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十四章 忘记我吧
    就在裴子云一惊时,坂东媛子也听见了这一声巨响。

    与此同时,坂东媛子脖上一个玉坠,突发出来一阵暖流,让她感知到了,她心里一惊,就对裴子云说:“山田君,这恐怕不是地震!”

    “有意外情况发生了!”

    裴子云面无表情,也听见了周围有杀声,不过他在意的却不是这个,而是坂东媛子的玉坠。

    裴子云细细体会着这感觉,问着:“这样的话,我们就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裴子云与坂东媛子客厅在二楼,到了阳台上,窗户看去,看见十数个穿和服的人闯入了庭院。

    “这不可能,警卫呢?”坂东媛子睁圆了眼,而一直沉默的侍女长发现闯入者,很是吃惊,挺前一步喊着。

    坂东本馆原本是堡垒,除了服务人员、清洁人员、医疗人员,还有专门的保卫处,有保安系统,摄像头、扫描器,哪怕一只野鸡钻进来,保卫处都会收到警报,而且门还需要刷身份卡才能开启,称得上是秩序井然、防卫森严。

    这些人怎么闯入?

    裴子云看着,眸中掠过一丝若有所思,但闯入者却高喊着:“不许动,谁动一动就要你的命!”

    声音尖锐,和刀子一样。

    面对这情况,一些人吓的失去了血色,而又一些人却高喊着警卫,甚至想拿起武器,面对反抗,闯入者拔出了刀,刀光一闪,长刀砍下。

    自看见起第3秒,第一个人被砍杀,第6秒,第二个人心脏被捅入并狠狠一搅,第11秒,第三个人脖子被砍中,切开一半,这人转了半圈,跌了下去。

    杀人者身上的和服沾满了猩红的血,甚至半边脸上都有血在滚落,眸光一扫,与两楼的人对看上。

    “在上面,杀上去。”

    “警卫,警卫!”侍女长尖叫着,而裴子云眸光扫过了惊呆了坂东媛子,她后退了一步,张大了口,还没有等裴子云说话,管家就已扑了上来,对着大声叫喊:“小姐,不好了,竹田诚一郎反了!”

    侍女长难以置信,尖声:“怎么可能,竹田诚一郎是坂东家谱代家臣!”

    竹田诚一郎,坂东媛子知道,因一家都是坂东财团家臣,而竹田诚一郎父亲竹田利明更因救现在的坂东财团的家主坂东匡志而死,由此可见一家的忠诚。

    在坂东财团,竹田一家受到了厚待,更把竹田诚一郎当成了真正心腹,坂东本馆的保安处,就是他在管理,如果说此人反了,的确可以敞开一切防御,让外人闯入其中。

    不过就算这样,听到竹田诚一郎反了,许多人,包括侍女长都不敢相信,因她不知道竹田诚一郎有什么理由反坂东家。

    即便是收到预警,这一刻,侍女长还是无法相信这事实。

    管家见着侍女长不相信的模样,大声喊着:“坪内,这是真的,现在他们就要杀上来了,你赶紧带着小姐躲起来,快躲起来!”

    但管家的话才说完,喊杀声就已靠近了,只见一位穿黑白色武士服的男人,持了长刀冲了进来。

    而在身后,还有人扑上来,喊着:“竹田,你怎么了?”

    而持刀男人,面色不改,长刀直直一挥,刀光一闪,扑上去一人中刀,在楼梯上滚落下去,发出凄厉惨叫声,而又一人,则被一刀砍断胳膊,捂着自己的胳膊在地上翻滚着,哭嚎着。

    这武士正是竹田诚一郎。

    “诚一郎!”侍女长不敢相信的尖叫着,带着哭腔。

    只见竹田诚一郎穿着武士服,手持长刀,面色凄冷,双目间隐隐血红,仔细观察还能发现瞳孔中有着淡淡的黑气。

    听见了喊声,竹田诚一郎微微一怔,接着就有数人扑了上来,将他重重包围,是坂东家的支援及时赶到了。

    “叛贼,杀了他!”有人高喊着。

    看来反叛的人并不多,随着这一声,数人都持着刀,围了上去,但竹田诚一郎没有丝毫的畏惧,狞笑一声,发出一声怒吼,“哈,来的好!”

    竹田诚一郎一转身,人随刀走,斩出了一刀,正在后面准备出刀一人根本没有来不及的抵抗,只听“噗”一声,一刀而下,淋漓鲜血,在空中飞散。

    而竹田诚一郎似乎异常享受这过程,嘴角有溅出的鲜血,还伸出自己的舌头,舔了一舔,显得十分兴奋。

    接着后退一步,躲过了一人的偷袭,反手再刺一刀,将一人的长刀挡住。

    “杀!”竹田诚一郎呐喊一声,再用力一顶,对面的人被巨大力气所推,跌了下去,竹田诚一郎扑了上去,直接用脚一踩,只听“咔嚓”的一声,一声惨叫,那人腿骨被硬生生的踩断了。

    “拨乱反正,就在今日。”竹田诚一郎连连挥刀,人刀合一,短短一瞬间,有四五人被所杀。

    “嗯?”

    “这是抵达人刀合一的武士,又是附体?”裴子云皱眉,望眼睛血红隐隐有点点黑丝的竹田诚一郎自言自语。

    就在裴子云还没有决定参与不参与这些坂东家内乱时,楼梯口传出了杀声,刚才闯入的和服男人扑了上去。

    “杀!”竹田诚一郎砍杀着一人,对着赶来支援的同伴,第一时间却指着裴子云说:“我在监听中听见,此人年纪虽小,方略可怖,杀,快杀掉这人!”

    原来竹田诚一郎保安处本是对外,但是不知何时,在内部都安插了监看,听到了刚才裴子云对着坂东媛子所说有关幕府之乱用的谋略。

    说完这话,就有几个武士向着裴子云扑了上来。

    “嗯?直接目标是自己?”裴子云皱眉,自己方略要早了一百多年,还称得上改变大局,现在早事过境迁,追杀自己干什么?

    不过虽是不解,面对袭来的武士,裴子云冷笑一声,下一瞬,木刀一闪,与一个斩来的长刀对撞,发出了火星,但幽黑的木刀却没有折断,接着跃起,这动作有多快?

    甚至带着了移影,接着对方连改变动作都来不及,“噗”一声,脖子切开了,发着不成声嘶叫,带气泡鲜血喷出。

    接着,人随刀走,裴子云毫不迟疑冲进了人群。

    这几个人都是训练有素的武士,眼光看见,头皮都瞬间一麻,反应极快,两把长刀就朝着裴子云刺去。

    但裴子云这一扑,是低身窜出,木刀一挥,只听“噗噗”二声,连成一线,接着就是惨叫与溅血。

    生死一刹,杀人如草不闻声,裴子云用楼梯上跃下,半空落下,动作和刀斩,无一不简单到了极点,只是远刺侧抽,血光四溅,如同涌泉。

    就这短暂瞬间,已格杀七人。

    并非是裴子云武功进步了,而是原本木刀脆弱,现在却宛是真刀,这杀伤顿激增十倍。

    “杀!”竹田诚一郎眼角裂开了,直扑而下,向着裴子云一扫,而裴子云侧面一让,就躲过了竹田诚一郎这一击,身形变换,一脚踢在腹下,随着一记沉闷的声响,竹田诚一郎整个身体跌出,全身抽搐,吐出了带着碎片的血,内脏明显已破裂。

    裴子云回过首来,小脸上有一些溅到的血滴,给面无表情的脸容添了几分凌厉。

    所有的人呆住,这一切兔起鹘落,事情突然而起又突然结束,整个厅内异常静寂,只有滴血的声响,腥味充溢空间。

    “诚一郎,诚一郎!”侍女长看见这情景,扑了上去:“你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我们有着婚约,明天就要结婚,为什么?”

    听到侍女长尖锐的声音,短暂昏迷在地全身抽搐的竹田诚一郎却醒了过来,他似乎怔了一秒才醒悟发生了事,微微向着坂东媛子苦笑:“小姐,对不起了!”

    说着,突就从怀中掏出一把短匕,裴子云目光一动,木刀欲举又停,只听着“噗”一声,短匕刺入了竹田诚一郎自己的胸口。

    坪内永子面无血色,身体发抖,小手紧紧抓着衣服,望着竹田诚一郎,带着绝望和不甘心,再次问着:“为什么?”

    竹田诚一郎对着裴子云大笑:“呵呵,我等义士虽九死而不悔,你杀了我,但祭品已经有了。”

    这话说出,看见竹田诚一郎的身体发出白雾,随着白雾,整个身体都似乎在枯萎,迅速蔓延,周围浓雾弥漫,雾气掩盖竹田诚一郎面容时,他仅剩头颅的神色转成温柔,对着坪内永子微微低首:“永子,对不起,忘记我吧。”

    “我只是一个自私只为自己理想的男人。”

    说到最后一句时,整个头颅干枯,变成了骷髅。

    看到这情景,裴子云脸色一变,他感觉到了不对,想举步,却感觉到了一种束缚力量,使人不能动弹。

    “可笑!”接着就是破裂声,自身四肢无形束缚消散,下一刻就是坪内永子的哭泣声,而裴子云踏前一步,向窗口看去,只见下面同样起了迷雾,而在迷雾中,远处的樱树顿时起了变化。

    似乎一下子回到了四月,远远看去,粉红一片,清风吹过,花瓣飘落而下,宛是一场樱雨。

    回过首,坂东媛子呆呆看着远处,发出一声叹息,平淡而寂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