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九十九章 早川直美的勇气
    米兰私立中学·教室

    第二排的早川直美穿着学生制服,此刻正绷紧小脸听着老师讲的课,一手拿着笔仔细的做笔记。

    米兰私立中学与别的中学一样,有五门主科,是国语、数学、英语、社会与理科,国语分表现(文法为主)和文学,数学分为数量和几何,英语是书面和会话,社会分地理和历史,理科分生物和地学。

    东瀛教育有二大特色,一就是秩序,二就是本土化,因此国语(东瀛语)很重要,且有一些难度,不仅学校和老师重视,学生自己也重视,老师在上课时也更严肃。

    这节课就是主课国语课,是由国语老师重永雅史老师所教授。

    重永雅史也是班中老师中最严肃的一位,早川直美在上国语课时尽可能小心翼翼,以免被训斥。

    但是,她还是偷个空,盯着自己手表看时间,这对优秀生来说是很难得的事。

    原因是制霸全国社有活动,所有成员都需参加,这一这节课下课,早川直美必须赶到。

    最近,她明显感觉到自己运气变好了,再也没有出事了,传闻也淡了许多,她心中感激是外人难以想象。

    好不容易等到下课铃响了,早川直美收拾了自己东西就跑出了教室,向社团的活动室奔去。

    等到早川直美到了活动室,就听见了活动室里面有人在说话。

    活动室中,裴子云拿着一份看上去五颜六色报纸一样的东西,这是修改过的报刊,点了点首,满意说着:“恩,这样就不错了。”

    “印刷下去,当成广告向还没有选择社团的人发送。”裴子云指着报刊,对着活动室中的人说着。

    “好的,部长!”福冈麻矢立刻就大声的应着。

    “但是,部长,发送广告的话,我们都能干,印刷也可以,只是这样的话,恐怕社团经费就没有了。”村田诚一郎突想到这里,用手挠着头说着。

    其实,村田诚一郎是一个非常认真的人,虽从外表看上去,浓眉大眼,不够精明,实则非常注意细节,所以在裴子云说完这番话,他立刻想到这样的问题。

    “恩,是这样吗?”

    虽有着一万円经费,看起来不少了,但这些钱真用起来,其实很不经花。

    裴子云想了想,说着:“那么,经费的事就交给我了,现在就去印吧!”

    “嗨!”福冈麻矢和村田诚一郎弯腰,鞠躬恭敬的说着。

    公允的说,东瀛教育的确有独到之处,至少这种恭顺和服从,很是符合领导的需要。

    在裴子云和他们说完了这事,早川直美才鼓起勇气,小声对着裴子云说着:“部长!”

    裴子云有些诧异,望了早川直美一眼,随即明白过来。

    这小姑娘被上次极道吓破胆了,自是心里不安,要讨个确定的说法,但是对自己来,仅仅是她加入自己社团,保护她就是理所当然,何况只是顺手而为,裴子云很明白,这种与恒元行雄的冲突,其实是不可避免的,没有恒元行雄,也有长沢行雄。

    因此很体贴的说着:“哦,是直美啊,你的事已解决了,没有任何问题,你放心吧!”

    “啊?真的吗!”听着这话,早川直美的小脸一红,不由发出了疑问。

    接着,鼓起勇气抬起头的早川直美看了看裴子云自信的神色,就相信了裴子云所说的话。

    “真是太感激了。”

    早川直美并不愚蠢,上次她与裴子云一起被极道的人邀请,那一次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极道首领就曾开出了一笔令人震惊的3000万円支票索取她,在拒绝后,更是以5000万円的条件来让裴子云放弃她。

    3000万円是多少钱,早川直美没有印象,但她知道,只要3万円就能让她和母亲两个星期过得很好,3000万円,就能在东京买一栋相当不错公寓了,那么多钱,是她难以付得起。

    说实话,那时听着极道首领拿出那么多钱贿赂部长,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她身体是颤抖的,心是冰冷的,生怕裴子云放弃了她。

    在进入称霸全国社前,她一直被人称“扫把星”,没有人肯接触他,也没有社团愿意收她,只有称霸全国社主动接纳了她,且社中的人也对他很好,即使远山兴太出现了车祸,部长也没有丝毫责怪。

    早川直美真的很感激裴子云。

    那时,如果裴子云真接受了条件,放弃了她,早川直美真不知道怎么办?

    难道真的自杀吗?

    她还想活下去啊。

    但令早川直美,震惊及幸运的是,在那时,裴子云没有丝毫犹豫就拒绝了。

    那一刻,早川直美头脑一片空白,只想更靠近着他。

    现在,裴子云说这件事已解决了,不知道他花费了多少力气,东瀛人都知道,任何一个极道组织都不简单,他们与各方面都有联系,根深蒂固,还有保护伞,很难对付。

    想着这里,早川直美就小手握紧着自己衣角,说着:“啊,那个,部长,您平时爱吃什么?”

    “我想……我想为山田君和社里做点事。”

    “我不会别的,我可以带些便当来。”说完这话,她又鼓起勇气:“虽我的手法不是很好,但是我会努力学习,拜托了。”

    东瀛社会中,最重要一点就是要对集体有用,这点也贯彻了早川直美的心中,她眼中透出渴望。

    以前被排斥时,她甚至想过自杀,但又想活下去,想再坚持一下,现在终于坚持到了——有着社团接受自己,有着部长保护自己。

    可这样的话,她就更希望自己对部长和社团有用,哪怕一点点也好,这是自己的价值。

    “要说爱吃的东西嘛,这个我平时爱吃多的是,不过总的说起来,我是不太喜欢只有汤的荞麦面和乌冬面。”听到这个问题,裴子云根本没有想到她的复杂心理,只是用手撑着下巴,仔细的思索着。

    “不过,多放点肉和菜,我就吃了。”

    荞麦面味道不错,但按照日本的习惯,最多只有鸡汤,很少有肉片,就算有也很薄很小,裴子云对不放肉的面无感,他继续补充着:“生鱼片还马虎,没有虫卵就好,咖喱我不太爱吃。”

    比印度,东瀛人更爱咖喱,让人无奈。

    东瀛的咖喱,虽不太辣,因它其中加入了浓缩果泥,甜味较重,除了可以伴饭,还可以作拉面和乌龙面等汤面类的汤底,但说实话,裴子云真很难忍受这种咖喱的味道。

    但是东瀛咖喱无处不在,在家中必备咖喱粉与咖喱块,不仅使用方便,且节省时间、不必上餐馆,不必费力气学厨艺、买材料,只要稍微加热,淋在米饭上即可食用。

    因此每次裴子云的母亲用咖喱做饭时,裴子云总一脸不高兴,埋怨说:“以后,做饭再也不要用咖喱了!”

    不吃咖喱?

    这可真怪,在东瀛还有人不吃咖喱?

    不仅仅是山田泉美,就连早川直美对此感到惊讶,但迅速将之存入心底,又向着裴子云问:“恩,那样的话,部长您最爱的是什么?”

    “啊,平时的话,让我想想,恩,我最爱吃的应该是寿司和天罗妇!”裴子云想了想,随口回答。

    “哦,原来是这样啊!”早川直美点了点头,小脸更红了,有些局促说着:“部长,请拜托了,让我为您和部里作料理吧!”

    早川直美握紧了拳,在心中打定主意,想着:“自己一定要跟妈妈学习下厨艺,争取让山田君喜欢。”

    裴子云没有那样多想法,看了她一眼,神情温和,轻声说:“好的,就麻烦你了,不过材料费,理所当然是部里出钱。”

    在裴子云看来,作一个领导,有时必须接受部下的心意,部下愿意为自己和部里着想,而自己欣然接受,这就是一份很好的循环,有助提高部下的忠诚度和安全感。

    而且这是小事,更不值驳斥。

    “嗨,您答应了?我一定会努力。”早川直美连忙鞠躬应着,目光里透出幸福的期盼,偷看了一眼裴子云,见着他继续工作,就拿出手机给妈妈发了个邮件,说明了自己要进修料理的想法,接着陷入了幻想,脸渐渐红了。

    而此时裴子云也在沉思。

    “恩,社团的钱现在该怎么弄?”

    现在还好说,要是之后称霸全国社规模扩大,有更多活动,这些钱就更不够用了,所以如何获得更多金钱,是现在就必须考虑的问题。

    这不是说裴子云没有钱,现在单说裴子云银行卡内,就有600万円,更何况还有白石学馆出版社的第二本长篇的稿费。

    那至少是1000万円。

    只是社团的钱归社团,个人钱归个人,社团的钱是社团共有,是公共财产,在东瀛,公私财产分得非常清楚,以免一些不必要矛盾。

    裴子云正想着解决社团的资金问题,抬起头,突就发现早川直美的小脸红了,连着少女耳朵上都渐渐红了。

    “直美,你怎么了?”裴子云问,早川直美一下惊醒,吱吱唔唔回答:“没事,就是突然觉得有点闷。”

    “有点闷吗?现在五月,还可以吧,没有到七月炎夏。”

    这话,使早川直美不知道怎么样回答,恰在这时,外面传出了脚步声,有人喊:“是山田部长吗?学生会找你。”

    早川直美暗暗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