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八十九章 恒元行雄
    东京·恒元家

    在东京核心区域,有着宽大的园子,这就是名门世家的外在表现。

    昨夜虽下着暴雨,但今天还是太阳高照,此时,距离裴子云昨天杀戮,已过去了十几个小时。

    其中一个房间内,几个人面色铁青看着屏幕。

    房间中超大屏幕呈现是鲜血淋漓的尸体,如果仔细数一下的话,会发现屏幕上总计是8具尸体。

    屏幕中画面一转,接着就出现裴子云的脸,只见裴子云穿着一身校服,正在进入学校,看上去很纯良。

    这一幕怎么看着都十分诡异,如果不是上面屏幕,所放都是详细信息,恐怕任何一个普通人都不会想到这样重大刑事案件,竟是一个只有12岁的人所为。

    “恒元様,您看,这次死了8个,连着上次的3个,已杀了十一个!”川向干夫看着屏幕,愤怒说:“现代怎会允许这样的猖狂,当我们警视厅是死人吗?”

    东京都警视厅是日本最早警察机构,在日本只有东京都设立,其它地区警察核心部门被称警察本部,拥有三万众。

    “请支持我们吧,拜托了!”川向干夫是警视厅特别行动课(第七课)副课长,警衔警视,平民出身,没有背景,年纪才三十三岁,但点点白发,黝黑的皮肤与脸上深深皱纹,让他看上去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人。

    在这个年龄,有这样地位,哪怕是名校出生,能担当这重要部门负责人,可见能力出众,而也是因耗费过多的精力,导致川向干夫已满头白发。

    这时,川向干夫深深低下首去,向着老人请求着。

    老人坐在椅上,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头发梳很直,脸上有几颗老人斑,面色平静,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一时没有说话。

    “川向桑,请您注意。”一侧的花野井裕基这时发言说着:“问题是按照政府和武士的协议,在灵异袭击现场,武士有执法权,而且袭击武士可以袭警之罪当场击毙……”

    “我们特别行动课虽有很大的权限,但也得按照协议进行。”

    花野井裕基个子不高,只有一米六左右,穿着特别行动课的制服,用着恭敬但冷淡的语气说着。

    花野井裕基身材不高,但背景不小,一家都是警视厅的人,尤其爷爷花野秀二,更曾是特别行动课的课长,与各方都有不浅的关系。

    因此花野井裕基在特别行动课可以说根深蒂固,一直以为特别行动课课长是囊中之物,不过竞争对手却是平民出身的川向干夫,一直对此心怀芥蒂。

    现在听到川向干夫这样抱怨,花野井裕基就客气而冷淡的说着,事实上就是反驳了。

    但花野井裕基的话还没有说完,川向干夫就喊着:“八嘎,难道因是武士就可为所欲为吗?”

    “就算按照袭警来处理,也是放下武器就可投降,怎么可以连续追杀?哪个警察有这权利?”

    “再说,那些极道,不也和政府有着曾经的默契,现在不是一样在清算吗?”川向干夫说着这话,脸上表情很是愤怒。

    这时原本默不作声的老人发话了,转身问着:“智史,你怎么看?”

    在坐着的老人身后三十多岁的男子直直站着,正是之前曾在内山组出现过的大冈智史。

    大冈智史低首对着老人说着:“上樣,以前极道有着作用,就是扎根基层,在我国,左翼最疯狂的时代,都无法建立基层,只能变成恐怖分子,而使民众憎恨,其中不少就是极道的功劳。”

    “所以才由得它们的势力扩大,最鼎盛时有20万众!”

    “进入了现代后,因没有了土壤,所以左翼渐渐式微,基本上不存在了,极道已经没有作用,才进行一系列清算和打击。”

    “暴力团对策法和进一步的修正,不但是我们推动,也是民众和经济发展的需要,不能由暴力团影响经济发展了。”

    “可武士不一样……”

    听着这话,川向干夫就打断了话:“……可是,恶鬼不也在消退吗?”

    以川向干夫的身份,他早已就接触到了不少和恶鬼有关案件,这些案件无不都显示着恶鬼的恐怖。

    “的确,在过去百年,恶鬼是在消退,因此,政府有关这方面也一度考虑重新审查与武士的协议。”

    “但不妙的是,经过相关部门的统计,最10年,似乎恶鬼又强大起来,且更糟糕的是,不仅仅这样,别的神秘力量也因某种不知名的因素在相继苏醒。”大冈智史没有丝毫因被川向干夫打断而恼怒,向老人解释着。

    大冈智史是政府一个更隐秘的部门,能接触到更多川向干夫接触不到的隐秘信息,现在若不是因向眼前的老人解释,大冈智史不会将这些信息随意透露。

    当然,在场的都是高级警官,也是一个原因,而且警视厅特别行动课(第七课)本来就是处理这种事件的部门。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政府是不可能撕毁与武士的协议!”大冈智史一脸严肃说着。

    “山田信一现在才12岁,可你们看尸体伤口,这样的刀法,这样的坚毅果决,对于一个国中生来说,根本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有鉴于此,我们怀疑有着武士在山田信一身体上苏醒了。”

    “不!不可能,不可能出现这事!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不会出现神话中的事!”川向干夫一脸不可置信。

    这时,老人冷冷看着川向干夫,说:“住口!”

    川向干夫的就是这样,所以哪怕是自己的人,获得自己支持,也难进一步,当下老人转身,对大冈智史问:“那么,现在对策是怎么样?”

    大冈智史则继续低着头,说:“经过我们的讨论,有三个计划。”

    “其中,我们认为最好的上策,就是停止对抗,因我们现在还并没有插手,山田信一现在资料过少,对他的信息不明,不知道在他身上附身武士是何人。如果贸然对抗的话,恐怕结局很难想象。因此,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暂时观察,不与之对抗。”

    “如果不取这个上策呢?”老人说着,低着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双手,手上满是老人斑。

    老人名叫恒元行雄,恒元家深受新川幕府的信任,领有二万石,是诸侯之一,当年倒幕战争,正巧是家督恒元义命继位谒见将军,年仅12岁,但他立刻表达了支持幕府的决心。

    因此战争胜利后,获得了优待,举族迁移到东京居住,现在已传至第15代,进入民主后,历代家主也屡居高位,不过随着民主的进行,连将军家都渐渐隐居,何况是恒元家。

    “我不想就这样的死去。”

    是的,虽恒元行雄已经老了,但他还想继续活下去,还没有享受完美好的人生,还想继续拥有权利,可想继续活下去的话,那就少不了人鱼之血。

    在一个绝密资料中,恒元行雄知道,如果能获得人鱼之血,就可以延长一个人生命,甚至可以让一个人恢复年轻时的活力。

    这对一个即将濒临死亡的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诱惑,更何况,恒元行雄还有计划,想要自己完成。

    “我不能死,我还要振兴恒元家,如果我死了,我的子孙还能和我一样具有影响力量吗?”

    “不,不可能。”

    “所以我不能死,我要再活三十年。”

    恒元行雄就秘密调查着人鱼之血的后裔,而终于在一个小女孩的身上,发觉消失几百年的人鱼之血出现了。

    “这必是神给予我机会,让我能进一步效力公方樣和天皇。”

    因此秘密围绕着女孩定下来种种详尽计划,而内山组就是恒元行雄计划中一环。

    但是现在,内山组的成员损失惨重,这还罢了,关键是女孩被山田信一吸取了,眼见着详尽计划要破产,当下满怀着愤怒。

    人鱼之血,一定要获得,因这是他的青春活力的重要保障!

    恒元行雄这一生在政场中经历过多少尔虞我炸,心境早已变得高深,不会为半点事情所动。

    但当他知道了这事发生时,还是十分震怒。

    听完大冈智史所说的上策,恒元行雄沉默了良久,不动声色,心中很是失望,对着自己身后的一人说着:“让里见馆的高木浩平上来!”

    听着恒元行雄的话,大冈智史脸色微变,但没有阻止,只是低下了首。

    花野井裕见着一幕,突心里一动,皱起了眉。

    大冈智史是恒元行雄一手培养提拔的人,听称呼就知道亲疏了,这可是称呼“上樣”,而恒元行雄直接称呼“智史”,可见其亲密。

    以前,大冈智史事事都听从恒元行雄,全心全意为恒元家和恒元行雄考虑,怎么现在,似乎有着变化,把这所谓的上策拿出来?

    虽花野井裕并不知道人鱼之血,但也敏锐的闻到了疏远的气息,这是怎么回事?

    房间里,似乎短时间陷入了沉默,这时一个人敲门,获得允许进来,恭敬的对着老人说:“上樣,神道厅的川竹孝浩到了,说有事要求见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