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七百十七章 份内之事
    坂东本馆

    大批军人冲入,大厅中一片静寂,堆叠着多具尸体,尸身相互交叠,都是坂东家的人,远一点能听见无法逃离的伤者在呻吟,地板上散布了黑色的血渍、弹壳、弹孔,以及灰烬。

    “这是倒幕义士在这世界留下的最后痕迹。”北冈达也闭上了眼,身为武士,他感觉到了这灰烬的来源,以及可怕。

    “这种咒术,断绝了一切希望,他们再也不能复生了,哪怕是在现在这时。”

    “山田信一必须得死!”北冈达也想着,口中对自己部下发出命令:“杀掉本馆中一切人。”

    “各分队相互保持着看得见的距离,一旦有袭击,相互支援!”

    作一个现代人,北冈达也并不想杀死无辜的人,因为现在和以前不一样,许多服务人员,并非是坂东家的家臣,仅仅是为了薪水的普通员工。

    因此哪怕袭击坂东本馆,都命令只有抵抗才杀,但是现在,一下损失了一半人,心中愤怒。

    不过下达这命令,并非是仅仅愤怒,而是倒幕义士终不能算是活人,杀掉了馆内所有人,那剩余的鲜活生命,就暴露在他们的感知中。

    无论杀掉山田信一,还是将春鸟姬沉入黄泉,都相对容易了。

    “而且,不能让人使用火炮!”

    坂东本馆,其实依堡垒所建,防御强悍。

    如果没有内乱,导致实力大损,攻进去也必须花费巨大代价。

    但北冈达也知道本馆有一道杀手锏,就是火炮。

    这假借着文物的名义保留的火炮很原始,需要众多人手来操作,但它的威力还是很可怖,能发挥作用的话,恐怕义军就不能轻易到达坂东本馆。

    因这次叛乱太突然,火炮已第一时间被炸毁,但北冈达也不能肯定,坂东本馆中仅仅只有一门。

    竹田诚一郎地位并不算高,不知道别的很可能!

    北冈达也才会派出一队队,搜寻坂东媛子,并且检查坂东本馆中是否还有别的大杀器。

    本来觉得这仅仅是时间问题,但没有想到,坂东本馆中山田信一这样可怖,仅凭一人就杀掉了这样多人。

    “本想着把山田信一杀掉在这领域内,能增加我方的力量,不想失策了。”

    “既是这样,就让我背负无辜者的血吧!”北冈达也想着,沉着脸,扫看着四周,只见士兵已冲入戒备,就要冲到走廊和楼梯上去。

    就在这时,几个大桶在二楼一齐倒下。

    顷刻间,液体雨点一样倾泻,把北冈达也这些人笼罩到在内。

    倒幕军还不太明白,北冈达也立刻闻到一股刺鼻而熟悉的味道,脸色大变,立即大喊:“不好,是汽油!”

    “快躲开!”

    北冈达也一面喊,一面立刻一跃,一个翻滚向边角一躲。

    但下一刻,一个火把扔了下来,只听着“轰”一声,不过两个呼吸,大厅已冒出了一片火海。

    汽油不但最易燃易爆,且火一起,温度就会在非常短时间里抵达千度,在这种情形下,大厅内二三十人,立刻被一点而燃,全变成了火人,凄厉惨叫声,从这些人口中发出。

    这些人惨叫着在地上打着滚,试图熄灭身上火焰,但地上同样也散落刚才泼下的汽油,结果不但没有熄灭身上火焰,反让身上火焰烧的越来越大。

    最可怖的是,随着焚烧,一些军人终暴露了他们的本质,就算被烧着,还是不停滚动着,而不是和普通人一样迅速死亡。

    角落躲过了这一击的北冈达也,看着这一幕,心中震撼:“该死,你使用这样卑鄙的手段!”

    就在这时,裴子云在二楼一跃而下,而在门口,一个只溅到零星火焰的军人,在着裴子云跳下这一瞬间,就举枪瞄准,就算是大厅里满是惨叫的战友,手都没有一丝一毫的颤抖。

    “这是身经百战的军人。”只凭这一点就知道这是个纯粹的军人,一旦战斗,一声令下就可以无视生死,哪怕战友就在面前倒下,也不会有半点犹豫和退缩。

    “啪”一声枪响,子弹飞了出去,目标就是头颅,只要被击中,就算裴子云是武士,也得死。

    可这时裴子云只歪了一下脑袋,子弹几乎擦着耳朵飞过,没有第二枪了,人已经落下,木刀斩过,这军人如中雷殛,中段分开。

    接着,裴子云身体一伏,整个人贴着地面掠去,看上去就是剪水的燕子,这就是大徐中的武技身法,果然又有二颗子弹飞过,击了个空。

    下一刻,裴子云冲入了门口还没有进去的队伍中,木刀一闪,只听“噗”一声轻响,黑血飞溅,两颗人头飞出。

    余下两人,只是看到眼前黑影一闪,本能左右一分,立刻枪抬了起来,但是只听“嗤嗤”二声,胸腹处斩过,皮肉外卷。

    这种伤本不会立刻毙命,但黑血遇到了白光,就和火遇到油一样,顿时烧了起来了。

    一击而中,毫不停留,再次冲入队伍,刀光实在太快了,只一起一伏,只听到一阵“噗噗噗噗”声音,这声音几乎连成一片,四五个人和割草一样跌了下去。

    转眼间,停在外面的人,大半死于非命,余下三个顿时杀红了眼,大吼一声,端着枪就刺,这是刺刀术。

    刺刀术非常简单,又非常实用,这挺枪而刺,但只剩三人还有什么抵抗力量,人影一分,三人就倒下了。

    裴子云激烈的喘息着,这不过三分钟,可是耗费了巨大的体力,喘息了下,才进入大厅,这时由于汽油消耗,火反而小了许多。

    “送你们上路吧!”裴子云木刀直刺,向地上一个浑身火焰,但还不肯死,在地面上不停翻滚着试图熄灭火焰的人刺去,“噗”一声,木刀直直刺入这个人的心脏,鲜血迸溅。

    这时,浑身烧着火焰的人,在心脏刺中一瞬间,眼中露出了一丝解脱神色,现在他实在是太痛苦了,这一刀解脱了,转眼化成了灰烬。

    当然裴子云并不在意这些,杀掉一人,并不停留,又迅速余下的人补刀,面色冷漠,没有丝毫的不适。

    “住手!”被火焰烧死,下次有可能复生,但是被木刀杀死,立刻化成了灰烬,北冈达也,看着这一幕,眼角迸裂。

    山田信一有这样精深武艺,居还用着阴谋诡计削弱自己方面的战斗力,且没有一丝剑道强者的尊严,袭杀着地上毫无反抗之力的伤者。

    北冈达也怒吼着扑了上去,刺出拼尽全力,最快的一刀,但接着身上剧痛,一刀自肩到胸砍中,鲜血飞溅。

    只是北冈达也是活人,没有焚烧。

    裴子云的身形微微一侧,继续向地上的人补刀。

    裴子云当然明白,这时,自己要做的就是尽可能杀伤现在基毫无反抗的倒幕军,否则出了变故,自己就要花费更大功夫了。

    转眼间,裴子云就将躺在地上人,一一杀死,就在这时,突然之间一个受伤相对轻的倒幕军人,跪在地上:“饶了我吧,饶了我!”

    他嘶声求饶起来。

    “有意思,我还以为你们这些死过的仁人义士,真的无惧生死。”

    “不想还有着叛逃的人。”

    “也对,自杀过的人,几乎没有再次自杀。”

    “扣掉了宣传,冲锋的军人,还能再次冲锋吗?”

    只见着有着人这样,余下三四个人就一起求饶,并且向门外爬去,裴子云冷眼旁观,并不上去杀死。

    三四个人翻过了大门,爬入了外面的雨中,才露出逃出生天的表情,突灰化了,他们张口却喊不出话,接着就变成了僵硬尸体。

    “可笑,背叛理想的人,怎么能活下去?”

    “别忘记了,是谁赐予你们生命!”北冈达也胸前染满血,呼吸重浊,全身抽搐,呕吐出血块,他笑了起来,爬动着拿到了自己的刀。

    “武士七生报国,本是份内之事。”

    北冈达也说着,用口咬住刀,双手伸向衣服一撕,这时本上前裴子云的身子微微一顿,蓦然明白北冈达也要干什么,他弯腰喘息着,恢复着体力。

    北冈达也露出了身子,把刀握到手里,倒转指向腹部,紧咬下唇,刺了下去,推动着呈弧形切开,划出一条半圆的伤口。

    北冈达也咬紧牙龈,继续弯弧,刃尖割过皮肉的声音令人震栗,完成一道完整的朔月。

    这是最正统的切腹,裴子云丢下木刀,拿起了一把长刀靠近。

    切腹之后,就是介错(斩首)。

    日本大作家石川仁志(注1)切腹,腹肠大出血,疼得大叫,最终介错人也慌了,对着颈子连砍五刀,头颅都掉不下,最后用小刀割头皮。

    松野匠中将(注2)切腹自杀,没有介错,耗了15个小时大出血而死,死的非常惨,所以必须有介错,避免长时间痛苦。

    有意思的是,现代介错在日本法律中,会按照“委托杀人罪”判处四年到六年有期徒刑。

    “北冈君,去吧!”裴子云长刀挥下,北冈达也脖子切开了三分之二,喷出血泉,尸体重重跌下。

    此时,大厅内外一片静寂,雨水似乎变大了,噼啪落下,大厅内火焰被遏制,但没有熄灭,顽强蔓延着。