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九十二章 荒木赏
    若木康裕是一位颇盛名的知名作家,曾在29岁时就以《荒唐大盗》这本书获得荒木赏。

    现在他已40多岁了,头发微白,戴着一副浅红色镶边眼镜,穿着一身灰白色西服,打着领带踏上高台,向众人微微欠身,而所有人都报之掌声。

    若木康裕在这十几年间,写出了好几本作品,其中就包括《远乡的故里》、《空谈的人》与《最后的魂煞》。

    尤其《空谈的人》,可以说是若木康裕这十几年巅峰之作,为他带来诸多荣誉,最近一次大冈赏,《空谈的人》成功入围,差点就可以博得桂冠。

    即便是没能成功,但还是让本负有盛名的若木康裕声名大噪,让他地位提升,一跃就成日本顶尖作家横列。

    因此这次的荒木赏主持嘉宾就由若木康裕来担当,足看出此时身份与地位。

    “众所周知,荒木赏是一向是质量为重,如果没有合适作品,宁可落空,也也绝不会滥竽充数,但值得非常高兴的是,本届连出了三篇很优秀的新作。”若木康裕没有拿着演讲稿,就对着场下观众说着。

    “这三部作品分别是——池垣隆志的《远方的来鹤》,村方宏史的《纪念不是怀念》,以及山田信一的《谁是第二人》!”

    “让我们为这几人鼓掌!”说着,若木康裕就鼓掌,继而场面上掌声一片,而在掌声中,池垣隆志与村方宏史站起来向四周的人鞠躬。

    池垣隆志今天穿的是一身专门定做的黑色西服,本相貌不凡,加上精心服饰,让整个人看起来很是文雅,而温和谦虚的态度,不由让人好感大增。

    而村方宏史,这次荒木赏的最有力的竞争人选,则梳了一个日本不常见波浪发型,双眼很小,眉毛很浓,再加上长长的的八字胡,给人一种非常怪异感觉。

    村方宏史则是一位谈不上新人的勤奋型作家,写了不少中短篇,但是名字并不响亮,直到《纪念不是怀念》发表,就受到不少正面评价,说村方宏史这本书,内涵深刻,令人深思,是值得一看好书。

    而作出这样评价,就有一位日本著名作家山野川启之。

    山野川启之最擅长写短篇乐虎国际国际,文章意蕴深刻,即风趣幽默又具丰富哲学内涵,

    看他的乐虎国际国际,会发现深究起来,都是人性人伦问题上深入,以及由此产生的思辨,而《无人集注》则是山野川启之的大成之作。

    山野川启之平素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人,平时不会夸人,而值得他赞赏的人,一定是有着优秀之处。

    正因此,当山野川启之以较高评价评论村方宏史的《纪念不是怀念》,村方宏史被更多的人所熟知,更杀入了荒木赏入围,现在成了三本候选之一。

    在两个人鞠躬,裴子云却没有没有上去,让周围很是诧异。

    台下就有人用着惋惜的声音,低声说着:“山田信一,现在都没有来吗?嗯,真是可惜,这次荒木赏,肯定是落选了。”

    能最终入选荒木赏的作品,自然是不会差,而在作品差不多情况下,那作者的态度就很重要了。

    每个奖项,都需要承认——无论是当事人还是民众的承认。

    一个不能前来领奖的候选人,往往会刷掉,甚至有的国际重大奖项规定,不能亲自领奖,就作废。

    现在裴子云来都不来,在别人眼中自是落分了。

    不过颁奖台上却似乎并未受到任何影响。

    若木康裕继续接着自己的话,说:“现在有请二本木秀洋为大家宣布,此次的荒木赏!”

    这时又是一片热烈掌声。

    二本木秀洋也是一位知名作家,被称“恶之父”,最出名的一本书是《复仇》,这本书中将人性中的恶刻画得淋漓尽致令人叹为观止,甚至有人称观《复仇》即知人性之恶,这本书为他带来众多荣誉。

    这次的荒木赏,就由二本木秀洋来宣布。

    二本木秀洋上前,揭开了手中名单,并没有多少悬念,他毕竟是作家而不是职业主持人,只用低沉的声音缓缓说着:“本次荒木赏的得主,是山田信一的《谁是第二人》!”

    在二本木秀洋宣布这个结果时,下面就有人不满,就算是日本人,在这时也难以维持镇静,有人低声说着:“山田信一都没过来,凭什么会得奖?”

    有人也应着:“是啊,难道荒木赏都有什么内幕?这次的荒木赏肯定会是《纪念不是怀念》,怎么会是《谁是第二人》得奖?”

    “不,我觉得应该是《远方的来鹤》!”

    虽不是公开的质疑,但场下还是一片私语,若木康裕听着下面喧哗,皱着眉到了台中央,拿着话筒说:“请保持安静,荒木赏得主绝对是公平公正的!”

    “由于特殊原因,山田信一不能亲自前来,将由代表人领奖。”

    在若木康裕说完这话,会场的喧闹变得安静起来,毕竟在场都是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虽对最终的结果有些疑惑和不满,但立刻明白这是什么场合,保持了安静。

    听着这话,坂上三千子上去领奖。

    此时还有人在嘴里不停小声嘟囔,表示不满。

    坂上三千子手中拿着是一个奖杯,这个奖杯是铂金,上面写着三个字“荒木赏”,这就是荣誉代表了。

    坂上三千子回到座下,并没有将奖杯直接交给裴子云,因为现在众目睽睽,这样很容易联想到裴子云,而是低声恭贺:“山田様,您真是太了不起了!”

    尽川神社在处理裴子云的对内山组动手的后事,就再次对裴子云进行评估。

    而这一次,尽川神社根据所知道相关资料及历史档案推测,认为裴子云极有可能是某个武士之魂的再生,或有极小的可能是天生,但是无论是哪一种情况,这样的人,做尽川神社的少主的资格是没有问题。

    不过对裴子云获得“荒木赏”,是有些惊喜,也有些意外。

    一个武士获得这样荣耀,可是从没有的事,尽川神社不得不调整着评估和态度。

    虽单纯的金钱上说,写一部作品都未必追得上一次成功的退治,但作家在日本很受尊重,社会地位很高,某些方面,是武士都难获得。

    因此坂上三千子的心情有些复杂。

    这时,白石学馆出版社的社长大森宏中过来了,是长野成美把裴子云最新稿子《夜行之鬼》交给他。

    大森宏中看了,很是震动,不想这位最年轻的作家,又出了这样一本好书,为了以防万一,立马就亲自过来了。

    大森宏中对着裴子云说:“恭喜您获得了荒木赏,首先趁着这名声,我想《谁是第二人》必可加印,销售10万册都可能达成。”

    这是有先例,一旦中了大赏,会推动着销售快速增长,10万册是相对保守的数字了。

    “而这本《夜行之鬼》,我们出版社出原料稿1张1万円,版税12%怎么样?”

    裴子云听着社长所说的话一笑。

    在没有得到荒木赏前,出版的《谁是第二人》的原料稿6000已经是非常优待,版税更只有8%,现在一得到荒木赏,这些就上涨了许多。

    这很现实!

    裴子云也没有对社长多提条件,点点头,说着:“白石学馆对我助我良多,这个条件我答应了!”

    坂上三千子则眉微皱,似乎有话想说,但裴子云不为所动。

    在社长很满意的离开后,坂上三千子对着裴子云说着:“山田様,这价格其实还可以再抬一下!”

    裴子云则摇着头,说:“虽我得了荒木赏,但我的确是真正的新人,不似有些人有着新人作家的名声,其实已经出道了五六年。”

    “所以我积累的名气并不多,要价不能很高,白石学馆这价格其实很公道了,冒了不少风险,而且我和白石学馆合作很愉快,没有必要斤斤计较,以后还有很长时间合作。”

    20万字的《夜行之鬼》,单是原料稿就有500万円,卖10万册的话,就是1200万円,加上还在销售的《谁是第二人》,也就是一年收入有着2000万円。

    裴子云需要钱,但是并不看重,更不斤斤计较,他是愿意受人恩惠,就涌泉相报的,最重要的是,虽任务没有宣布完成,但出于感觉,就清楚完成了一大块,他心中喜悦,决定在再接再厉。

    “计划不如变化快,但这变化很有利。”

    “木刀制霸全国,原本我的打算是横扫各个道场。”

    “但是横扫道场,哪及得上横扫恶鬼呢?”

    想到这里,裴子云拿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见着会议要结束了,就对着坂上三千子,说着:“现在,差不多要去里见馆了吧!”

    听着这话,坂上三千子不说话了,确认一下时间,点了点头:“是的,山田様!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我们人都已安排好了,从后门走吧!”

    说完,坂上三千子很欣慰着山田信一的信心,虽她不知道这信心哪里来,但是日本人很迷信气势,认为气势往往决定着胜负,当下起身以去洗手间的路线,领着裴子云抵达了一处小门出了酒店。

    明显这道小门这是这家酒店的隐蔽通道,只有在应急或特殊时才会使用,否则不会这么简单直接避开记者出来。

    毕竟虽以前是陌生人,无人关注,但坂上三千子刚才接了荒木赏,正是记者核心注意时,哪能随便脱身。

    出去时虽有着微雨,十步内就看见了一排车队,坂上三千子亲自打伞,指车队中间一辆银灰色轿车,说:“山田様,这就是您的的座驾,请进吧!”

    裴子云进了车,发现司机默不作声,穿着黑色西装,显得一派肃杀,这就是尽川神社的底涵了。

    “出发吧!”坂上三千子接过车队的指挥权,不让杂事烦扰了山田信一,下完了命令发现没有反对,就安了心。

    车队沉默的鱼贯而出,在微雨中穿入了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