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零九章 一口答应
    咖啡厅中,大冈智史与裴子云还坐着。

    大冈智史又叫了一杯咖啡,一边品着咖啡,一边翻看着刚才在书店新买的山田信一的作品。

    大冈智史平时也有一些爱好,看电影,听音乐及读书。

    看电影,他喜欢看一些纪录片,尤其是有关历史,认为这样可以提升自己底蕴,可以从历史中学习以提升自己。

    大冈智史是一个有梦想,有野心的人,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一些无关事上,即便是一些平时的放松,他也会想尽方法用来提升自己的能力。

    而听音乐,可以算得上是大冈智史,真正用来放松的方法。大冈智史喜欢听一些古典音乐,家里就有一架子专门用来存放古典音乐碟片,他认为这样更有内涵,更能舒缓平时的紧张,与烦躁的心情。

    至于读书,一般是日本崛起之因、思索政治与经济这些作品,读这样的书,是因大冈智史是在为恒元家工作,而恒元家与日本政府关系密切,需要更了解形势。

    再有时间,就看些文学名著,偶然才会看一些流行的书籍。

    大冈智史是曾听说最近有一位新人作家山田信一出版两本非常不错的书,但也没往心里去,没有留意。

    不过前几天,整理山田信一的详细资料时,发现并不是同名同姓,他不仅是一位武士,还是一位有才能的作家,当时就非常震惊。

    现在大冈智史喝着咖啡看书,其实还是第一次读作品,读着就赞叹:“太了不起了,山田君。”

    “您把书中的武士写活了,他的那种精神真让人羡慕啊,这由于您也是武士吗?”

    在书中武士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身影,看到自己对梦想的追求和坚持,形同身受赞叹起来。

    听着大冈智史夸奖,裴子云面无表情,只低首表示:“您太夸奖了,老实说,我的水平并不高。”

    其实仅仅是抄袭了一个超一流作者水田野中第二部。

    水田野中二十一岁出道,写到五十四岁,总计三十三年,才写了十一本书,平均三年一本。

    第二部的水平还不是最高,到最后还能升半阶,并非是自己的本事。

    大冈智史摇首:“虽是新人,但已经超过了不少有名作者,这水平还低的话,日本就没有高水平的人了。”

    才说着,身上发出“滴滴”声音,是电话响了。

    大冈智史住了口,放下手中的书与咖啡,拿出电话接听起来,脸色严肃,不时应声:“是,是,嗨!”

    大冈智史接完,将自己手机放在桌上,但并没有切断,对着裴子云说:“山田君,坂东家答应了你的要求,请问你什么时有时间过去?”

    大冈智史问着话,心中震惊,听见裴子云的条件,虽答应转告,但心里还是没有把握。

    因想要得到大冈赏和小川赏,这事太难了。

    如果只是入围大冈赏和小川赏,这些并不算什么,一些财团与家族都能做到,但是想真正获得奖项,却十分困难。

    困难并非是钱的问题,而是受社会广泛注目,民主社会,再无令行禁止的中枢权威,所谓的财团也不是一家,可以说,多方面力量交织才是普遍情况。

    大冈赏、小川赏是日本文学上最重要奖项,评委只占60,而其中有40的分数,是由一些民间代表团评选,这些代表团的人选来自全国各地,共有200人,都是具有相当文学素养的一批。

    注意的人太多了,谁都有敌人,一旦有明显的破绽的话,就会变成大丑闻。

    而裴子云谁是第二人已获得了荒木赏,要在最短时间中获得大冈赏和小川赏,意味着两年内接连获得两个奖项,这样成就,难以想象。

    一个新人作家三年内一举获得文学上三连冠,在日本迄今为止的文学史上,还从未有过。

    最辉煌成就是号称“日本国民作家”福永弘则,十一年内一连获得荒木赏、大冈赏和小川赏,震惊全日本,才被称为国民作家。

    而要是真出现十五岁的少年三年三夺冠的这种情况,大冈智史实在难以想象会是怎么样情况这是全日本都盯着一个人,任何问题都会在放大镜下反复审查,要是没有真正夺冠的本事,坂东家都撑不住。

    现在坂东家同意了山田信一要求,就意味着,山田信一作品真有凌驾于日本文坛的实力。

    这就十分可畏了!

    大冈智史十分震撼,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问着:“您在短时间内,就又写出了三部震撼人心的作品吗?”

    这已经不是人了吧?

    大冈智史对文学还是有点了解,写作不容易,前赴后继从事一辈子创作的人,又能有几人能出名?

    出名中,又有几人能鼎盛?

    鼎盛中,又有几人能传世?

    而且任何作家都不可能永远保持好状态,不断的写出好作品。

    一年内写出五部,这怎么可能?

    裴子云理解大冈智史的心情,但笑而不谈,说着:“时间的话,现在虽学期结束,可我要举行全国巡礼,坂东媛子在哪?”

    大冈智史这才醒悟过来,在电话里再说了一遍,听完回答,说着:“坂东家说,坂东媛子在北海道本宅。”

    “好,我就在北海道举行社团巡礼,时间就定在7月23日。”裴子云听见了这个回答,不假思索就说出了这个时间。

    大冈智史又接听了回复,起身深深鞠躬,脸上带着笑容:“坂东家会热情欢迎您,以及您的社团成员。”

    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又提醒着裴子云:“山田君,请您务必小心别的武士,特别是岩上神社的武士。”

    “岩上神社?”裴子云点首:“我明白了。”

    听完这话,大冈智史就起身鞠躬告辞了,而裴子云沉吟着:“这个条件,都一口答应吗?”

    “看来水有点深啊!”

    “不过,我又何必在意呢?”

    将咖啡一饮而尽,转身离开,并且拿出电话按了几个按键,对远山幸太说:“喂?是幸太吗?通知下社团,这次假期旅行,就定在北海道。”

    社团活动室

    几个男生在挥剑,手中挥舞木刀,劈砍空气,发出一声声呼啸,身上衣服也湿透了,显练得很用功。

    冴子也在锻炼,浑身冒汗,满脸纠结和痛苦。

    而隔壁已大变了样,不但两个打通了,有着沙发、桌子、书架等,还在一个角落弄个简易开放式厨房。

    自早川直美带来便当,裴子云发觉厨艺不错,就让她负责整个社团的饮食当然仅仅是加餐。

    裴子云特地把社团活动室中给早川直美弄出来一个简易开放式厨房,让她来施展厨艺,以免麻烦。

    由于东京公寓,小者十五平方米,大也不过六十平方米,基本上都是简易开放式厨房,日本人很有经验,因此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便携炉灶、循环用水器、厨具,餐具,都非常周全,而早川直美在上面炖煮着的东西,她含着笑,心情很不错。

    “前几天吃了玉子烧,今天就吃煎饺。”

    煎饺很香,外皮酥脆,馅心多汁,真咬一口满嘴流油,早川直美想着:“我可以试下炸虾,金枪鱼盖饭也可以考虑。”

    而远山幸太伏在案上处理着社团的工作,闻着诱人的香味,哗哗流口水,用手不停擦自己的嘴巴,对着早川直美说:“直美,你实在太厉害了,到底有什么秘诀?为什么你做的东西这样好吃?”

    “真的,直美,我觉得连小原屋的大厨也比不上你。”说着,远山幸太又抹了抹嘴。

    小原屋是附近有名的料理店,日剧里的传统的家庭餐厅,光是看看也令人感到垂涎三尺。

    早川直美听着这话,微微一笑,她也不知道,反正她只明白,不知道什么时,随着一次次入梦,醒来发觉自己做菜时得心应手,味道特别鲜美。

    最近裴子云吃过,连连夸奖,这让早川直美很开心。

    冴子一双圆眼里满是赞同:“早川桑虽然连木刀都拿不动,但厨艺的确好我饿了,我要吃饭团。”

    “嗨,冴子,这里有。”

    一个雪白的饭团,里面有点肉,和传统一样,包覆着一层海苔,还略有点盐,这就是社团成员锻炼后的点心。

    冴子扑上去大口吃时,电话来了,远山幸太接了电话,听到电话里声音,就知道是裴子云了,问着:“部长,有什么事吗?”

    电话里有点声音,远山幸太嗨的应了一声,似乎有点疑问,问着:“北海道吗?可是去北海道要花很多钱吧?”

    裴子云的声音,在电话里传出:“钱不用考虑,这次有人赞助。”

    “嗨!这样太好了!”远山幸太完全相信裴子云的话,握紧可拳用力庆祝了一下,回首说:“直美,部长有事不回来了!”

    “还有,过几天,我们去北海道玩!”说着,远山幸太就一脸的憧憬。

    “啊!”听着远山幸太说裴子云不回来,早川直美看着自己的点心,顿时浮出一些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