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九十一章 神的疑惑
    东京·吉井

    属于繁荣区域,人群来往,车流穿流,一个酒店,虽外表看上去是普普通通一个酒店,并没有特别,此时有众多车辆停在停车场。

    一辆轿车缓缓开入,在大礼堂门口停下来,身穿西装司机拉开车门,让坂上三千子、裴子云出来。

    新湿川酒店,占面积有2000平米,它历史悠久,底蕴深厚,更因非常舒适条件,这个环境让来者满意,曾被评“日本居民最想入住”百家酒店之一,是许多商业酒会的据点地点。

    而这家酒店已举行过多次荒木赏,现在这一活动又即将举行,随着人流,一脸笑容迎宾整齐站在门前不停鞠躬。

    裴子云跟坂上三千子进入酒店,就看见了早等候新闻媒体记者。

    因文学作品在日本有着很深地位,许多民众或多或少都会关注,文学重大奖项更备受关注,每年荒木赏都是日本民众津津乐道的事。

    今天又是最新一届对荒木赏,众多记者关注最新信息。

    今年是哪一个新人作家赢得这一个奖项?众多记者都在猜测。

    “欢迎光临”坂上三千子与裴子云进入时,几个记者看过来,但没有引起关注,因此时这酒店中云集着众多名人与要员,两个一看就很陌生的人,有个还是国中生,自没有多少人关注。

    正在等候的长野成美,立刻迎接上来。

    她盘着发髻,穿着女式西装,化着淡妆,整个人看起来很有知性,神情认真,在日本,女性在上班是必须化妆,要不就是对工作的不认真,但现在这场合,自然更是正规。

    坂上三千子问着:“你们把一切都已打点了吗?”

    “是的,已打点,不会暴露山田君的信息。”长野成美微微低头表示礼节,说着:“本来是不太允许的事,但主席团知道了山田君的信息,就答应了。”

    荒木赏从不将名家作评选对象,而更关注新人和不知名作家,当主席团知道山田信一的信息,就震撼到了。

    因就连是见多识广的主席团,都实在难以想象《谁是第二人》这样一部作品,会是一个国中生写出来!

    而且山田信一才12岁!

    本来对山田信一不公开露面表示难以接受的人都没有话说了,当然背后也有尽川神社以及其他力量的影响。

    引到了电梯,电梯性能颇好,平稳无声,接着进入了二楼宴会厅。

    才进入,主办方一个人出现了。

    这是一个中年人,国字脸,浓眉大眼,穿着男士西装,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既有风度,又带亲和,给人一种如沐春风感觉。

    他看见裴子云没有多说,只介绍着,“您就是山田君吧,我是池田春树,初次见面,还请多多指教!”

    “如果你在这里有什么需求,可以来找我,这是我的名片!”池田春树说完,双手将自己名片交给裴子云。

    心中却是暗叹,虽早已知道资料,但真的看见来人,还是非常震惊。

    裴子云微微低头接过感谢,同样双手取了自己的名片递上——在日本,名片是要互赠,不然很是失礼。

    不过裴子云的名片,没有任何头衔,就是一个名字,以及一个电话和邮箱。

    池田春树眼皮跳了跳,这算是最朴素的名片了吧?

    但想起眼前的人才十二岁,也就是释然了。

    引着入场,正中央舞台空着,主持人摆弄着设备,显荒木赏还没有正式开始。

    舞台下面摆放着一个个桌子及沙发,桌子是玻璃所制半透明,上面放着一些书籍,及水果饮料。

    许多作者围坐在沙发上,相互聊天,活动不是一届,圈子也不大,对很多人来说,都早已认识。

    虽荒木赏是面对新人作者,但新人作者大部分都在三十岁以上,按照定义,40岁以下都可以算是青年作家。

    日本文学丰盛,竞争压力也大,想拥有一部作品,需要一个作家花费几个月、甚至几年来润色、雕琢、打磨。

    因此入选荒木赏作家都在30岁以上也可以理解了。

    在这种情况下,出现裴子云这样怪胎,也难怪审查团震惊。

    而在这时,一个叫桂木和光的作者与人闲聊了些话,说着:“你看,桌上还有一个牌子,山田信一,谁见过,没有来吗?”

    桂木和光眼睛微小,脸略显红润,这时穿着一身和服,梳一个短发,略显低沉的问着。

    他是入选荒木赏十个作者之一,作品是《黑夜之魂》。

    黑夜之魂是最近几个月畅销长篇乐虎国际国际之一,围绕一对有不同寻常情愫学生展开,时间跨度很长,从国中到大学,最后到社会,这部乐虎国际国际将无望坚守的爱情,以及执著而缜密的推理结合,很符合日本民众的审美,这书一出版,在民间引起了重大反响,好评如潮。

    也是这次荒木赏重要竞争者。

    “怎会不来,这可是入围了荒木赏。”池垣隆志笑着说着。

    池垣隆志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20岁时就已展露风采,曾出过一个中篇《远山之魂》,那时这篇文章就收获了好评,但以后整整五年,就没有值得称重的作品问世,许多人认为和樱花一样凋零。

    其实池垣隆志是全身心投入书创作中,《远方的来鹤》,一出版就获得巨大的成功,几个出版社都要求合作出版。

    池垣隆志这次入选荒木赏就是这本书。

    “可台面还空着!”桂木和光对着内尾友佳子说着。

    内尾友佳子是在场唯一女性作家,大眼睛,浅蓝色长裙,雪白肌肤,让整个人显得很亮丽,几乎看不出是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

    “是啊,山田信一我查了下,出道还不到一年,但连着三篇,恰是短篇、中篇、长篇,都获得了不小的反响。”

    “不得不承认,《谁是第二人》很有实力。”

    “不过到现在,谁也没有看见过这人,本想在这里认识下,但到了现在还没有来,实在有些奇怪了。”内尾友佳子皱着眉说着,拿着手中一本诗歌轻轻拍打着,对这样情况有些不解。

    裴子云恰听见了这话,没有说话,和坂上三千子以及长野成美在后面的空位置坐了下来。

    裴子云没有几分钟,荒木赏就正式开始了。

    随着主持人低沉深厚声音开场白,一位要员以及一些早已出名的作家都在做简短的发言。

    但裴子云自然是没有心听着废话,要不是这次荒木赏关系着传奇的建立,他未必这样热心。

    而长野成美却趁着空隙低声说着:“您的《谁是第二人》第一版已经全部销售完,再版的1万册已卖了3000册,速度很快,社里准备进行三版,这次会再加印2万册。”

    “看情况的话,今年或能卖出去5万册。”

    “有这成绩,就是正规的出道,是不折不扣的作家了,恭喜你了,山田君!”长野成美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迟疑了下,还是问着:“你的新书开写了吗?”

    山田信一是国中生了,和国小不一样,现在学习任务渐渐加重,还有社团的活动,她很是担忧作品的出产。

    毕竟现在反响很好,最好是趁热打铁。

    裴子云听了,没有回答,只掏出手机,向长野成美发了邮件。

    邮件发的是《夜行之鬼》,这是水田野中第一个长篇的三分之一篇幅,这本虽相对以后的水平,还有点不成熟,可也超过了伊吹光树所能抵达的顶峰。

    超一流就是超一流,几乎是一流作者奋斗一生都难以追及,可以说,虽两者风格相似,但《夜行之鬼》整个把《谁是第二人》拔高了半阶。

    长野成美看着,立刻沉津了进去,而裴子云闭着眼,思考着尽川神社武道,心里寻思:“武道没有多少好说,任何武技,我只看一眼,就能迅速消化学会,这就是宗师级武技的水平。”

    人体的搏斗和格杀,其实有着固定的规律。

    可以说,掌握了宗师,就很有一种“宗师之道,是法平等,无有高下”的圆满韵味。

    日本武道也是一样,一看一扫,就洞察于心。

    “但是越到后面,越纠缠着一些,在武道看来多余,其实是召唤呼应的咒术,特别是最后的仪式,我觉得有点不对。”

    神的感觉,自不会错,这里面有很大问题。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掌声连绵,原来是到了正式宣布荒木赏时间了,而长野成美也在阅读中惊醒了,虽不太礼貌,还是转脸说着:“山田君!您真是太了不起了,上本我已觉得很不错,这本更上一层。”

    “痛苦的现实,洋溢在冷酷现实内里的诗情,以及生命的脆弱和孤独,这种美实在让人感动。”

    “请一定交给白石学馆出版社吧!”长野成美低着头,恭敬且郑重的拜托了,这说话虽低声,但是还是惊起了周围几个人的不满,投来了厌恶的目光,日本人对周围看法很重视,她顿时身子一缩。

    坂上三千子也低声而快速说着:“当然可以,不过请看台上吧,已经要宣布结果了。”

    “失礼了。”长野成美目光转过,这时有人上台,这是若木康裕,一位很有名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