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零一章 是谁在喊我
    电车上,裴子云背着书包,还想着坂上三千子说的话,冴子和高森真子过来,也不知道找自己有什么事。

    不过说起来,自上次裴子云将被恶鬼所附身的雅库扎解决掉,他就因忙别的事,一直没有和她们联系,也不知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说实际,这一提,裴子云现在有点想念冴子了。

    在电车上的时间很快,裴子云感觉没过几分钟就到了家,这也和日本国小和国中入学必须在附近学区内有关,一般车程就是15分钟。

    当裴子云下了电车,在家门口就发现一辆银灰色轿车,不出意外的话,这就是高森真子与冴子,不,现在准确说,应该是石渡真子和石渡冴子她们的轿车了。

    果不其然,当裴子云用钥匙打开大门,刚一开门到院子,冴子就立刻听见了声音,扑了过来。

    冴子穿一身雪白裙子,裙子上有一只灰黑色的卡通老鼠,很可爱,小短腿奔过来时,脸上满是笑容。

    裴子云看到冴子扑过来,伸手就把她接住了。

    冴子一扑就扑入了怀中:“欧尼酱,你有没有想冴子?”

    仔细看,冴子胖了点,小脸上还有着浅浅的婴儿肥很是可爱,裴子云有点心虚,今天提了才想起她,以前真没有想过,不过她没有说什么时想,就说着:“当然想了,今天就想了一遍。”

    冴子幸福的依在他怀里,安心了,口中却大叫着:“欧尼酱,冴子要跟你学剑道,冴子还要跳级上学!!”

    听着这话,裴子云很诧异,不知道冴子为什么突然有这个想法?

    在日本,所有年满6岁儿童都要上国小小学,读完小学课程升入国中初中继续学习,其中上小学六年,而初中则三年。

    在他的印象中,冴子才刚上小学四年级,还要读二年小学才能上国中,小学都还没有上完,就想要跳级,冴子什么时有这奇怪的想法?

    裴子云想问一下她的母亲石渡真子。

    裴子云抱着冴子走向客厅,发现冴子很轻,最近还胖了点,这只能说是她因之前条件并不富裕,导致缺失营养,所以身体太瘦了。

    进了客厅,果然就看见坐在客厅中,与他的母亲及坂上三千子正在聊着天的石渡真子。

    当裴子云第一眼看见石渡真子时,稍有些惊讶。

    因现在的石渡真子,虽穿着一身和服,很是文雅,但有一种容光焕发的感觉。

    裴子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见石渡真子时,她虽有几分容貌,整个人因被债务所压迫,看起来很憔悴,给人一种日暮黄花的感觉,但现在整个人都比之前年轻了许多。

    裴子云不胜感叹,果然,只有财富才能养人。

    进来后,三个女人都看过来,目光在紧靠着怀里的冴子上转了转,裴子云就把她放下来,鞠了一躬,对石渡真子说:“高森桑,欢迎您到来,不过,不是说学校不能跳级吗?那冴子还?”

    在日本,学生想要跳级,一般是不可能,因这是为了从小就培养规矩。

    听着这话,石渡真子起身还礼:“山田君,我已经改姓了石渡,冴子也叫石渡冴子了。”

    虽然裴子云已知道石渡真子改名了,但他还是一时习惯,忘了改口,这下小脸微红,说着:“啊,抱歉,石渡桑。”

    在日本叫次叫错别人的名字是一件非常没有礼貌的事,一定要向对方表示歉意,以示尊敬。

    “没有关系,您不知道嘛。”

    “冴子的事,在一般情况下,是不应该跳级,但现在的话,花点力气还是可以办到,而且冴子的成绩很不错,已经自学到了国中,跳级对她没有多大影响。”石渡真子也没有在意刚才裴子云犯的小错误,轻声解释着。

    自石渡真子拿到了股份,等到了第一次分红,足有3000万円,她首先就是还清债务,接着就将余下的这些钱购买了山田家附近的房子还有些不够,但是明年再分红的话,就绰绰有余了。

    并且成为了独立董事,就认识了不少有能量的人,就能进行转学并且跳级。

    “喔,原来冴子还是学习上的天才。”裴子云点了点头,的确,日本学生一般来说不能跳级,但特殊情况自然例外,毕竟这政策针对的是整个日本学生阶级,有钱有势的人硬是这样干也没有关系。

    反正现在回家社社员和幽灵社员也很多。

    说一道万,现在毕竟是民主社会了,就算推行某些政策,也不能太过强制了。

    坂上三千子抿嘴一笑,也说着:“冴子虽才跟着神社,学习了三个月剑道,但是进步很快,您教导下也没有问题。”

    对三千子来说,文化教育,只要能略通,取得毕业证就可以,谁也没有期望武士变成学霸。

    “是的,欧尼酱!冴子很厉害,学东西可快了!”冴子对着裴子云说,还用小手比划着。

    “好吧,既是这样,就和我一起锻炼吧!”裴子云看着冴子可爱的模样,并没有拒绝,如果没有自己的话,冴子说不定也能活下去,并且可能成为尽川神社的继承人。

    不知道为什么,在里见馆出来,他感觉到自己灵觉打开了一丝缝隙,这感觉很是无端,但立刻使就相信了这感觉。

    因这是神的感知。

    这样的话,自己就是抢了冴子的机缘了。

    也许自己可以作些弥补,教导下不过是随手的事,不准备教导违背这世界规则的任何东西,但尽川神社的剑道,自己是熟而纯之了。

    “这小姑娘这样瘦,或者我还可以教点改善素质的小法门。”

    大徐世界的道法不能传,但改良下,弄套简单的法门还是绰绰有余。

    “啊!真的吗?”石渡真子听着这样说,非常高兴,鞠了一躬:“这真是太好了,为了感谢,请允许我请你们去晚餐吧?”

    看这石渡真子真诚的模样,裴子云和山田泉美也就没有拒绝。

    早川直美也回到了家,早川多津子在厨房中制作的玉子烧,而早川直美一丢了书包,就直奔厨房,双眼紧紧盯着妈妈的动作。

    早川多津子就立刻发觉了,一回首看着自己女儿早川直美渴望的眼神,不由得笑着说着:“怎么了?直美,你想要跟着妈妈学做东西?”

    听着妈妈的问话,早川直美没有犹豫,立刻就把自己脑袋点着,小鸡啄米一样说着:“是的,妈妈,我想跟着你学做东西。”

    早川多津子听着女儿的话,不由笑了笑。

    自从女儿进了山田信一的制霸全国社,感觉女儿整个人都变得活泼起来,这时听到女儿想学着跟着自己做东西,也不藏私,指着自己制作的玉子烧:“直美,你看,这是玉子烧,虽只是家喻户晓的平民料理,但要保证极鲜嫩的口感,还要包裹着层次分明的味道可不容易,其中奥秘就在于不用牛奶和水,而用高汤灌入,会让整个蛋卷更滑嫩香浓。”

    “今天就教你这个吧!”

    “妈妈可有玉子烧的特制秘方,保证味道好的不行!”早川多津子对着自己的女儿说着。

    “真的吗?”早川直美雀跃的说着。

    看着自己女儿早川直美脸上掩饰不住的模样,女儿是有了喜欢的人吗?早川多津子不由想着,就取笑:“怎么,直美,你有了喜欢的人吗?”

    “是谁让你起了学习料理的心思?是金塚博司?”

    “妈妈,不是他!”早川直美否认着。

    金塚博司,是早川直美隔壁的邻居家的儿子,年龄和早川直美差不多大,平时关系很好,即使那段时间,早川直美被称“扫把星”,金塚博司还是和直美有所联系。

    “嗯,那是宇井俊夫?”早川多津子再次问着。

    宇井俊夫是早川直美的青梅竹马,是从小就在一起的玩伴,而小时候早川直美最喜欢和他一起玩耍,还宣布要当他的新娘。

    “啊啊!不是!”早川直美脸红的大叫。

    “哦哦,那就是上次送你的山田部长?”早川多津子一副明白的样子。

    这时,早川直美没有说话,不敢回答。

    看着早川直美的样子,早川多津子就明白了,对着女儿说着:“是山田部长的话,直美还要努力啊!”

    “虽你已经跟我学过怎么样料理,但是只学了七十分,要精益求精啊!”说着这话,早川多津子心里突有点苦涩。

    原本早川直美学习很好,人也相对可爱,有许多伙伴,自然顾不上学习厨艺,但是被认为是“扫把星”后,自没有人一起玩耍了。

    她只得跟着妈妈学习厨艺。

    “嗨!”早川直美听着妈妈的话,用力点了点头,一番忙碌自不说,当吃完饭,把便当盒里装满了,早川直美一脸微笑的返回了房中,仰面摔在自己小床上。

    现在每天都非常开心,生活变得有趣起来,总期待着夜晚快过去,明天再见到同学和部长。

    而且,自己又有朋友了。

    早川直美捂着脸,给有些发烫的脸降降温这就是思念吗?仅仅是想到去了社团,一起说话,就满怀期待。

    时间不早了,她睡入了薄被,心中想着:“第一次作正式料理,是在妈妈的协助下完成的,这是不是作弊?”

    她有些心虚了。

    “不,我迟早可以完成的,这不算作弊。”早川直美又安心了,白天忙了一天,晚上又作料理,很快,她就沉入了梦中。

    渐渐,早川直美似乎觉得自己沉在海水中,说来也奇怪,自己一点都不害怕,在水中快乐的游着,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她似乎听到了一阵声音,有人呼唤:“直美,直美……”

    是谁在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