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八十六章 吓尿了
    望着大冈智史离去,内山大贵咆哮后的脸又冷了下来,看不出表情,可紧紧握着的双手都可看见青色经脉,显出内心十分愤怒。

    内山大贵是内山组创始人,就算曾经是一条野狗,也是一条狼的伪装,多少风雨,多少打拼,才有今天的地位。

    被内山大贵召见的人,哪个不恭恭敬敬?

    就算是相当或更加高的人,也不会随意给内山大贵脸色看。

    可现在,自己却被一个国中生蔑视了,就连着大冈智史,图尽匕现时,也把自己当狗一样使唤,这是绝不能容忍的事!

    内山大贵用手松松领口,深呼一口气。

    大冈智史背后有人,虽感觉到很耻辱,但目前还不是时候。

    可一个神社的继承人,就敢蔑视自己?

    即使这家伙是所谓的武士,可在内山大贵生涯中,从未听说所谓武士有什么可怕,纵使大冈智史提醒,他也不放在心上。

    “如果武士有用,还要枪炮干什么?幕府也不会民主了。”

    “多弄几把刀,大不了用枪,将这家伙砍成肉酱。”内山大贵想着,双目露出了凶光。

    这时,静室外进来一个黑色西装中年人,他是内山组的执行长村木克己,村木克长着一张国字脸,是内山组中最激进一派的核心人物,曾主持多次对内对外行动,自称清道夫。

    内山组能从一个小组织生长到现在,身负多条人命的村木克己功不可没,他向着脸色铁青的内山大贵问:“总长,难道就真这样放过?”

    “哼!怎么可能,只是因大冈一句话,我们就放弃?”

    “虽大冈智史这家伙背后的人,我们必须表示恭敬,但我们内山组能成长到现在,可不是单纯靠着别人撑着。”

    “再说,你要明白我们内山组有着利用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力量。现在,面对一个小小的国中生,我们就退让了,这样的话,我们内山组的脸都丢尽了,还有什么威信可言?谁还相信我们有着力量,恐怕到时,任谁都想要在我们身上咬下一口!”

    “我还真不信,所谓武士,还能对抗我们的刀枪?”内山大贵眼中闪现点点凶光:“我决心已下,立刻调我们最精锐的多田组来!”

    内山大贵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嗨!”村木克己一鞠躬,转身出去,没有多少时间,一个人过来了,他是内山组最精锐的一个小组组长,被外人称“内山绞肉机”的多田凉太。

    多田凉太穿着一身劲服,短发,浓眉大眼,内山大贵看了上去,冷着脸说着:“带上武器,今天夜里,你们就去把山田信一砍成肉酱!!”

    “嗨!”多田凉太听着内山大贵的命令,眼中露出嗜血,带着杀气应着。

    虽裴子云与早川直美被内山大贵邀着长谈一番话,实际时间并没有花费多少,只是大约用了半小时左右,回到了门口,就看见正在等着自己的远山幸太与福冈麻矢等人。

    见到裴子云,远山幸太大声喊着:“啊,你们终于回来了!我们还以为你们有什么事了,再过半个小时,你们没有回来,我们可就真的报警了!!”

    “是啊,你们要再过会还没有回来,我们就报警了,那些人看着就不是好人,真吓人!”福冈麻矢用手摸着自己胸口,心有余悸的样子,他们也看见了邀请的人了。

    “没事了,大家回去吧!”按照社团的规矩,就算是回去,也不能放羊一样,规矩的上了电车,返回学校,抵达了206室。

    不需要吩咐,大家都清扫着社团,并且把当日的记录存档,还调出了准备出刊的报纸,这与其说是报纸,不如说是广告。

    “一起来吧,制霸全国社。”

    “无法满足一般社团的你,要不要加入制霸全国社?我们是立志制霸全国的社团,让青春燃烧吧,让足迹贯穿全国,给你的人生留下永远难以磨灭的一页。”

    “不管以后怎么样,现在,你就是传奇!”

    下面就是第一次旅行的照片,以及游记。

    “看起来不错,大家辛苦了。”裴子云看了看光可鉴人的地板,以及第一张社刊的原稿,很满意,又看着天色逐渐变得暗淡:“现在,大家散会吧,一定要平安到家。”

    “是,部长。”四个人一起鞠躬,就连着有些心事的早川直美,也一躬,目送着三人离去,她有些迟疑。

    “放心,直美,一切交给我好了。”裴子云说着。

    很明显早川直美不安,这事诡异超过了少女的想象,她想问,又没有鼓起勇气,勉强应着:“嗨!”

    所有人离开后,裴子云才锁门离开,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伴随着“滴滴”声,裴子云从口袋中拿出手机,并且按了接听,接着,就传来了一个陌生的低沉的声音,说着:“山田,如果不想你家人出事的话,就到郊区中尾仓库去。”

    说完这话就挂了。

    裴子云听完,脸色一冷,他并没有多少愤怒,而是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脸上还挂着刚才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我本已经放过你,可你还是硬是过来找死了。”

    “雅库扎,再怎么样洗白,还是雅库扎。”

    “平时再怎么样伪装,一遇到尖锐问题,就不假思考的想用暴力来解决问题了,还是这种下作手段。”

    在以前有个疑问,同样是组织,雅库扎(极道)和正式公司区别在哪里?

    其实许多时表面的作法区别不大,核心就在这里——遇到了尖锐矛盾,靠经济手段解决的就是公司,靠暴力手段解决的就是雅库扎。

    当然,靠暴力手段解决的也可能是国家。

    裴子云的叹息寂寥,却又冰凉。

    他没有立刻出发,而继续拿着手机,这时就不用邮件了,直接和坂上三千子通话:“坂上,有人威胁我,还威胁我的家人,我估计是内山组,现在我就去解决掉,你帮忙处理下后事吧!”

    说着,不等坂上三千子回话,裴子云就直接挂了电话,坐上了一辆快车。

    “到郊区中尾仓库!赶紧!这是5000円,如果15分钟赶到,还有5000円小费!”裴子云上了车,直接对着司机说着。

    “好!坐稳了!”司机听着裴子云这样说着,自己忙碌一天也就是不到15000円,现在这一次就可以赚1万円,也不问晚上去郊外干什么,直接一个加速,飞快地往郊区中尾仓库驶过去。

    郊区的中尾仓库原本一家木材加工公司用来存贮木材,但原本租赁这家仓库的公司因经营不善以及遭受排挤倒闭,就没有继租。

    而且这个中尾仓库本身不大,而且离繁荣区太远,以及别的种种原因,中尾仓库就逐渐荒废了。

    此时,郊外原本荒废中尾仓库灯火通明,显得有一丝诡异。

    仓库中,在灯光中可以看见,空旷场地中有多人。

    这些人正准备长刀,盘坐着地上,把在长刀放在膝上,用油仔细擦拭,一看就知道这些人必是长时间使用刀的人。

    还有二个人拿着枪,不时用着枪比话着。

    很快,快车就抵达到偏远的郊区的中尾仓库,但在离仓库还有一段距离时,裴子云就让司机停了车,把1万円丢给了司机,就独自下车了。

    这时雨下了起来,有点细,笼罩在夜色中,裴子云望着不远灯火通明中尾仓库,眼中露出一丝寒意,脚步微动,消失在黑暗中。

    仓库中,组长多田凉太环顾一下四周,对着命令:“虽这里离着中心很远,但记住,不到万不得己,不要动枪!”

    “嗨!”拿着枪的二个人不约而同应着。

    一个举起了刀的人躬身:“请组长放心,这次绝没有问题,我们都习过武道,算得上是武道家,又经过多次战斗,谁都见过血,那个山田,只是一个国中生,遇到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是啊,我们其实一个人,就能砍杀,现在整个小组都来了,只要山田来了,哪怕是鬼神,都得死——相沢,你说是不是?”

    学生会副会长相沢千春,却几乎要吓尿了,灯光下脸色苍白,咬着唇小声赞同:“是,您说的对。”

    他真的都快吓尿了,硬着逼着尿意,他是一个普通学生,为了出人投地,到处寻找靠山,结果就靠上了内山组,平时也只是办些威吓下社团,把早川直美踢出去,或者监督下学生行踪的事。

    现在,七个人真的围在屋里讨论杀人?这就是极道吗?这可不是自己想要的人生啊!

    不提相沢千春面如土色,就在这时,只听“啪!”一声,灯光熄灭。

    多田凉太一皱眉,说:“恩,这是怎么回事?”

    “山元,这些不是你检查的吗?你不是说中尾仓库的灯光电路没有什么问题的吗?”

    山元勇希正是此次多田凉太小组中一人,灯光都是由他负责,在不久前,山元勇希还检查过灯光是否有故障,发现这个仓库只是有些老旧,但却没有丝毫的迹象显示灯光的电路有问题。

    不过灯熄灭了,是事实,他站了起来,说着:“实在抱歉,我立刻去看。”

    但才行了几步,只听“噗”一声,接着就是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从黑暗的仓库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