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九十三章 里见馆
    路上,车队不急不徐的开着。

    车中,坂上三千子向裴子云介绍里见馆的情况。

    里见馆并不在东京,而在箱根。

    箱根位于神奈川县西南部,距东京90千米,翠峰环拱,溪流潺潺,远可观富士山雪顶,近可看满树锦簇樱花,游客来络绎不绝,是日本的温泉之乡、疗养胜地,不少世家都在此建馆。

    坂上三千子认真的说着:“山田様!里见馆所在的芦山湖,最深45米,并且终日山腰被白烟缭绕,当年新川幕府,曾经在此设置关卡,里面的清酒非常有特色,在这一片区相当有名,如果感兴趣话你可以尝一尝!”

    这种清酒制作考究,以久负盛名的滩之宫水为水源,色泽澄澈,绵柔爽口,具有独特的酒香,酒度在16%左右,怀古的人都想品一品、尝一尝。

    “虽里见馆是建在很不错的地点,但它不是良善之地,您要小心!”坂上三千子非常认真的说着,她是个负责任的人,既成了山田信一的辅佐,她就会认真的完成,尽自己职责。

    坂上三千子看到裴子云小脸认真,表情却并不紧张,心中既微微失望,也有点钦佩——她是花了心思来收集资料,不过感觉并不是很被看中,有些失落。

    但她敏锐的直觉又发觉了裴子云难以描述的自信,这她又一想,这不就是就自己梦寐以求的吗?

    她从小培养,就是为了未来侍奉武士,过去不知道多少次,都幻想武士是怎么样,而眼前的男人,虽年幼,却是真正有着武士之魂。

    现在还有什么不知足?

    于是,她继续说着:“里见馆,当年是里见家本就封三万三千石,嫡子为确保家业而迎娶了重臣田川大和之女,而世事难料,田川大和失势,里见家被牵连,以未经允许擅自改修城池之罪减封到四千石。”

    “田川大和之女田川香,也就是里见香被迫自杀,跟随的家臣殉死,里见馆因此就变成了恶鬼馆。”

    坂上三千子回忆着自己在尽川神社的资料室中曾看过的信息。

    “根据我们尽川神社所得资料来看,以前不说,近些年与里见馆有关的恶性事件多达十几起,其中最严重的一起事件是井原昌浩杀人事件。”

    坂上三千子回忆内容,还是有点惊惧。

    “去年5月13日凌晨,箱根发生一起恶性杀人事件,一家残疾人福利院遭一名持刀男子袭击,事件造成19人死亡,而日本警察厅称,此案为日本这100年以来,遇害人数最多一起刑事案件,而令人发指的事情就是,受害的残疾人死亡原因全部是因遭割喉剖心而亡,死相极凄惨,当时一度引起整个社会的震惊!”

    “虽根据警察厅所提供的情报,这起案件发生经过是:井原昌浩先写信公布作战计划,接着手持凶器打破玻璃窗入侵福利院,并绑住前来阻止的福利院工作人员,随后挨房持刀行凶。之后他向警察厅自首。”

    “但是根据我们尽川神社的情报显示,这一起恶性事件与里见馆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

    “井原昌浩平时会与邻居打招呼,性格也相对开朗,经常会叫一些朋友到家里聚会,在别人印象中是一位好青年。但自井原昌浩去了里见馆打工,就性格大变,变得喜怒无常,且具有进攻性,因此尽川神社怀疑他是被里见馆恶鬼所附身,与之前的石城渡人相似。”

    “除此,还有一些事件,无不显示着里见馆与恶鬼有着极深联系,甚至我们进川神社有理由相信,里见馆有着操控着恶鬼的能力。”坂上三千子说着:“可惜的是,到底里见馆和谁有关,还没有查出。”

    裴子云皱眉沉思,问着:“难道里见馆,不能关闭吗?”

    “曾经想关闭拆毁,但发生连忙作崇时间,最重要的是,里见馆发送着里见贴,有不少官员和富豪加入,据说都获得好处,他们的力量不可小看。”

    “加上里见馆据说连接着某个黄泉深处,里见馆虽是恶鬼之馆,但是同时也是镇压之馆,因此就保留下来了。”

    “现在,就成了决斗场所了。”

    东京到箱根,轿车的话,一小时多点就可以抵达,坂上三千子向裴子云解说里见馆一些情况同时,车队已逐渐接近了目的地。

    这时,裴子云突感觉到身体一震,目光看向了远处——似乎有着某种力量吸引着自己。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与里见馆有关?

    裴子云很诧异,就问:“这是已经到了里见馆吗?”,

    坂上三千子一怔,说着:“我看一下,嗯,现在还没到,但已经不远了,怎么了?山田様,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有什么事情吗?”

    坂上三千子有些疑惑的问。

    “没什么事,只是有些好奇里见馆在哪里。”裴子云笑了一下,随意的解释了两句。

    但随着车队的驾驶,吸引力量越来越强,并且似乎渐渐加强了共鸣。

    “怀中的决斗贴在发热。”裴子云有一丝了然,这力量的确与里见馆有关,这种吸引,难道就是所谓的因缘?

    很快,车队就转到了一处山道,抵达了一处,坂上三千子快速出来,给裴子云打开了门,并且小手交叉垂在腹部,对着裴子云深深低首:“山田様,务必全力以赴,一定要活着回来!”

    裴子云看到坂上三千子紧张的样子,说着:“你不是要我不要杀人吗?”

    “啊!山田様,这不一样,里见馆是决斗之所,谁进了都是生死之争。”坂上三千子脸一低:“只有杀死敌人才能出来,请您一定不能容情,拜托了。”

    “放心吧,三千子,没有问题!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明天你就可以看见我了!”说完,裴子云还拍了拍坂上三千子的手。

    坂上三千子看着裴子云突把手放在自己的手上,呆了一下,想要用手把它拉开,可是还是忍住了,只是更深的鞠躬了。

    裴子云下了车,向坂上三千子挥了挥手,就转身而上去。

    里见馆从外表来看就是一座公寓,大体上是灰白色,周围环境有些诡异,树木非常茂盛,颜色是黑绿色,从里见馆馆的门前到路边只有一条小道,上面没有长草,周围都长着茂密的灌木以及杂草。

    倘若是夜晚,其中走会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纵现在是白天,普通人走过去,也会感到一股寒意。

    裴子云过去,敲着里见馆的门,但半天没人回应,似乎这里没有人。

    等了一会,才有一个女仆出来,她面色雪白,穿着一身浅色女仆服,恭敬向裴子云问着:“这里的里见馆,请问你是谁?有什么事吗?”

    裴子云听着这话,感觉她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裴子云从怀中将请帖拿出,这请帖还是上次内山组大冈智史所交。

    这个女仆看了看请帖,连忙鞠躬,说着:“原来是客人,请进,请跟我来。”

    她很客气将裴子云请进去,穿过中庭,经过几处坡路,来到了一个高处,举目四望,山丘、森林、灌木丛、清泉、古老的楼阁尽收眼底。

    沿着清幽石块甬路继续,位于庭园中西侧是客房,途中经过水池和古塔等,看起来很大,但似乎没有多少人气,直到抵达了一处雅房。

    “您好,请进!”女仆鞠了一躬,裴子云脱掉鞋子入内,侍女马上弯腰把鞋整理了,并且问着:“您用点什么呢?”

    “来点寿司,天罗妇,还有烤肉,饮料不需要酒,就来些茶吧!”裴子云很自然的说着,看了看四周,里面装潢很雅致,墙壁上贴着壁画,中央还有着桌几,灯笼状的灯火。

    画很是奇怪,是一个女人,儿童、少女、少妇、中年、老年。

    “这画描写着人物逐渐衰老带来的恐怖或悲哀,在少女时很是漂亮,但随着衰老就失去了青春,特别是老年,满脸皱纹,肌肤松弛,失去弹性和光泽。”

    “挂在这里,真有点鬼屋的意思。”裴子云暗暗想着,却不动声色,坐了下去。

    “嗨,我立刻去办。”侍女又鞠了一躬,出去了,横过走廊,说来也奇怪,本来是接近黄昏,但走了几步,周围一暗,似乎太阳落了山,只见屋子中一切摆设都似乎变成很新,但式样很古老的式样,浓郁的迷雾渗了过去。

    侍女一下子呆住,木头人一样,良久,转了方向,在走廊中穿行,进入到了走廊深处,看到微弱灯光——纸门缝隙透出一点灯光。

    侍女一靠近,门就被打开了,透出的光是蜡烛。

    房间有20张榻榻米宽,里面的壁龛设有祭坛,上面供奉着币帛,悬挂着画着咒语的挂轴,蜡烛的火摇摆着,有种霉混合着香气的味道,下面跪着着一个女子,正坐在中央。

    “姬様……客人来了。”侍女木然说着。

    听到声音,女人渐渐抬起首,蜡烛散发出来的淡淡红光,照在了她的脸上,那是一张极衰老的脸,甚至满是老年斑,她迟钝的说着:“啊,来了客人了吗?你得好好招待啊!”

    “每个客人,对我们都很重要。”

    “嗨,我明白了。”侍女深深的伏了下去,只是在她伏下去时,似乎最后一道阳光消失,接着,上面的面孔在迅速转变。

    老妇的身高缩水,肌肤迅速变的滑嫩,看上去似乎是一只七八岁的罗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