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零七章 坂东匡志疯了
    乃木屋书店

    这家书店内统一成浅白色调风格,给人开阔印象,而墙面被书覆盖,却毫无压迫感。

    大冈智史进入书店,顺着书架看了看。

    这家书店中央的书架上摆放着艺术、设计、人文、文化等相关领域的新书,左右书架上摆放并非单纯按类别,更多是根据内容,分的非常详细,来这一家书店读书的人,可以很容易找到想要的书。

    值得一提是,这一家书店还有个特点,就是除了新书和特卖书籍,只要断定“这个书架上无论如何都需要这本书”,这家书屋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寻找并上架。

    因此书店受到不少的好评,很多顾客反馈即使在一些旧书店找了很久没找到,在这家书屋中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书。

    大冈智史没花费多少时间,就见到了裴子云,才上去,就听见有人在说话。

    “日本当代新生作家里,我只看山田信一的书!”

    “在我看来,除他外,这代内再无有着成为国民作家的潜力了。”今井宗太拿着裴子云新作,和挽着手的女友说着。

    戴着一副眼镜、穿着一身情侣服的今井宗太是一个白领,在日本护河电器公司工作,主要负责维护这一块,平时收入还可以。

    现在公司放了假,今井宗太特意和女友闲逛一下。

    而今井宗太和女友久米田友恵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喜欢看书,就是因爱看书的原因,在书店偶遇,相识,相恋。

    最近今井宗太发现了几部不错作品,就向女友久米田友恵推荐。

    这就是裴子云的谁是第二人以及夜行之鬼,尤其是夜行之鬼,宗太更是深入其中,如痴如醉,认为这本书就是最爱。

    “谁是第二人,很有内涵,深得我心!”今井宗太说着,又摇了摇自己手中的夜行之鬼:“但是这本更吸引着我。”

    “即便是这一本与时代相悖夜行之鬼,却也始终坚持着自己信念,这种为剑而生的人生,真是极富魅力,让我为之神往。”

    “是啊,山田先生,不愧是荒木赏的得主!”久米田友恵也说着,态度诚恳,看不出任何奉承男友的意思。

    “我真的很憧憬夜行之鬼中这样的人。”今井宗太一脸向往,轻轻叹了口气,自己虽已是日本护河电器公司的正式工,但面临的压力很大,有些事不得不妥协,有时甚至会违背自己一直坚持原则。

    也就是这原因,今井宗太对夜行之鬼书中主角,始终坚持自己信念的人生,钦佩着,向往着。

    “虽山田先生才出了二部,但这两部作品无不反映了独特世界观、感情观!”

    “他的作品中,不但充满趣味,还能通过作品学到许多处世之道。”久米田友恵也补充着:“想必山田先生出道虽晚,也必步入中年了吧?”

    她这样猜测。

    裴子云听着这话,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在裴子云身后的大冈智史听着两人这样评价着,小声的对着裴子云说:“山田君,让你久等了。”

    “不愧是山田君,有这成绩,真令人钦佩!”大冈智史说着,转身对服务人员说着:“请给我,山田新一两本书,我谁是第二人与夜行之鬼,拜托了!”

    又对着裴子云说着:“这里不是说话地点,我们去隔壁咖啡店坐坐?”

    见裴子云颌首,大冈智史就向收银台而去,现在因书店的人也不多,两人稍排了一会就结账出去了。

    书店隔壁的确是一家咖啡厅,这家咖啡厅不大,环境相当不错,非常幽静,很适合谈话。

    咖啡厅中,大冈智史叫了两杯咖啡,对着裴子云说:“山田君,实在想不到,您除了剑道,还能在这方面这样杰出!”

    大冈智史低首说着,这是真心诚意,对日本社会,或者说任何社会来说,一个武士的牺牲和作用很大,但随着体力和生命衰退而衰退,在历史上却不会留下多少痕迹。

    但一个成功作家,一部好作品,却可能会留下长远的精神烙印!

    咖啡很快就上了,裴子云喝了一口咖啡,皱了皱眉,说:“过奖了,说实际,我很吃惊,你现在才找我!”

    此时距离上次的西別府敬二遭遇刺杀的案件,已过去了一个月了。

    这个月中,裴子云毕业考试都已完成了。

    事实上,在事情发生后,裴子云认为大冈智史,或者坂东家会立刻寻找到自己,但没有想到大冈智史顶了这样的压力一个月。

    要知道,裴子云在西別府敬二死亡案件发生,就动用尽川神社的力量,去查了一下坂东家。

    经过尽川神社的查询,裴子云知道,面对坂东家的势力,大冈智史能顶住不牵连到自己,有多不容易。

    明白这一点,裴子云对大冈智史的印象改观了不少。

    “可我现在还是不得不找您了。”大冈智史不由苦笑一下,用叉搅拌一下咖啡,把当时坂东佐知子的话一一对裴子云说了一遍。

    尤其把当时坂东佐知子威胁的话,大冈智史强调了下,对着裴子云说:“如果找不出真凶,她就让我和您,一起为她的丈夫陪葬!”

    裴子云听了,眼中露出冷光,没有回答,而问着大冈智史:“你这一个月,肯定也不是虚渡,查到了什么?”

    大冈智史喝了一口,抿了抿,对着裴子云直接了当的说着:“我怀疑,下的手是坂东家内部的人。”

    裴子云毫不动容,说:“那个杀手矫健,不是普通人,受到过严格训练,你有这个怀疑,可以理解。”

    “不过,就算是坂东家内斗,西別府敬二不过是女婿,也不涉及继承权吧,为什么杀他?”裴子云有些迷惑不解。

    在日本社会,男女还是有很大区别,极道中,就算是总长的妻女,也只是比普通小弟高一些,不能呵斥高级干部。

    在世家中,女性也往往排的很后,特别是继承权。

    只要儿子有一点出息,都不会考虑女儿继承,更加不要说女婿了。

    “山田君,我之前也是这样想。”大冈智史正色说着,他也是同样的观点:“可是我查下去的结果就是这样,为的是西別府敬二上次想救的人坂东媛子。”

    说着,哪怕周围没有人,大冈智史还是靠近了裴子云的耳朵低语:“坂东媛子可能是坂东家的下任家主!”

    “……这,不可能吧?”裴子云都一惊,坐直了身子,堂堂坂东家称得上财团,又有三个儿子,为什么把家主位置传给孙女?

    媛子是坂东财团家主坂东匡志的孙女,甚至她都谈不上出色不出色,才仅仅十五岁,听说身体不好在北海道修养。

    坂东媛子的父亲坂东恵士都谈不上很出色,他掌握了坂东财团的一小块,现在坂东财团所推行最新产品小枯若叶就是坂东恵士管理。

    小枯若叶这一款产品,说是可以很明显改善,体虚,易病,肥胖、便秘,内分泌失调,脸黄,心悸,睡眠质量差、容易上火,口臭,肌肤缺水等等问题,一经推行,依靠着财团的网络,迅速火遍全日本,成为了日本最为畅销的保健品之一。

    小枯若叶这一款产品为坂东财团在保健品市场上拿到了一块蛋糕,但是也仅仅这样而已。

    要论一个财团或家族的继承权,连坂东恵士都无法和两个哥哥竞争,更谈不上坂东媛子。

    日本的财团及家族对于继承权,都是传男不传女,传长子不传次子,如果不是特别情况,这些传统是不会改变。

    即便是家主重病,怎么都轮不到坂东媛子。

    “而且,传位给孙女,怎么压的住诸多公司的股东,以及怎么向干部交代?”

    这里有个误区,就是许多人把财团总规模等于资本,更等于家族私人资产,这真的很可笑。

    坂东财团,由二十九家公司组成,通过控股、换股涉及的公司超过百家,可坂东家在里面的总股份,最高时都不会超过15!

    尾张国的织田信长,他是尾张国的国主,尾张国号称石高57万石庆长时,但织田家直属的石高,不超过15万石,而单属于织田信长,不超过5万石!

    德川幕府,天领直接控制也只有400万石,占天下15左右。

    任何成了规模,上了年代的财团,家族占有股份超过15就是奇迹了。

    “这样的事,我也觉得不可能,但我得到这结论,与其说是我自己查到,不如说是有人故意转告我。”大冈智史很是理解,他知道消息后也非常吃惊,因为这简直是自杀。

    “谁转告你,难道是坂东匡志?他生病久了,终于疯了吗?”

    坂东财团,与其说是一个家族,不如说是一个将军,各个公司都是相对独立的大名,而董事和干部作为旗本,也持有一定小额股份,整个体系复杂,层层交叉,这样情况下,继承就不是个人的意志,而是整个财团的选择。

    那种豪门宅斗其实就是外行人,单纯讨好家主就有用?

    就算是坂东匡志,都没有力量一意孤行镇压整个财团,最多就是把自己名下的股份传下,但一旦各公司的大名,对此起了疑惑和怀疑,坂东财团就会陷入动荡和分裂。

    现在,曾经号称一代明主的坂东匡志,已经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