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零二章 化妆进步了
    夜晚的梦似乎对早川直美没有影响,她也忘记了梦中做到了什么,只是早晨起来,早川直美发现自己头隐隐有些痛,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当然,早川直美也没有把这小事放在心上,她只是起床,用小手揉揉自己的脸,眯着眼小步跑向洗漱室。

    她今天心情还是非常高兴,昨天妈妈早川多津子教了她做玉子烧,且教了她特制秘方。

    在刷牙时,早川直美还在想,等我完全学会了玉子烧,一定要做出来让部长尝尝,到时他肯定会大吃一惊!

    想着想着,早川直美就不由露出了笑。

    早上早川多津子总是特别忙,日本男人中午是在公司用饭,晚上到九到十一点才回家,只有早上才是一家人的聚会时间。

    家庭主妇就得早早五点就起床,给一家人准备早餐,看见女儿经过,觉得有些不对,她仰脸思考一会,讶然问着:“早美,你已经化妆了?”

    “没有啊,我还没有洗脸呢!”今天一整天都有课,早川直美也不在家里多耽搁,收拾好东西,喝了瓶牛奶,吃了几个土司就准备去上学了。

    不过在上学时,早川直美还是跟妈妈说着:“妈妈,今天晚上,能多做点东西吗?我想再学习下。”

    说着,早川直美就不由低下了头。

    早川多津子听着女儿这样说,心中有些高兴,夸奖着:“哎呀,不愧是我家直美,加油吧,妈妈晚上叫你作饭团。”

    “饭团虽简单,但是也有多个品种,并且方便携带,还可以放馅料,我会认真教你。”早川多津子看着女儿害羞模样,笑的说着,眯成了月牙眼。

    在日本,一般家庭都不禁止自己儿女谈恋爱,从初中就不反对自己交往,因这时正是情窦初开的时间,认为这样有利于孩子的成长,在这时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的话,家庭是不会设置阻碍。

    而且法律上,女孩十六岁就可以结婚了(注1),只是看着早川直美离开,早川多津子有点疑惑:“今天,我怎么感觉直美,漂亮了一点?”

    中午下课,早川直美就拿着巨大便当盒向社团活动室而去,早上就接到了邮件,说是社团招新了,这个时间部长也在活动室里。

    早川直美一路小跑,在穿过一个走廊时,她听着不时有人议论,刚开始她没有在意,但当这个消息说了几遍时,早川直美才在意了。

    她凑了一眼,发现她认识,是隔壁班的瓦谷郁江。

    因经常有一些活动,是几个班级一起举行,早川直美也就认识了一些同学,而瓦谷郁江就是其中一个,虽她也不是很熟。

    瓦谷郁江个子很矮,才1米2左右,梳一个马尾辩,穿着一身红色的裙子,有些羡慕的说着:“听说了吗?有个八岁的人转到这里上国中了,叫石渡冴子!”

    瓦谷郁江虽她个子很矮,但她有一个特点,就是非常喜欢八卦,而且交友圈非常广泛,总能得到一些校内最新消息。

    每次学校有什么新鲜事,这几个班同学都会从瓦谷郁江嘴中听得到最新的新闻,因此瓦谷郁江在同学中也有些名气。

    对面是一年级12班的堤内笑子,是瓦谷郁江的好朋友。

    “这怎么可能,学校会同意吗?”堤内笑子则睁大了她圆圆的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问。

    “哎,听说是某个校董打了招呼。”瓦谷郁江眼睛中露出艳羡目光说着。

    “嗯,真羡慕那些出生在有钱有势家庭的孩子!”

    早川直美听着这话才知道,原来议论的是一个转校学生,听到这里,她就失去了兴趣,迅速向着社团的活动室而去。

    当早川直美赶到了活动室时,她看见有几个人在隔壁的教室忙碌,看制服并不是学生,而是外面的员工,在进行简单的清扫和装修。

    看着弄得满是狼藉的隔壁教室,早川直美有些诧异,隔壁这是怎么了?正在干什么?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是部长。

    裴子云正在社团活动室中,对一个穿着黑白色的剑道服饰小女孩说:“冴子,你要知道,身体是根本。”

    “现在我教你的这套是专门改善体质,可以使身体强健,行动敏捷,练起剑来事半功倍。”

    裴子云一脸正色,看到了早川直美进来,就说:“行了,冴子,休息一下,今天就锻炼到这里了。”

    “嗨,欧尼酱!”冴子停止了动作,只见她浑身冒汗,连头发都几乎湿透,显得很狼狈的样子。

    “这是?”早川直美有些好奇。

    “哦,没什么,只是社团扩大了,我就打通了二间教室。”

    “嗯,你现在看的正是我请的人,他们正在弄这些东西。”裴子云说着,又指着冴子:“这是石渡冴子,我们的新社员。”

    裴子云转身,对着冴子郑重说:“冴子,选择这条路很不容易,不但吃苦,而且可能受伤,甚至……你放弃,没有关系的。”

    “不,爸爸是武士,欧尼酱是武士,冴子也要当武士,冴子不但要保护妈妈,还要保护欧尼酱!”虽冴子一脸疲惫,但她还是握紧了自己小拳,对着裴子云发誓的说着。

    “哎,这样的话,你就继续努力吧……”裴子云望着一脸坚毅冴子,沉默了下:“既这样的话,那回家就用我给的药泡澡吧。”

    又对着早川直美说:“辛苦你了。”

    早川直美听着裴子云的话,想到了,石渡冴子,不就刚才听说的转校生吗?这是同一个人吗?

    这也太小了吧?

    但当早川直美感觉到手上重重的便当盒时,她就忘记了这些,她迫不及待的就是想要给社长分享一下带来的美食,当下打开便当,对着裴子云,一脸希翼说:“我带来了天妇罗和寿司,社长,您尝尝味道怎么样?”

    “恩,那谢谢了,我就不客气了!”裴子云小心用着筷子从里面挑了一份,吃了一口,忍不住感叹:“恩恩,真的不错!”

    “粉裹的薄,并且一点都不油腻!”

    裴子云忍不住又吃了一只,问:“里面的鱼片是炸过?”

    “是,知道山田君不喜欢全生,所以炸过。”早川直美头一低说着,看着裴子云吃很香,心中一股喜悦油然而生,只是心里还是有点虚。

    因这一大份便当,其实大半是妈妈功劳,而自己只是帮妈妈打了一下杂,但望着裴子云满意的模样,早川直美就给自己打气,心里默默说着:“直美,一定要努力,努力自己就能作出幸福的便当。”

    “很好,真不错。”裴子云没有体会她的心情,继续说着:“真没想到,直美,你居然有这样的手艺!”

    “以后给冴子也带点,我每天给你批2000円材料费?你看怎么样?”

    早川直美点了点头,应声:“是,没问题!”

    只是早川直美心中忽然想着,不知道这个冴子和社长是什么关系?

    就在这时,远山幸太带着三个人过来,对着裴子云大声喊:“哈哈!部长,这三个是愿意加入我们的新人。”

    “还有,早川,你今天化妆进步了啊,感觉漂亮了不少。”

    听了这话,裴子云也点了点首,开始时他也很奇怪,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在日本社会,把形象看成是一张名片,因此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要管理好自己的形象,男性还好些,女士的话尤其严重,小学太夸张,但国中开始必须学会化淡妆,如果不常化妆,甚至会被别的女同学排挤。

    就在高校部就听说过这传闻,有一位寺本学姐脸颊长了痘痘,就一点儿都没化,只戴个口罩去上学了,摘下口罩一瞬间,平时朝夕相处的两个女同学震惊的看着,完全是一副懵呆的表情,然后就在下午就迅速传出寺本学姐失恋并且失去了人生意义想自杀的传闻了。

    这是何等丧心病狂!

    不提暗暗喜悦的早川直美,摸着脸问着:“真的吗?”

    裴子云看向新人,这分别是:阿笠智夫、通木浩之、旅田雅一。

    阿笠智夫是一年级新生,但开学时,因私人原因导致来学校晚了,而那时比较好的社团都已没有招生名额了。

    而通木浩之是一个有性格的人,不想去一些不合意的社团浪费时间,所以就一直忍着没有去参加奇葩社团。

    恰前段时间,村田诚一郎在发制霸全国社传单,而他们看见了,觉得这个社团不错,就一起来决定参加,前几天就找了远山幸太报名。

    旅田雅一是村田诚一郎好友,他本考虑的社团是一个外语社,但社团内部不和谐,经常打压一些新人,这种氛围导致很不满,所以,旅田雅一趁着没有正式加入就退了。

    最近几天,知道消息的村田诚一郎一直在他耳边说制霸全国社的种种好处,就忍不住动心了。

    被远山幸太带到这里的三个人,见到了裴子云瞬间,就立刻鞠了躬,说着:“部长您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裴子云点首回礼,这时有人送来了护具和竹剑,远山幸太就问:“这个隔壁是干什么?”

    “学校批给我们的新的活动室。”

    “我们虽主要是全国旅行,但要旅行也得有好身体,所以我决定这间是资料室,隔壁是活动室,给你们锻炼下身体。”

    “毕竟身体是最重要的事。”

    “原来是这样。”远山幸太和三个新人都释然了。

    “还有,再进行二个周末活动,就是六月了,离本学期考试不远了,所以我决定,就在六月中,举行第一次社员集餐,希望你们准时抵达。”

    “嗨,明白了。”这是放福利啊,三个新人都连忙鞠躬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