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九十章 神道厅
    川竹孝浩这名字听着普通,但这个人是神道厅的重要干部,仅仅这个身份,足以对他肃然起敬了,就连恒元行雄也在座位上起身,挥退了几个人,只剩了大冈智史向门口而去。

    来的人是一个中年人,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中年人,面容没有特点,穿一身正装,黑西服、黑皮鞋,手上拿一个公文包,与一个普通上班族没两样。

    川竹孝浩见到恒元行雄,就一鞠躬:“恒元樣,打搅了。”

    说着,在公文包中拿出一封信,双手向恒元行雄奉上。

    恒元行雄用满是老年斑的双手颤颤巍巍打开信封,看见里面内容,脸色一变。

    “川竹君,连神道厅都支持吗?尽川神社有这样重要吗?”恒元行雄很是疑惑的问着。

    尽川神社只是一个传承五百年的神社,与其并列有多家,规格不过是六百石,并没有特别,但现在神道厅都给撑腰,这是为什么?

    恒元行雄有些不清楚,直接了当的问着。

    “恒元樣,您是以前诸藩之子,不应该不清楚。”

    “诸藩有十几万石,二十万石,但天皇也不过三万石,公卿最高的五摄家也不过二千石,第二系列的清华家,也不过是五百石左右注1。”

    “神社系统,最高也不过一千一百石,规格六百石很高了。”对着恒元行雄明知故问,川竹孝浩回答:“而且我们神道厅的责任之一,就是调解神道和世俗的矛盾,武士的问题,也在其中。”

    “这点你应该很清楚才对。”

    川竹孝浩态度恭敬,但实际上有点冷淡,这来自神道厅的力量。

    五百年前,新川幕府还没有建立时,处于神佛习合的阶段,但是神道的信徒只有佛教一半。

    新川幕府建立,整顿神道,兴起“神佛分离令”,导致神道力量迅速膨胀,扭转了长期以来,神道几乎变成佛教附庸的局面到进入民主前,人口85变成了神道信徒。

    虽经过了政教分离,但佛教力量复兴,但只有神道的三分之一注2。

    神道厅神道本厅就掌握着全国8万神社,虽民主后废除了派遣制,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权利已被民主政府所掌控,威势不如以前,但力量还是很强大,恒元行雄不得不顾忌。

    这公文,使恒元行雄看到了神道厅的意志。

    “为什么这样?”恒元行雄强硬了起来:“我会向公方樣抗议。”

    “恒元樣,您当然有权向上抗议,但这是你先过线了。”川竹孝浩目光一闪,说着:“您真的想被神道厅,以及政府调查吗?”

    这话已经是直白的暗示,恒元行雄顿时脸色一白神道厅知道了!

    川竹孝浩见着神色,不由微微冷笑,人鱼之血,是明令不允许取用,取用者按照恶鬼处理这倒不是嫉妒,而是事实上几次都证明,哪怕是一开始看起来没有副作用,长久下,当事人必变成了非人。

    这不能容忍。

    如果真的调查暴光,恒元行雄只有“病故”了。

    现在已经是看在恒元家的家格和力量上了。

    川竹孝浩继续说着:“看来,您是明白了,神道厅本想调解这次矛盾,但是既您已经发了血贴,那我们也不阻挡了。”

    “不过按照规则,就不能再用任何现代武力,而且您必须到场,您的随从人员不能超过5人。”

    “赌上一切的话,当事人怎么不上场呢?”

    “我知道了。”恒元行雄不愧是家主,虽刚才脸色大变,但是转眼,就平静回答,脸上不露一丝神色。

    说完这话,川竹孝浩鞠了一躬,转身退了回去。

    恒元行雄看着公文,沉默许久,掏出打火机打出火,点燃一角,看着文件一点点的化成了灰烬。

    接着,恒元行雄对着大冈智史问:“现在这情况,你有什么看法和对策?”

    听着这话,大冈智史眼睛微眯,想了想,说:“上樣,神道厅支持山田信一,其实是两个原因,一就是恶鬼和神秘力量复苏,武士的价值提高。”

    “第二,就是可能发觉了蛛丝马迹,甚至有了些证据。”

    说到这里,恒元行雄脸上肌肉一跳,但大冈智史却似乎没有看见,低首说着:“不过事情已定,那您就拿出全部力量,将里见馆全部放开吧!”

    “这个恐怕还不够。”恒元行雄脸色好了些,转身对着不远处高木浩平说:“把你手下挑选最精锐的人,由尾車义昭带去里见馆吧。”

    高木浩平掌控着恒元家的私兵,最终的杀手锏,但高木浩平不是这支私兵中武力最强的人。

    单兵最强的人是尾車义昭,曾经有着一夜杀掉十三人的记录,但尾車义昭有一个非常严重毛病,就是极度嗜杀,十分凶残,动手时毫无分寸,多次误伤友军,甚至因为失手杀死平民,被关禁闭处罚,若无必要行动,不会用这个人。

    听着恒元行雄的话,高木浩平肌肉一动,低头应着:“嗨!”

    就在这时,大冈智史站出来:“让您失望了,上樣。”

    大冈智史很诚恳道歉,将鞋脱掉,后退两步,缓缓跪了下来:“请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跟随您去里见馆吧!”

    去里见馆是生死决斗,会死,但大冈智史看上去,没有耻辱感觉,一切理所应当一样。

    而恒元行雄也没有惊喜感动表情,只是冷眼扫着,良久才说着:“大冈,念在你是我的谱代家臣,我给你这个机会。”

    “嗨!”

    山田家

    坂上三千子穿着一身长裙,盘着淑女发髻,和裴子云正盘坐在桌侧,她向裴子云报告着乐虎国际国际的销售情况,轻声说着:“山田様,您真是太了不起了,您的第一部长篇谁是第二人卖不错,已经卖了7000侧,出版社决定再版了1万册!”

    “对你这样新人来说,第一次长篇就有这样的成绩,实在是非常难得,更重要的是,您的这篇作品,已经提名给荒木赏,并且还列入了前十,成功的进入了终审的阶段。”

    “本月二十六日,就会进行终审揭晓,你已经被邀请成嘉宾。”

    “如果您不是武士,我就要说您是天生为写作而生的人。”坂上三千子认真的向着裴子云庆贺,这是真心话。

    日本出版界的特点是有着强大发行系统,相对便宜价格以及书籍和杂志漫画书的大卖。

    但上一个世纪开始,日本出版业逐渐下坡路,由于出版销售额连年减少和退货的不断增加,每年有上千家的书店破产。

    因此,每一家出版社都在渴望着获得更多优秀的作者。

    裴子云太过年轻,又是新人,白石学馆出版社推荐谁是第二人时,本身并没有太重视,不想却中了奖,进入了终审。

    这是意外之喜。

    要是得到荒木赏,稿费就完全不一样,原本是5000円一张初料稿,现在至少变成1万円,这还是新人的待遇,并且版税也会提高。

    总体来说,就能有1000万円年的稿费收入,这在日本已经非常不错了。

    难怪坂上三千子这样庆贺。

    裴子云听了笑了一笑,历史上谁是第二人在一年内就再版了五次,总计6万册,而现在的谁是第二人才再版1次,不多。

    只是问着:“你没有答应我公开出场吧?”

    “没有,您15岁前,按照协议不公开出场,但是去还是要去,万一中了大赏,就由我代领吧!”

    “这想法不错。”裴子云说着,这时,铃声响了,坂上三千子说了声抱歉,就接了电话,开始时脸色还带着微笑,过了会,脸色沉了下来,快速答了一句:“我知道了”,接着挂了电话说着:“山田様!有不好事情了!”

    “下月初六,里见馆正式打开了!”坂上三千子神色严肃。

    “嗯,里见馆到底什么情况?”

    “如果我输了会怎么样,赢了会怎么样?”裴子云小脸一低,恢复了认真,仔细的问着。

    “山田様,还请你千万小心!”

    “里见馆是一家有很长历史的恶鬼馆,据说通向黄泉,历史可追究到新川幕府建立时,虽部分开放,受神道厅和一些家族的介入,但本质上还是恶鬼馆。”

    “输了的话,恐怕您很难活下去,而赢的话,你将获得对方的命。”

    “可以说,这一战是赌上了双方的一切,输则一无所有,胜则才能在馆里出来,所以山田様,还请务必小心,不要大意!!”

    “赌上一切吗?”裴子云点首若有所思,他没有说什么话,只是问着:“你除了这个,还给我带了什么?”

    她带着一个盒子。

    “这是您上次要的神社密传。”坂上三千子拿起了盒子,把它交给裴子云,裴子云将这个木盒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是几个光盘。

    “这是什么?”看上去很朴素的样子。

    “这是尽川神社所有的密传,除了最终考核,还有不少是恶鬼的知识。”

    “到下月初六还有十几天,还请仔细揣摩,能多些理解,也是好的,毕竟您的对手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