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十一章 倒幕义士
    时间过得很快,现在已是7月23日,到了裴子云的社团出发北海道的时间。

    码头,一群人熙熙攘攘。

    渡轮处,裴子云背着一个挎包,远山幸太提着一个手拉箱紧跟着,一群学生上了商船。

    这一艘渡轮是大场渡轮公司的向日葵号,向日葵号是前往北海道,出发线路是东京茨城县的大洗,抵达北海道。

    这一次,社团的北海道之旅,全由坂东财团承包。

    选择渡轮前往北海道,是因旅行的话,过程也是一种享受,比起一小时就抵达的飞机,渡轮更有趣,又不至于太长而厌倦。

    至于选择大场渡轮公司的向日葵号,是因坂东财团占有大场渡轮公司15股份,能提供更舒适的服务。

    日程安排是傍晚出发,第二天13:00到达,全程19小时,单程普通票价是8500円,在裴子云与远山幸太,以及冴子、早川直美排队进入游轮时,一个服务员看见了裴子云一行人,就对着裴子云鞠躬,问:“是山田君吗?”

    今天的裴子云穿着一件白色外套、黑色休闲裤,整个人看起来非常阳光,富有朝气,他微微点首,回答:“是的,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游轮的工作人员再次鞠躬,不好意思语气说着:“请问能看一下你的票吗?”

    裴子云想了想,把自己手中黑卡给了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一看,经过确认,发现是裴子云,就对着裴子云一行人说:“您好,山田君!”

    “因为你们是这一艘船的vip5乘客,上游轮可以走贵宾通道。”

    身穿淡蓝色的工作制服的工作人员把手指向vip通道。向日葵号邮轮上有两个通道,一个是主通道,一个vip通道。

    vip通道是是专门为vip3以及以上的客户所提供,在游轮的一侧打开一条相对小的通道,让这些vip客户可以方便快捷登上游轮,而普通用户在主通道中依次排队依次进入。

    远山幸太听到了这一句话,不由大叫一声:“我们也是vip用户了,不要排的太好了!”

    说着,远山幸太还向正在排着队乘客招了招手。

    而早川直美与冴子看着远山幸太的模样,冴子露出了鄙视,而早川直美小声说着:“兴太,你太失礼了。”

    “是吗?实在抱歉!”早川直美用点心获得了远山幸太的尊重,而冴子更让远山幸太害怕,有时冴子闲着无聊,就会拉远山幸太切磋一番。

    远山幸太还想欺负冴子年龄小、冴子才八岁,没有力气,哪知道即便第一次对练,技艺精湛冴子用着木剑,把远山幸太打得鼻青脸肿、惨叫不已。

    几次这样,每当冴子想找人对决,远山幸太都变的鼻青脸肿。

    裴子云一行人,在贵宾通道后服务员引导下,走向游轮中住宿区,并且介绍着游轮上措施。

    “向日葵号提供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服务员说着:“餐厅主要集中在3楼和4楼,免费的自助餐有3家,保证满足各种口味。”

    “收费餐厅每天都推出新新品,当然,因你们是顶级vip用户,在任何餐厅中用餐,费用全免。”

    服务员说着:“我推荐你们去吃一下菅崎芳子意境坊中奥利弗、这是意大利美食,是游轮的招牌店。”

    在裴子云身后,默默行走的早川直美,听这番话,眸子亮了起来。

    “最后千万不要忘了去体验船上最精华的设施270度观景厅,可以享受下午茶,观看着海景。”

    “有喜欢运动的人的话,甲板跳伞和甲板冲浪也是一个不错选择!”

    冴子听着,脸上已露出了跃跃欲试的示的神情。

    “祝你们旅途愉快。”说着,服务员把一行人引到宿所在,把钥匙交给了就转身离开。

    冴子等外人走了,忍不住轻叫:“哇,听起来很厉害,我们晚上就睡在这里吗?”

    裴子云随口:“对,和家里一样,大家休息半小姐,整理一下东西,就去餐厅,由于到了北海道很多集餐机会,可以各自寻找喜欢的,反正对顶级vip用户,任何餐厅都是免费。”

    “晚上好好休息,到了北海道旅馆有温泉,你们可以去泡一泡……”

    冴子欢呼进了房间,早川直美也起身来,柔声:“山田君,我会看着冴子,有事会打电话,不用担心。”

    裴子云笑眯眯低首:“辛苦你了,直美。”

    见着她们离开了,他看了看房间,船舱房间当然很小,哪怕是vip室,放下了包,他换了鞋,就转身去了一处餐厅,但他一进门,就眉稍皱,不过还是继续前进,点了几个菜。

    “请稍等。”服务员看了下黑卡,很快就上来了。

    前菜是冬瓜和甜瓜拼盘,接着是刺身三种拼盘,配两种蘸料,再上着鱧鱼,这是关西夏天的代表鱼,接着就是真鯛、章魚。

    果然,没有多少时间,一个人过来,微微躬身:“您是山田君吧?我是岩上神社的北冈达也,实在抱歉,打搅了,能入坐吗?”

    裴子云反应过来,小脸严肃,欠身低头:“是,我就是山田信一,北冈君最管入坐。”

    北冈达也看上是个年轻人,不过很是稳重的样子,坐了招呼侍女上酒,等酒上了,北冈达也就给裴子云倒酒:“虽不到年纪,但是您是武士,怎么能不喝酒呢?请!”

    裴子云笑了笑,喝了口,入口柔软,回甘悠长,价钱不便宜。

    才喝了一口,寻思着来意,就听见北冈达也发问:“山田君,虽万分失礼,但我想问您一个问题您学过倒幕战争吗?”

    “倒幕,或者正史称三藩之乱?”裴子云目光一闪问着。

    “对,就是这个。”北冈达也微微低首表示认真询问。

    “客观原因来说,就是日本国长期封闭,而列强以坚船利炮打开了国门,加上了200年积累的矛盾。”

    “因此就到了不得不改革之时!”

    北冈达也听着,缓缓点头:“的确,当时到了不得不改革时。”

    裴子云吃着菜:“历史上看,当时将军,新川庆忠连连办了几个昏招,最大的三点就是想把责任推到天皇身上想让天皇下诏开国,以背这个黑锅。”

    “其次就是诸藩共议。”

    “最后是所谓的大政奉还。”

    北冈达也脸上肌肉一抽搐:“何以见得?”

    “新川幕府建立体制,以军威力压大名,禁止朝廷直接对大名的官位授受,而对武家则举武家诸法度,实施管理裁断。”

    “而新川庆忠想让天皇背黑锅,结果天皇说不,又强行要改革,这就是抬举了久被遗忘的天皇,又违反了敕令,倒幕的合法性便出现了。”

    裴子云给北冈达也斟了一杯酒:“而大政奉还,更是加强了这点,使倒幕派获得了旗帜。”

    “就连诸藩共议,也打破了原本新川家的体制臣子可以共议大事,甚至反驳幕府,这臣也不臣了。”

    “可以说,新川庆忠几乎一手把幕府埋葬。”

    “可惜的是,他死了,然后新川庆兴上台了,他是一个明主,至少是一个幕府的明主,战争获得胜利,幕府延续下去了。”

    听着这话,北冈达也眼中微微浮出了遗憾,说着:“您说的没有错山田君,您认为幕府有必要延续吗?”

    “如果当时倒幕战争,是朝廷胜利,会怎么样?”

    裴子云认真的想了一想,说着:“历史不能假如但是必须假如的话,历史会有很大不同吧!”

    “您请说。”北冈达也亲自又斟了一杯酒。

    裴子云说着:“我们这个历史,幕府虽胜利了,但问题还没有彻底解决,200年的矛盾积压一起,诸大名割据已是事实,新川庆兴花了30年才基本上扫平了诸藩,正式进行改革。”

    “而事实上诸藩只变成了新时代的议员,与幕府谱代一起,这种力量甚至导致了民主的诞生。”

    “倒幕的三藩是主力,为了胜利,很早就把落后的火绳枪等旧式武器卖掉,买到英制步枪,并且藩士武士经幕府长期渗透,有点不可靠了,所以废除了以武士为基本编制,建立了以倒幕浪人和农民为主力新军,虽经验少,但悍不怕死,或者说,来源便宜。”

    “可这点也决定了三藩在自掘坟墓,因为废除了藩士,藩主又何以掌握军权和胜利果实?要知道,中下级军官,全部是那些没有主臣名分的浪人!”

    “倒幕胜利的话,朝廷会最变成最大赢家吧!”

    “通过当时横扫的力量,将诸藩全部废除,说不定能废藩建县,一个前所未有的大统一日本诞生了。”

    “而强大的日本,必会向外征服,而不是和老朽的幕府一样,花了半个世纪来调整自己的政权。”

    北冈达也眼中大亮,重重低首:“太精辟了,山田君,真是震耳发聩之言,您说的话,我们许多研究过,涉及过,但从没有这样清晰。”

    “假如重回那个时代,您想必一定是倒幕义士吧?”

    “我们果然是同志。”

    北冈达也心中欢喜无限,语无伦次,心中已有了决定,但是下一刻,冰冷的话丢了下去:“然后呢?”

    “日本在亚洲,想征服的话,就得蛇吞象,假如失败呢?”

    “还有,如果重回那个时代,我就算不得不参与,也必是站在幕府这一方。”

    北冈达也猛的抬首,惊谔的看见,是一张冰冷的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