不到钱,因为需要指纹确认。

    “383万円吗?”这对国中生当然是巨款了,裴子云看了一眼,就开始取钱。

    ATM机有着限定,每次只能取50万円,一天上限是200万円。

    “足了!”裴子云发现这限额规定恰符合着自己需要,用手点击着显示金额,只听着“卡卡”一张张万元円钞票从出票口出来,裴子云把书包从背上拿下,将200张钞票放到书包里,就离开了。

    在电站等了会,没有等到电车,没有耐心了,就直接在路侧招了招手,乘了一辆快车回家。

    十五分钟后,裴子云从车中下来,到了门口,大声喊着:“我回来了。”

    裴子云的妈妈山田泉美听到了儿子声音,立马出来迎接,打开门,帮裴子云拿着书包,说着:“信一,怎么回事,这样晚回来?”

    裴子云欠身,歉意说着:“嗨,让大家担忧了,今天是因远山幸太出了车祸,我和一个同学去看望,耽搁一点时间,而那个同学是女生,天色已晚,我担心她有危险,我就先护送她回家了。”

    “喔,原来是这样啊!对了,幸太这个孩子怎么样了?受伤严重吗?为什么会出车祸呢?”山田泉美担忧的问着。

    远上幸太是山田信一的好友,曾多次到山田家来玩,再加上远上幸太这个家伙是一个自来熟,没几句话就混熟了,山田泉美自然是知道远上幸太这个人。

    “妈妈放心,幸太受伤不太严重,现在正在静养,已经没有事情了。”裴子云说着。

    “那就好!”山田泉美说着。

    裴子云进了家里,发现坂上三千子和父亲都在客厅桌子侧等着。

    山田和彦看着自己的儿子回来了,就直直的问着:“信一,你邮件上面说的都是真的吗?”

    山田和彦才回家不久,处于震惊中,自自己接到了信一邮件,又接到了坂上三千子的电话,他才得知自己的儿子写书赚了400万円!

    400万円啊!

    身为一家之主,山田和彦对此有相当认识,简直不敢相信。

    要说钱并不算太多,资本家不说的话,职业行列,内阁总理大臣4000万円名列第一,其次是有名职业棒球选手3500万円,国会议员2200万円,而普通工薪族大概是在440万円,就连清洁员都有230万円。

    可是山田信一才12岁!

    山田和彦所在的百货公司,不谈红利的话,社长也才2000万円,因此在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山田和彦内心就无法平静下来。

    幸亏是部长,山田和彦向同事吩咐今天就不下班后集会,就乘车回来了。

    在半路,以及到家时,山田和彦都在与坂上三千子打电话,即使已听着说完了所有经过,但山田和彦还是难以相信。

    这时,山田和彦看到了儿子山田信一,再也无法忍耐,问着:“信一,你真是写书出版了吗?而且,还赚了400万円?”

    山田和彦用惊讶的语气问着。

    “是的,是在白石学馆出版社出道,这是200万円。”裴子云把书包从山田泉美手中拿下,就将一叠叠钞票拿出来献上去,将这些钱叠在一起,放在了坂上三千子带来的杂志和书上。

    并对着山田和彦与山田泉美说着:“看,这就是证据!”

    山田泉美震惊望着自己儿子,捂住了嘴,喃喃;“信一,这真的是你所赚到吗?你没有做违法的事吧?”

    山田和彦则翻看桌子上杂志,看到白石杂志上笔调有些冷峻《樱花下的武士》以及思想深入、更残酷的《蒲上门之变》,不由再次问;“信一,这真的是你所写的吗?虽你是我的儿子,可是我还是要问道,这文字,这思想,真的是你独自完成的吗?”

    山田和彦双目紧紧盯着裴子云,想从脸上看出一丝端倪。但裴子云( ̄_ ̄)的表情,没有丝毫的畏惧,只是低首说着:“嗨,是我!”

    坂上三千子跪坐的说着:“我可以做证,的确是山田様独立完成的!”

    看到裴子云没有丝毫的局促,山田和彦沉默了许久,终于确定自己儿子山田信一确实没有说谎。

    山田和彦再次看着《谁是第二人》这本书,翻看着,脸上神情也越来越欢喜,不过还是按捺着喜色,维持着父亲的威严。

    “信一,既你选择了写作,又有着天赋,就一定要作到最好,明白吗?”

    “嗨,我明白了。”裴子云低首说着,只要度过了这关,自己就能海阔天空,去旅行就是给写作采风,一切都顺利起来了。

    过了一会,山田泉美与山田和彦才平静下了自己的心情,接受了儿子山田信一是一个天才的事实。

    山田泉美拿着钱,说:“信一,这钱妈妈替你收着了。”

    山田和彦也平缓了一下心情,缓缓问:“信一,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其实作家在职业榜中收入并不算高,大部分作者都在500万円以下,不过要是顶尖的一部分,自然就不一样了。

    山田信一才12岁就有这样水平的作品,以后哪怕不进步,单纯本数积累起来,就非常可观了,因为作者有着自己版权。

    日本作家稿费,如果是一次性(就是没有再版的价值),收入相对低,但是有才能,有再版价值的书,就可不断收割版税。

    黒岩圭的《终于有了你》是出道作,到了现在再版了20次,累计13万本,版税是1400万円,这当然不是一下进账,而用了15年时间。

    要是山田信一能年年出一本,并且保持这水平的话,过了十年,十几本叠加的利益,能年入一亿円也可能。

    山田和彦因此询问着自己儿子的意见,他不希望自己儿子和樱花一样,短暂绚丽,又归于泥土。

    裴子云却根本不在意这个,说着:“父亲,我已成立了制霸全国社,我们制霸全国社的目标是走遍全国的神社!”

    “我们把全国划分成十块地区,而东京都地区,就是第一块,想趁着平时的假期,周六周日就完成路线策划和旅行。”

    “至于大假期,我想组织社员进行一场旅行,目标就是更远的地点——北海道都有可能。”

    “还请您的同意!”

    “制霸全国社吗?”山田和彦名校出身,当然知道一个社团部长,以及优秀的成绩,会给大学和公司什么印象,可以说,这是天然的干部预备役。

    沉默了良久,他叹着:“真了不起,信一,既这样,你就得认真负责,得承担起自己责任!”

    “要对社团负起责任,要对社员负起责任,明白吗?”

    裴子云应着:“嗨,我明白了!”

    山田和彦转脸就对着山田泉美说着:“今天是好日子,还有坂上小姐到来,请弄些丰盛的菜,上点酒,拜托了!”

    山田泉美听着这话,立刻点首应是。

    趁着忙碌,小客厅没有了人,坂上三千子在自己包中拿出一叠文件,递给了裴子云,严肃说着:“山田様,这就是,你想要的内山组的资料!”

    “您没有杀人,这很好,虽说武士有着便宜行事之权,但是现在到底是法治社会了,如果随便杀死普通人,无论是我们还是政府,都会很为难。”

    “请您注意一下,拜托了。”坂上三千子认真低首请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