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十五章 神对我不薄
    “吾皇盛世兮,千秋万代。”

    “砂砾成岩兮,遍生青苔。”

    樱雨下一眼望见,一支军队扑过来,而这支军队中,虽看上去衣着并不统一,武器也散乱,有的拿步枪,有的持刀,无论衣服和武器,式样都很老旧,为首一人却有点眼熟。

    他们形体狼狈,却齐唱着歌,步伐坚定,随着歌声,所有灯光都熄灭,裴子云注意到,电子设备都立刻停了。

    “该死!”

    “是倒幕的反贼!”管家从窗户中看见了这一幕,顿时咬牙切齿,血气上涌,大声怒骂,接着就对裴子云说:“山田君,我们本馆是以垒而建,即便有着倒幕反贼,凭保卫处也可压制!”

    “但是现在内乱死了许多人,恐怕守不住了,我等死守堡垒,您带着小姐躲到密道里去!”

    “请一定要保护好小姐,拜托了!”管家对裴子云深深鞠躬:“还有,山田君,您请放心,只要你保护小姐,就算堡垒攻破,只要小姐没事,坂东本馆就没有沦陷,且只要撑到明天天亮就可以了。”

    管家说着,显这位管家是坂东家的心腹,知道秘密,否则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务必,拜托您了!”管家再次对裴子云深深鞠躬。

    坂东媛子看着管家说出这样话,眼眶微红,眼泪流了出来,口中小声:“山室,您和我们一起走吧!”

    这位管家是山室胜明,也是坂东家的谱代家臣,这十几年来都是作坂东媛子的管家,照顾她的生活。

    可以说,坂东媛子是山室胜明看着长大,所以,不仅坂东媛子对他很敬重,山室胜明更将她当成自己女儿一样看待。

    现在坂东媛子看山室胜明一副决绝,与外面混乱场景,心中不忍,想要山室胜明一起逃走。

    但山室胜明听着坂东媛子的这话,却一下涌出了泪,他擦了擦眼角,声音嘶哑:“小姐,我山室胜明无能,对不起您。”

    “坂东家也对不起您。”

    “不过,您是坂东家的少主,是我们的希望,请跟着山田君去吧。”

    “只要少主没事,坂东家就没事!”

    “坪内永子,你跟着小姐走,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们吧。”说着,山室胜明就对着周围大声喊着:“坂东家,还有活着的吗?”

    “嗨,我们在!”

    听着山室胜明的话,周围聚集十几人,这十几人中有武士,有侍女,一半是和山室胜明这样的中老年人,几乎个个带伤,拿着刀。

    只听着一个五十岁的人在喊着:“庆介,你在干什么,还不上来?”

    “长田、工藤!”

    不过随着喊声,更多的人却在瑟瑟发抖,有个被喊着身体一震,羞愧的看了一眼,转身就逃。

    “混蛋!”上来的人大骂。

    “别骂了,对现代许多人来说,这只是份工作。”山室胜明苦笑:“山田君,都拜托你了。”

    “山室君,有没有本馆地图,以及本馆有没有枪支?”裴子云看到这一幕,心里不但不鄙视,反很是感叹,有十几人站出来,真不愧是一个大家族,有着这样底蕴。

    这些遇到了绝境,但不抛弃,不放弃,愿为家族效死的人才是一个家族真正崛起的根基。

    有这些人,一个家族,即便再衰落,也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当然,裴子云更注重武器,要是有枪支弹药,下面的那些看上去是倒幕军的人,杀起来不要太容易。

    “日本对枪支控制的很严,而且坂东本馆被盯的很紧,上个月还有突击检查,枪支真没有。”

    “就算有几支,我想有着竹田诚一郎这个叛徒,都不会留下。”

    “地图有,所有密道都有。”山室胜明拿出地图,然后和十几人一起,重重的鞠躬:“拜托了。”

    “走!”裴子云拿过了地图,就立刻说着,坂东媛子深深看了后面的一群半老的人,忍住了泪,没有丝毫迟疑,与坪内永子一起转出。

    在走廊疾行了一段,到了一间杂物室。

    这间杂物室看起来非常普通,裴子云看了一眼,发现这个杂物室中,有旧衣柜,旧椅子,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破旧东西整整齐齐的摆放着。

    擦了眼泪的坪内永子进入了这间杂物室,没有犹豫,立刻来到摆的旧衣柜前,打开旧衣柜,在其中拨弄了几下。

    只见这个衣柜迅速的向左移动,露出地面,坪内永子将地面上一大块瓷砖打开,露出了下面一个通道。

    “小姐,山田君,快。”坪内永子示意进入其中,这时,裴子云已听到了从不远处传来的喊杀声。

    因此裴子云没有说废话,立刻与坂东媛子逃入这条密道中。

    进入了密道中,坪内永子立刻在密道入口处,迅速拨弄几下,听着“咔咔”的响声,上面房间旧柜子都已复原。

    这时坪内永子才缓了一口气,领着裴子云和坂东媛子向密道深处走去,抵达了一处房间。

    “现在到了,这里有水,有药,有食物。”

    “可供十人活一个月,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应该是找不到这里!”坪内永子勉强笑着:“小姐,空气还有点闷,我去打开通风口。”

    房间内沉默了下来,裴子云想了想,对着一直没有说话的坂东媛子问着:“坂东桑,我有些问题,能请教下吗?”

    “山田君,您请说。”

    “坂东家原本请我来解决的事,似乎并不是这个,现在遇到了变故,但我可以问问原本是什么事吗?”

    坂东媛子全程保持着沉默,听裴子云这样问,她声音在微微发抖:“山田君,这事和现在这事,其实可以说一回事。”

    “哦,这是怎么回事?”裴子云有些迷惑不解。

    “明天天亮,我就正式十六岁了!”坂东媛子微微苦笑:“而今天,其实是我秘密生日!”

    “嗯?”

    “……生日,它还分秘密和公开吗?”裴子云说着,突然之间想到过来时,曾经看见过一只很小的蛋糕,又想到资料上生日不是这天,心中纳闷,继续问:“即便这样,为什么你生日,也没有家人来?”

    外人不知道,很理解,但你的家人总知道吧?

    坂东媛子是坂东家的一员,又是坂东财产当代家主坂东匡志的孙女,身份自不一样,哪怕再重男轻女,她的生日不会没有亲人来。

    但是今天,就裴子云所看到情况,除了他拜访,就没有别人来了。

    坂东媛子没有说话,低首良久:“这自然有原因。”

    “就算是坂东家,我真正生日也是秘密,只有家主和少数几个人知道,但不想,还泄露了山田君,其实只要我过了生日,就没有问题了。”

    “你的意思,你过了生日,问题就可以解决?”

    “是,过了生日,我就是坂东家的家主,一切都会不一样。”坂东媛子却没有任何喜色,只是低声说着。

    “那这样的话,我还得回去。”裴子云听了,看着低首的坂东媛子良久,点了点首,说着:“兵法有云,久守必失!”

    “你不会觉得,单纯躲避,能躲到天亮吧?”

    “而且你们坂东家中,只有家主与少数人才知道秘密都被泄露,这样的话,你们坂东家恐怕最起码也出了一个身份不低的叛徒?甚至可能更多。”

    “这种情况下,这一条密道的信息,也极可能被敌人所知晓吧?”裴子云笑了笑反问。

    “这样躲避下去,恐怕支撑不到天亮。”裴子云拿着木刀,翻看着地图,地图并不很复杂,只凝神看了几眼,就一丢,转身向密道外而去:“方法只有一个,就是进行阻击,才能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这时外面传出了“杀呀”“去死”“该死”这样厮杀声,以及“啊,我的胳膊”、“不,你不能杀我”这样惨叫声,即便在密道中也可以听见。

    能听到这些声音,是与坂东家当初在建立这条密道时所使用材料有关,这种材料用的是一种非常特别吸音砖。

    用这种材料所制的密道,处在密道中的人,可以听见外面的声音,但是外面的人却听不见密道里的人的声音。

    这是坂东家为了以防万一,在密道中特意的布置。

    听到了厮杀声,裴子云也知道外面情况紧急,于是不再犹豫,拔刀而上,向着密道外面走去。

    “山田君,请等一下!”坂东媛子喊住了裴子云,她鼓起了勇气过来,变得稍微有些羞涩,在裴子云没有防备下,就向着裴子云靠近,突就吻了下。

    退后一步,坂东媛子喃喃说着:“山田君,请叫我媛子,听说你叫信一,我能叫你信一吗?”

    “当然可以。”裴子云一头雾水,他也知道日本人对称呼很有区别,想了想,改口说着:“媛子!”

    “嗨,信一,其实我很羡慕你。”

    “我也很喜欢你的书,我不能出去,你的书给我带来了长久的安慰。”说着这话,坂东媛子突然之间哽咽,似乎想说什么话,又说不出口,结果最终变成了深深欠身:“山田君,祝你武运长久!”

    裴子云面对这一吻,这奇怪的话,稍怔了一下,觉得可能是坂东媛子非常感激自己救援,于是笑了一下,大步而上,到了一处,想了想,就打开了密道,出了台阶。

    身后,坂东媛子久久没有抬起身。

    坪内永子红着眼看着这一切,低声说着:“小姐,您不是一直想看看谁是第二人和夜行之鬼的作者吗?想与之深谈,想一起用餐。”

    “为什么现在不把他留下?”

    “您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说到这里,她哽咽起来。

    “嗨,他是武士,坂东家是武家,我媛子也是武家的女人。”

    “男人要出征,我怎么能阻挡呢?”

    “能见上这一面,而且樱花都开了,我已经心满意足了,神对我不薄。”

    坂东媛子转过脸,对着坪内永子欠身:“永子,是我连累了你,要不是我,诚一郎不会死。”

    “小姐!”坪内永子捂着脸,泪水在指缝里飞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