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十章 比天津神
    车中,裴子云给远山信太打完电话,眯了眯眼,又想了想,把手机重新拿来了起来,在上面快速编写着。

    裴子云这是要把今天发生的事发给坂上三千子,想让坂上三千子用尽川神社的力量,帮他确认一下大冈智史所说的有关坂东财团的事的真实性,同时也想问一下有关岩上神社的事情。

    很快,裴子云把邮件发给了坂上三千子,向坂上三千子说着:“这岩上神社是怎么样回事?”

    “你给我查查。”

    “坂上学姐。”此时穿着高中部制服的坂上三千子却恰赶到了社团,沿途的学生都问候不停有着冴子的例子,坂上三千子一琢磨,也觉得转学到米兰私立中学高中部比较好。

    才进社团,就看见了冴子在挥剑。

    一身制服的冴子,挥舞着木剑,一劈一砍,在空气发出“呼呼”响,显得力道极大,而在冴子额上不停滴落的汗水,以及她已变得通红小脸,可以看出冴子现在是在十分努力的在练剑。

    坂上三千子看着冴子练剑,心中暗暗感叹:“冴子,真了不起!”

    可以说从开始学到现在,冴子的剑已有着完全不同味道,而坂上三千子则一步一步的见证着这一转变的过程。

    在冴子刚开始学剑时,不仅拿剑姿势不正确,过程错误百出,而且第一次练剑,因一不小心用力过猛,把自己弄受伤了,脚给崴了,为此还特意休息了几天。

    当时的冴子撅着嘴,眼圈红红,强忍着自己不掉下眼泪,可怜模样,坂上三千子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为了达到要求,冴子花了整整一个星期,只要有时间就勤加练习,更向教导不断的请教,才勉强达到了标准。

    但自冴子剑道入门,似乎冴子身上某种特质觉醒了。

    那以后,每次裴子云交给冴子一些招式,冴子只是看一遍,再请教一遍,最多花费三天,就把裴子云所教的全部掌握。

    坂上三千子认为冴子的悟性及天赋,简直吓人!

    “是胜过了她的父亲石渡诚人。”看着冴子练剑,已隐隐有着一种收发于心的味道,坂上三千子心中十分惊讶,自言自语的说着:“练了四个月,就等于练了四年吗?”

    “是山田様教育得当,还是冴子是天才?”坂上三千子默默想着,就在这时,早川直美把作好的便当拿出来:“今天有煎饺和炸虾,坂上学姐,您是不是品尝一下?”

    坂上三千子嗅了嗅,有点香,笑了:“谢谢直美了,我就不客气了!”

    她用指尖拿起一个煎饺,咬了一口:“很香,酥脆。”

    心中的确是佩服,这个小姑娘,料理水平的确很强,而早川直美又拿过炸虾,说着:“这也品尝下。”

    就在这时,一声叮当,坂上三千子立刻知道这是邮件声,一看是裴子云所发来,便立刻拨回了电话:“山田様!”

    “有关岩上神社的事情,的确得问我们尽川神社!”坂上三千子听了一段,就缓缓的说着:“岩上神社领有着五百石,早些年与我们尽川神社齐名,论实力不分上下。

    “但近几十年,岩上神不知什么原因,实力急剧衰退。”

    “但岩上神社有一非常特殊的地方,就是在海上,或是在靠近海不远处,武士的力量会得到增强。”坂上三千子很认真的说着。

    “岩上神社这点特殊,与它的起源有关。”

    “因岩上神社可以说是与海神关系密切,在海神系谱中是镇海的立神。”

    “所谓的立神,就是指矗立在崖上的岩石或小山,在岛屿上特别多,是渔民出海时航标,因此被立为守护渔民的海神。”

    “而即便岩上神社实力有所衰退,但领有的五百石规格没有变化,更有着完整的武士传承,是一家有着相当实力的神社,与之敌对,并不是简单的事。”坂上三千子神色有点不安。

    “现在重要的是,听您描述,这件事极可能涉及到夷神和海神之争。”坂上三千子说:“您在哪里,我立刻过来。”

    有关夷神和海神之争的事,坂上三千子不得不郑重。

    在尽川神社的密封档案中有一些关于夷神资料,最近一起就是三十年前所发生的案件。

    三十年前,岩上神社一位武士不知因何种原因,不小心得罪了夷神,这位武士被夷神诅咒,诅咒相当简单和可怕,就是半睡半醒之间,武士突然之间看见敌人就在身侧。

    久经训练的武士,自然第一时间砍杀敌人。

    但是等砍杀了,武士才发觉杀的是自己珍爱的妻子。

    被诅咒的武士对此毫无办法,向几位武士和神社求助,都无济于事,又砍杀了自己的儿子,为了避免进一步悲剧,他切腹了。

    损失了一个前途很不错的武士,岩上神社大怒,事情闹得很大。

    为了报复,岩上神社派出了实力强大武士去解决夷神与诅咒,并且给予对等报复,但最后却不知什么原因无终而返。

    最后,还是岩上神社拜托了神道厅,花费很大代价才阻止了诅咒事件的恶化,虽不是当事人,但尽川神社还是警告神社中人不要随便招惹夷神,更不要与夷神相关的事或人有过多来往,以免招来不幸。

    现在裴子云所涉及的事情与夷神有关,坂上三千子不得不郑重,就听着电话:“不用,我向家里赶了。”

    “那我们到家里说话。”坂上三千子看了下地图,学校离家不过15分钟车程,而裴子云回来至少得三十分钟。

    与其回到学校再返回家里,不如一步到位。

    想到这里,她喊着:“冴子,我们回去。”

    山田宅

    二十分钟,裴子云下了车,等候在门口的冴子看见了裴子云的身影,就向他扑了过去。

    裴子云看着冴子已扑了过来,一把抱住,冴子满意对着裴子云说:“欧尼酱,你又去哪了?”

    “无用的早川都念了几遍了。”冴子的小嘴撅着,有些不高兴问着。

    裴子云摸了摸她的头,说着:“冴子,直美可不是无用,她的厨艺厉害了!”

    说到这里,裴子云也不由在心里暗暗称奇。

    早川直美的确很厉害,仅仅一个月,她厨艺就完全上了一个台阶,使裴子云也觉得美味了,据说她已经把她妈妈的技术全部学干净,现在更在自学。

    想到这里,裴子云也不禁舔了舔嘴,感觉有些饿了。

    被裴子云抱着的冴子,听到裴子云这样说,心中有些不服,闪着圆圆的大眼睛,转动黑黑的眼珠,大叫叫着:“哼,欧尼酱,我也会厨艺!”

    “以后我一定比她更厉害。”

    “冴子,自己去玩吧。”

    “我和你的山田哥哥还有事要聊!”坂上三千子这时说着,她的话,冴子还是听从的。

    “嗯,好吧!”在裴子云的怀中恋恋不舍的走出来,冴子闷闷的向着小房间去了,说起来,本来冴子和早川直美关系不错,随早川直美厨艺越来越好,这本来是一件好事,因可以吃到更美味食物,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冴子反感觉有点不开心了。

    但是大人现在有正事,她还是立刻乖了。

    看着冴子离开,裴子云望着冴子的背影笑了一笑,转身对坂上三千子,问:“请坐,那个夷神,是征夷大将军的夷吧?”

    “是,山田様,天津神,国津神,夷神。”坂上三千子端正坐了,受到过严格训练的她,一直持着礼节。

    “其实,简单的说,天津神就是居住在高天原一支,以天照为首。”坂上三千子对裴子云介绍着。

    “而国津神就是居住在葦原中国的神。”

    裴子云点首:“高天原和葦原中国的区别吗?”

    “对,国津神本质是居住在葦原中国,具体往往就是地方神,甚至某些强大家族的家神。”

    “但是这些都是半合法。”

    “而夷神,因曾经北海道旧称虾夷地,更居住着所谓虾夷人,征夷大将军的夷就是虾夷。”

    裴子云听着坂上三千子的这话,想了想,有些疑惑,问着:“可新川幕府建立不久,虾夷就纳入了幕府直辖,并且改称北海道。”

    “我记得,虾夷人的神,已经被大将军册封,纳入幕府体制了吧?”这知识在这世界并不保密,高校没有注意的话,学习历史的大学里肯定有简单描述。

    裴子云曾在一本有关日本版图介绍中注意到了这一段历史,现在把它提出来。

    “是的,山田様,是这样。”

    “幕府建立不久,就派船队占领了虾夷,分割成十四个郡,纳入了幕府直辖,册封神灵和人,可以说成了主体的一部分,因只被封不过二百年,这时间不长,还有许多人还不承认。”

    “而坂东家据说就是虾夷人一支首脑出身,由幕府赐姓而迁移到了江户,成为了领有800石的小普请。”

    “虽现在坂东家多次通婚,血缘上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但追上的话,本质上坂东家的确是夷神子孙,可能涉及着这方面的冲突。”坂上三千子负责的说,她其实不希望山田信一介入这冲突。

    一看就知道水很深。

    “不管怎么样,幕府胜利了。”裴子云淡淡说着:“那就不是夷神,而是比天津神一员,这样的话,我有什么可怕?”

    “这个委托,我接受了。”

    原本只有天皇才有册封鬼神的权柄,但新川幕府建立,立有神宫,宣称也有册封权,史称比天津神。

    这也是日后倒幕派联合天皇一起倒幕的根源之一。

    “……您说的对。”坂上三千子想了想,认可了,不仅仅是坂东家,大量迁移人口去北海道,因长期通婚,虾夷人现在基本上归化了。

    理论上说,坂东家和夷神,现在都是主体的一部分,谁能在这点上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