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九十四章 里见六郎
    “快,快,六郎!赶紧起来,和我一起!”突有人拉着裴子云胳膊,说:“鬼族在进攻了,就算我们年幼,也是武士,也要出战。”

    裴子云有点迷惘,一时不知道身在何处,看了一眼发现,是一个比自己大了一二岁的少年。

    刚看时,裴子云觉得这个人很陌生,但转眼间,陌生感迅速消失了,产生了一种熟悉感,这人是自己哥哥——里见直人。

    而自己是里见六郎。

    父亲是里见宪司,是一个强大武士,更是家主的儿子,但在与恶鬼对抗中,不幸牺牲了,现在他们与爷爷,也就是里见家家主生活在一起,而在之上还有四个哥哥,都是堂哥,自己在家中排名第六,在平时大家直接以六郎来称呼,还没有正式元服取名。

    里见一族旨在以对抗恶鬼为己任,家族有一个任务,就是世代镇压一个恶鬼岭,这本没有问题,但近十几年来恶鬼实力渐渐增长,且眷属数量也不知什么原因大增,导致里见一族压力倍增。

    更严重的是上一次,鬼族直接进攻里见一族,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结果,里见一族准备不当,损失了多个武士,导致家族实力大减,损失惨重,而里见六郎父母也在这次突袭中牺牲。

    上次袭击后,根据调查,鬼族之所以会进攻里见一族是因恶鬼岭中出现一个叫“石屋健一郎”的强大恶鬼,强行收服了恶鬼岭的眷属,命去攻击里见一族,里见一族损失惨重,但恶鬼石屋健一郎也被里见一族重创!

    即便是这样,里见一族镇压恶鬼岭任务就更艰巨了。

    但是现在距离上次鬼族袭击,只有一月不到,鬼族居又进攻里见一族,难道恶鬼岭又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吗?

    是恶鬼石屋健一郎实力恢复了?还是别的原因?

    裴子云回忆且思索着,隐隐感觉到一种异样,而同时,胸口处传来一阵温暖的感觉,但这些转眼就抛在脑后。

    不管怎么说,现在恶鬼又要进攻,而自己里见六郎肯定要保卫家族,也要为父母报仇,会与恶鬼战斗。

    而在裴子云思索时,里见直人看到了一丝迟疑,就奇怪问着:“弟弟,你怎么了?”

    裴子云摇了摇头,说:“嗯,没什么。”

    听着这话,里见直人拉着裴子云前去,说着:“弟弟,我们先去见一下爷爷,看爷爷对这次鬼族的袭击有什么对策!”

    踏在路时,裴子云向外看了一眼,只见公馆的墙上站着是里见家的士兵,而在墙下,扑了上去是隐隐是弥漫着鬼气的敌兵,裴子云隐可以感知到他们本身活着,在更远的丛林中,有一个方队,中间是一个坐拥百兵的大将。

    这大将就是恶鬼石屋健一郎吗?

    那些士兵又是怎么回事?上次袭击,石屋健一郎可没有带众多的眷属。

    对了,眷顾是活人?

    裴子云产生了疑问,但是立刻又醒悟:“这是常识,那些眷属其实是崇拜恶鬼,并且因此换取力量的活人。”

    前面喊杀声不绝,不时传来了惨叫,并且出奇的冷,感觉现在是春夏之间,但有着手都要冻僵的感觉,使人不禁想到寒冬。

    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扑上来的敌人,拼死跃上墙,但随着一声命令,只听“噗”的一声,长矛刺穿他的身体。

    这敌人嘶叫着,却还不后退,反而挺了上去,胸口鲜血狂涌,只是又有二把长矛直刺,贯穿了身体,这人终抵抗不住,惨叫落下,血一直喷涌,一动不动。

    “这就是鬼族之兵?”

    裴子云看着,跟着里见直人进了一个庭院,这庭院面积很大,以往都是用来待客,但现在里面就是一群人,一群全副武装的人。

    裴子云望了过去,发现人群中间是家主,就与里见直人对着家主躬身说着:“爷爷!”

    里见一族的家主,也是裴子云爷爷,叫里见健一。

    里见健一看上去气色旺盛,虽头发斑白,但脸蛋红润,双眼炯炯有神,坐在椅子上,手中杵着一根拐杖,话虽不多,声音低沉有力,不善言笑的脸,只是看着,就不怒自威。

    在裴子云的记忆中,里见健一是一个强大武士,曾凭一己之力,斩杀几只恶鬼,武力之强难以想象。虽现在里见健一已年老,但实力仍然高深莫测,这些年来少见他的出手。

    而上一次恶鬼袭击,据说恶鬼“石屋健一郎”就是被里见健一所重创,只是不知真假。

    就在这时,只听“轰”一声,一个染着血的人冲进来,他是里见一族的一个武士里见和光,慌忙的说着:“家主,不好了,守不住了,外围被突破了!!”

    看到这情景,里见健一从椅子上站起来,用拐杖杵在地上,把地板敲得咚咚响,面色严肃说着:“慌什么,我们里见一族,就算遇到了危险,也绝不会后退!要记住你们身为武士的荣耀!”

    “世界上之所以会有强者和弱者,正是因强者在接受命运挑战时永远不会放弃!,而弱者只会做窝囊废,遇到点小挫折就选择放弃!”里见健一环顾了一周,对着说着:“现在,你们是选择做强者还是弱者?”

    “嗨,请放心,家主!我们一定会不亏武士声誉!将与敌人奋战到底!”里见木子振臂高喊着。

    里见木子是与裴子云父亲里见宪司同一辈,也是一位武士,虽天赋不怎么好,但是非常勤奋,而且极好战,一有时间就会参与到镇压恶鬼事业中。

    现在,脸上一道狰狞的伤疤,就是他与一只恶鬼作战时所留下,即便这样,他也从未放弃正面与恶鬼作战,相反,他把恶鬼留在脸上的疤,看成是荣誉,是身为武士的荣耀。

    因此,听着家主里见健一这样说着,里见木子没有丝毫犹豫,就第一个起来支持着。

    而里见裕志拍着自己的胸脯高喊:“战,战,战!武士的荣耀不容玷污!里见一族的荣耀叶不容玷污!”

    这时,里见直人也发出自己内心的声音:“放心,我们一定会与恶鬼斗争到底,绝不放弃!”

    裴子云只感觉到一种情绪感染而来,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呼啸声,显鬼族也加大了进攻了!

    听着这声音,里见直人拉着裴子云的手,说:“弟弟,我们才是里见家的嫡系,父亲本是里见家的继承人,虽早早战死了,但是里见家,还是必须由我们来继承和保护。”

    “鬼族已打过来了,为了武士的荣誉,为了让木子和裕志知道,我们才是真正的继承人,请和我一起战斗吧!”

    裴子云没有跟着里见直人的脚步,反拉回来自己的手,突然之间拔刀。

    “噗”一声,一道光闪过,这一刀就直刺了过去,只见里见直人似乎有上警觉,但来不及了。

    刀完美的避过了肋条,直直刺入心脏,带着贯穿皮肉的声音,血淋淋在后背透出,大蓬的鲜血飞溅。

    里见直人长声嘶叫,全身抖动,大股鲜血在口中涌出,但似乎不甘心死,手还是拔刀。

    刀才拔出半尺,刺入的刀已先一拔,更大蓬的鲜血飞溅而出,但裴子云只是一让,没有沾上一点。

    里见直人再次惨叫,张口就要说话,却见刀光又一闪,喉咙切开,血淋淋伤口露出,跌扑地上,双手捂着脖子,全身抽搐不停,所有的嘶叫都带着泡沫,与鲜血一起喷出,这声音极渗人。

    看着倒地上临死的里见直人,裴子云面无表情,周围的人大声怒喝:“八嘎雅鹿,你疯了?六郎?”

    “你入魔了吗?还不立刻跪下请求家主的宽恕。”这种行动,在里见家的人看起来,简直是被恶鬼迷惑了心神一样。

    但与别人反应不同的是,中间的家主里见健一吃了一惊,用手杵着拐杖连连退了几步。

    裴子云看到这情景,不顾周围隐隐的包围,摇首说着:“哼,果然,你是清醒的!”

    “这里见馆号称决斗,但也太不公平了,蒙蔽我的意识,却让你清醒!”

    “如果我预料不差的话,我被设定成你孙子,你就自然对我有着指挥权,并且很难反抗你。”

    “这个还不算,还有鬼族的剧情,整个家族慷慨与敌战斗,难道我能当逃兵,一旦和鬼族厮杀,如果在厮杀中直接死了就算了,你就直接赢了。”

    “要是我还是不死,也差不多筋疲力尽,伤痕累累了吧,然后并肩战斗的哥哥突然之间动手杀我,这就是必死之境。”裴子云一字一句说着,带着几分冷意。

    “不得不说,这剧情非常有趣,几乎把我迷惑住了。”裴子云挥着刀:“说吧,你到底花了多少代价?才使里见馆这样倾向你?”

    “连武器都作了手脚。”说话之间,刀渐渐褪去了寒光,又变成了一把木刀,木刀当然可以杀人,但是需要特殊的技巧。

    别的不说,杀里见直人时,如果把手里的木刀当成真刀,直接刺在了骨头上,木刀就可能崩断。

    更加不要说与真刀对砍了,再深奥的技巧,都不可能改变木刀折断的结果。

    要不是神的本质,免疫着迷惑,这次必死无疑。

    “你……你怎么可能清醒了,这不可能!”里见健一嘶哑着,一脸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