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九十七章 从来不是钱
    “嗯,这是彻底在幻境中出来了?”

    裴子云望了一眼,太阳还没有升起,可天空已经微白,望了望里见馆,感叹一声,心中暗想:“这里见馆不简单。”

    在裴子云的印象中,单单与鬼之眷属战斗,就耗费不小。

    鬼之眷属虽实力不强,可数量实在是多,十分难缠,且弱点十分难寻,要不是处于幻景,虽无法解开神力封印,但单一丝感应,就足以将它们全部格杀,才能在短的时间内将它们全部解决。

    别人遇到了这些鬼之眷属,恐怕有很大可能会被围杀,即便解决这些难缠的鬼之眷属,也得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最后落得精疲力竭下场。

    大冈智史也似乎想到了这点,深深的鞠躬,说着:“山田君,非常感谢您的救援,请跟我走吧!”

    “虽说天亮了,里见馆已经相对安全,但还是有许多忌讳,它的出口就在前面大厅,我觉得还是离开这里为妙。”

    大冈智史曾与恒元行雄在这里见馆来过,对地理和情况有所了解,就这样说,别的不说,单是姬様,现在就不适宜见面。

    晓白分割,就是她变老之时,对女人来说,这无疑很不开心。

    裴子云点了点头,跟着大冈智史前行,只见没走一会,转了几个弯,就看见了一座大厅。

    这座大厅看上去一半灰,一半黑,还时不时间杂着一些深色条纹,看着这些条纹,就有一种血晕感,让人烦躁。

    裴子云一眼就看见了厅正中央尸体,仔细数了一下,发现总共是五具,其中就有着恒元行雄的尸体,面孔狰狞,露出了腥黑的血洞。

    裴子云转身问:“这些尸体,不管吗?”

    别的尸体还罢了,这恒元行雄,毕竟是名门世家,以前的诸藩之子,幕府反制了倒幕后,同样看到了倒幕就是有人利用天皇的“公家”的名义进行,日本社会分裂成公卿以及武士,因此颁布命令,取消二者差异。

    这就是《大政奉一》,分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士五级,而旧公卿家族根据家世,授予男爵以上爵位。

    恒元家曾有子爵爵位。

    进入了民主社会,这些爵位废除,但议员许多由这些人构成,他们活跃于政商两界,多次出任内阁总理大臣,因此杀死恒元行雄,就算是合乎情理,也肯定有不少的麻烦。

    如果处处讲道理,讲法律,还有什么阶级?

    裴子云并不畏惧,但更不会不懂,只是话刚说完,只见摆在大厅地上五具尸体,突发生了变化。

    首先就是还带着腥气的血迅速枯干,接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尸体渐渐干枯,直至最后缩小成看不出人形的干瘪尸体。

    “嗯,这是献祭吗?”看到这一幕,裴子云突然之间明白为什么里见馆会偏帮恒元行雄了,也许恒元行雄的种种办法是一部分因素,但对里见馆来说,自己作祭品更是吸引它们。

    可里见馆是什么时知道自己适合做祭品?

    难道,这个里见馆还有某种探寻的能力,发现自己更适合做祭品,或者是因别的原因?

    裴子云的脑海中闪过这念。

    大冈智史却不知道所想,低首说着:“山田君,如你所见,这就是献祭!”

    “您看见那扇门吗?里见馆出口就是那扇门,只要出了那扇门就可以离开里见馆!”大冈智史指着一扇门说着,说完,他本人就向前几步,踏了出去。

    裴子云看着大冈智史出去,没有丝毫犹豫,也走了出去。

    果然,一踏出这门,并非是原本的大门,但的确离开了里见馆,这是一种界限的感觉。

    大冈智史并未离开,而在门外等着,他深深吸了口气,鞠着躬:“山田君,再次感谢您的救援,虽说恒元家到现在已经算是衰退,但现在恒元行雄死了,恐怕恒元家必会有一场激烈的动荡。”

    “不仅仅恒元家,与恒元家相关的产业都会有所变化,因此,我必须回去处理一系列事宜了。”

    “要我帮忙吗?”裴子云问着。

    “不!山田君,您已救了我的命,我处理完恒元家的事,就会报答您。”

    “是吗?”裴子云毫不在意答了一声,随意点了点头:“那就这样吧!”

    裴子云就直接向外走去,看到裴子云动了身,大冈智史也跟着向外而去,离开了里见馆,抵达外面公路,还有一段距离,顺着山道台阶而下,大冈智史问着:“山田君,您现在有什么梦想吗?”

    裴子云笑了笑:“我的梦想嘛,那就是首先在国中时代,就让我的制霸全国社踏遍全国!“

    “其次,就是我希望的我的作品能红遍日本!”

    裴子云已经陆续在网络上发布了足迹,并且积累着名气,想必一旦公布,就会引起轰动。

    十二岁的少年就踏遍全国,并且发布多部优秀作品,夺取荒木赏、大冈赏、小川赏,这是何等的震撼?

    这是日本百年一出的传奇。

    “总之,我希望我在国中毕业时,弄个大新闻,哪怕短时间制霸全国都可以!”裴子云认真的说着真话。

    听了这话,大冈智史不由侧目,心中想着:“短时间制霸全国吗?”

    这其实是说成全日本的热点,于是,大冈智史点了点首,说:“嗨,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

    沿着山道而下,裴子云发现坂上三千子的车还停在路侧,隐可以看见车上有人,想必就是坂上三千子了。

    不过没有看见别的车队,想必是回去了。

    而大冈智史停住脚步,对着裴子云一躬:“山田君,现在已到路上,我们就暂时分开,我从那面走吧,会有人来接我!”

    裴子云点了点首,小脸一低,躬身:“一路顺风,大冈君!”

    说完,就直直向坂上三千子的车过去,敲了敲玻璃。

    听着“通通”声音响起,坂上三千子吃了一惊,她抬首一看,就看见了车外的裴子云。

    看到裴子云一瞬间,坂上三千子心中一喜,打开了车门,口中喊着:“山田様!没想到你这样快,就成功在里见馆中回来,真是了不起!”

    “以前进去,都是二三天才见分晓。”

    坂上三千子打开了车门,让他进去,又奉上了寿司。

    寿司本是冷食,话说日本人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冷食,他们吃热食反不太习惯,她低首说着:“山田様,您饿了吧,请用一些。”

    “您准备去哪?在箱根休息一下,还是?”

    “回去吧,这里离东京不过一小时多点车程,直接回去。”裴子云拿过了寿司,看了一眼:“鲣鱼握寿司吗?”

    “嗨,我知道山田君爱吃。”这种将鲣鱼鱼肉拍松后烤至表皮焦黄,但并不烤透,淋上汁,鱼肉呈现通透紫红色,虽说寿司都是一口就能吃掉,但看情况,这袋里便宜的也要450円,贵的要850円,还有最高级的紫色高档刺身,一个就要2000円的价位。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要是去银座消费寿司,就算不点艺妓陪伴,一次就要3万-5万円左右。

    裴子云啊呜一口,就把一只吃掉了,露出了︿( ̄︶ ̄)︿的表情,接着又是啊呜一口,又把一只干掉了,日本食物就是这点不好,分量太小。

    “味道还不错……”连着几口,裴子云感慨:“这个里面放着鱼子的,我很喜欢!”

    “我倒是对生鱼片更感兴趣,可惜您不是很喜欢。”坂上三千子开动车,载着裴子云向东京市区驶去,继续说着:“山田様,真的恭喜您啊!您这次可算是可是一战成名!”

    听着这话,坐在车后排的裴子云又干掉了一个,说着:“成名倒没有什么,只希望以后没有麻烦就好了。”

    这时“滴滴”声音响起,裴子云也觉得吃饱了,在口袋中掏出手机,发现是一条短信,开锁看了看,这短信是通知荒木赏的奖金已打在账户上,荒木赏奖金也不多,仅仅300万円。

    裴子云看了短信,就问坂上三千子:“现在我得了荒木赏,如果想获得大冈赏,甚至获得小川赏,你觉得可能吗?”

    正在开车的坂上三千子听着这话,注意着路上情况,思考着想了想,说:“山田様,三大赏,其实都不单是书的质量问题!“

    “在三大赏背后,其实更多是社会因素,而非常抱歉的是,虽我们尽川神社能在荒木赏上帮得上你的忙,但余下就很难了。”

    “而且,客观的说,您的名气和社会影响上,离着两个奖项还差了不小。”坂上三千子略带歉意的说着。

    三大赏是荒木赏、大冈赏以及小川赏,在日本文学上,有着非常重要地位,日本社会相当重视这些奖项,尤其后两者。

    毕竟荒木赏侧重一些刚出头新人,而大冈赏以及小川赏则关注是真正成名作家,以及一些顶尖作家,他们的作品,某种程度上都有影响社会的力量,因此后二者奖项评选上层层把关,十分严格。

    就连日本政府都很关注,因此不是说不能影响它的评选,但无疑需要的能量很大,而且难度也很高。

    裴子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自己才出道一年就得了荒木赏,以及是非常难得的事,更不要说大冈赏以及小川赏了。

    不过,裴子云对超一流的作品有着信心,就算是小川赏得不到,大冈赏还可以争一下,当下就寻思着,是不是加快出版。

    这会损失一部分钱,但自己要的,从来不是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