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九十五章 背叛
    “可笑!”面对着里见健一震惊与质疑,裴子云只淡淡回了一句。

    神就算受制世界规则不同,又岂会所迷?

    “杀了这叛贼!”这时三人一起向裴子云扑去,中间一人一脸刚毅果决,横刀直斩,而与此同时,里见健一丢掉拐杖,以不符合年纪的身手,快速后退。

    裴子云望着扑上来的三个人,发现三个人分别是在虚假记忆中里见木子、山平政彦与柳沢友佳子。

    里见木子是里见一族武力排得上前十武士,而山平政彦则是入赘武士,在裴子云的虚假记忆中,他曾以三只恶鬼作代价,赢取里见一族的美女里见栀子,但现在真正身份就不知道了。

    而柳沢友佳子是里见一族家臣,一脉世代侍奉里见一族。

    只有一人没有扑上来,裴子云瞥了一眼,发现是里见裕志,不仅没有对裴子云出手,反指着里见木子对裴子云说:“山田君,请务必小心,这人是尾車义昭,很是危险!”

    裴子云听了这人所说,望着扑向自己三人,眯起了眼。

    尽川神社所得资料中知道这人,尾車义昭是恒元家的私兵,且是最强一人,只是有一个非常严重毛病,就是极度嗜杀,动手时毫无分寸,有鉴于此,恒元家现在很少动用这人。

    没想到这次会让这人出现。

    “杀!”尾車义昭身体急速靠近,长刀一斩,寒光顿时映入了裴子云眼中。

    “竟是一位武道大师。”

    武道之境殊途同归,尾車义昭不知道跟谁学的杀人术,已经深得了快狠准的精华,人刀合一。

    面对着尾車义昭的刀斩,裴子云眼中不起一丝波澜,人微移,木刀一点,尾車义昭顿时只感觉长刀一偏,手不由一沉,一瞬间连自己都几乎握不住刀。

    “不可能,不可能!”尾車义昭震惊,他杀人如麻,自看出,眼前的人根本没有用多少力量,而这一点,宛是神来之笔,就将自己长刀点偏了,要不是自己力大,就要脱手而出。

    在以往的战斗中,尾車义昭也不是没遇到过精通技巧的人,但无一不是三四十岁、正处于壮年期的武道大家。

    而现在对战的家伙,是一个只有12岁的国中生!

    裴子云一闪,山平政彦袭来长刀就落个空,木刀一刺,只要角度巧妙,铁皮也能刺穿,何况**,只听“噗”一声,鲜血四溢,山平政彦胸口洞穿,鲜血喷出,跌了下去,显是活不成了。

    看着战友受死,柳沢友佳子发出野兽的嚎叫,身体跳跃而出,直直斩下。

    几乎同时,尾車义昭站定脚步,反手一斩。

    “回风斩!”

    然而裴子云直接一个低身,贴地一伏,寒光贴着扫过背部,接着再半途跃起,不但脱离了回斩,而且与柳沢友佳子对撞,两条黑影半空中交错,再重重落下。

    “噗”柳沢友佳子跌了下去,发出了惨叫,木刀斩过了木刀脚踝,神乎其神的并没有砍到骨头,而将血肉连着脚筋斩断。

    柳沢友佳子没有料到到裴子云会这样迅速,即使躲避中还会使出这样一击,因此,这一刀没能避开。

    只听“啊”一声凄厉惨叫,柳沢友佳子跌了下去,抱着自己流血的脚,不停的惨叫,声音带着绝望。

    身经百战的柳沢友佳子明白,脚筋是脚腕的肌腱,连接肌肉和骨骼,一但断裂就无法牵引骨骼,也就是根本无法行动了。

    彻底切断后就算用现代手术接好,人也废了,走路都得靠拐杖,所以他的惨叫格外绝望。

    稳稳站地的裴子云没有停留,继续前退,果然,一道寒光扫过,只差了丝毫斩中了,但接着背后衣服“噗”一声裂开。

    “刀气?这世界还有这东西?”裴子云诧异的摸了下后背,衣服破开,皮肤上一道细细的红痕,渗出一点鲜血。

    “你是谁?”看见几乎一瞬间,就解决了自己两个同伴的尾車义昭,突然之间失去了暴躁,脸容冷酷,眼睛透出肃杀,缓缓掀开衣,拿出一个针管对着自己一扎,立刻仅仅是20mL的液体注入身体内。

    这已经是尾車义昭能承受的最大药剂量。

    只两个呼吸,尾車义昭全身膨胀,双眼血红,皮肤上隐看到点点血丝,手上更是青筋暴露,挥着长刀,一闪扑了上去。

    “速度快了30%,力量更增加了一倍。”

    “而且看上去,还并不是狂暴,而是冷静,刀法更进一层了。”

    “而且我闻到了可憎的味道。”裴子云见尾車义昭身上诡异变化,脸上神情虽未变,双目微紧,更认真了几分。

    此时,尾車义昭力量毫无疑问远超过了裴子云。

    裴子云脚尖稍一用力,侧身向着抱着脚踝的柳沢友佳子跑过去。

    而双眼血红的尾車义昭,也跟着裴子云移动。

    柳沢友佳子看着裴子云与尾車义昭冲过来,立刻拿起长刀,对着裴子云一挥,这一挥,并没有想杀了裴子云,而是配合着尾車义昭。

    但裴子云一侧一突,就轻易躲过了这一击,木刀一闪,柳沢友佳子的喉咙就出现了一条细缝。

    柳沢友佳子抓着自己的喉咙想说些,却什么说不出,眼中流出悔恨,跌了下去。

    “杀”尾車义昭追击而来,他看见了柳沢友佳子的死亡,长刀一闪,寒光再斩而下去。

    裴子云用脚一踢,柳沢友佳子身体飞出,拦在半空。

    随着“撕!撕!”声音响起,刀光闪过,柳沢友佳子分解成数断,空中鲜血与肉块飞溅,一片血腥,一滴血液溅落入尾車义昭的眼中,尾車义昭的眼睛不由的一闭。

    “噗”一声,接着心脏处一痛,尾車义昭发出了长长惨叫,睁开眼时,木刀已经插入心脏。

    “不……”尾車义昭喷出血沫:“……不可能……我也是武士。”

    尾車义昭不肯死,不甘心痛苦挣扎,要是普通人早死了,但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在拼命企图挣扎,随着挣扎,浓郁的黑暗气息冲出。

    “原来是这样,这算是鬼神药剂?”

    “难怪你的刀法这样可怕。”

    真正的武道,就算是有着传承,也必须千锤百炼才能炉火纯青,可这过程中,十个有九个都死了。

    眼前的尾車义昭,有着这药剂,的确可以多次挽回死局。

    资料中他的暴虐也可以理解了,这是异化。

    裴子云瞬间了悟,木刀挥下:“别挣扎了,乖乖去死吧!”

    刀光一闪,喉咙切开,尾車义昭挣扎的声音,全部化成了嘶哑的血色泡沫。

    看着裴子云转眼间就杀光了手下,恒元行雄一脸惊恐,指着说着:“杀,杀了这个被恶鬼附体的叛贼。”

    说时迟,那时快,这过程不过是几分钟,受了命令,里见家余下的人,醒悟过来,一声呐喊,扑了上去。

    而不管着后面血光刀影,恒元行雄转身就逃,但是在走廊里才逃了几步,就发觉一人拦着,顿时大怒:“大冈智史,你这逆臣!!”

    恒元行雄伸出老年斑的手,颤颤巍巍指着说:“你背叛主家,人人可诛之,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从没有想过放过我吧,上様。”大冈智史躬身,语气却很冰冷:“你一直说子孙和家臣无能,没有人能支撑恒元家,但恒元佑一少主,细井优真大人呢?他们是怎么死了?”

    “他们就是因你多疑,揽权,排除异己,所以死了,里见家也失去了优秀的继承人和家臣——真正导致恒元家衰退的是你。”大冈智史冷冷的说着。

    “我知道太多,智谋又使你猜忌,你早有杀我之心了吧?”

    “上次要不是我立刻表示愿意殉死,参与这次里见馆,我怕人头就在前几天,就被尾車义昭取下了。”大冈智史对着恒元行雄露出了讥笑的表情。

    “这是你咎由自取。”

    只听着连连惨叫,七八具尸体横下,大冈智史侧身向缓步过来的裴子云:“山田君,里见馆是不死不休的,请立刻解决掉他吧,因外面的鬼之眷属,其实力量来源一半也系于此人。”

    “杀了他,鬼族的力量,至少会削弱一半,才能杀出去。”

    恒元行雄听着这话,才真正一脸绝望,原本以为,大冈智史是不知道也不会暴露这一绝密,因这是他最后生存希望,也是杀手锏。

    现在,一切都完了,恒元行雄嘶声:“我饶不了你。”

    转身掏出一把短刃,杀死背后一个人,喊着:“快来人,快来人啊!”

    惊恐狰狞的恒元行雄脸上,隐显出了磷片。

    “原来,你不但贪求人鱼之鱼,而且现在,已和某个鬼怪有了勾结?”

    “尾車义昭的药剂,也是你给的?”看到这一幕,裴子云就悟了,还真有研究鬼神药剂注射,然后变成了恶鬼的事,面对这个,大冈智史也微微一惊,显也有所不料。

    只见着恒元行雄突然之间,身体年轻了几十岁一样,向着外面冲去。

    而几乎同时,“轰”的一声,中间一道门重重撞开,鬼之眷属持着长矛长刀,疯狂地冲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