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九十六章 鬼神之刀
    不等鬼之眷属冲到,裴子云人一闪,向老人里见健一也即恒元行雄扑上去。

    “保护主人!”两个侍女上前一步,拦在恒元行雄与裴子云之间,但裴子云没有丝毫顾及她们是女人,木刀一斩,划过肌肤,穿过血肉,避开肋骨,刺入了一个侍女的心脏一搅。

    血水四溅,木刀一拔,这个侍女就惨叫着跌下。

    裴子云不等这侍女的尸体倒地,木刀一闪,喉咙就切开了,“噗”一声,血水立即喷出。

    但诡异的是,只见切开的侍女却还在挣扎,甚至切开的喉咙,长出了嫩芽,企图愈合起来。

    大冈智史看到这一幕,见着裴子云根本不理会,继续冲上去,就喊着:“山田君,小心!”

    但才喊了一句,却住了口,只见着一道白光闪过,两个侍女惨叫一声,伤口的血似乎变成了油,烧了起来。

    “这,这是尽川神社的咒术?”大冈智史目瞪口呆。

    裴子云与恒元行雄治之间,已没有阻碍,只是脚尖一点,立刻扑到了恒元行雄面前。

    看着裴子云迅速靠近,恒元行雄惊惶失色,不想两个真正的鬼族,连抵挡裴子云一瞬间都没有,苍老的脸上不见一丝血色,还是大声对着裴子云喊着:“山田信一,你不能杀我!我是恒元行雄!”

    “我是恒元家族的一家之主!我是政府的议员!!你不能杀我!”恒元行雄大声喊着。

    “如果杀了我,我的家族会向你复仇,政府也不会放过你,你和你的全家,都难逃一死!”

    “如果你放过我,我会让你当上议员!还有,我会给你很多钱,三十亿円!不!五十亿円!我可以……”

    看着裴子云木着脸前进,恒元行雄身体颤抖,还想继续说话,只是话还没有出口,“噗”一声,木刀闪过,刀尖入内,贯穿着心脏。

    恒元行雄口张开,吐出的全部是血,眼神充满了愤怒与不甘,带着绝望。

    鬼之眷属即将到来,他不甘心,可一切都已晚了,不,还没有完,我还能报复,随着这念,口中喷出的秽血,突化成了一条漆黑带着血色的蛇,一跳,就敏捷向着裴子云扑了上来。

    裴子云没有丝毫意外,面对扑来的怪蛇,身形向左侧一偏,刀一闪,“砰”一声,这条黑色的蛇就被斩成两段,掉落在地。

    而斩成两段的蛇躯落在地上,还在不停扭动,断裂的两段身躯碰在一起,隐隐还想愈合。

    裴子云没有半分犹豫,立刻上前,一脚踏了上去,“嗤”一声,踩爆这条黑蛇的脑袋,这条黑蛇的蛇身挣扎着,终蓬的一声,化成了污血。

    这时,“轰”的一声,最后一道门倒下,鬼之眷属终于扑了进来。

    “小心,这些鬼之眷属数目很多,而且只有大脑和心脏才是要害。”

    “要是别的伤口,虽也能杀死它们,但是必须很多刀。”大冈智史立刻通报着情报。

    “是吗?”裴子云人一闪,只听着“噗噗”两声,才冲上来的鬼之眷属立刻中了二刀,在胸肩拉出一个口子。

    “我说的话是真的……”这样的伤口是没有多少作用,但是才说着,大冈智史不由张大了嘴。

    只见着两个鬼之眷顾,果然不理会伤口,但才扑上去,突发出了惨叫,伤口流出的血,似乎变成了油,轰的一声烧了起来。

    接着,就见得裴子云一跃,跳到了假山上,木刀一挥,又两个鬼之眷属跌了出去,紧接着直直扑入一处。

    只见裴子云长刀所向,一道道弧光闪过,几个鬼之眷属惨叫,继而倒地,再次一滚,躲过几个眷属围攻,木刀从上而下,刺开肌肤。

    这几个鬼之眷属本还挥着刀,但随着裴子云木刀抽出,一团阴火燃烧,双眼暗淡无神,随之倒地。

    就这样,裴子云躲避鬼之眷属攻击,用着精湛武技击杀着,只要破开一道缝隙,立刻燃烧起来,化成灰烬。

    “这,果然古代日本,把刀法称之兵法。”

    “现在,果然是不假。”

    “每个动作,每个行动,都暗合兵法,都是避敌于强大之处,击敌于薄弱之处,当然最可怕的还是这咒术,简直是沾着就死。”

    眼见着裴子云每次都跳跃在了假山屋檐等不利围攻之处,然后格杀着敌人,似乎很长时间,又似乎很短,本来近百个鬼之眷属,数目迅速减少,满地都是灰黑色的灰烬。

    大冈智史发现,鬼之眷属已大量减少,只剩下十六个了。

    看到这一幕,大冈智史终于回过神来:“简直是无双的武士,真正的百人斩,难道天下又要出一个剑圣?”

    “上次出现,还是幕府转变时,诚口组号称千人斩的新见秀真。”

    “他协助幕府作战,转战诸藩,连杀倒幕之贼,刺杀了当时倒幕派的核心人物中原辽太郎,可以说,对当时天下气数转变,起了很关键的作用。”

    “因此得封一千一百石,现在又要有新见秀真出世了?”

    大冈智史瞬间联想到了情报里记录的,最近十年,恶鬼复苏,各种各样神秘力量也随之苏醒的事。

    “难道是大争之世来临了?”想到这里,大冈智史眼神透出了几分炽热。

    裴子云却不知道他上想,身形微偏,躲过两把长刀,木刀一斩,将一个鬼之眷属的肩上跳开一块血肉。

    顺势一刺,木刀直直刺入了又一个心脏,血从伤口喷溅,溅射到了对面人的眼中,动作缓一缓。

    这一刹那,裴子云一转身,木刀一斩,对面敌人的眉心一红,裂开一条缝隙,这人发出惨叫,接着冒出了火焰。

    不等这鬼之眷属尸体落地,裴子云一个飞扑,向着两个鬼之眷属挥刀。

    血光溅射,空气中出现一朵朵血花,接着就是火焰在燃烧。

    这样反复,裴子云轻易将剩下鬼之眷属一一杀死。

    杀声平息,裴子云激烈的喘息着,感觉到体力几乎枯竭了。

    “哼,要是真正活人,我现在体力,就算有宗师技巧,能杀一半就算拼尽全部力量了。”

    “但是对方是鬼族,偏偏拉入的地点已经不算是阳世,虽还无法解开神力封印,但单是一丝感应,就足以将它们全部格杀。”

    不是神,根本不知道这多可怖。

    单是目光就足以焚烧恶鬼。

    裴子云深呼吸几口气,横刀四顾,但场景并没有变化,皱了皱眉,目光就落在了不远处的大冈智史身上。

    站着大冈智史见裴子云的目光看来,只感觉目光刀箭一样,似乎要把肌肤割开,心中一凛,突然之间想起了里见馆的规则,立刻直直对着裴子云跪了下去,说,“山田君,我愿效忠于您,还请成全!”

    大冈智史话一落,裴子云就感觉到了场景有了变化。

    接着,随着几声“啪啪”掌声,一队人在迷雾中走出来。

    只见这些人都穿着古代的和服与木屐,中间是一个穿着十二单的姬君,十二单在平安时代就是公家贵女的朝服,可以说,任何一个有资格穿着,都可以称之“姬様”。

    而现代皇室女性神道祭礼、婚礼、即位式等庆典时,正式礼服也是这个。

    当然更引注意的是六个武士,其中一个就是丛林中的百人将,裴子云目光一扫,就见着她正色说着:“真了不起!我是里见香,不料想,今天真看见了真正的武士!”

    里见香微微一侧身,又对大冈智史说:“还有,你的随机应变也不错。”

    “如果在乱世,或你们能成一城一国之主,我很荣幸能接待你。”说着,里见香转过取出一个精致的帖子,再次低身,向裴子云递了上去。

    裴子云也微微一躬身,接过里见香手中帖子,接着就发现光影变幻,一阵朦胧,然后水墨画褪色一样,周围一切都在消失。

    一暗一黑,裴子云看去,只见五月天,这样凌晨还有点气寒,几颗星辰亮着,而自身处在一片庭院中,这似乎是茶庭式,拙朴步石、矮松寓、石灯笼排列着,有着古仆的味道。

    而大冈智史就在不远处,几乎同时,迷雾在快速消散中。

    “回来了?”裴子云本想说话,这时心中一动,举起了木刀,就着星光查看:“咦?”

    木刀上有惊人改变。

    只见木刀上满是秽血,在一遇到星光,就凝成了暗色,粗略看去是一团乱麻,但是仔细看着,就会发现,这似乎变成了花纹,每个花纹都是一只只恶鬼,而最大一处花纹,是一个老人,面孔隐有点像恒元行雄。

    裴子云用木刀在空中轻轻一劈,若有所思,又将刚才里见香给的请帖拿出来一看,这精致帖子上面写东西不多,只有三个字——宾客帖。

    大冈智史重重吐出了一口气,怀顾四周,发现了裴子云的疑惑,稍微上前一步,说着:“这帖就是里见馆的宾客贴,从此您可以进入里见馆俱乐部了。”

    “哦,是吗?”裴子云点了点首,就这几句话,迷雾全部散去,黎明时暗光照入其中,已经听见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